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12月刊 > 佳士得 姜还是老的辣

佳士得 姜还是老的辣

2010-12-29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首先要声明一件事情,以下写到的艺术家,并不是对艺术家个人的评价,只是站在买家的角度对项目的讨论,对市场的公正分析,我们用艺术家的名字只是对此投资项目的同名简称,并无对艺术家本人及作品有任何恶意的评价,同时赞美某些同名的艺术家项目,也不是赞美艺术家本人,都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所以艺术家看到这篇文章既不要高兴得太早,更不要骂我们乱写,一切都只是一场生意而已。

 

曾梵志《面具系列》油彩 画布  200×180cm 1996 HK$30,900,000

常玉《-青花盆与菊》油彩纤维板-123.5×93.6cm-1950

HK$53,300,000

文:李昱

首先要声明一件事情,以下写到的艺术家,并不是对艺术家个人的评价,只是站在买家的角度对项目的讨论,对市场的公正分析,我们用艺术家的名字只是对此投资项目的同名简称,并无对艺术家本人及作品有任何恶意的评价,同时赞美某些同名的艺术家项目,也不是赞美艺术家本人,都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所以艺术家看到这篇文章既不要高兴得太早,更不要骂我们乱写,一切都只是一场生意而已。

王沂东、赵无极带来港台内地的审美差别

香港佳士得一直以来都是拍卖的风向标,也是这个时候,圈子里的朋友也会集体聚集在香港,喝着港式奶茶、吃着叉烧饭,等待着拍卖的开始,

11 月27 日晚上7 点30 分,亚洲当代艺术及中国20 世纪艺术夜场开始,整场的观众足够多,很快就没有了座位,比起国内刚刚结束的诚轩、嘉德现当代拍卖,观者人数还是多了很多,对于圈内行家来说,最重要的是看有没有新买家加入市场,从现当代夜场来看,新近的大客户并不多,几件作品的高价仍然是没有悬念地被猜中,第一件王沂东《山里的新娘》,好像近几年在国内拍卖市场上见过,这张作品比起刚刚在嘉德《远方来信》要好一些吧,毕竟画了两个人,但是价格悬殊很大,这件山里的新娘有些冷场,很快就到700 万港币停止,比起国内王老师的火爆行情,这件作品算是一件拣漏吧。同时也能看出国内与港岛的审美差别,越是国际化程度高的地方看起来对王老师的作品越是没兴趣,我可不是说王老师的作品土气,玩笑话而已。

经济危机之后,写实画派在国内颇为流行,可是在国际市场上就完全没有光彩,所以我正在劝我们西北的新进场藏家,不要花大价钱买王沂东的作品,如果要投资还是要买可以全球通行的流通性更好的作品,比如李松松、曾梵志等,这样说,真的不是说王老师的作品不好,只是站在某个投资的角度而言。

接下来的赵无极《教堂风景》以1600 万港币落槌,赵无极的项目看来是港台朋友们的专长,搞不清都是谁买的,但是这样的高价在国内就不一定能有人接手,这也是审美差别造成的,挺有意思。

常玉帅哥的《青花盆与菊》早就被大家预料会出现高价,但是最终以4700 万港币落槌,这个电话委托是谁呢?大家并没有做过多的猜测,因为这毕竟不是国内买家的菜,但是常玉的作品是公认得好。但是常玉的另外一件《玫瑰》就在底价内流标了,没有办法,孰好孰坏一看便知。

朱铭不是我喜欢的艺术家,但是在雕塑市场,当然是顶级的项目,第一件朱铭《掰开太极》就以850 万港币落槌,真是对不起大家,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好,我越来越觉得,艺术市场有的时候和艺术没有关系,只是一场生意而已。朱铭的市场稳定,已经有太多的买家从这个项目中赚钱,利益团队的队伍越大,这个项目就越受欢迎。

薇姐仍然是当代大买家

大概晚间8 点40 分左右,终于等到国内圈中朋友感兴趣的项目曾梵志,曾梵志通过时尚杂志以及长江商学院的朋友,成功脱离艺术圈,挤入了时尚圈,曾梵志有今天的时尚地位,一定要好好感谢时尚悍女苏芒,果不其然,夜场的当天下午,八姨太就不小心在太古广场看到了曾老师和苏女士在爱马仕店里购物,不知道谁会为谁买单呢?估计是曾梵志埋单,因为夜场当晚曾梵志在香格里拉宴请答谢他的买家战士,显示自己大方的为人处事之道。抓紧时间聊到正题,佳士得这件曾梵志的《面具系列》,画面中共出现3 个人,算是难得的《面具系列》作品,果真一开场,大家就像醒了一样,很快就到了2000 多万,潇洒的华宇舟出到了2600万港币,可是不神秘的电话委托紧跟着出到了2700 万,这样的花钱方式无疑就是王薇了,另外一件《人像》作品也以800 万港币落槌,目前曾梵志每一个系列的作品都有过800 万元的,这对于符号艺术家来说算是全面胜利,比起让人有些审美疲劳的F4 来说,二刘一曾(刘野、刘炜、曾梵志)成了市场的新宠。薇姐随后又出手以800 万港币拿下了展望的《假山石NO.131》,这件大家觉得有点高了,不过创下了展望目前最高单价成交记录。比起王薇的高调出手,另外一位大买家就是华宇舟,作为天衡拍卖油画部主管,一直就是大手笔购买艺术品,这场拍卖华总买到了王广义《大批判- 物质主义艺术》、村上隆《Dragon Dob》、寺冈政美的两件作品。

余德耀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到了刚刚创下天价的张晓刚项目,好像没有什么激动的,在这个项目上,目前最兴奋的就是余德耀吧,5000 多万的真金白银买下了一件张晓刚,不仅把刘兰PK 下去,也重新获得了当代艺术圈的藏家地位,交足了学费的余先生变得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佳士得这件张晓刚《草原组画:晚风》最终也被王薇以470 万港币落槌,这倒是一件不错的选择。岳敏君的项目到来,也没有惊起什么千层浪,这两件作品都是画面卖相很好的岳式作品,两件作品都成交顺利,比起岳式风格火爆时,价格还是跌了至少40%,第二天的日场中,三件岳敏君都流标,客观地讲,不是岳老师画得不好,只是被消费告一段落而已。

最后一件作品是毛旭辉的作品《‘92 家长》,据说这件作品是毛旭辉当年捐给某机构的作品,所以尺寸比较大,华宇舟出到了900 万港币,但是薇姐势在必得,拿下了这件很重要的作品,同时薇姐也结束了佳士得的夜场,让大家可以去酒吧聚会侃大山了。

据说,下午六点以后,人的内钛非分泌最旺,这就是传说中的兴奋因子,夜场的交易总是带来高价,也许和生理因素有点关系。第二天下午的现当代日场,显然平静了很多,第一件拍品是余友涵的《毛主席》,这件政治波普的作品,也被王薇一举以510 万港币落槌拿下,以填充自己的红色经典收藏,第二件余友涵《迈向繁荣》被余德耀一家高调地举走,于先生突然很学术地买起了余友涵,似乎周边的军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接下来刘大鸿的两件作品都价格高昂,当然还是出自我们华总的笔下。

日场中很会淘宝的藏家

曾梵志《忧郁的人》出现在日场,但价格也不低,被露露陪同的沪籍买家以860 万港币拿下,算是相当的划算的投资。

刘炜日场中四件作品都不错,我最喜欢《花儿》册页,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虽然刘炜是出了名的花心,但是好像非常爷们,果真这件精品被华宇舟以240 万港币买走,相当明智的选择,刘炜的潜质还有待挖掘。

在场的两位重要买家,台湾的史哥和马来西亚的陈书礼,在日场也都有不错的收获,史哥拿下来了价格非常优惠的张晓刚《无题》,陈书礼以极低的价格80 万港币悄悄买走了刘野的《自画像》,陈总高兴地用Iphone4 展示着自己关于刘野的战利品,这件新近的《自画像》也很快输入到了他的Iphone4 里,陈书礼这两年疯狂地购买刘野,看来是真心喜欢刘野的作品。看完这几个项目,大家纷纷离席出场喝水、放水,佳士得要想留住国内的买家,就不要把日韩的艺术家和国内的艺术家掺和在一起,因为国内的买家不论是精力和审美都不能去掌控那么大的范畴。

佳士得现当代部分几乎就这样了,作为一位资深艺术记者,我只有一句话想提醒艺术家,早年为了换钱画的烂作品,日后只能换来市场“杯具“,要想以后都能在市场站稳脚跟,不一定非要控制量,但一定要控制质。这句话似乎直指二线艺术家,两年来四季的市场证明,当代艺术的二线艺术家几乎全军覆没,未来对他们似乎很残酷,他们必须和比自己小十多岁的80 后同时站在一个起跑线上,有些艺术家甚至要和自己教过的徒儿们、徒孙们共同奋战在市场上,艺术市场真的很残酷,不会因为友谊、爱情、师生情留下半滴同情的泪。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