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0年12月刊 > 056 艺术家“海选”,不仅仅是填补市场缺失

《画廊》2010年12月刊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056 艺术家“海选”,不仅仅是填补市场缺失

2010-12-22    编辑:[周杭瑜]


策划:李琼波  采编:高成霞,月  峦

画廊是一级市场,拍卖是二级市场,在国际市场的日常交易中,“画家—画廊—收藏家”的商业链条已成为一种完善的市场机制。中国艺术品市场虽然至今没有形成像西方这么完善的机制,但也在不断的发展完善之中,而且逐步地开始出现一系列国际艺术市场从来没有出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筛选推广模式。那就是继画廊、拍卖行、基金会等一系列西方艺术机制在中国成长之后,一种新型的有“一点点”类似娱乐圈“超女快男”选秀模式的“艺术家选拔”模式诞生,对年轻艺术家也进行“海选”,比如由“艺术场”和《经济观察报》联合主办的“2010首届新星星艺术节”、第六届宋庄文化艺术节启动的“跨界海选活动”,还有举办了5个年头的上海艺术博览会的“青年艺术家推介展”今年也首次采取了海选参展者的方式。

近几年类似的艺术家海选活动频频出现,给那些尚未进入市场体系的艺术创作者们提供了展示作品的机会,也给了普通大众欣赏艺术、了解艺术的机会。这是一个新生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海选”模式?它到底是怎么样的?评选标准是什么?它填补了现行艺术品市场机制的哪些缺失?这样的方式可行性有多大?本期论坛将采访历届艺术家海选活动负责人以及相关专业人士就此相关话题进行探讨,让大家了解一下这个新鲜的事物。
 

 
“海选”是更大范围内的发现和选拔,拉近艺术和生活,打破封闭筛选模式
——曾 琼(“艺术场”董事长,新星星艺术节主要策划人之一)

 

《画廊》:当初怎么想到要举办这次“2010首届新星星艺术节”的海选活动?

曾 琼:中国艺术品的营销模式有如下几个步骤:艺术家的作品要被展出,首先必须要和画廊签约,这样才有机会办展览;相反,你不被画廊签,就失去了展出的机会。之后,画廊帮你做了展览,然后把你送到拍卖行、二级市场做拍卖,所以画廊是第一步。

我过去在画廊工作时每天会收到很多艺术家的简历和作品,但是国内的画廊有限,而签一个艺术家,就意味着要在艺术家身上投资,所以画廊在选择上非常小心。很多中小画廊的能力不足以签很多艺术家,结果导致大量年轻艺术家没人关注,尤其金融风暴后,艺术市场更为萎缩,很多画廊纷纷倒闭,画廊连自己都无法支撑,更别提扶持艺术家了。而每年有大量的艺术院校毕业生流向社会,他们的创作环境艰苦,作品无人问津,缺少展出和流通的平台。失去了平台的艺术家渐渐形成了很多群落和画家村,譬如北京的宋庄、南京的幕府、成都的蓝顶等。他们在等待画廊和买家的挑选,如果没有被选上,他们的生活境遇和发展空间就很糟糕。就像电影,电影拍出来了一定要上院线,否则就没前途;而有了新概念作文,热爱文学的青年人就有了一个机会;还比如网络的博客、流行音乐的“超女”。你没有背景,但是有才能,你就可以借助一个平台来展示出来。但是现在,艺术没有这个平台。

“新星星艺术节”的初衷,就是希望给这些青年艺术家搭建一个平台,有才能的就有机会在这个平台上脱颖而出。对专业画廊、藏家来说,这里也可以是一个人才市场。

《画廊》:这次“新星星艺术节”建立了怎样的评选标准?

曾 琼:新星星艺术节这次的评选标准是将全国分为四大片区:华北、华东、华南和西部,每一片区由四人组成初审评委小组,初审评委由地区的资深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和专业美术院校教师组成。四个片区提交出他们推荐参加最后100强展览的艺术家名单。 参展的100位艺术家将于12月8日至12日在成都新会展中心亮相,而由国内外著名艺术家、评论家、作家及媒体人组成的9人终审评委团,将从这100人中选出最后的几个大奖:艺术场大奖、年度绘画新人奖、年度雕塑新人奖、年度摄影奖奖和年度综合艺术新人奖。

《画廊》:“新星星艺术节”是如何选择艺术家海选活动评委的?与现行的艺术筛选机制有何区分?

曾 琼:这个活动本身想强调的是和以前的艺术展有些不一样:第一,强调艺术和生活的关系问题;第二,我们希望艺术作品不是一个纯粹的学院的模式。

中国当代艺术是相对封闭的盒子,它是艺术家、评论家和画廊以及拍卖行形成的一个封闭的圈子。因为这个圈子的形成,就造成了这样一种印象,艺术这个东西和普通人是没有关系的,甚至和很多的知识分子、文化人也是没有关系的。这是不正常的状态。我不认为一个艺术节可以对这个状况有所改变,但是我们想通过这个艺术节传达出一些不一样的声音,比如,初审评委的组成。我们希望对艺术进行评论的人的身份可以更广阔一些,不仅仅局限于美术院校和美协的专业人士,因为在我们的理念中,艺术和每一个人都是有关系的,其实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接近艺术、欣赏艺术和理解艺术的能力。所以我们在确定评委的时候,会有主流媒体的一至两个资深的文化记者或者编辑、本土的文化先锋人物、艺术家和艺术评论家,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参与和关注当代艺术。

《画廊》:目前不断出现的艺术家“海选”活动,跟中国现在特殊的艺术环境是否有很大关系?

曾 琼:所谓艺术家“海选”,主要的原因是能让艺术家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太少了,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我们和一些西方艺术家谈过新星星艺术节,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件极好的事,国外也有同样的问题,独立艺术家也没有足够的平台。

《画廊》:您是怎么看待现在的不断出现的艺术家“海选”活动?

曾 琼:艺术作品通过画廊、拍卖、展会进入公共社会生活是一种传统方式,我们生活的时代,技术和观念的发展让许多新的形式成为可能。新星星艺术节的出现,能让更多的艺术家有被关注的机会,也给更多的人关注艺术的机会。

《画廊》:艺术家“海选”有点类似娱乐圈“快男”、“超女”等选秀模式,会不会相对“娱乐”化?它的学术价值如何建立?

曾 琼:“海选”是一个借用词,指的是更大范围内的发现和选拔,它本身不包含娱乐的成分在内。关键在于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选择和发现推出新人。新星星艺术节不靠曝隐私、搞笑,不做无聊的炒作,一切靠作品说话。从我们参展艺术家的作品自述里,能感受到他们对艺术的热爱、激情,他们用作品表达的是思考和情感,很多人是在寂寞地坚持创作,我们的评委也是坚持独立思考和创作的,这决定了新星星艺术节的品质是一个有激情、有理想、有创新的艺术活动。

《画廊》:现在出现的“海选”活动与已有的艺术体系(比如画廊、拍卖等)会不会冲突?

曾 琼:新星星艺术节不会对现有的艺术体系带来混乱,相反我们会提供更新鲜的血液, 这里可能是画廊最大的人才市场。如果由新星星艺术节推出的艺术家能在未来被其他下一级的艺术机构关注,那将是我们的成就。

《画廊》:这样的艺术海选活动未来会如何?它能走多远?

曾 琼:新星星艺术节今年是第一届,它将会是一个年度性的艺术节,至于能走多远,就要看我们的努力和社会的支持了。
 

 
新星星艺术节:表彰自由创造
——杨 子(诗人、《南方人物周刊》副主编)


 

《画廊》:您觉得为什么目前会不断地出现这样的海选活动?

杨 子:新星星艺术节与超女快男一类的海选,完全是两回事。娱乐圈的海选,说到底还是一种模仿秀,原创力非常单薄。之所以更重模仿,多少也有策略的因素在里边:当一位超女演唱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时,听众很容易产生共鸣,甚至会在台下跟着一起唱。这时候,被模仿的歌曲的光彩无形中增加了歌手的分量——如果她唱得足够好,演绎得足够个性。

以民间力量,在海量艺术热爱者中遴选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是一件新鲜事。这种自主的民间操作模式,与官方经营多年的全国美展一类的大展也有很大分别。全国美展早年曾推出当代最重要的一些艺术家,但是官办艺术大展或者大奖,总有艺术以外的因素在制约、干扰、有时甚至贬损艺术的纯粹性,今年的鲁迅诗歌奖是一个令人愕然的突出例子,不是说官员不可获奖,问题是,尺度何在?即便他的部分作品按部分读者的标准属于“尚可”、“挺好”,是否就可以令他从那么多比他不知出色多少倍的诗人身上跨过去,问鼎这个以鲁迅命名的大奖?颜真卿、欧阳修、王安石、黄遵宪都是官员,也都是公认的杰出艺术家和文学家。鲁迅文学奖掉价到这个地步,超出我们的想象。

民间力量未必意味着绝对的公正,但是我们确实看到,就在鲁迅文学奖颁奖前夕,由民间资金支持的“在场主义散文奖”,将大奖颁发给了很受尊重的作家林贤治。这样的天壤之别,让我们看到了民间的力量,看到了民间作为一种力量的希望。

当代艺术在中国文化中已经拥有非常突出的地位,出了很多明星艺术家,甚至蜚声国际的艺术家,记得几年前在伦敦采访佳士得拍卖行一位副总裁时,他一口气说出十来位中国艺术家的名字,如数家珍。也是在佳士得拍卖行,我在一本战后艺术大展的catalogue上看到几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名字和安迪•沃霍尔这样的西方大家并列在一起,尽管他们的作品标价低于那些国际巨星。

这些成就并不意味着当代艺术已经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生态。当代艺术很大程度上仍然是艺术家们自家的事情,虽然展览多到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但和大众之间仍然过于遥远。而在多元和独立的表象下边,始终有一种单调的气息,始终有一种莫名的顺从。这种格局的背后,当然是资本和市场的力量在起作用。

艺术界现有的话语或者说权力系统,固然已经将当代艺术的活力呈现得十分充足,但我相信这里边仍有遗漏,而被遗漏的,一定是尚未被市场和资本相中的那些边缘的、寂寞的艺术家。我们都知道诗人昌耀生前的寂寞与死后的荣耀,都知道“无名画会”这个几乎被时间活埋的群体,曾经有过多么虔诚的对于艺术的奉献,当他们作为活着的文物被“发掘”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边缘化到了令人寒心的地步,有的早已改行去干别的营生。

法国诗人阿拉贡晚年对记者说,所有民间诗人寄给他的诗集,他都读过,都保存着,他很想编一本其中没有一个名家的诗选,哪怕每位无名诗人只收入一首诗,甚至一行诗。他坚信那会是一个了不起的集子。

新星星艺术节这样的海选,就是要发现和关注那些被忽略的和生长中的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就是要编这样一本“诗集”,这当然是一桩功德无量的事情。

《画廊》:海选模式与已有的画廊和拍卖的模式有何区别?

杨 子:新星星艺术节的海选跟画廊以及拍卖这个商业系统是两回事,它的宗旨是为了发掘那些被忽略的好艺术家。画廊和拍卖行追求的是销售、是利润,这样一个纯商业的体制一定会将“没有卖相”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拒之门外。

《画廊》:你觉得新星星艺术节填补了现行艺术体制的缺失?

杨 子:也不能这么说。当代艺术实际上是非常复杂的,当代艺术的面貌,某种程度上是由有影响力的国际和本土策展人、艺术家、画廊以及国际和本土买家共同决定的,我不知道这会使当代艺术的自由受到多大程度的限制,但限制一定存在,很可能还是强大的存在。比如,一个艺术家的某种图式出名了,在市场上卖得非常好,那么很长时间内,他就必须重复这一图式,哪天他拿出一个全新的东西,画廊或许就不接受,买家或许就掉头而去。我希望新星星艺术节能够表彰那些自由创造的艺术家,能够倡导自由创造的精神。

《画廊》:这样的海选活动目前有什么局限性?

杨 子:如果有更充裕的资金支持会更好。这么一件大好的事,应该加大媒体宣传力度。

《画廊》:这次新星星艺术节您被邀请做终审评委,您有什么感想?

杨 子:上中学时我就有几个画画的朋友。在新疆,我曾经与我很喜欢的艺术家张永和合作,将扎西达娃的一部中篇小说改编成连环画,我写脚本,他画,遗憾的是这部连环画一直没有发表。在《南方周末》主持艺术版期间,我采访了很多艺术家,和很多艺术家成为很好的朋友。我现在供职的《南方人物周刊》,也很重视对于艺术家的报道,最近我们第三次推出年度“中国艺术家权力榜”,今年入选的艺术家中有赵无极这样的艺术大师,也有歌手窦唯。我很高兴我们选了窦唯,在他的音乐远不如“黑豹”时期火爆和粉丝众多的时候,我们选他,意在表彰一种独立的精神,一种对于市场的蔑视。

做新星星艺术节的评委,我很高兴,也有点心虚,比起其他的著名评委,我显然是艺术的门外汉。

《画廊》:您是诗人,会不会以诗人的眼光去评选?

杨 子:艺术家往往会避免自己的作品中出现过多的文学色彩,而诗人往往会被艺术中的文学性所迷惑。我一直很喜欢威廉•布莱克的绘画作品,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平衡诗歌和绘画的,他大概不会说文学是文学,艺术是艺术。至于这次评选,我想主要还是凭个人直觉和借助积累的经验,毕竟,艺术是最注重直觉最抗拒理性的。
 

 
冲出艺术小圈子,让艺术向所有学科开放
——岳路平(第六届宋庄艺术节总策划)


 

《画廊》:与往届不同,今年“宋庄艺术节”增加了艺术家海选活动,为什么要增加这次活动?

岳路平(以下简称“岳”):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公平、透明的平台,来搭建以艺术为核心的创新生产者和使用者之间的桥梁。

《画廊》:是怎样的一个评选标准?是如何确保海选质量的?

岳:评选的标准是:1.跨界;2.为中国人服务;3.关注真善美。我们通过网络报名、专家推荐、专家评审等工作来确保海选的质量。

《画廊》:评委是如何选择的?与现行的艺术筛选机制有何区分?

岳:评委的来源来自各个领域,有从事艺术批评的,有从事艺术创作的,有从事经济学研究的,有从事IT研究的,有从事媒体研究的……这是一次对当下“艺术筛选”机制的革命性突破:就是冲出艺术小圈子,让艺术向所有学科开放。

《画廊》:今年的这次“艺术家海选活动”效果如何?

岳:一共评出了5个大奖和10个优秀奖。其中五个大奖中的头奖(一名)获得了10万元的奖金,其余四个大奖分别获得5万元的奖金。通过这次评奖,我们向外界传递了一个更加健康、有效的以艺术为核心的跨界创新主张。

《画廊》:目前不断出现的艺术家“海选”活动,跟中国现在特殊的艺术环境是否有很大关系?

岳:当然有关系,可以说“海选”本身就是环境的产物。环境给了传统的画廊、拍卖制度很长的时间,他们做得实在太差了,只能OUT了。

《画廊》:您是怎么看待现在的艺术家“海选”活动的?填补了现行艺术机制的哪些缺失?

岳:海选工作并非“填补”缺失那么简单,基本上是被迫接手传统画廊、拍卖制度留下来的烂摊子。

《画廊》:艺术家“海选”有点类似娱乐圈“快男”、“超女”等选秀模式,会不会相对“娱乐”化?

岳:娱乐化和学术化之争是个假问题。学术是由固定的机构承担的,娱乐也是一种打雷下雨一样的自然现象。问题只有一个:是否有利于中国人拥有艺术品?

《画廊》:“海选”活动与已有的艺术体系(比如画廊、拍卖等)会不会造成冲突?

岳:没有什么冲突,因为传统的画廊、拍卖、双年展、博览会一塌糊涂,声名狼藉,败坏了艺术的名声,污染了公众对于美的观点。海选是一个拯救者,画廊、拍卖行、双年展、博览会应该感谢海选,而不是埋怨,因为是海选拯救了艺术的声誉。

《画廊》:这样的艺术海选活动未来会如何?它能走多远?

岳: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越办越好。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