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0年第345期 > 平稳冷静是暂时的 强劲发展是必然的

画廊2010年第345期

——当代水墨的市场前景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平稳冷静是暂时的 强劲发展是必然的

2010-11-02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当代水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市场中,都还没有真正地进入主流,一直处于国内与国际市场两难的尴尬境界。当代水墨市场为何这么长一段时间内遭遇国内国际市场的双重放逐?它会不会是下一个被纳入国际资本运作范畴的艺术领域?

策划:李琼波   采编:高成霞

 近几年在中国,影像、油画、装置、行为等当代艺术异常热闹,就连一直冷门的雕塑也有预热的苗头,作为中国当代艺术自主品牌的当代水墨却较长一段时间内处于相对平稳冷静的状态。当代水墨的展览、评论研究相对较少,当代水墨市场没有出现火爆的迹象,较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被纳入国际资本运作的范畴,国际藏家的收藏热情未见高涨,国内投资收藏相对于传统水墨以及其他当代艺术所占比重也比较小。当代水墨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市场中,都还没有真正地进入主流,一直处于国内与国际市场两难的尴尬境界。当代水墨市场为何这么长一段时间内遭遇国内国际市场的双重放逐?它会不会是下一个被纳入国际资本运作范畴的艺术领域?处于一级市场的画廊对它的前景是否看好?他们又是如何选择合作代理的当代水墨艺术家?本次市场论坛栏目将挑选几家代表性画廊,对这些坚持推广当代水墨、时刻准备振兴中国当代水墨的画廊做一次深入的访谈,一探究竟。

张思永(千年时间画廊总监)
杨来耀(红门画廊经理)
林正(山艺术-北京林正艺术空间负责人)

《画廊》:为什么当代水墨一直处于相对冷静的状态?

张思永(以下简称张):严格来说当代水墨处于相对冷静的状态是表面的或者说是暂时的。一方面,中国的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观念艺术在西方主流艺术中走红已久。另一方面,礼品水墨画和一般流行性的中国画在一般意义下的市场中走红。在西方主流艺术看来,中国的当代水墨艺术并不当代,不具有当代意义,另一方面,在中国主流艺术看来,当代水墨艺术跟随西方形态,缺少文化自主性。当代水墨艺术遭双重放逐,在两面都处在边缘。但当代水墨的生命力是强大的,发展势头是毋庸置疑的。

杨来耀(以下简称杨):其实当代水墨在国内的市场一直以来都是挺不错的,只是在国外方面,之前的时候外国人看中国的当代艺术比较注重油画等相对当代的作品,可能对水墨艺术的了解还不够深厚,这样给人的感觉水墨市场就处于相对比较冷静的状态。

林  正:因为当代水墨一直处于比较尴尬的状态,对收藏传统的人来说它太前卫了,对有些收藏当代绘画或者说收藏当代艺术的人来说水墨的东西又不完全算是当代艺术。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有人来推动,甚至要把这个概念抹掉,重新去定义,如果把当代水墨纳入当代艺术这个整体,当做是一个中国化或者是中国的概念,大家就比较容易去理解或者比较容易去接受。应该做一个比较完整的展览,把这个概念展示出来,现在很多展览是针对当代艺术的,把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呈现出来,但是很多当代水墨的艺术家没有被放进去,我觉得应该寻找一个方式,让大家去了解当代水墨。

《画廊》:现在大多数艺术机构忙着做当代艺术,把水墨置于边缘的状态,而贵画廊当初是基于一个什么样的考虑,要推广当代水墨这块?

张:水墨艺术能否进入当代,如何进入当代,以及它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又具有怎样的意义,这一切,西方艺术界如何看并不重要,因为它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的特殊问题。水墨艺术没有过时,它在国际文化交流中焕发出了新的生命活力和创造活力,并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组成部分。
 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人自己如何看待当代水墨艺术。在中国主流画坛,水墨画可以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在中国艺术界普遍认同水墨画的重要地位。问题的关键在于,什么样的水墨画和水墨艺术在历史上最能代表我们正处的时代。我认为,在民间占很大比重的礼品画、应酬画、大众水墨画,其大规模的宣传,以及口口相传的市场价格是一种泡沫,它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因为它们不具备发展持续性。代表一个时代的艺术一定是那个时代最具创造性和学术影响力的艺术发展趋势,在这一点上,当代水墨艺术是很有前景的。

杨:当时我们没有刻意地去想水墨作品或者不是水墨作品的问题,好的作品就是好的作品,也就是说,红门画廊注重的是作品本身的品质,好的艺术品是不限于油画还是水墨的。红门画廊一直没有用限制作品媒介、种类的姿态来推广当代艺术,而是以同等的眼光来看待,来推广它们。

林  正:现在做当代水墨推广的画廊相对少些,因为很多画廊认为水墨就是传统,也有很多是因为面对生存的压力。
 我们做的这些当代水墨的展览纯粹是公益性的展示,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在推动“中国画”这个概念,其实现在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样的作品才叫做“中国式的创作”。西洋艺术真正进入而影响中国尚未够40年,“西方概念艺术”(包括印象派、抽象派、波普、装置艺术、多媒体、影像)在中国艺术界却已掀过无数次革命。而“中国画”虽然有很多知识分子、画家、有心人,亦在西方浪潮中做了很多探索改革与努力,但在“中国画”千年文化根基上仍显乏力,在绘画的泱泱大国光影下“中国画”的创造性、时代性更显不足而苍白。我们数十年来亦一直关心“中国画”的发展,我们持续在做当代水墨的收藏,而这些当代水墨的展览作品也大都是我们的藏品,目的是与艺术界共同探讨“中国画”未来的多元化可能性。
 在798很多人做当代艺术,油画、雕塑、影像等等,像这种中国概念的东西比较少人试着去了解,甚至很多人根本不去了解,但这些艺术家是很好的艺术家,其实把这些艺术家的东西展示出来的时候,没有人把这些作品当做传统的东西。

《画廊》:如何选择合作代理的当代水墨艺术家?是基于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和定位?

张:在选择水墨艺术家方面,千年时间画廊通常是以代理各大美术学院相对成熟的硕士、博士毕业生、中青年老师为主。比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后、著名当代水墨画家雷子人先生就是画廊选择代理合作的成功范例。同时我们也在发掘一些坚持当代水墨创作方向的新锐艺术家。
 作品要关注当代社会现状、关注生活本身、时尚性、趣味性,艺术家要注重对当下人文精神的关怀,能提出一些有价值的观点。当代水墨作品如果能够对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加以继承和发展,可能会是一种很好的创作思路和研究方向,艺术家本身的学识素养也是非常重要的。

杨:也没有为水墨的艺术家来做一个特别的选择标准,红门画廊从1991年就跟刘庆和老师合作了,后来又跟吕鹏等其他很多的水墨艺术家陆续合作。这样从1991年开始我们就持续不断在跟当代水墨的艺术家合作,而且从2002年开始,红门画廊每两年都举办一个当代水墨的联展,当时画廊负责人布朗先生还跟这些联展的艺术家开了一个讨论会,艺术家说他们很想和画廊合作,但很多画廊好像对当代水墨了解得不够多,感觉跟当代水墨的艺术家有个隔离一样。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画廊正好有这个机会就开始帮他们去做联展。去年红门画廊举办的是“终结‘水墨画’:创造自己的当代艺术”的联展,参展的艺术家有张羽、李旭光、张浩、李华生等等,所以20年来红门画廊不断地在跟当代水墨的艺术家合作,而且举办的展览也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林  正:我们没有去代理当代水墨的艺术家,我们建这个空间的目的,第一个是当做一个展示空间,我们作为收藏展示,而作品本身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只有通过展览展示才能把这种价值呈现给大家。第二个就是想通过这个空间找一些年轻的艺术家。
 其实也没有去做什么特别的定位和标准,对挑选艺术家来说,最主要是看这个艺术家在水墨创作上的持续性。现在很多年轻的艺术家都在做油画或者其他媒介创作,进入水墨领域的比较少,因为水墨对他们来说目前没有什么市场。如果有一群艺术家能够持续做下去的话,我相信未来会有机会的。

《画廊》:对当代水墨的展览推广这块,画廊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规划?

张:首先,加大当代水墨在画廊常规展览中的比例,引进更多当代水墨画家参加画廊主办的展览。其次,组织当代水墨名家参加博览会、拍卖会等推广活动。再次就是组织当代水墨名家在二线城市艺术馆的城市交流展。另外千年时间画廊在北京的“流动艺术品站点”概念和致力与二线城市艺术发展的“跨界”概念得到了很好反响,千年时间在北京一些高端会所、时尚机构合作成立了画廊的art station扩大展览活动的影响力,加大水墨艺术家的推广力度。在二线城市用延伸空间的方式分别在南昌、长沙、武汉的千年时间连锁机构做当代水墨画家的巡展。

杨:红门画廊现正在展出刘庆和老师的作品,明年准备做吕鹏老师的个展。

林  正:每年都会安排一到两个展览,今年已经举办过两个展览了,明年还会继续安排一到两个当代水墨的展览。

《画廊》:在未来,画廊会侧重当代水墨这块的推广吗?

张:这是必然的,我们已经看到当代水墨作品强劲的生命力。西方的一些基金会、美术研究机构、博物馆、大收藏家等已经逐渐开始关注中国的当代水墨现象。作为一家有责任感的画廊我们有义务通过自身的专业素养和国际渠道把属于中国自己的水墨艺术,推广到欧美及更多的地方。

杨:红门画廊会像以往一样继续跟当代水墨的艺术家合作,同时不断地去挖掘好的年轻的当代水墨艺术家。

林 正:我们会持续地慢慢地做,最关键是找些好的年轻的艺术家,不然的话当代水墨这块很难发展壮大起来。

《画廊》:目前当代水墨作品的画廊销售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都是哪些人在为当代水墨买单?

张:价格挺好,只是量还不够。因为之前当代水墨的展览相对较少,但需求挺多,市场潜力是巨大的。购买当代水墨作品的大多是一些从收藏传统水墨过度过来的时尚、设计、演艺界人士。另外一些有文人情结的企业家也逐渐开始在自己的居所和其他空间挂上当代水墨作品。

杨:现在画廊销售的情况,国内来说一直都很好,国外的市场也在慢慢的越来越好。就红门画廊来说,我们的收藏家国内国外都有,相比来说,国外的藏家多一些,但现在国内的藏家也越来越多了。

林  正:销售目前不是很好,而且我们基本上没有在卖,我们画廊很多展览就是在做展示。据我所知—当然不一定准确,当代水墨这块,国外的收藏至少占了70%。因为对国外人来说,当代水墨是很新鲜的东西,是中国的东西,而且相对其他当代艺术来说,当代水墨的价格也比较低。

《画廊》:当代水墨目前在国际市场上是一个什么状况?当代水墨会不会是下一个被纳入国际资本运作范畴的艺术领域?

张:相对于被炒得火爆的中国当代艺术,水墨画一直在较清醒的状态之中稳步运行,慢慢地被追捧和关注也是必然的。有一部分当代水墨的名家名作已经开始备受国际基金会、国外大型美术博物馆、拍卖会的关注。纳入国际资本运作范畴是肯定的,因为真正能表达中国文化传统精神又不失当代感的应该是当代水墨。

杨:未来的前景是非常好的,随着国内市场的不断发展,当代水墨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一部分必然会受到国际市场越来越多的关注。

林  正:单纯是当代水墨的话目前国际市场上比较少,但如果是说比较接近中国思考的艺术创作被国外收藏的还是挺多的,像王天德国内外很多的人都在收藏,还有像蔡国强、徐冰、谷文达等。以西方的眼光来看中国的艺术,了解中国的水墨不像了解油画那样,因为油画是西方的,而水墨对他们来说是新鲜的,就长远来看,水墨这块势必会对他们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力。

《画廊》:预测一下当代水墨的市场前景?

张:应该是大有发展的,国内收藏当代油画的群体同时都小范围地在收藏当代水墨,现在该是放开量的最佳时期。收藏传统画的大部分实力派人士也逐渐将目光转向当代水墨。国际资本从当代的油画、雕塑向当代水墨转型是个必然的趋势,他们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有关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投资类型。这必将促进中国当代水墨成为艺术投资市场中一股不可回避的重要力量。

杨:我认为当代水墨市场的前景是非常好的。

林  正:我对当代水墨的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

《画廊》:您觉得以后国内的收藏会不会超过国外的收藏比例,毕竟当代水墨是中国自己的东西?

林  正:这个是一定的,这需要时间。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