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第10期 > 台湾人在北京的生意好做吗?

台湾人在北京的生意好做吗?

2010-10-08    编辑:[超级管理员]

核心内容: 不是每个年轻艺术家都有机会去“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走一趟,集中接触画廊的负责人,但我相信每个“年轻艺术家”心里都在呼喊:“我的好老板啊!你在哪里?我需要你!”莫要再纠结,《No Art》不能带你去台北,但可以带你字里行间中摸清他或她的脾气,我们毫不吝啬的让利给你“投其所好”的资源。画廊也许今天还不认识你,但从阅读这些文字开始,你手上已经开始握有主动认识它们的权利。不要忘记,合作从来都是双向择,画廊主们的心里又何尝不在呼唤:我的年轻艺术家啊,你在哪里?

文_ 林洁 图片提供_ 东街画廊

命中注定我爱你

张嘉茹毕业于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台美术系的艺术管理方向。她在毕业项目中担当制作人,负责卖票、宣传、记者会,拉赞助等事宜,她学习如何寻找资金去支持艺术。毕业后,她马不停蹄地转战美国,攻读商经,拿下MBA 后回国后分别在外企、广告公司工作多年。这些工作经历的串联为张嘉茹今天的工作埋下了伏笔,直到现在,科班出身、在商场磨练多年的她才恰逢天时地利人的机会,带着这些年在各行各业的所学所获,真正牵手自己热爱的艺术,在冥冥之中踏入到艺术圈来,成为东街画廊新角色上的当仁不让的人选。关于艺术市场,她有绝对的话语权。

NO :什么机缘让你来到了艺术圈?

张:缘分到了。我连续工作很多年后,想告一段落,做自己真正有兴趣做一辈子的事,我有几个从台湾来的朋友已经在这个行业里,他们跟投资人很熟,那时画廊需要一个管理、投资伙伴,我就被介绍过来。你知道艺术出身还会留在、从事这个专业的人很少,当我的工作不完全是艺术行业时,我也没有与艺术分开,它变成了我日常休闲的活动,现在我又回到专业上。这几年在北京,除了企业的朋友之外,就是跟艺术圈的朋友在一起。

NO :在美国读完书为什么不留在美国?

张:那时美国的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这是很现实的,当时台湾的工作有比较多的选择,比如,回剧场做艺术工作。赖声川是我的老师,那时他的剧团大概成立三、四年左右,他想找我去剧团,而外企、广告公司也有很多机会,我喜欢尝试不同工作,挑战自己的适应力及能耐,所以,我最后还是去了外企工作。

NO :喜欢北京吗?

张:我之前没有喜欢北京,因为以前企业的工作是全国性的工作,会四处跑,那时我觉得北京一方面经济很稳定、地方比较大,我觉得很开阔,当然,艺术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文化气息比较重,我很适应。这边治理空气就治理空气,盖房子就盖房子,搞绿化就搞绿化,感觉政府很有魄力、执行力。但也有一票台湾人是喜欢上海的。我2006 年来北京,进入奥运会倒数几百天时,很多事情都开始紧张了,房子盖的特别快,平地起高楼,因为大家都知道2008 年4 月之前所有工程都要停止,开始装饰北京了。

NO :你撞上了中国政府很有效率的一段时间。

张:对,没有错。你会觉得每件事情都在改进,而且改变的又特别快,天气也很稳定。

发扬经典,也创造经典

NO :你正式加入画廊是什么时间?

张:2009 年12 月。

NO :你们画廊的发展方向、定位是什么?

张:我们有句话叫:发扬经典,也创造经典。我们主要会介绍一些尚未成名,但他的画或雕塑非常有特色的艺术家,或者是介绍一些全新的艺术家。目前我们主要培养的五位艺术家里有四位是1977 年之后的。我们聚焦当代艺术,多偏好“表现主义”的画风,你可以看到我们也有艺术家在用水墨作画,但他的风格仍然是表现主义多一点。

NO :你们画廊的生存之道是什么?

张:我觉得是:要去了解你的行业生存之道是什么。我是从企业出来的,感受最深的是,销售产品是有一个生命周期和销售速度的,艺术品也有它的周期和速度。经营画廊是个生意,在投资力度以及收支平衡的速度上,你要自己拿捏得很好。艺术的品牌建立或宣传需要时间,所以每一个画廊在投资和收益之间都要学会控制自己的速度。比方说,广告可能对一般商品而言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对于艺术作品或是一个展览来说效果会比较慢。实际上我觉得,对新的艺术作品来说一下子投资很大,你一定是亏本的,铺的大会亏的多,因为每个艺术家都有一个培养期。对每一个画展的成本,我们会比较理性一点,因为也知道需要时间。

NO :从2009 年12 月至今年轻艺术家让你们尝到了收益上的甜头吗?

张:这要看你的期望值了,画廊是很专业的行业,艺术界或是已经可以欣赏艺术的人认同你的作品,这是第一关,这一点上我们目前有些成绩。如果你不在乎艺术界的看法,那画廊就变成画店了。

NO :你们初级阶段闯关成功了吗?

张:我们也不是那么急,如果我们不够冷静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进入市场了。应该是说,我们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就是觉得市场更冷静,我们才能够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NO :你们的藏家有什么特点?

张:新进的当代艺术藏家,他们有的是做设计的,国内和国外的都有。比方说做服装设计的、做动画的、写剧本、拍电影的等等。

我们的进化论

NO :新画廊跟同行竞争会吃力吗?

张:不会,新画廊和老画廊在竞争上是公平的,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努力推广新的青年艺术家,以及培养新一代的藏家,在这一点上,资深画廊有他的经验,而新画廊也有他的新意。

NO :你们怎样吸引藏家?

张:扎实的推广自己画廊的艺术家及作品,就可以吸引有识之士,包括别人的藏家。

NO :你们很有进攻性。

张:一定的,但机会是公平的。我们现在该做的事就是累计藏家,所以我们要推荐有潜力、有艺术质感的艺术家,要去参加博览会,让别人知道我们,定期开展览,利用这个空间把事情做好。

NO :你们的经营方式是?

张:我们要长长久久的做这个事,就要按部就班,让别人对我们好好的产生印象。我们在8 个月里办了四个展览,参加了两个博览会,明年触角开始伸延到国外,也就是再国际性一点的市场。台湾的市场比大陆更好只要展示的画被卖出去了,旁边就会贴一个小红点。我们在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溜达的时候,会在一些画廊看到一堆让人惊叹的小红点,我们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哇塞!卖的这么好!”,是伴有更多的质疑:“真的?假的?”当然,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真”的是钱没进我们的口袋,我们是“真”不知道你有没有卖掉这么多画;“假”的是就算是假卖,我们也不会无聊到跳出来指着你的鼻子说:你是骗子!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们希望一切都是真的,你们卖的好,市场好,对大家都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NO :这次博览会画廊都卖的很好。

张: 其实我一直强调台湾的市场很重要,因为台湾藏家密度很高,这边问价的也比北京多,而且大陆、台湾藏家的形态也不太一样。现在大陆的藏家大部分都是投资系统的,而且我看买卖最多的是画廊,因为他们就是要买卖投资,台湾的很多藏家买入后有的最少会存个十年。

NO :那台湾藏家需要准备专门的房子来囤货了。

张: 对,所以他们一般都有专门的仓库。

NO :台湾藏家似乎对台湾卖家很信任?

张:对,比如说我们比较年轻的藏家,大概认识也有十年了,他自己会评估跟判断,你的推荐到最后有没有应验。

NO :很多画廊这次都增加了新买家。

张:对,不过还没有稳定到说新买家就已经是你的藏家了。

NO :台湾画廊是怎样成长起来的?

张: 台湾早期收藏水墨画的人比收藏西画的人要多,有点像大陆收藏的现状,我们有一些藏家也收水墨画跟古董,但收西画的人就很少再会去收水墨,不过我们

明显看得出来,其实收水墨画和收西画的客户不太一样,如果说直接一点就是:水平不大一样。

NO :现在大陆市场对台湾人又爱又恨,爱他们买的最多,恨他们放货的最多。

张: 是,这个很正常,如果没得买,当然就没得放。就21 世纪来讲,大家也把艺术品当成一种投资项目,我们的投资项目一般就是以股票、房地产为主,因为古董跟艺术品的变现率是较低的,所以在不归在投资项目里。房地产今天便宜一点你就可以买走,股票涨点就可以卖,黄金也可以马上变现,从银行领了就有,它们的活力性比较小,如果把艺术品当成投资,我觉得没有赚五倍都不算赚。

不竞争法则

NO :现在很多画廊会为了共同的利益共用藏家,结为盟友。

张:台湾以前也会这样,但是我是觉得藏家是公共财产,不是私有财产,他不会只有跟你买,不是你拥有的,早晚有一天他会自己的选择。大陆很多藏家都是跟着一些顾问走,其实是错的,为什么?因为你跟的那个顾问可能自己都不敢买。NO :台湾画廊的问题在哪?

张:问题是在台湾比较小,画廊密集,产品重叠,价格竞争激烈。大陆市场可以自己做自己的焦点。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经营的理念是“不竞争法则”,比如大家都抢70 后的作品时,我们就看别的。

NO :每个画廊都在强调自己不走寻常路,但谁也没比谁新鲜到哪去。

张 :有很多作品是非常不好,是随性的实验品,严谨度也不够,可是它不好为什么可以卖几千万,因为它的价值是第一个而不是最好。所以重点不在好,重点是第一个。第一是起源,而艺术家提供一个研究的方向,比如说第一个发明电灯的人是爱迪生,他的电灯又不亮,又耗电,又容易烧毁,可是发明史上认定他。所以讲到独特创新我们是看艺术家不重叠。

NO :好多台湾人不喜欢北京。

张:是因为气侯的原因。

NO :艺术品价格背后的价值是什么?。

张: 这个价值,就是跟利益有关。谁可以认定我看的就一定会准?你看着很不错的作品也许藏家就是不动,你看着不好的作品藏家却一直跑去买,大家都有这个经验。所以绝对不是谁说了算,不是学术说了算,不是市场说了算,不藏家说了算,都不是,是这些因素加在一起的整体说了算。藏家也要是一个群体,你想故意炒高,别人不认同,就会没人买。

NO :台湾藏家很精,买东西都有耐心一家家的问价,“温柔的”的砍价。

张: 是,所以我说不用竞争,不用一天到晚跟着藏家,人家心里有数,我实在的说:我们的艺术家定价比较高。我们也跟藏家讲:我们的价格就是比较高。可是我们比较高的原因不是把钱拿到银行,拿到口袋里,是我们帮您暂收这个款,帮您去规划怎么样收藏,我没赚钱,怎么去推广艺术家,如果你把东西就这么放到你的仓库慢慢等,等一辈子也没用。

未来艺术的发展趋势在上海

NO :未来的艺术发展的趋势在哪?

张: 资源在北京、市场未来在上海。一些强国差不多集中在同一个纬度上,世界经济因为成本的概念都是由东往西在发展,所以日本强盛后,下一站是哪里?是上海。日本人考虑成本,不可能去找美国人找工人,因为美国薪资高,所以他一定往便宜的地方移。

NO :你的“第一桶金”来源于哪里?

张:我的广告公司,我记得那时我经营的广告公司做的还蛮大的,可是非常累,非常累,那时消耗的时间跟精力太多了,我是在巅峰时退出了,我很累,就休息了一两年。

NO :现在你们几个合作伙伴分工吗?

张: 我们是有分工。有的是开发艺术家,有的是负责业务,有的是负责经营方针,经营方针最重要,需要分析很多的数据。我们分析不是用讲的,是印出来发给客户,跟投资报告一样。很多事情不是干劲很强一直跑就对,你跑的越快,离的越远。趋势要先抓对。你们想象不到,在一二十年前,全世界拍卖公司的图录都不是送的,一律要用钱订,我们全都订来研究。

NO :台湾画廊的特色就是家族企业,很多画廊已经第二代经营了。

张:我跟他们开玩笑说,只要有第二代经营了,就表示画廊赚钱了,但有能力的应该叫小孩当藏家才对。

NO :大陆画廊暂时还没有这种气候。

张:因为你们那边还没有第二代。欧洲也有了,法国也有了,法国有的画廊都是上百年,当然是一代传一代。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