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2010年第60期 > 王维薇 Wei-Wei Wang / 富了之后呢?

艺术与投资2010年第60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王维薇 Wei-Wei Wang / 富了之后呢?

2010-12-06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有位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年的欧洲朋友说,八十年代的时候,他满怀激情地加入中国人骑自行车的行列,20年过后,当年一起骑自行车的中国朋友们都买车了,只剩下他还在骑车上下班。


王维薇:独立艺术写作者/ 艺术顾问,担任过典藏今艺术杂志记者和Boers-Li画廊总监,她期待以书写作为可持续性艺术对话的管道。作者邮箱:
vivifyart@gmail.com


文_王维薇
 

前些日子的一个傍晚,我和一位朋友去朝阳门附近的百脑汇买打印机,那天午饭过后,天空下起不小的雨,这场雨一直下到傍晚还不见停,好不容易买了打印机从百脑汇出来后,朝阳门外大街上已经是满满的车灯,那台四合一打印机将近20公斤重,我的朋友帮我抱着它,我们只能用很慢的速度从百脑汇往最近的路口走,然而,这一段几百米的路上,不但没有一辆空的出租车,夸张的是,我们这两个抱着重物迤徙的落汤鸡,竟然移动得比车道上的车还快!

离开北京一个月,回来后赫然发现北京城里一天当中竟已无时不塞车,交通恶化速度之快,已经到了一个月内就能明显感觉的程度,出租车师傅们都早已塞车塞到麻木,不是选择冷漠就是用嘲讽来面对这一切。根据北京交管部门统计,北京的机动车正以每天近两千辆的速度在增加中,今年光是前三个季度,全市就已经净增机动车52.2万辆,北京市全市可容纳的机动车总量是670万辆,目前全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达457.1万辆,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大约只要三年,北京市的马路就会变成一个大停车场,因为届时车辆将满布所有的路面,让交通陷入瘫痪。

有位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年的欧洲朋友说,八十年代的时候,他满怀激情地加入中国人骑自行车的行列,20年过后,当年一起骑自行车的中国朋友们都买车了,只剩下他还在骑车上下班。

欧洲人不是买不起车,对他们而言,骑自行车是出于环保的选择,有车与否,有什么牌子的车,并不会在同事朋友间被拿来做比较,而欧洲各国政府也把规划安全顺畅的自行车道,看成是一项重要的施政。在欧洲的马路上,只要踏上斑马线,车子就会停下来,礼让行人先过,当然,在欧洲也有人开宝马,但是他并不会因此觉得自己比骑自行车的人高一等。如果一辆宝马和一辆自行车在路口相遇了,开宝马的,会停下来让骑自行车的先走,体量大的应该让小的,对欧洲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现代主义在80年代来到中国,“发展”摇身一变,成了至高无上的硬道理,只要是利于“发展”的,我们照单全收。然而,现代主义在西方发展一百多年以来,所有对于“发展”的反省和教训,却忘了也跟着飘洋过海来到这里,那些发达国家经验证明不应该走的错路,我们全忘了学,也不去看。结果是,我们只学到了别人要大、要占领的模式,学到了西方表面的成功,却乎略了成功可能要付出的代价,以及成功背后真正的意义。

为了维持GDP的持续增长,为了让经济继续滚动,不断出台的购车优惠让北京城的车辆总数不断地急速增长,然而,在这个持续扩大的城市里,最重要的公共交通建设的速度却远远落后发展,当北京快变成大停车场的时候,公共交通建设还只进行到挖路修地基的阶段。这种只求近利、只看“发展”,不顾后果的心态,不光只反映在北京的交通上,这两年在艺术圈,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艺术大制作、用尽人力物力,意图表达的,却只是艺术家个人的“成功”,用尽一切心机占领空间,却只是为了扩张艺术家自身权力的版图。

艺术家的成功与发展,和作品的体量大小成正相关吗?还记得2009年,我在纽约Pulse艺术博览会上,看到一个英国艺术家Paul Chiappe的作品,那是一些边长不到五公分大的纸上铅笔作品,参展的画廊在现场的每一幅作品旁,都准备了放大镜让观众观看作品,拿着放大镜,眼光射入微小画面上老照片般的黑白图像,彷佛是穿透一个时间座标上的孔,在偷看过去的时光,画面中带着超现实感却栩栩如生的每一个小细节,是如此的精致和传神,让观者忍不住拿著放大镜,边看边屡屡惊叹!当我在参展画廊的留言本上留下自己的名片,希望日后还能收到这个艺术家的相关讯息时,不禁意翻看到留言本上已经满满的是策展人和收藏家的名片。这些体量极小的艺术作品带给观者强大的感动力,在放大镜的聚焦下,艺术家的天赋和细微的心意跃然纸上。

艺术家意图表达的讯息,以及透过制作作品对于这个讯息传达的精确度,才应该是衡量艺术家以及艺术作品成功与否的核心标准,因为这是艺术家意志力和创造力的表现,也是艺术创作最重要的两个部分。一旦失去对这两方面的掌握,艺术作品就算再大,也无济于事,只要坚持住了,即便再小,也不会减损一分。艺术作品体量的大小,应该是为了更有效传达讯息的选择,而非创作的必要条件,大或小,都应该是选项的一部分,端视每件作品不同的需求而定,没有绝对。一件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制作的大型装置作品,如果没有表达出一个相对应巨大的讯息,那就是对资源的浪费,对地球的消耗,更可惜的是,艺术家在利用作品的体量吸引众多眼球后,只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不足。

在2010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上,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卢超过了美国首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荣登榜首,这是16年来,首次由发展中国家的富豪摘得此一头衔。卡洛斯身家有535亿美元,但与一般富豪不同的是,他没有私人飞机,也不喜欢奢侈品,生活日常开销全部从自己设定的2.4万美元月薪中支出。这个白手起家的全球首富喜欢收集艺术品,他的私人美术馆收藏了法国雕塑家罗丹的作品大约300件,是法国以外,罗丹雕塑作品最大的私人收藏。

富有,不必体现在车的牌子和大小上,而是富有之后,财富所能带来的文化厚度,以及教养的深度。在论语学而篇中,子贡问孔子:“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孔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富而好礼”,这一个“礼”字,包含了许多的意义,“礼”,可以是礼节、是文化、还有深度、以及对于教养的看重。这样的富裕,才是真正的殷实,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底蕴。每一个文明的发展,只有在达到了“富而好礼”的阶段后,才能真正赢得其他文明的尊重,不但有了面子,还赢得里子。

艺术创作的“礼”,并非体现在作品的体量上,而是作品的精神、欲传达的讯息,还有作品完成的精确度,才是艺术创作最重要的部份,也才是艺术家是否能赢得他人尊重的关键。

在离开北京的这一个月中,我去参加了一个婚礼,这是个收藏家的婚礼,他在加州盛产红酒的纳帕有个庄园,里面收藏了许多大师级的雕塑作品。庄园的主人花了很大的心血,替每一个雕塑设想最合适的摆放位置,这些动辄两三米高的雕塑作品,来到了广阔的园中,就变成为一个个充满趣味的小标点符号,站在庄园不同角落的蜿蜒道路旁,为路过的客人制造惊喜。从庄园的小山丘上往下看,艺术大师们的雕塑作品融入自然,变成了风景(landscape)的一部分,没有喧宾夺主,也不强迫观者多看它一眼,在庄园里的起伏小山丘上,和树、野草、还有野草旁偶而经过的野兔,共同形成了一种和谐,在这个和谐中,没有哪棵树或是哪件雕塑试图要占领整片土地,他们都是这个整体里的一部分,在那片土地上和天地共同存在。

我们不都是这个世界上的小雕塑吗?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的存在,不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吗?我们不比山丘、河流、大树和野兔高级,我们和山丘、河流、大树和野兔都是这个地球整体的一部分,我们都应该在这片土地上谦卑地和天地共存。

还记得我站在庄园的山丘上往下看,心里不禁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感受到人和自然之间,真正的和谐?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