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2010年第45期 > 对话徐渠

当代艺术与投资2010年第45期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精选文章

对话徐渠

2010-10-12    编辑:[周杭瑜]

1德国工作室

2工作室

4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不同的人80x100cm

5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同一个人80x100cm2009

MX对话:
徐渠与Marcue Gruedel

(Marcue Gruedel为德国HBK造型艺术学院John Armleder工作室负责人,策展人及艺术家)

Marcue Gruedel:嗨,徐渠你好!我们从HBK毕业后就很少见面,你回到北京工作了,最近如何?

徐渠:嗨,马库斯!我还好,在北京的感觉还不错,认识了不少新朋友,所有的工作都在继续。你呢?

Marcue Gruedel:我现在和哈尼在法国参加一个艺术基金会的项目,发到你邮箱的资料和图片看到了吗?

徐渠:看到了,很棒。是你一贯的风格。对了,这次聊天是因为我在北京伊比利亚艺术中心有个项目要做,我想我们聊聊会比较有趣,而且你也比较了解我。

Marcue Gruedel:好!我看到你在泰康空间的展览了,很喜欢,这是你一直做的东西。你射箭的水平似乎比在德国的时候要好很多。

徐渠:哈哈!是因为靶子离我弓箭的距离很近,技术要求降低了。

Marcue Gruedel:那我们还是得小心。

徐渠:这个空间挺棒,只是最近没有和国外艺术家合作的计划,我和他们的策展人聊过,或许不久的以后可以做一个Team404的回顾。

Marcue Gruedel:那太好了!Team404来了新的成员,今年在韩国做了一个项目,不过我也没有去。
我记得你在今年的1月到3月参加了明斯特的一个艺术家驻留项目,感觉如何?我记得你回中国的时候和我联系过,感觉很不好?

徐渠:是的,非常无聊。我是第一次拿这个基金会的资助,开始的设想非常多,结果发现很无聊,或许是天气的原因,一直下雪,没有阳光。好玩的人也很少,大部分人都是画画的,聊的东西也很少。让我以为这是印象中的德国,其实以前在德国的那些年是非常有意思的,每年Team404的项目都很过瘾。

Marcue Gruedel:是的,没有阳光很让人烦恼。我看到你的网页上在明斯特的项目以绘画为主,画面比你以前的更精致了。对了,你还有个“乌鸦”的电影,做完了吗?

徐渠:没有做完,一直有其他的想法,所以停顿了。画画也是,基本上半年就画了一两张,也是为了年底的一个博览会,为了生活。

Marcue Gruedel:我希望你能把“乌鸦”做完,我很赞同你起初的一些想法。不过在欧洲也是这样,绘画作品总是有人收藏。

徐渠:是的,中国也是。我想还是和人们都是生活在建筑里有关,墙面的面积总是那么大,人其实只要很小的面积就可以生存了。我特别想知道宇航员要是想带件艺术品,是什么东西?声音?电影?还是看舷窗外的太空?

Marcue Gruedel:你的想法挺有意思。如果是我,我更愿意带些美食……你现在还在做什么项目?除了绘画?

徐渠:射箭的项目刚结束,然后是一个X赌场的计划,名字叫做:Xcasino,X就是徐的意思。我把赌场的一些游戏做了一些改变。希望展览的时候,感觉没有那么累,来看的人也可以轻松地玩两把。对了,我还找了2位漂亮的兔女郎,哈哈。

Marcue Gruedel:你的游戏是有新的规则吗?还是?

徐渠:整个计划一共有四到五个部分组成。一个是中国式的乐透彩票。我把一些人买彩票的习惯改变了,比如故意在一张彩票上只有0或只有1。用简单对付偶然。还有就是买了两台老虎机,也是中国的那种。你要知道,赌博在中国是禁止的,只有国家机构发行的彩票是合法的。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还是能看到不少赌博的场所或者工具。网上也都有卖。

Marcue Gruedel:这个主意很棒,你是用简单去应付复杂。

徐渠:是的,所以我希望用我的一些方法让大家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变得简单或更轻松、自在。

Marcue Gruedel:我记得你一直喜欢各种运动,你现在还踢球或者练习拳击吗?

徐渠:有空一直踢球,只是拳击很少练习了。

Marcue Gruedel:我感觉你现在的这个项目又和脑力游戏有关了,你自己参与这些游戏吗?比如赌博一类的。

徐渠:几乎没有,我是在看一个电视节目后想到这个项目的。你知道世界各地都有百万富翁的电视节目秀,以及吉尼斯世界纪录。每一个表演在我看来都很让人吃惊。原来人可以做到很多我们正常时候不敢想象的事情:飞快地把一个魔方复原,或者把色子堆成十几个,太牛了。我想尝试一下我自己是否可以做到,事实上我很难做到。于是我就想到通过一些捷径去实现它。

Marcue Gruedel:你所说的捷径是指?

徐渠:比如一些作弊的技巧,我想这个本身就是对游戏规则的挑战:我如何可以不按照游戏规则去实现我的目的,而且不被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发现。我想这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们的生活其实都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Marcue Gruedel:这是个有意义的研究,我感觉你的作品线索在逐步清晰,希望你能越做越好。

徐渠:我也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够延续,而且有更多的人参与。中国实在是太热闹了。

Marcue Gruedel: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结束德国的学习后打算去墨西哥,或者中国。

徐渠:是的,这是两个非常有意思的国家,我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欧洲太合理了,秩序井然。

Marcue Gruedel:是的,我也有很多朋友去了北京。或许我过段时间会来。我认为你的作品和之前在德国的一些作品不太相似,我记得你做过不少迷宫的绘画,还有非常极简主义的作品。

徐渠:我也这样认为,我想周围的生活对我的影响是明显的。

Marcue Gruedel:你展览的布置还是非常整齐、干净的。是你自己布置的,还是?

徐渠:基本上我是盯着的,毕竟还是在一些特定空间完成作品。我想安置妥当还是我一贯的风格。

Marcue Gruedel:这和我见过的一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不太一样。你的作品形式还是非常欧洲的。

徐渠:是的,我在那里学习,生活了好几年。只是后来厌倦了,想换个热闹的环境,找些新的感受。

Marcue Gruedel:也是,每个人所需要的东西都不一样,都是阶段性的。我一直观察你的作品,细致似乎是你的标准之一。

徐渠:是的,慢慢地做,慢慢地思考,体会会多一些。我还有一个项目是关于划船的,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做的很慢。因为我发现一件作品的制作过程是反复纠结的。想法的出现,内容被扩大,直到呈现,是个循环。期间的控制安排非常重要,让人头痛。

Marcue Gruedel:是的,有时候很难控制好,但这个过程确实存在,也非常有意思。或许我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生存的。
徐渠:是的,生活即是如此。


2010 9 15  00:00 - 03:00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