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12月刊 > 李剑光: 艺术经纪人最重要是魄力

李剑光: 艺术经纪人最重要是魄力

2010-12-29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李剑光一看就是和他代理的写实作品是一路的,起码气场是一样的,考究,雅致,不多不少,不温不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当我们问他做艺术经纪人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他说是魄力,魄力从那样平静的一幅面孔下被说出来,那确实是能让人感觉到魄力这两个字本身的含义。

李剑光

 


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我们都做

NO :你觉得艺术经纪人这个概念含混吗?你是怎么样定位你的角色呢?是画廊负责人还是艺术经纪人?

李:并不是概念有什么含混,只是因为现在国内艺术经纪人制度还根本没有形成,所以在目前阶段,艺术经纪人这个角色实际上是被各个画廊兼顾了。毕竟中国的艺术市场,尤其是当代艺术市场形成的时间还比较短,所以真正意义上的经纪人制度还需假以时日逐渐形成并完善。至于我们画廊,无论是成功艺术家还是艺术新人都一直在做,其实我们的工作内容已经涵盖了经纪人的使命,是这么一个概念。

NO :画廊也有两种,一种是经营一级市场的画廊,一种是经营二级市场的画廊,像你的画廊是属于哪种性质呢?

李:兼而作之吧,因为无论是艺术品的选择,还是经营模式,我们更倾向于多元一点。无论是写实还是当代我们都会涉足。



挑出一个好艺术家,你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NO :那你觉得要做一个好的艺术经纪人,他需要具备一些什么样的素质?

李:首先要具备很好的艺术修养,你去选择艺术家的时候肯定要有一双慧眼,从众多艺术家里选出最优秀的或者相对最优秀的,假如你能把一个出色的艺术家从画家群里挑选出来,实际上你已经成功了一半,甚至是一大半。其次你得具备经济实力,包括对艺术家的宣传推广能力。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能力,一个好的艺术家到了你的手里,可能由于你的工作不利会耽误了艺术家的前程。好眼光、硬实力之外决定另一半的则是专业的运作,我指的是专业的推广和运作并不意味着乱炒作。

NO :除了拥有好艺术家,一个画廊经纪人也需要买家的支援,怎样培育自己手上的买家资源呢?

李:艺术家的作品被谁买走直接关系到这个艺术家的市场,如果没有很好的藏家去购买艺术家的作品,那结果可想而知,好的艺术应该是不光学术上站得住脚,在市场上也理所应当的受到藏家的认可,这才是比较健康的,这也是对画廊本领的一种考验。



做写实也是缘分使然

NO :作为一个画廊经纪人,他的口碑应该很重要的?口碑是要怎么样才能传播出去呢?

李:从事画廊工作,我还是强调一个专业水准,一个好的画廊,它应该具备这样一种能力——你总是能够选择一些很好的艺术家,被学术和市场两方面都认可的艺术家,那久而久之你就形成了你的口碑,人家觉得你能,你总是能,这是专业水准方面的口碑。再一个就是经营方面的口碑,一个好的画廊永远是诚信应该大过一切,因为你是个艺术商人,没有很好的诚信谁会追随你?谁会信服你?谁会从你这儿花钱买艺术品?对吧,一是眼光,二是诚信,这些东西久而久之积累下来自然会使你的画廊获得好口碑。

NO :你们画廊做写实画派的艺术家和作品特别有口碑,这是你原先就设定好这样的定位吗?

李:没有设定,是缘分使然,这是历史的原因。我在过去20 年里跟众多写实艺术家有太多的交往,太多的合作,随着岁月流转,合作和友谊不断加深画廊就有了今天的局面。

NO :那你本人是喜欢写实绘画的作品吗?所以走到这条路上来?

李:都喜欢,可能从个人审美趣味上来说更偏爱一些写实绘画。



做艺术经纪人最重要是魄力

NO :那根据你做这么多年经纪人的经验,你觉得哪些经验是比较重要的?

李:魄力吧,这是我这么多年经营艺术品感受最深获益最大的地方。当然这种魄力源自于自信。

NO :那这是眼光然后加魄力,还有什么?

李:果断。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一定要果断。当然我也有很多遗憾的时候,有擦肩而过的好东西。就像最近在经典北京艺博会,靳尚谊来了,我们闲聊往事,说到当年在日坛公园的画廊里正中间挂的一幅靳尚谊油画——《小松》,画的是彭丽媛,这是他非常精美的一件作品。我说:靳先生真遗憾,当年那件东西居然没有变为我的收藏。结果靳先生说了一句,那可能还是眼光不到吧,我回答他说,靳先生这不是眼光不到,是子弹不足,说白了就是钱不够,因为90 年代初的时候3万5 美金也是很多钱呢!不是不懂它的好,而是自己力所不能及,所以就是这样。当然在后来的岁月里自己会越来越少的让自己留下这类遗憾。

NO :如果我们让你挑选去年一年谁是做得比较好的艺术经纪人,你会选谁呢?或者选几位?

李:我不知道,我也不想评价,就是努力做好自己就好了,不去做这种排比。

NO :你就说他们做得好,这是对他们的褒奖。

李:我不想去褒奖或者贬低别人,因为每个画廊跟每个画廊不同,大家能够抱着一个好心态踏踏实实的做画廊自己每一天每一年该做的事情,该发生什么就发生了。

NO :我们这次做封面故事的内容,想做一个艺术经纪人TOP10 的这样一个排行榜。李:媒体总爱做这种事儿,吸引眼球。

NO :对,要不然没人看杂志,你对这怎么看?

李:其实很多人提过,包括底下圈子里朋友们聊天也会谈到这样的话题,但是我本人不关心这些,我自己画廊的追求是:不求第一,只求永远做最好之一。

NO :你们做得已经很好了。

李:谢谢。自己事儿做的从容、顺畅就好,我是早已没了那份虚荣心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