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51m2,年轻艺术家的实验室

期刊名称

精选文章

51m2,年轻艺术家的实验室

2010-11-09    编辑:[周杭瑜]

辛云鹏作品


文/韩凤石

时光倒转,回溯到20世纪70、80年代,一些充满活力与叛逆的边缘艺术家因其艺术的先锋性而被官方艺术拒之门外,自然也失去了在公共空间展示作品的机会。于是,艺术家私人生活空间“公寓”不仅用作他们独立创作的场所同时也成为举办小型展览的替代性空间,私密性、民主性和自由性成为了“公寓艺术”的重要特性。艺术家及其好友们在公寓展览上各抒己见,进行激烈地探讨,共同寻求着艺术探索和创新的可能性。他们的创作保持着“独立与自主”并对官方主流艺术采取不合作态度,“公寓艺术”在那一时期逐渐成为聚集先锋艺术家办展的普遍模式,由此,可窥见当时年轻艺术家的生存状态。而今追忆往昔峥嵘岁月仍颇有一翻向往与怀念之意。

除公寓外,图书馆、公园等这样的开放性公共空间也成为那个年代艺术家举办展览的场所,这些先锋艺术展览成为了当时艺术家的热情和激情宣泄的重要载体,条件虽艰苦,但作品因地而做并与空间氛围紧密互文。如今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前卫艺术的处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艺术家创作的自由度,作品展示的自由度均发生着极大改变。2009年10月坐落于草场地的泰康空间发起的艺术项目——“51平方”就是典型案例,此项目历时长一年,每个项目周期为2周,项目间的频率很高。这个面积为51平米空间,专门为年轻新人特别是80后艺术家设置了供他们进行艺术实践和施展艺术才能的舞台。 
 
艺术实验室的概念

泰康空间坐落于草场地艺术区安静的院落内,红砖、绿草在阳光下交相呼应,内部白色粉砌的墙壁显得朴素清雅而恬适大方。清幽的环境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静心凝神进行透彻和深入的思考的难得有利条件。“51平方”称得上是一个艺术实验室,实验项目负责人就是艺术家本人,研究课题、研究方法、研究过程的各个环节包括研究结果展示均由其一人全权负责,这就要求年轻艺术家具备统筹全局的能力。

实验成功的案例有很多,在此例举三四:首展是由艺术家赵赵带来的一组作品,通过对偶然发现的鼠粪利用经济视角挖掘,加上经过防腐处理,将它制成艺术品,共5113粒,每粒都进行编码并按照编码数字的吉凶来定价销售。此外,还展出了与此题相关的两组绘画作品。艺术家将不起眼的物质转化为商品进行销售,讽刺了这个社会中任何一样可视的物质资源均可被商品化、货币化。

另一位艺术家苏文祥带来一组关于机器的故事,从研究影像逐渐介入到与影像相关的机器,并对其进行解剖和悉心研究,进而触及一个庞大体系一隅,以此探讨人类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引发人们更深的思考。

项目推出的第四个展览发端于艺术家王思顺的一次“情感乌托邦”式的记忆——梦,观众参与展览的方式是被邀请到艺术家梦中出现仙女的郊野,体验艺术家设置的梦境与现实的巨大落差。展览让我想起了《桃花源记》,武陵渔人为我们描述了一个安乐祥和的世外仙境,然而当其按图索骥返回时,却无法再找到那块幽静之地。最后,“世外桃源”只能成为人间生活的理想境界,艺术家王思顺就是这个渔人,而其梦中的郊野也与“世外桃源”有异曲同工之妙。

近期,被年轻艺术家辛云鹏命名为“职业的敌人”的展览在51平方项目空间里展出。艺术家参照自己的身高(165cm)设计了一个坐标,以此中心点为基准,四周受外力则可自由变换高度的天花板。观众与作品的互动在于,每一个参观者根据不同的身高调整天花板的高度,矮小的可轻松的随行观展,身材高大之人则需顶板而行。这是一个涉及观看制度和展览本体探索的作品,通过作品亦映射了政治体制的游戏规则,与人们在对抗规则时所受到的束缚。

实现艺术乌托邦之梦

年轻艺术家是当代艺术的希望,他们中间说不准有谁会成为未来的“天王巨星”,然而,刚刚“出道”的他们在生活来源、居住环境、创作环境等各方面均有欠缺,这就需要更多艺术业内外机构及人士的关怀与帮助,为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给他们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利和出口。从这个意义上讲,“51平米”项目算是圆了年轻艺术家乌托邦式的艺术梦想,从而尽可能的让更多人关注和了解年轻一代艺术家的创作状态。目前,我们对于年轻艺术家的研究远远不够。首先,范围的划分不能仅仅用“70后或80后”这样的简单时间点来概括,还有其艺术创作的价值判断是什么,包括其学术定位是否取得了话语合法性等等众多繁杂而模棱两可的问题有待解决。由此可见,这个展览项目对这些议题的讨论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空间面积有限,这51平米的展览空间从表面上看是一种限制,实则是一种考验,考验艺术家的统筹能力和想象力,怎样因地制宜结合空间进行有效创作,同时也锻炼了艺术家的布展能力,这对于艺术家的成长和全面发展非常有利。

既是实验无所谓成败 

实验室顾名思义就是要进行反复的试验,不断大胆的尝试有利于其对艺术创作的长期思考,直至其作品趋于成熟,而不是浅尝辄止。在这里,“51平米”又是艺术家进行反复试验的一个重要媒介。值得注意的是,实验性较强的展览在保持着学术独立性和先锋性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抵制着商业展览模式。当然,随着年轻一代的成长,他们的作品与市场发生接触是不可置否的。

科学试验尚且存有成功和失败,艺术亦是如此。研究员即艺术家的素质有高低之分其思考问题的深度和广度必然参差不齐。有的作品粗糙而乏味、有的沉浸在自己的情感圈内过分抒发小资情调,另有一些则表现了对社会现状的深刻反思,手法凝练而到位。“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试验结果或成或败都是艺术家们成长道路上的试炼,不要过早盖棺定论,不断的超越自己,最高的艺术境界也就在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