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78 年度成长艺术家:王怀庆 马秋莎

78 年度成长艺术家:王怀庆 马秋莎

2011-01-27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一个艺术家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时候,需要一些条件,他(她)说话了,并且他(她)说的话被听到了。在这个争先恐后、喋喋不休的时代,说什么话和怎么说话显得尤其重要,年轻气盛嗓门大就有绝对优势吗?其实不见得。2010年很多艺术家在说话,在一片此起彼伏中我们尤其注意到了“一老一少”两位艺术家——王怀庆和马秋莎。

年度成长艺术家: 王怀庆 马秋莎



王怀庆

王怀庆  
关键词:持续  独立

2010年对于王怀庆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两个重要的展览既是对他艺术探索30多年的回顾、总结、褒奖,同时又让我们对于这位艺术家怀有更大的期待。5月1日,苏州博物馆和百雅轩文化艺术机构联合举办了“走进故园——王怀庆艺术展”,策展人朱青生将王怀庆近年来的艺术进行了整体的呈现,30多件作品包含油画、版画、装置和艺术壁毯等不同艺术样式的探索,大幅油画作品《大音有声》和长达4米多的丝网版画新作《纵横》尤其引人注目。

随后,在2010年11月18日—2011年7月17日期间,西雅图美术馆举办了王怀庆个展。西雅图美术馆的收藏与展览主要以亚洲、非洲以及北美地区的原住民文化艺术为主,也经常举办各式新潮的艺术展览,如装置艺术,或是多媒体声光的艺术展览,这些新奇有趣的美术创作,在西雅图相当受欢迎,而且当地也有许多这一类的艺术家,因此可以源源不绝的创造出新的作品。西雅图美术馆是第一个获得主办王怀庆个展的美国美术馆。王怀庆在过去的30年中的事业功绩与持续的发展,使其成为艺术史研究的特别个案。此展构思的一部分是为了拓展“中国当代艺术”的视野。在西雅图美术馆门口有一座高达四层楼的铁铸雕像。

雕像的主角是一名正在辛苦工作的劳工,手拿榔头的工人Hammering Man,这一座四层楼高的雕像,现在已成为西雅图市中心非常著名的一座地标。这名全身黑色的工人,日以继夜的工作,便是象征劳工们的辛劳。这个雕像在一定程度上合乎王怀庆对于艺术的态度和历程。

早在1970年代,王怀庆就以造型准确,线条流利的插图闻名。80年代后开始在形式主义道路上思考与探索,从最早的求索变形构成到绍兴的故园,再到解构明清的家具,在艺术上经历了“结构—解构—建构”三个探索阶段,最终打破画面边框的疆界,从纯粹的油画到材料的介入和平面的扩展,从二维平面走向空间。尤其是近年来的巨制如《大明风度》、《金石为开》、《一生万》(之一、之三)、《没有家的家具》、《天工开物》等,使他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中最杰出、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创作始终充满革新的激情,他对艺术本身的完整和热情使他远离在商业化的猛攻之外,而更重要的是,他带领我们走进了一个充满真谛与崇高的溢美之境。英国评论家苏立文先生曾评价:“王怀庆的艺术风格始终坚持根植于中华文化,更为重要的是他处于中国现当代历史转型时期而对自身文化的自省”。

对于王怀庆来讲,几十年的探索如故,65岁的他仍旧每日到工作室工作数小时,这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职责和热情。或者说,在艺术的道路上持续成长,是艺术家王怀庆永远的坚持。



马秋莎个人照

马秋莎
关键词:体验  表达

从一串的参展履历来看,马秋莎已经“介入”艺术很久了。一直以来这位年轻人在本分地为了“成为”一个艺术家进行着种种修炼。

早在2009年9月,马秋莎通过与北京公社的合作进入了媒体视野,在北京公社为马秋莎举办的个人作品展的展览文字中这样写道:现代生活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刷新着我们的集体和个人经验。在中国,改革开放后迅猛而来的现代化进程以一种激烈的方式让我们与过去生活的链接被持续打断。生活的痕迹在不间断地被抹去和覆盖,我们所生存的空间经历着具体性和时间性的丧失,这种丧失让生活于其中的人们的之间的关系变得抽象和虚无化,而个人藉以联系世界的经验也在这个过程中也在不断变得脆弱和无效。出生、成长于80年代后的年轻艺术家马秋莎,正是以自己个人化的表达,对应着中国当下生活中集体的焦虑和不确定感。

马秋莎总是小心翼翼地探究人与人之间微妙且又复杂的关系,一段时期以来马秋莎的作品以影像为主,2009年作品《我们We》,她将人物放在被抽空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感的背景中,以一种温情脉脉的方式表达着对亲密关系的迟疑、不确定和不可控感。在佩斯北京的“伟大的表演”展览中,《从平渊里四号到天桥北里四号》在看似不动声色之中具有内在的震撼力。在成长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马秋莎的生活和人生的轨迹是被设计好的,她在这种既定的轨道中看似顺利地让人羡慕,她的成绩、光环有时候有似乎与她本人无关,比如她的大学伴随着无数玩耍时间的被剥夺,出国留学的路上承载着太多父母的辛劳。本来这种疼痛只是她的一种心理体验,这种痛感带有模糊性,没有明确的源头,却也因此而绵长并且煎熬着人的身心。马秋莎的自我就在刀片的切割中滋长,她将成长中的不可名状的痛感具体化也赋予它直观的特征,刀片成为明确的痛感的来源,于是这里的痛不再是一种抽象的心如刀割的感觉,马秋莎将一种抽象却时常被深刻感知的痛与真实的痛楚合二为一。其实,流血跟流泪一样成为释放的方式,因为痛感才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感。在这种看似波澜不惊的表象背后,隐含着艺术家个体最深切的思考。

马秋莎在泰康51平方的项目《Us》,是对以上关心的延续亦可视作对它的发展,现场表演的不可控和偶发因素将使这一命题更加复杂。展览开幕时,100位男女模特渐次表演如何从一张编织严密的网络中挣脱再到离开,从摩肩接踵间到游离开来,现代社会中个体的存在关系在瞬间展现。届时整个展览空间真正成为一个抽象存在,观众可从空间的玻璃门和门前广场的视频直播窥见这一过程。

私密和更具个体性的体验,马秋莎造就了作品细腻、敏感、真实而又模糊的独特气质。于是,即使她喃喃自语,也终究会被我们听见,并且在心底引起深刻的共鸣。

以上种种,使我们有理由继续关注这位成长中的年轻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