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2010年第47期 > “驽骍难得”日记之四

当代艺术与投资2010年第47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驽骍难得”日记之四

2010-11-08    编辑:[周杭瑜]

 

上午7:30离开巴德

我朝着位于中央邦池克里市的重新安置点方向前进,那里距离巴德岗43公里。凯坦给了我去马萨瓦德的行驶路线,在那里会有人接我,然后带我去重新安置点。
正当我要去安置点的时候,考纳•帕瓦拉来了。他让我等在那里,他去趟市场。我想我可以在他离开时,随便吃点早饭。早餐几乎就是狼吞虎咽,不想因此 而耽误任何时间,我骑上了摩托车准备出发。因为对跨斗式摩托车感到好奇,一群人聚集在我的周围,我不得不回答关于我本人和这个摩托车各种各样的询问。

在池克里安置点,我遇见了奥阿辛•古儒吉、拉哈德亚•帕瓦拉、曼格尔亚•帕瓦拉和苏克尔奥•古儒吉。成为当中的一员,他们告诉我他们是在2007年迁移到这里的。70个家庭分配到了房屋与耕地。

其中的12户来自巴达尔村,3户来自阿蒂村,2户来自乌达德亚村,还有1户是萨瓦里亚村。这18户家庭将老房子的建筑材料搬了过来,然后在这里重建了他们的住宅。
过去的三年里,其他的家庭一直住在重新安置点的临时难民营里。 这些临时难民营都是由锡板搭建而成,在夏季的几个月里,除了住起来有点艰难外,这就是十足的烤箱。没有正规的排污设施或卫生设备——长达三年一直没有电力供应——长达三年,而且一直没有入户的自来水——长达三年。70个家庭共用4 个压水井,其中的三个已经坏了——而且已经坏了两年。因为被征用了土地的那些人大多拖欠电费账单,大量积压的账单有待偿还,所以输电线被切断,无电可用 ——长达三年。
政府将会为自己动手修建房屋的人提供房瓦,然而他们还没有获得这些材料。一些人自己去买,以便他们可以入住。其他的一些人用完全起不到遮风避雨的塑 料薄膜或干草临时搭在屋顶。但是他们不能住在那里,因为他们的许多财物和其他将来修建房屋用的木料还躺在空地里。如果在这些建筑用瓦运抵之前他们就住在临 时难民营里的话,这些物品就有可能被人偷走。

这些空地就是一片平坦的地面,每隔一段伫立着徒有虚表的电线杆,还有一个高大却不盛滴水的水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萨普达斯连绵起伏的山坡绿意盎然,丰盈的树木结满了果实,同时也是蜂蜜和树脂主要来源,还有那流淌不息的母亲河孕育的鱼儿卵丰肉肥。

重新安置计划包裹在一张美丽的包装纸下,上面写满了腐败,而且还虚伪地打上了红色蝴蝶结,昭昭在目,哪个神志清醒的人想要这样的计划呢?

前往巴德瓦尼,位于中央邦挽救纳尔马达河行动组织的办公室就在那里。150公里的行程最多耗时3小时,我却用了7个小时……

我真的真的很担心我胯下的驽骍难得(堂•吉诃德所骑的驽马),我祈祷这不会损害摩托车的悬挂装置和前叉,因为他们承载着摩托车跨斗的重量……三峡大坝依然遥远。
然而,我不知道对这条路发了多少牢骚或迁怒了多少不相干的东西!尽管慢慢前行的同时,我这略显稚嫩的前额眉头紧锁而且嘴中粗口不断,但是让我感到惊 讶的是,我可以看到同样骑摩托车的人带着妇女和孩子,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朋友笑容绽放偶或交谈。上午6:00到达巴德瓦尼。挽救纳尔马达河行动组织办公室可 以居住。从米德哈黛到实习的学生再到来访者——每个人都工作和生活在这里。为这个组织运动拍摄电影的一个法国团队即将离开这个办公场所,挽救纳尔马达河 行动组织的另一位老友施芮肯特,隔着一堆报纸和文件用(一个传统的欢迎方式)“万岁”欢迎我。梅哈黛在打电话,看到我时面带微笑,朝一个座位点一下头示意 让我坐下。她起身给我递了杯茶水,同时还在电话中交谈某些关于灌溉渠的事情。

喝了茶,我精神大振。然后开始忙着利用新买的手提电脑上功能有限的默认软件上传博客图片。这些图片没经过处理(因此第一个博客仅有两张图片,分辨率极高,好久才上传成功)

与梅哈黛聊了目前的发展现状,和我谈话的间隙,她接了数不清的电话,其中包括电视台打来要求做评论的电话,还要为晚饭做什么和做多少发号施令。她还 给我一些书和报告读。后来她给我系了一个手绳以示保佑,又匆忙到厨房切黄瓜和番茄,同时我们也在观看她做客印度NDTV电视台,反对针对土地征用法案提出 的修正案,同时赞同由国民咨询委员会提出的《转移和重新安置政策发展规划》。

晚餐吃的是卡迪汤、稻米麦片粥和萨拉。晚餐过后,梅哈黛没告诉我们就清洗碟子、清理废纸、整理衣物、叠床席去了。12个人中,4个学生来自塔塔社会科学 院,2名来自德里,剩下的是志愿者和我们这些全职工作者,本来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这些杂物事的。她的生理和心理一直在超负荷的运转,但她还在坚持。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重要的。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