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12月刊 > 林松 :艺术经纪人不是钱的问题

林松 :艺术经纪人不是钱的问题

2010-12-29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在采访林松之前,没想到他是这么纯正热情有理想的人。他的理想是做一个真正好的艺术经纪人,像美国的画廊教父李欧· 卡斯特里——第一个卖安迪·沃霍的坎贝尔汤罐画的人。

 

林松

 在采访林松之前,没想到他是这么纯正热情有理想的人。他的理想是做一个真正好的艺术经纪人,像美国的画廊教父李欧· 卡斯特里——第一个卖安迪·沃霍的坎贝尔汤罐画的人,他一个人就影响了美国当代艺术的面貌,美国70、80 年代引导全世界的大师有7、8 个都是从这个画廊出来的。卡斯特里刚开画廊的时候,主要的任务就是让艺术家们不要为颜料和土豆发愁,而这正是像林松这样的年轻画廊正在做的工作。


我顶多就是一个开画廊的

NO :你觉得目前国内艺术经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林:和艺术市场有买卖和经济关系的都是艺术经纪人吧,它不能分得很细,因为毕竟中国这个市场才刚开始。从画廊的角度来看,对艺术家有真正的发掘、引导和推广,这才是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经纪人,你必须有自己的代理艺术家你才能叫经纪人嘛,要不然你经纪谁啊?那种现买现卖,也没有固定的合作艺术家,不

能叫艺术经纪人。但毕竟市场还没有规范成熟到那种程度,所以我们就宽泛的角度来讲,只要在艺术市场里和买卖有关系的都可以叫艺术经纪人。

NO :那么你怎么定义自己的身份?

林:我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定义过,我顶多就是一个开画廊的,因为画廊必须有代理的功能吧,所以我们一直就是代理艺术家的,基本上签个短约3 年,长则6 年,甚至是最长都8、9 年的。我们就是按照标准的画廊模式来做,那我自己的话,也算经纪人,也算开画廊的,有时候还有一些自己的收藏,这就比较复杂了。

NO :是很复杂,那就是看他的侧重点在什么地方?

林:对。所以刚才我说了,宽泛的角度来讲那肯定是经纪人了。


艺术经纪人当然要热爱艺术才行

NO :你觉得做一个好的那个艺术经纪人,应该具备一个什么样的素质呢?

林:我觉得首先你要热爱艺术,你要不热爱艺术,不对这个怀有一种理想的话,你肯定不会坚持。你只把它当一个工作,就是为了赚钱,那你去卖房子,卖汽车也一样,都是谋生工具。所以我觉得热爱艺术是最初的一个原动力,不管你走得长或者远。第二你必须得懂艺术,你不能什么都代理,或者什么都买卖,你要代理你喜欢的。第三就是你还得有社会资源,或者是行业性的资源,有公关能力、策划能力和你的客户面,这样你可以提供给艺术家帮助。这样的角色是对艺术家的事业发展非常重要有利的一个补充。第四,好的经纪人有为艺术家加分的功能,不能说是点石成金吧,但如果这个经纪人是有经验的,或者是有品牌的,那他可能带一些新的艺术家到一个新的局面。就跟演艺圈的大牌经纪人一样,他确实会把你带到更高的层面。这些都不是一般经纪人能做到的。这是比较理想化的经纪人的样子。

NO:对。我觉得在中国肯定没有能做到这样的?

林:对。你像在国外,一些非常厉害画廊经纪人,他本身就是是一个收藏体系,博物馆体系,他从一个商业画廊的体系变成了一个学术收藏,他不光是懂得买卖的人了,他的艺术眼光和学术体系都建立起来了,他同时还是有名的顾问,或者是专家的角色,藏家会觉得他的推荐能让人信服,他的信服不是简单来源于商业上的,而是源于他对收藏系统或者是价格系统的渊源的了解,这种画廊经纪人就是一个高手。


我理想中的艺术经纪人

NO :所以这算是你心目中理想的艺术经纪人的样子吧。

林:对,这可能是我的理想,也可能是我个人的一个产业链,我觉得只有这样去发展,我才能保持我的兴趣更长远一些。你说我卖一幅画,这就是钱的问题。但你能感觉到的成就感和你做年轻艺术家这种成就感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代理的艺术家写到了艺术史里,而整个的过程有你的参与,这就很有成就感了,所以这一点对我的吸引更大。

NO :那国外你觉得哪个经纪人做到像你说的这种程度?

林:那太厉害了,比如说美国的画廊之父叫李欧?卡斯特里(Leo Castelli),他一个人就影响了美国当代艺术的面貌,很多美国的大师,尤其是在70、80 年代引导全世界的大师有7、8 个都是从这个画廊出来的。他当时从艺术家手里买画就花几百美元,挺便宜的,但是经过他一个长时间的推广,现在这些作品有的可以卖到上千万美元。咱就别说他卖画挣钱,就是他手中掌握的美国收藏家的客户名单,好象都能卖特别高的价钱。

关键还不在这些经济上的,最重要的是,这些艺术家的成长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和帮助,还有规划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代艺术家。我看过一本书,那本书开头就说美国战后的现当代艺术史都是画廊书写的,这就肯定了画廊经纪人对美术史的推广和发展起到的巨大作用。像卡斯特里这样的艺术经纪人不光是对艺术家的一种贡献,而且培养了那么多对全世界都有影响的优秀艺术家,他的贡献是一个综合的,而且和艺术家一起分享胜利的感觉,我觉得这一点就很厉害了。


中国也能获得做艺术经纪人的成就感

NO :在中国做艺术经纪人也能获得这种成就感吗?

林:应该有,因为国外很多制度上的东西,都是可以拿来用的。中国人也会越来越主动的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或者是审美价值体系。这个时候可能正好是一个开始,我们前面的历史很短,当代艺术市场从04 年开始做,我觉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不管它的价格的高低,这都是一个阶段,它毕竟会按照自己的规律成长。

NO :那从艺术家方面,你觉得目前中国能找到让人兴奋的艺术家,或者是发现一个伟大的创作吗?

林:我觉得中国挺好,因为现在全世界来看的话,中国指定是具有活力的,它可能粗糙,可能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它的强度和力量是够的。因为这个国家有这种力量,它本身就有中国的文化传统,然后它被带到了这种环境,属于东西方文明很激烈的碰撞,我觉得它在文化上的这种碰撞和融合,是特别剧烈的,这个过程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和重新建立的一个过程。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是能够产生出很伟大艺术家。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为人要好

NO :那你觉得做艺术经纪人那些经验是比较重要的?

林:首先你一定要知道这个艺术家的雄心壮志。要鼓励他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不管是有多少困难和挫折是吧?因为你成就了他,他就成就了你,他的进步和思考,反过来也会触及你,会引你的进步和思考,我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有时候艺术家是挺难伺候的,一定要包容艺术家,因为他有个性,他才成为艺术家,他考虑的东西可能会很极端。你一定要有耐心,否则的话,你们可能会起冲突,或者是可能是他错了,你是对的,但他觉得他是对的。这里面需要很大程度的容忍,

我觉得这个是经验教训。第二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孤单,尤其是艺术家,他把自己关起来去创作,但是肯定会找到他的知音,那经纪人也会找到自己的知音,你可能会抱怨,说他不懂或者是他瞎胡来,就是没价值的他卖贵了,有价值的没人理了,但是我觉得那是一时。你要有坚持,相信你的艺术家,相信你的艺术家的艺术,相信你的判断。第三个,我觉得要结合身边的这些有利的,志同道合的资源,或者是战略合作伙伴,一起来做这个工作,互相帮助,不要互相拆台。第四个,你肯定会犯错,你不可能每次都百分之百成功,因为也有你不知道的,或者是不清楚的地方,错了就要去面对这个现实,然后虚心的去接受,然后要努力的去改变,去克服缺点和毛病。我觉得最重要的这几点,不过具体来讲的话,商业上的东西是好学的,艺术上的东西是不好学的。所以最重要的一点是

什么?你为人要好。如果你为人相对说诚实,客气然后又善于学习,然后又能够去不断的挑战自己,改变自己的,那可能你的路会走得长一点。所以我觉得理想啊、为人啊、包括艺术的判断,这些综合在一起才能在里面存在的时间会很长,也会享受到其中的乐趣,也能享受到成功的乐趣,和艺术家共同分享的乐趣。

NO :最后一个问题, 你觉得过去的一年,谁做画廊经纪人做得比较好?

林:中国的画廊完全都是刚刚起步,就我感觉工作上还比较认真的,对艺术家的推广做得比较好的,星空间这是一个,还有偏锋,站台中国,我觉得我们做的也还行。画廊是长期的,不是马上2、3 年就怎么样了。现在能够说出5、6家来,要是能说出50、60 家才好呢,一批人共同做成功了,才算是真的成功。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