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10年11月刊 > 谁能鉴定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10年11月刊

期刊名称
主管: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社长:钱洲胜
主编:徐敏
执行主编:常松
国内统一刊号:CN34-1312/K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674-8697
国内邮发代号:26-228
定价:20元/册
出版日期:每月6日
投稿邮箱:wenbocc@163.com
编辑部电话:0551-5690909
传真:0551-5690898
杂志社地址:安徽合肥濉溪路333号
邮政编码:230041
广告代理:安徽五千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51-5690819
广告经营许可证:3400000000091

谁能鉴定

2010-12-31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宋陆游在其《跋中和院东坡帖》曾言:“鉴定精审,无一帖可疑者。” 明叶宪祖《鸾鎞记·品诗》曰:“滴露研朱非草草,从容鉴定庶无尤。”鉴定亦指对人功过、出身和优缺点等的鉴别和评定。吴晗《灯下集·谈曹操》评:“‘奸雄’这一鉴定,是许劭的创造。”

书画鉴定

“最先进”的“能量色散X荧光光谱仪”检测出的瓷器成分

文|周丽丽

鉴定,即辨别并确定事物的真伪优劣。宋陆游在其《跋中和院东坡帖》曾言:“鉴定精审,无一帖可疑者。” 明叶宪祖《鸾鎞记•品诗》曰:“滴露研朱非草草,从容鉴定庶无尤。”鉴定亦指对人功过、出身和优缺点等的鉴别和评定。吴晗《灯下集•谈曹操》评:“‘奸雄’这一鉴定,是许劭的创造。”

文物鉴定是当前艺术品市场的热门话题,每场拍卖,但凡高价拍品总会引发一场炽热的真伪辩论。明星拍品《砥柱铭》真伪之争至今未休,时隔如此之久傅申先生上海一行还是再次公开强调其鉴定观点,良苦用心可见一斑。历史上,文物艺术品经历数代真伪辩论不休者大量存在。

明代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云“骨董自来多赝”,这一“多赝”催生了鉴定的重要性,也昭示了鉴定的复杂性。鉴定现今通常分为两种:一为传统鉴定方法,即鉴定家以其丰富经验靠眼力辨别,就书画鉴定而言,我们常听到“徐半尺”、“望气”这样的词语;另一为现代科技方法,利用仪器取样对比分析,所用较多为X射线荧光和热释光技术。两种鉴定方式孰优孰劣,是否可以较高低呢?谁的鉴别能确定断代呢?哪一种鉴定更具权威性?

数百岁的“眼学”

古董买卖市场出现后,古董作伪即便开始。历史上,古董作伪始于宋代、盛于明代。有趣的是古人作伪不仅仅为牟利,很多艺术家将作伪能够蒙蔽鉴定家的法眼作为自己摹古力强的显现,是可资炫耀的。作伪催生了鉴定学,传统鉴定方法亦称眼学有数百年之久。鉴定家依靠个人经验以文物风格特征、工艺技术特征来断代,一眼定乾坤,方便快捷。

古代鉴定家多是艺术家,家藏丰富,每日苦学前人艺术技艺,不仅成就了自己高超的艺术技巧、审美思想,更是练就了鉴定的法眼。很多人会说,见的多了,也就那么回事。很多典当行的伙计成了鉴定家,那是非学院派能及的。

在中国古文物的鉴定当中,古书画是众所认定最难的一门。中国历史悠久,书画名家数不胜数,书画作品更是浩如烟海。而每一家、每一流派,又历经数十年的创作流变,枝蔓纷呈。历朝历代的风格演变,成长历程中的个人遭际,历史环境的迁延变化,使书画作品流传的方式变得纷繁复杂。种种不确定因素致使书画鉴定难度位于众艺术品类别之上。徐邦达是书画鉴定的神家,很多书画卷轴刚打开半尺,就可说出与此画有关的一切,以致人们送给他一个“徐半尺”的雅号,甚至有说应称“徐一寸”,很多赝品书画卷往往展开寸许,便已知真伪。作为传统鉴定方法的集大成者,徐邦达一双赏鉴家的慧眼,源于早年他曾专对古书画进行临摹学习,以十年之功,由近溯远,遍临各家。对各家艺术之特征,运笔之习性,均有深入研究。

徐邦达是个神话,但神话不常有,很多鉴定家并非能够有一眼定乾坤的。在传统鉴定中,鉴定应包含“鉴”与“考”两个概念。“鉴”即是通过众多的作品相互比较,对作品进行目力检测,推知真伪。要达到目鉴的准确性,鉴赏者非见之众多不可。但是,对于时代较远或是某些难于明了的书画,仅仅依靠目鉴,不能妄下断语,这就需要广为搜集有关文献和其他旁证材料,详加审订考据,方才得以明辨是非。就书画而言,题跋、收藏印章都是亟待考据的。

眼学看似方便快捷,却是数十年磨一剑,鉴定家的一眼包含了我们所不见的数十载对各类古文物的研究考据,对浩如烟海的历史文献的苦读。

传统鉴定是个人经验型,具有主观的局限性。常常有这种情况,即相同领域的顶级鉴定专家,对一件文物的真伪判断会给出截然相反的结论。主观判断会受不确定因素干扰,不能排除失误的可能性,甚至是被众多功利因素左右,很难具有权威性。

新时代的科技参与

 新时代,要求文物鉴定亦能与时俱进。相对而言,陶瓷类文物的科技鉴定最为成熟,其次是青铜器,再其次是玉器等。分析方法中,最为有效的为X射线荧光和热释光技术。

X射线荧光可提供文物材质的元素组成信息,依据标准数据库,确定文物的产地,对于陶瓷文物,即可确定其窑口;热释光技术在陶瓷器等硅酸盐材质文物的鉴定实践中能起到重要作用,可更精确给出其烧制的绝对年代。此外,利用体视显微镜可揭示不同材质、不同类型文物表面的历史和工艺痕迹;利用X光照相技术、工业CT扫描等,可以显示文物的内部结构及形貌特征,揭示被锈蚀物掩盖的器物表面的纹饰、铭文、制作痕迹等信息。在现有的科技鉴定工作中,众多的元素分析技术,如大样品室X荧光、质子激发X荧光、同步辐射荧光等业已显现出广阔的应用前景;而众多的结构分析技术,如X射线衍射、红外光谱、拉曼光谱等在青铜器、书画、纸张、印刷品等文物鉴定中也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科技鉴定同样是科学研究,现代高科技仪器可以给出相关的信息,但不能直接给出鉴定的结论。就像传统鉴定要从“质、型、纹”三方面去分析、鉴别一件文物一样,科技鉴定也需要分门别类地把不同器类、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材质及不同制作工艺的文物内部特征研究透彻以后,才能谈得上真正的科技鉴定。

鉴定是对比科学。传统鉴定方法,鉴定家依靠见多识广积累信息在需要时对比研究;科技鉴定则需要建立标准数据库,最重要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搜集标准器物存入数据库中。数据库是存在缺憾的,古文物历经数朝数代,缺失严重,并且某些古文物在当时可能制作数量就很稀少,遗存至今更是罕见。数据库数据的不完整直接给科技鉴定带来困难。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科技鉴定是对比数据库得出的鉴定结论。作伪者迎合数据库去造假就能骗过没有大脑的机器。比如热释光测年技术所检测的热释光量可以通过人工辐照而改变。通过XRF等元素分析手段表明,不同地域、不同年代的各类陶瓷器都有其固有的原料配方,仿制者可以利用已有研究成果,烧制出符合真品配方的器物。

众所周知,科技鉴定是有损鉴定,必须对鉴定物品进行取样。有损让很多收藏家心疼自己的宝贝难以接受。再者,取样是有固定部位的,一件瓷器在底部取样鉴定为真品,但能排除用真底做了高超的拼接吗?以此类推,要确定一件器物的真伪,取样取成马蜂窝才足以服众。

科技是客观的,似乎具有权威性,但古文物的科技鉴定之道是否能通向“罗马”?

科技“断代” 经验“断”人

无论是眼学还是客观的仪器在古文物鉴定上似乎都难以完美。那么传统鉴定与科技鉴定结合是否能平息艺术市场的真伪之乱呢?

很多学者提出,传统鉴定与现代科学技术之间不是相互割裂或者排斥的关系,而应该是相辅相成的。科学鉴定,应该是传统经验鉴定与科学技术的有机结合,科学鉴定体系是以经验鉴定为主、以科技手段为辅的鉴定体系。

进一步而言,艺术品的材质问题、年代问题,这一类的鉴定,利用技术手段来完成,通过科技取样对比数据库得出结论;传统的经验型鉴定主要是解决“人”的问题,比如艺术家个人的风格、时代风格等等,可以通过个人经验来解决。即用科技手段为艺术品“断代”,断代定了之后,用经验的方法来作进一步的鉴定。那么是应该传统鉴定家拥有一个实验室还是实验室请一位大师没事来看一眼呢?我们更关心什么样鉴定结果才能有权威性呢?

传统鉴定可比中医,老中医望闻问切,开副中药对身体进行调和以治病;科技鉴定好比西医,先得确定哪个门诊,再挨个检查吃药丸。中西医结合倡导多年未见明显成效,有人相信中医,有人偏爱西医。古文物好比疑似病人,监护人领到哪里瞧才是可信的呢?

当下艺术品交易市场发展迅猛,法律的制定却远远落后。有关文物鉴定的法律目前是相当不完备的,与文物鉴定有关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有关鉴定的条款仅有只言片语。艺术品交易市场真假的混乱呼吁权威性的鉴定,而权威的鉴定还得依赖于法律的完善。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