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10年11月刊 > 齐白石画鉴伪举例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10年11月刊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齐白石画鉴伪举例

2010-12-31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在辨析《紫藤蜜蜂》之前,我想大致说一下鉴定齐白石画的一点要领,第一、必须注意齐白石的线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形象特征,其形质类似蕹菜(俗称“空心菜”)干(茎中空),圆浑空灵。

图1齐白石(款)《紫藤蜜蜂》

 

文/高鸿

齐白石
《紫藤蜜蜂》(图1)设色纸本 立轴。尺寸:136x51cm,估价:65万—85万元。
款识:“九十四岁白石。”钤印:“齐大”。
卖家有如下说明:

来源:现藏家50年代购自北京文物商店。

“紫藤蜜蜂”是白石老人擅长并喜爱的题材,他甚至曾经制定润格曰:“花卉加虫鸟,每一只加十元,藤萝加蜜蜂,每只加二十元。”后者之所以更有价值,皆因画法之独特。此幅为老人晚年所作,是时其艺术已臻化境,信笔而为,则逸趣天成。画面章法疏密得当,重心集中于对角线上,从右上侧伸出的藤干纯以篆隶之法写出,虽繁密纠结仍不失秩序,亦使构图趋于平稳,紫藤以没骨法为之,造成一串串玲珑剔透,如葡萄一般的花朵,叶片则以淡色与勾勒相结合的方法写之,笔墨枯润交织、浓淡适宜、虚实相生,将藤萝缠绕蜿蜒的效果刻画得淋漓尽致;画面右下侧两只蜜蜂尤见功力,此为白石独创的晕蜂法画出,即以清水与墨的巧妙晕化使蜜蜂的双翼仿佛在急速抽动,形神俱佳,亦在动与静之对比中使画面充满生机。

在辨析《紫藤蜜蜂》之前,我想大致说一下鉴定齐白石画的一点要领,第一、必须注意齐白石的线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形象特征,其形质类似蕹菜(俗称“空心菜”)干(茎中空),圆浑空灵。齐白石尝称,他画画没有达到像徐渭、吴昌硕那样以草书的用笔来挥洒,他用的是楷书运笔方法,行笔的速度相对较慢。齐白石的运笔速度慢,是源于他笔精墨简的创作理念或曰追求,笔不妄下,惜墨如金如此,大笔泼墨也然。而这,又是基于他对生活与自然的长期观察、深刻认知,然后加以高度概括和艺术提炼,从而形成齐白石在创作时,恪守能用两笔概括的绝不用三笔,能省略的一笔绝不肯多画。齐白石的“寓目最多,用笔反少”的艺术特色,与其年轻时做雕花木匠下刀必须精准才能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也能最大限度省力、省时的艰苦训练不无关系。又由于他常用一点七寸长锋羊毫提笔,这种笔,非但蓄墨量多,而且蓄水量大,因而他笔下的墨相不管是浓墨、淡墨都非常饱和、鲜活,即便是枯笔,也因笔运行的速度关系而呈现出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韵致。

图2齐白石《蜜蜂藤萝图》真迹

图3齐白石《紫藤蜜蜂图》真迹

那么,以此衡量《紫藤蜜蜂》,给人的第一感觉,其笔墨特点与其说是仿造齐白石,不如说是仿造娄师白。线条过于单薄和僵硬,没有齐白石那种因描绘的对象是藤本而应突出线条的韧劲和遒劲,亦即柔而刚,刚而韧,韧而遒的线质特征,如齐白石《蜜蜂藤萝图》(图2)、《紫藤蜜蜂图》(图3)真迹中藤条画法。

再言之,大写意藤本之画,首贵造势,也就是说藤条的走势要畅达,走向要相对统一。这,抑或是最基本的法则。然,《紫藤蜜蜂》藤条的走向却处理的很凌乱;藤条的凌乱,必然导致紫藤叶子的“安置”违背植物的物理结构,结果只能是全局的气息不贯通。

《紫藤蜜蜂》的纪年是“九十四岁”,但该图的紫藤花的画法亦即生长花朵的主茎与每朵花的小花把的处理手法却不类齐白石90岁左右的笔墨(如《紫藤蜜蜂图》),而是近齐白石上世纪20年代的处理手法,如1927年所作的《蜜蜂藤萝图》,茎脉裸露,遂使茎与花的界线分明;而点厾紫藤花的用笔、用色也显得单一,缺乏变化。凡此这些,足以证明《紫藤蜜蜂》绝非出自“九十四岁”的齐白石之手。

图4齐白石(款)《事事太平》

齐白石《事事太平》(图4)镜心,纸本设色。尺寸:103x33cm,纪年甲申(1944年),估价:15万—18万元。

款识:“事事太平。白石并篆甲申八十四岁矣。”钤印:“齐大”、“接木移花手段”。

卖家有如下说明:

柿子是齐白石最常画的题材之一,齐白石喜爱柿子不仅是因为它作为水果好吃,还因其与事、世、市等字谐音,有吉祥的寓意,如《事事太平》、《事事清白》、《三世太平》等。此作描绘了柿子树的一枝分叉,从画面右上角斜下伸出,与对角线平行于画面左上方,枝杈上密密麻麻挂着八个熟透的柿子,右下角是五个散落在地面的柿子,略带青涩,树杈和地面上停着两只蝉和一只螳螂。整幅构图饱满,色彩热烈,显示出一种喜庆、乐观的情绪。柿子以没骨法写出,色彩的浓淡晕染柿子将中间凹陷、上下饱满的特征恰当地表现出来,叶片以没骨法和勾勒法相结合的画法写出,叶筋和枝杈勾勒较淡,将隐没在叶片中的柿子凸显出来。三只草虫刻画精细工致,与粗率、艳丽的柿子树形成对比,画面看似率意,实则匠心独具,白石老人晚年的花鸟画创作更臻炉火纯青,此作可见一斑。

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解说词”!通常说来,对一幅拍品上的物象的讲解基本上是按图说话,一般不会出错,否则接下去的“艺术欣赏”也就难以为继了。《事事太平》图上的物象并不复杂,一挂折枝柿子,一只螳螂、一只秋蝉、一只呌哥哥。这样的一目了然的物象却被专业写手写成“树杈和地面上停着两只蝉和一只螳螂”,可见时下一些所谓大牌拍卖公司的人员素质,连照本宣科的能力也不具备。

对齐白石的绘画少有了解的人,可能也不难看出这幅《事事太平》上的柿子以及枝干、叶子的画法与齐白石的笔触习性、色彩的纯度、厚度是迥然有异的,比照真迹,如齐白石《眼看五世》(图5,1943年作)、《秋果图》,所谓“整幅构图饱满,色彩热烈,显示出一种喜庆、乐观的情绪。柿子以没骨法写出,色彩的浓淡晕染柿子将中间凹陷、上下饱满的特征恰当地表现出来,叶片以没骨法和勾勒法相结合的画法写出,叶筋和枝杈勾勒较淡,将隐没在叶片中的柿子凸显出来……白石老人晚年的花鸟画创作更臻炉火纯青,此作可见一斑。。”我们只能理解为不懂装懂的信口开河。

至于“三只草虫刻画精细工致,与粗率、艳丽的柿子树形成对比,画面看似率意,实则匠心独具”也是不得要领、人云亦云的套话。

无可否认,齐白石笔下的花果草虫绘画很是强调对比,而这对比,不独是构图的虚实、疏密的对比,也不仅仅是笔墨或色与墨之间的对比,其物象之间的对比也是极为考究的。我常说,品读齐白石的画,如同观看《霸王别姬》,是粗狂奔放与工整细腻的结合体。他的大笔头笔墨就像威武粗狂的楚霸王,而他的精细小草虫则仿佛是精美纤秀的虞姬,虽形异却神牵。倘若将齐白石画作上那几只精细的草虫给剔去,其艺术魅力必将消减一半,甚至不妨说大为逊色。

既然谈到了齐白石的草虫,有必要澄清一个问题。亦即很多时候人们写有关齐白石绘画的文章,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说齐白石的草虫画得如何如何工致精妙,其实这是一个与事实有一定出入的说法。

齐白石画草虫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他本人就有“二十岁后:弃斧厅,学画像,为万虫写照、白鸟传神”的自述,但这都是其早中年的事。客观地说,齐白石早年笔下的草虫笔触虽工细,但形态却没有齐子如的生动,非但线条不及齐子如的匀细精微,而且色彩也不及齐子如的艳丽漂亮。这是因为齐子如不仅得其父的笔墨真传,而且对各种草虫有着长期写生观察和训练的积累。所以齐白石在一幅与齐子如合作的《莲蓬蜻蜓》中亲笔题曰:“子如画虫学于余……画虫之工过于乃翁”,这就是后来居上。及至齐白石晚年,大约是在其六十岁以后,他笔下的草虫已不能工细精致。这一事实,我们可以从齐白石作于1920年的一幅《蝗虫》的题跋上得到验证,即:“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以为匠家作……学画五十年,惟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共得七虫。年将六十,宝辰先生见之,欲余临,只可供知者一骂。”因此,齐白石六十岁以后的画作上的草虫实际上都是他的第三个儿子齐子如画的。

齐白石的所谓“花卉加虫鸟,每一只加十元,藤萝加蜜蜂,每只加二十元。”事实上多半是替齐子如追加的润金,因为齐子如替老爷子的画添画草虫也是要润金的,而且也随着老爷子的画价上涨而与时俱进。有时可能是老爷子吝啬过了份,他们父子二人也会因润金而闹点小别扭,如齐白石在其《杂画册十二开》的最后一开中就题有这样一句话:“收到润金八十万,画犹未交也。父子何不客气一笑?白石。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之所以聊一点齐子如,是因为要辨析一下这幅《事事太平》上的三只草虫。该图的纪年是甲申(1944年),是年“齐白石”八十四岁。如果权且认为该图系齐白石所作,此时老眼不能强为的工细草虫应该是出自时年42岁的齐子如之手(尽管很多时候齐白石不注明“如儿画虫,乃余画花草”,甚至干脆题上“皆白石所画”,而齐子如鉴于自己的画名未显,难以独立“上市”,搭载父画获得长期且也不菲的的润金,也是何乐而不为的事了),但仔细审视该图三只草虫,实在拙劣至极,可能无需论及其笔墨,单看螳螂和秋蝉所处的位置尤其是不合动态结构造型的螳螂和秋蝉的腿脚处理,便可断定是一个既不了解草虫生活习性,也缺乏一般临摹功夫的作伪者。要言之,要想画好一只形神兼具、栩栩如生的草虫,信非易事,其物虽小,但结构俱全。稍有疏忽,即失其真。诚如齐白石所说:“历来画家,所谓画人莫画手。余谓画虫之脚亦不易为,非捉虫写生,不能有如此之工。”此可参看齐白石作于1942年的《秋果图》图6和《红叶秋蝉》图7(局部)、《秋声》图8(局部)真迹。

如果再将《事事太平》上的“齐大”、“接木移花手段”两枚印章与真迹印章(图9、10)相比较,非但拙劣至极,而且不堪入目。如此,余下的“事事太平。白石并篆甲申八十四岁矣。”款识还需要再破费笔墨去点评吗?

图6齐白石《秋果图》真迹

图7齐白石《红叶秋蝉》真迹局部

图8齐白石《秋声》真迹局部

图9齐白石“齐大”真印

图10齐白石“接木移花手段”真印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