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1年1、2合刊(2月) > 双剑合璧——首届网上VIP艺博会

《画廊》2011年1、2合刊(2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精选文章

双剑合璧——首届网上VIP艺博会

2011-01-30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网上购物”早已不是新闻——相反,如果哪天我们知道无法“网上购物”,这才是新闻一樁。然而回到艺术界,只要我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网络”在艺术市场的空白——从画廊、拍卖到艺博会,网络都仅仅作为信息公布的平台来使用。



VIP艺博会在网上举办,任何人透过电脑都可以浏览到展品----


编译:林杰利

“网上购物”早已不是新闻——相反,如果哪天我们知道无法“网上购物”,这才是新闻一樁。然而回到艺术界,只要我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网络”在艺术市场的空白——从画廊、拍卖到艺博会,网络都仅仅作为信息公布的平台来使用。对于许多商人来说,这显然是大材小用了。于是,两个美国人终于决定填补这个空白。在2010年年初,纽约的画廊主及经纪人詹姆斯•科恩(James Cohan)就公布,他和网络企业家乔纳斯•昂格伦 (Jonas Almgren)创办了全球首个虚拟艺博会——VIP艺博会。该艺博会于2011年1月22日美国时间早晨8点开始、至30日在网上举行,历时一周。

和美国大多数的艺术经纪人一样,詹姆斯是个富有抱负的人。他于1999年9月在在纽约创办了自己的同名画廊:詹姆斯•科恩画廊(James Cohan Gallery)。2008年7月他又在上海成立了一个新空间,选址原法租界中心岳阳路上一幢法式别墅中,整个画廊占地300平米的面积。该画廊代理艺术家达数十位,如Bill Viola、理查德•隆(Richard Long)、欧伟博(Bill Owens)、白南准、季云飞和徐震(没顶公司)。 尽管作为画廊主,詹姆斯并不广为人知,但他一直踌躇满志,寻找一个绝佳的机会一鸣惊人。如他自己交代,VIP艺博会的构思足足花费了他数年的时间。

这件艺术界的新事物被美国当地媒体热炒了半年。随着开幕日期渐近,VIP艺博会公布了此次参展的画廊——参加的画廊大多来自美国和欧洲,当中不乏那些家喻户晓的画廊:如高古轩(Gagosian)、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Hauser & Wirth、Anna Schwartz、David Zwirner等等。而这次国内也有佩斯画廊、常青画廊、香格纳、艺门画廊、林冠画廊和PKM几家画廊参与其中。总共超过200家画廊参与其中,让这个首届“VIP艺博会”熠熠生辉。

作为一个具有独创性的活动,VIP艺博会为当代艺术收藏家们提供了一个足不出户、在世界各地都可以同时观赏到优秀艺术家作品并同国际知名画廊一对一洽谈的机会。它最大的优势显而易见:画廊和藏家无需花费金钱和时间前往举办地,而且整个交易过程更为私人化,对藏家更为有利。而一般观众则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就可以在线欣赏到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品。

诚如詹姆斯对媒体说道般:“对于任何艺术爱好者,这次的博览都将会是一次全新而独特的体验。我们邀请了享誉国际的画廊,老牌的以及年轻的,一起加入到这个在线活动中,从而创造一个虚拟社区,使收藏家们、策展人们或者大众都能接触到这些优秀的画廊,了解他们的艺术家,而整个体验的过程都将是无与伦比的轻松随意。”

且不管这场“网络+艺术”的艺术新事件能否成为下一个年度艺术盛宴,我们可以透过知名艺术网站ArtInfo对这位艺术新贵的采访对这个VIP艺博会一探究竟。

问:当初是如何想到要举办一个网上艺博会的?

答:我和乔纳斯是6年前在纽约认识的。那时候他们一家人刚从硅谷搬过来,对新地方充满好奇,然后乔纳斯开始收藏当代艺术,作为艺术经纪人的我就这样认识了他。有时我们会在一些社交场合见面,渐渐熟悉后,我们才惊讶地发现,我们居然是邻居!很快我妻子简(Jane Cohan)和他妻子亚历山德拉(Alessandra Almgren)成了好友,我们经常一起聊天。乔纳斯的老本行是网络,而我的则是艺术,所以我们的谈话总是绕不开这两样事物。有一次我们谈到“网络销售”,两人情不自禁就想到了网络和艺术的关系。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有了“网络艺博会”的想法。

 随着我们对这个想法认真起来,我们对画廊和艺博会有了一些新想法,譬如:究竟怎样才算是一个好画廊呢?哪些画廊是值得推荐的呢?当我在google输入“著名当代艺术画廊”,显示出来的结果是非常繁杂的——因为许多画廊都将自己定位在“著名”或“当代”;但事实上当中有哪些才是真的值得关注呢?我觉得我们可以为这个命题做一点引导。我们希望通过举办“VIP艺博会”,将多家画廊放在一起,让观众更加直观地去进行比较;这样藏家也更容易找到自己喜爱的艺术品和艺术家。

问:你们对参展的画廊收取了大概5000到2万(美金)的费用,这对比一般的艺博会相当便宜。

答:这个价格大概是一般艺博会的20%。成本节省是我们的另一个优势——一般艺博会不得不考虑场租、布展费,还有去到展览地的交通费用、住宿费等。我们这个价格大概以宣传和营销等一些软件投入为主,相对来说非常便宜。

问:这个虚拟艺博会会怎么运作呢?

答:我们将这场艺博会划分为三部分:“首映”、“新晋”和“关注”。“首映”就像电影首映式一样,专门展出那些从未对外公开的新作;“新晋”则是专为新晋的艺术家所设立;“关注”部分则会集中展出某位艺术家的作品。

 此外,我们还设有“贵宾区”。在那里会列出单日最受关注的艺术品和画廊;而画廊主也可以通过数据统计实时看到“参观”的人流量。同时我们还会每天摆放两个影像视频上去:一个是艺术家工作室的拜访记录,另一个则是藏家的拜访记录。

问:听起来非常吸引人,那么人们又该如何参与到这场艺博会中去呢?

答:观众只要登录我们的网站(www.vipartfair.com)就可以浏览参展画廊展出的艺术品。整个网站就像一般的图像网站一样,你可以挑选你喜欢的,放大它,仔细地观看;在每件作品旁边还会有注释——有些画廊还会加入艺评家或艺术家自己的讲解,甚至会配有视频,供观众全方面地了解一件作品。

 而那些对作品有兴趣的人,可以通过购买贵宾卡和画廊进行在线聊天。像藏家就可以让自己在匿名的情况下直接和画廊沟通——更有趣的是,如果有多家画廊同时代理一名艺术家,藏家还可以同时和几家画廊联系,从而更好地进行一个横向对比。如果他们对多家画廊或多件艺术品有兴趣,还可以在自己的“用户栏”进行设置,这样就可以实时地观察到几家画廊和艺术品的更新情况。换句话说,藏家可以自行设定“参观路线”。

问:这个听起来是iTunes一类的形式,藏家如果想要和画廊沟通,是否可以通过电话或Skype?

答:是的,但我想这是最有效也最省时的方式,不是吗?藏家可以实时看到哪些画廊是在线的,可以进行即时通话。这样就避免了一般艺博会藏家和画廊沟通时的尴尬——因为有些事情他们并不希望被他人听见。为了避免时差造成的“分流”,我们建议那些参展画廊能够保持一天18小时的在线时间。这样即便藏家是在澳洲,他也可以即时找到美国的画廊交谈了。

问:贵宾卡能理解成一般艺博会的门票吗?还是说它有数量上的限制?

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是“门票”。如果观众想和画廊直接沟通,那么他们需要支付100美金购买贵宾卡。但从第三天开始,他们只需要支付20美金就能获得贵宾卡。我们并不会在数量上去限制——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网络)是永远都不会让人感到拥挤的,哈哈。

问:虽然这个艺博会非常有趣,但一般说来新艺博会很难吸引到那些大画廊;据说高古轩和大卫•兹沃纳(David Zwirner) 是最先答应参加的几家画廊。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答:我想一个新的艺博会最吸引人的地方自然是其自身的特色。我们都知道网络能提供几乎无穷无尽的信息和空间,但我们的艺术市场却几乎从未利用过这块大资源。当我和乔纳斯决定要做“VIP艺博会”,我们首先就找到了几家富有代表性的画廊,和他们的总监沟通。我们之所以要做这个网络艺博会,是因为我们希望能出现一个更有效的艺术指标,同时又能拓展艺术疆域。大卫是第一个答应我们参加的画廊主,他给了我们非常大的鼓舞。他对我说:我爸爸(鲁道夫•兹沃纳,Rudolph Zwirner)开办了科隆艺博会,当时他就是以画廊经纪人的身份去进行这项工作的。我对你们的网上艺博会非常期待。此外巴塞尔艺博会和军械库也都是画廊主们努力的成果。我希望VIP艺博会在以后也能成为一个富有召唤力的艺术盛事。当然,从商业角度来说,我也必须先说服这些大画廊,其他画廊才会积极响应。

问:为什么会选择在1月底举行呢?

答:这个日期是经过我们再三斟酌后才定下来的。首先是在西方世界,1月底正好过了一年中最大的节假日,大家都满怀斗志想要在新一年中大展身手。而像中国那边的亚洲国家又正好处于农历的年底,正好做最后冲刺。同时,像Frieze、巴塞尔迈阿密沙滩艺博会这些知名艺博会刚好结束,大家的热情都还在——我觉得1月底是最好的时机。

问:我们知道,有些藏家非常坚持见到真品。艺评家也相信真品和照片之间存在很大差异。你认为这对VIP艺博会会造成影响吗?

答:当一个藏家想要收藏一件作品,他的确最好能见到真品。但这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藏家本身对这件作品有深入的了解,或是他对某位艺术家情有独钟。这种了解或情有独钟都必须需要时间去培养的。我觉得艺博会不是仅仅为了售卖艺术品,它应该具有一个长期的利益——它可以替画廊作宣传,替艺术家提供一个平台;而藏家去往一个艺博会的目的更多的是想要发掘一些新的艺术家——如果他想要某个艺术家的某件作品,他完全可以直接去找代理那位艺术家的画廊。

退一步说,我相信依靠现在的科技,我们已经基本无须担心一件作品会被影像过多地扭曲。我们的参展画廊能够开放未展出的其他作品,根据需要让有意向的藏家即时在屏幕上造访为其度身打造的私人展厅。我想说的是这种便利和个性化服务是前所未有的,而对画廊和藏家、观众来说,这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