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10年11月刊 > 康熙时期青花瓷片赏析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10年11月刊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康熙时期青花瓷片赏析

2010-12-31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这是一只康熙年的青花瓷盘,盘心绘一女子正在精心再现刺绣。画意正如明代诗人杨基所写的:“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残绒唾碧窗”。古代刺绣,多以女子为之,谓之“女红”。绣女不外乎两种类型:一为民女谋生;二为贵族女子消遣。那么此盘上绘的是民女,还是官府闺秀?

图1-蛩声入罗幙图

文|王德安

我国古代青花瓷绘画装饰清秀素雅,瓷器底部的文字,图案款识种类繁多,各个时期的图案、款识均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其中,康熙(1662—1722年)朝的时间跨度长,器物类型丰富,工艺水平高超。此期青花发色较前期灰暗,中期以后青幽翠蓝、明快亮丽。画法早期以单线平涂为主,气势粗犷;中期以后则勾勒、渲染、皴法等并用,绘画精细,并以青花色阶(即所谓“青花五彩”)而备受推崇。纹饰题材多样,有山水人物、龙凤花鸟、鱼虫走兽、诗文、博古等。下面以几块青花瓷片来分析康熙时期的青花瓷片上的故事。

蛩声入罗幕

刺绣女在秋虫声里想到了什么?

这是一只康熙年的青花瓷盘(图1),盘心绘一女子正在精心再现刺绣。画意正如明代诗人杨基所写的:“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残绒唾碧窗”。古代刺绣,多以女子为之,谓之“女红”。绣女不外乎两种类型:一为民女谋生;二为贵族女子消遣。那么此盘上绘的是民女,还是官府闺秀?

难道是三国时期吴王孙权之妻赵夫人?相传赵夫人有“三绝”:机绝、针绝、丝绝。据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中记载,吴王赵夫人,丞相赵达之妹。善书画,巧妙无双,能于指间以彩丝织为龙凤之锦,宫中号为“机绝”。孙权常感叹,蜀魏未平,最好有个善画者画一幅山川地形图,夫人连夜绣成江湖九州岛岛山图献给孙权。夫人又在方帛上,绣出五岳列国地形,时人号为“针绝”。又以胶续丝发作轻幔,号为“丝绝”。

也许是闺房里的小姐。在男耕女织的封建社会里,女孩子都要学习“女红”,都要掌握刺绣,正因如此,那些深宅大院的小姐们,刺绣便成了她们消遣、养性和从事精神创造的唯一活动。“闺绣”的产生并不是偶然的,明代屠隆在《考盘余事》中写道:“宋之闺绣画,山水人物楼台花鸟,针线细密,不露边缝,其用绒止一、二丝。”

明、清时期,全国城乡出现了众多的商品性生产的专业作坊。刺绣技术和艺术达到了空前的繁荣,进入了中国传统刺绣的颠峰时期。出现了对后世影响非常之大的几个艺术流派,如上海的顾绣、北京的京绣、开封的汴绣、山东的鲁绣等,以及后人誉为的"四大名绣"即苏绣、粤绣、湘绣和蜀绣。

刺绣既然十分普遍,陶瓷制品上绘有绣女纹饰就不奇怪了。但要想知道这个盘子上的刺绣女究竟是什么身份,却费了一番脑筋。我原以为盘上的题诗写的是“刺绣谩成女,蛩声入罗模”。我对这两句的解释是:“漫不经心的刺绣女,将秋虫的鸣叫绣进了绫罗丝品”。我认定盘上绘的是民女,但总觉有些牵强,就去请教我的老友、知名作家冯亦同,因为他当过多年语文教师,擅长说文解字。他在发给我的E-mail中说,上句“谩成女”应为“谩成文”

“谩”一般作“轻慢”或“随意”解,这里应取后一义,随意、随心或轻松地(就绣出了花纹,古文里的“文”常与“纹”通用,如“文石”、“文饰”等)。下句“蛩声入罗模”的“模”并非“木”字边,而是“巾”字旁“幙”,是“幕”的异体字,“罗幕”是指窗帷之类,从字面上看并非指绣品,而是指蛩声(秋虫的鸣叫)入室了,但你从绣女的意义上解,也是可以的。

我觉得亦同先生的解释更合理。他还告诉我这两句诗好像在唐诗里读过,我也似曾相识,翻阅《全唐诗》发现“蛩声入罗幙”是崔国辅的句子。他的《怨词两首》诗曰:

妾有罗衣裳,秦王在时作。为舞春风多,秋来不堪着。

楼头桃李疏,池上芙蓉落。织锦犹未成,蛩声入罗幕。

通篇是一个宫女睹旧物而生哀怨的语气。当年因歌舞博得君王欢心,如今青春不再,桃李疏、芙蓉落,已到了人生的秋天。该诗以物喻人,揭示了封建制度下宫女丧失人权的不合理现象。也是作者借写宫怨感叹个人身世。这是只官窑青花盘,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

图2-西园里的驸马爷

西园里的画家驸马爷

这是康熙年的一只青花盘(图2)。此盘口径18厘米,足径13.5厘米,盘敞口,弧壁,圈足内有青花方框“宿云斋”三字堂名款。画着一座富家庭院,庭院里有四个孩子在嬉戏,楼阁里坐着男女两人,书案上似有一围棋盘。解读这个画面很容易认为这是男女对弈图。但细看墙门上写有“西园”两字,文字是解读画面的钥匙,我们可以深入了解画面的内涵了。再细看,男子手中拿着一块笏板,像是要离开书案去上朝。联系到画面上的西园、富庭、笏板等元素,这就不是一般的男女对弈,或是庭院婴戏了。我认为画中的男子应是北宋时的驸马王诜,女子是魏国大长公主。“西园”是王诜家的庭院。

王诜,字晋卿,山西太原人。出身贵族,自幼好学,是有名的才子,英宗赵曙将女儿魏国大长公主下嫁,王诜官至驸马都尉,定州观察使。王诜嗜书画,喜结交文士,广为收藏法书名迹。与苏轼、苏辙、黄庭坚、米芾、秦观等过往甚密,在自家的“西园”常与这些文人雅士饮酒赋诗,焚香作画,交流情谊,切磋艺术。连“十年不游权贵门”的李公麟也是常客。图3为李公麟所作《西园雅集图》(清乾隆帝御题画名),描绘了苏、黄、米等十六人在王诜府中西园聚会的情景。苏轼曾着文记其事。正因为王诜如此痴迷书画,故而他虽贵为宋英宗的女婿,却依然不受重用,起起落落,倒也拓展了他的视野。他曾受苏轼之累被谪贬南州(今四川綦江),沿途饱览山水烟云,积累下丰厚的创作素材。他近法李成,远追王维,在此山水画由盛唐的青绿重彩向北宋的水墨渲淡过渡之际,承上启下,别出心裁,熔青绿与水墨于一炉,笔意清润挺秀,而又“金碧绯映,风韵动人”,“不古不今,自成一家”。秦观有词“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记录了当时文人集会的盛况,以至于后人一再创作《西园雅集图》以追想当年苏轼等大文人。在王诜家花园聚集的文人,正处于险恶党争之中,他们正是以诗文书画的雅集来寄托超然物外、清旷高远的人生向往。也正是这些文人的艺术活动在“画”与“文”之间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密切联系,使得绘画有了如邓椿(邓椿为中国南宋绘画史著作《画继》的作者)所说“文之极”的地位。

王诜的绘画以山水最为擅长,水墨师法李成,清润可爱;但又在李成的清逸中溶入了李思训金碧山水的华丽,从而形成自己的风貌。因此,苏轼曾赞扬他说:“晋卿(王诜)得破墨三味。”也就是赞扬王诜用墨浓淡深浅掌握得恰到好处。又说他“以尚主之贵,日在绮罗弦管之间,而濡豪嬉戏及皆风尘表物,非其胸中自有丘壑何以及此。”意思是说王诜虽为当朝驸马,整日在绮罗管弦之间嬉戏,这都是表象,若是他胸中没有丘壑,何以画得如此传神?王诜传世有《烟江迭嶂图》、《梦游瀛山图卷》等,分别藏于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院。

图4A-康熙铜雀台比武棒槌瓶

图4B-康熙铜雀台比武展开

图4C-康熙铜雀台比武展开

铜雀台比武

比武又比文,铜雀台是展示风采的平台。

这是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康熙青花棒槌瓶(图4),所绘内容为三国故事铜雀台比武。建安十五年春,曹操在邺城建成的铜雀台,择吉日聚集文武百官设宴庆贺。曹操命众将比试箭法,胜者以锦袍一件为赠品。众将纷纷献技,逐轮淘汰最后徐晃与许褚争夺锦袍,相持不下。曹操喜爱众将骁勇,各赠蜀锦一匹以解围。画面分两部分,曹操站在铜雀台的最高层,手捋胡须,得意洋洋,踌躇满志,观看众将比武。另一部分是众将骑马观看比箭,杨树上挂一战袍,象征为此角逐,徐晃与许褚轮番比射。图中还有文武官员多名,似乎都在赞赏箭法高明。画师依据故事情节刻画人物性格,形象神态各呈异彩,符合事物情理。虽然作品中仅出现十四个人物,但通过对人物不同的动态心理描写,以少胜多,却表现出了熙熙攘攘、热闹红火的生动场面。

铜雀台比武记载在史书里,汉赋、唐诗、宋词、《三国演义》中都出现过。铜雀台就是今邯郸市辖的临漳县城西17公里的“古邺城遗址保护区”内的三台村西。

据史书记载,铜雀台最盛时台高十丈,台上又建五层楼,离地共27丈。按汉制一尺合现在市尺七寸算,也高达63米。在楼顶又置铜雀高一丈五,舒翼若飞,神态逼真。在台下引漳河水经暗道穿铜雀台流入玄武池,用以操练水军,可见景象之盛。

铜雀台比武是三国时很有名的故事,其实铜雀台与文学也有着不解之缘。东汉末年,北方一大批文学家,如曹操、曹丕、曹植、王粲、刘桢、陈琳、徐干、蔡文姬、邯郸淳等,他们聚集在铜雀台,以笔直抒胸襟,慷慨任气,抒发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闵时悼乱,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群众的悲惨生活,掀起了我国诗歌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个高潮。由于其时正是汉献帝建安年代,故后世称为“建安文学”。

其活动方式主要有游铜雀台欢宴时的赋诗,如建安七子中大量的《公宴》诗命题创作。从铜雀台建成时起,太祖悉将诸子登台,使各为赋,后成为习惯。同一题目,大家同时作,如《柳赋》即曹丕、王粲等同时所作。曹操的《登台赋》、《步出夏门行》,王粲的《登楼赋》、《初征》,曹丕的《典论》,曹植的《洛神赋》,蔡文姬的《悲愤诗》、《胡笳十八拍》等作品,大都是在邺城铜雀台完成的。

铜雀台比武又比文,声名大振。只不过比文的场景用青花瓷画难以表现而已。

图5-宋江题反诗

宋江浔阳楼题反诗

古陶瓷专家张浦生先生最爱讲的和最爱听的就是瓷画上纹饰或故事的解读。在谈到康熙年间常见的刀马人物时,自然谈到名作入画。《西厢记》、《牡丹亭》、《拜月记》、《东周列国志》等在瓷画上均有表现。《三国演义》的故事入画的很多,《红楼梦》肯定没有,因为《红楼梦》在康熙年尚未成书,因此不可能有故事入画,《西游记》的故事在未成书前就在民间流传,估计青花瓷画上会有,但我还没有看到。那么《水浒传》的故事有没有呢?但是我们都没见过。张老师说:“我这里有一个,给你们见识见识。”说着他拿出一只底足有残缺的青花大盘。此盘直径24厘米,底款为“大明嘉靖年制”,但从盘上的多种信息断定是康熙年的产品。盘中绘有四个人物,一人在案桌上饮酒,谅己醉酒,店小二还在上酒;一肥胖者倒背折扇与一公差模样的人像在谋划什么事。窗外是渔民船家,酒店显然是在江边。张老师说这就是水浒故事宋江浔阳楼题反诗(图5)。

宋江杀了阎婆惜,被发配到江州(今九江)。一日,独自来到江边的浔阳楼,一杯两盏,倚阑畅饮,不觉沉醉,心想道:“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学吏出身,而今三十多岁了,名又不成,功又不就,倒被文了双颊,发配到这里。我怎有脸面见家乡的老父和兄弟?”不觉酒涌上来,潸然泪下,临风触目,感恨伤怀,做了一首《西江月》词,便唤酒保借笔砚来,乘着酒兴,去那白粉壁上挥毫写道: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宋江写罢,十分得意,趁兴又拿起笔来,在《西江月》后再写下四句诗: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落款为:郓城宋江作。

殊不知这首反诗闯下大祸,当地有个闲住通判,叫黄文炳。这人虽读经书,却是阿谀谄佞之徒,心地狭窄,嫉贤妒能,有胜如己者害之,不如己者弄之。闻知这蔡九知府是当朝蔡太师儿子,则时常过江来拜会知府,指望他引荐出职,再欲做官。这日这黄文炳买了些礼物过江来,又去府里探访蔡九知府,岂料蔡九知府家大摆酒宴,黄文炳不便入内,回船时在浔阳楼上凭栏消遣,发现宋江题西江月词并所吟四句诗,大惊道:“这个是反诗!谁写在此!”只见后面写有“郓城宋江作”五个大字。转而一想晋升的机会来了,遂将反诗抄下,并令酒保休要将诗刮去了。黄文炳第二天又去蔡九知府处,密报宋江题反诗之事。这之后就是蔡九知府命戴宗去牢城营里捉浔阳楼吟反诗的犯人宋江,戴宗授意让宋江装疯企图躲过这一难,但最后还是被黄文炳识破。当然这是后话了。

画盘上虽然只画了四个人,但宋江浔阳楼题反诗的大体情况都画出来了。那喝得歪歪倒倒的便是宋江,那倒背折扇的胖子显然是黄文炳。妙的是墙上并没有反诗的内容,这就给观画者充分的想象空间。宋江醉题与黄文炳举报也并不在同一现场,这就是中国绘画全景式的表现技法的高明之处。

张老师告诉我们,这只残盘是上海的叶小姐花了一万多元从国外买回来收藏的,现在成了张老师讲青花纹饰课的典型教具。从这只盘子上起码可以得到如下几个信息:青花盘是康熙年外销产品;“题反诗”这个敏感题材,出现在出口瓷器上也在情理之中;画面上没有出现反诗的内容,是因为外国人很难理解,如此而已!

图6-孙二娘黑店

孙二娘黑店

图中这只康熙年的青花大盘(图6),主图画着女店主殷勤敬酒,一壮汉背面而坐,一仆人在偷偷地笑。我和几位文学朋友立即想到《水浒传》中在十字坡开黑店的孙二娘。孙二娘绰号母夜叉,她在孟州十字坡开了家客栈。十字坡地处交通要道,她的客栈以包子鲜美闻名江湖。孙二娘的老公“菜园子”张青因误伤人命,被官府通缉捉拿,闯进十字坡包子客栈。在与孙二娘父女的冲突中被孙二娘制服。孙老东家见张青憨实可信,令其入赘当了女婿。孙老东家一死,孙二娘在风雨飘摇中接下了包子客栈。因丈夫武艺没有她高强,所以这个店不是姓张,而姓孙。孙二娘的黑店是祖传的,她父亲山夜叉孙元,就是前辈绿林中有名的强人。

这家客栈卖的实际上是人肉包子,店主看准了人头便在酒里下麻药,将人麻翻后肢解剔肉剁成包子馅,号称牛肉包子。武松因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被发配充军到孟州路过十字坡,押解的差人和武松在这里歇脚。孙二娘见三个客人来,忙上前招呼,武松看着店里的陈设及老板娘“眉横杀气,眼露凶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故意嫌酒淡薄,问有什么好酒,那妇人道:“有些十分香美的好酒,只是浑些。”武松道:“最好,越浑越好。”那妇人心中暗笑:“又来了个找死的!”便去里面托出一碹浑色酒来。 武松看了道:“这个正是好生酒,只宜热吃最好。”那妇人假意道:“还是这位客官懂行。让我烫来你尝看。”妇人拿着浑酒去烫,心中笑道:“这个贼配军正是该死!倒要热吃!这药却是发作得快!那厮便是我手里行货!”酒烫热了,把将过来倒作三碗,笑道:“客官,趁热吃吧。”两个公人哪里忍得饥渴,只顾拿起来吃了。武松却道:“娘子,我从来吃不得寡酒,你再切些肉来与我过口。”等那妇人转身进去,武松却把这酒泼在僻暗处,只虚把舌头来咂,道:“好酒!还是这个酒有劲!”

那妇人说是进去切肉,只虚转了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噤了口,望后扑地便倒。武松也假装双眼紧闭,扑地仰倒在凳边。只听得那妇人笑道:“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武松哪里是喝醉酒,翻身一把捉住了孙二娘,张青忙上前求饶,武松遂与张青、孙二娘夫妇相识。孙二娘后来跟随张青上了梁山,主持梁山泊西山酒店,迎来送往,打探消息,是梁山第一百零三条好汉。人称“梁山妖艳第一”。

但此图却有许多不符原著之处:首先,没有表现出孙二娘的妖艳和杀气,对照《水浒传》书上的描写:“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擦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眉横杀气,眼露凶光”实在反差太大;再则没有表现出武松的英雄气概。武松是个被发配充军的囚犯,那枷锁呢,押送的公人呢?屁股下压着的一把剑更是莫名其妙了。

古典文学在民间流传,主要靠戏曲评书,因艺人不同所以版本也多有不同,虽然跟原著基本情节是一样的,但在细节上多有夸张渲染。此盘画面不知是哪个版本。

图7A-康熙青花花蝶纹碗

图7B-碗心图蝌蚪树叶

小蝌蚪寓藏的吉祥话

这是一只康熙年的青花花蝶纹大碗(图7)。碗口微向外撇,深腹,圈足略高,足内绘青花双圈花押款,里外均以青花为饰。外壁绘团蝶花卉三组,间以牡丹、荷花、菊花纹等。

此碗以团花的形式表现,新颖别致,具有较强的图案装饰性,这也是康熙朝首创的风格。除此之外,康熙朝还创造了团龙、团凤等图案。这种装饰风格在当时十分盛行,一直影响到雍正年。

碗心的主题纹饰很有意思,画的是一片树叶上,歇着一只长了两只脚的蝌蚪。这种纹饰以前没见过,难道画意是小蝌蚪长大要上岸变青蛙,亦或画的是刘海戏金蟾里的三足蟾?好像都不是!古代青花画匠一笔一画都有讲究,如果是小蝌蚪变青蛙,或刘海戏金蟾,那都应该画荷叶或水浮莲等水生植物,来衬托这些两栖动物,因此,我觉得画蝌蚪显然是“别有用心”。

中国古代很讲究谐音口彩,比如蝙蝠借代“福”,鹿借代“禄”,蜜蜂与猴子暗喻“封侯”等等,尤其是在科举考试上,青花画师更是充分发挥了想象力,不遗余力地讴歌“官本位”。从一只白鹭立在莲窠里表示“一路连科”,我突然想到蝌蚪应该是“科考”、“点斗”的缩写,说白了就是科举考试、“魁星点斗”,“点斗”是点中状元的意思,于是小蝌蚪就成了“状元及第”的象征!长了两条腿的蝌蚪也就有了类似鱼化龙“登科”的意味。

让我们再来分析这是什么树叶?因为树叶是“科考点斗”这句吉祥语的陪衬和诠释。先开始认为这是梓木叶,理由是梓木为“木中之王”,陆佃埤在《雅云》中曰:“梓为百木之长,故呼梓为‘木王’。盖木莫良于梓”意思是说梓木是木中之王,世上没有比梓木更好的木头了。科考点斗成为人中之王,梓为木中之王,蝌蚪和梓叶的画意相得益彰!但梓叶为广卵形,此图显然不是梓叶。后来我发现它画的是梧桐叶。梧桐,高耸雄伟,干皮青翠,叶缺如花,妍雅华净,雄秀皆备。梧桐,在《诗经》中就与凤凰相联系。《诗*大雅*卷阿》:“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凤凰栖梧桐”已成为古人的共识,于是梧桐就成为圣雅之植物,李白有“宁知鸾凤意,远抚依桐前”,这成为后世园林中的凤池馆、碧梧栖凤等景点的文化渊源。唐宋以来许多大诗人都有凤栖梧桐的名句:“家有梧桐树,何愁凤不至?”“碧梧栖老凤凰枝”等都是杜甫的诗句;白居易诗曰:“栖凤安于梧,潜鱼乐于藻。”;宋陆游《寄邓志宏》也有“自惭不是梧桐树,安得朝阳鸣凤来”之诗句。

综上所述,这只碗心梧桐叶上的一只蝌蚪的构图,寓意就是科考点斗之后,已有碧梧枝等待凤凰的栖息!通俗地说,这画的意思是状元及第后必有高就。

青花瓷片上的纹饰丰富多彩,体现出一个时代的文化、文明和风格,其在中华民族传统的艺术和文化中,具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