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第10期 > 常玉带给台湾画廊的不仅仅是金子

常玉带给台湾画廊的不仅仅是金子

2010-10-08    编辑:[超级管理员]

核心内容: 在采访耿桂英的时候,她刚刚举办了自己画廊生涯的第四个常玉的展,展出的50 件作品都是从台湾藏家手中借来的心头爱,这样的展览当然是不卖钱的,但保险费却高得吓人。问到她这样不惜成本做这样一个展览的原因,她的回答直接明确:现在市场上有常玉的伪作,最近会有20 张常玉的伪作出来,可能会通过拍卖公司出手,我这样高调算是为了以正视听,大家假画看多了,眼睛就看坏了。



文_ 张怀心 图片提供_ 大未来耿画廊

最近台湾市场就出现了“新发现20 张常玉油画”的说法,但了解内情的都知道,以前常玉的市场主要在巴黎,当时购买他作品的买家都是可考的,当时他的作品市场并不活跃。现在突然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常玉的作品呢?当市场上出现了“发现20 张常玉油画”这样的耳语,就是伪画集团开始为出手而制造气氛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有些人通过学术殿堂把常玉的伪作漂白,中国大陆的一些公立和私立美术馆已经沦为伪作的漂白场所,现在,这些人把目标投向了台湾的美术馆,有些伪作就通过这些大美术馆的展览漂白成功了。

不希望假画这么猖狂

No :看了艺术新闻上你的采访,说常玉最近有很多伪作会出来,在常玉的问题上,你表现得很高调。

耿桂英:对,我现在不得不高调,因为现在的藏品市场有一些假货,有20 张常玉的假画会出来,可能会通过拍卖公司,让大陆买家买,因为台湾的藏家已经很懂得辨别了,如果有疑问,很多也会来问我,我会告诉他们。我提出这个,是不希望假画这么猖狂。买画不仅怕买贵,还怕买假。买贵了,还会有市场好转的时候,买了假的就完了。

No :这次春拍有一张常玉的仰躺的豹,价钱拍得很高。

耿桂英:那张很好,被大陆买家买走了。

No :还有一张常玉的斑点马。

耿桂英:斑点马也是好的,被台湾买家买走了。还要一张红色背景的百合花,那张也是好的,被台湾买家买走。也许拍卖公司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卖假画的人太会包装自己。我现在一定要告诉大家,看常玉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超越耿桂英,我办过四次个展,没有人超越我,我这样讲很直接,对不对?在办常玉画展的时候,我的几个大客户全力支持我,相信我一定会稳赢。

No :台湾的画廊,对于赵无极和朱德群,常玉这样的艺术会介入的比较早,你们的画廊在这个领域应该是强项吧。

耿桂英:办赵无极的画展是我的强项,我今年才办了他的一个大型个展。很多画廊都说他们也做赵无极,但我觉得这里面的重点是:每间画廊都可能曾有赵无极的部分作品,但从专业角度来看,办过赵无极个展的又有几家呢?我强调的是,我们是唯一的曾直接与赵无极本人合作过的画廊。

No :对,是这样的,很多台湾画廊都说,我们以前也买过赵无极。但是他们没有办过赵无极画展,很多当时买回来就分给各位买家了。

耿桂英:这就是差异,现在我强调,我是一线画廊,只有买和卖的是二线画廊。评价一个画廊要看它的历史、经历、与美术馆在学术上的合作。而不是画廊的空间大小。跳开了台湾当时的一些游戏规则

No :你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开画廊的呢?

耿桂英:当初开画廊,我想对一个女性来讲是重新调整人生跑道,做自己喜欢做的。我小的时候,父母就觉得女性最理想的工作就是老师,或其他比较稳定的工作。所以那时就没学艺术,但是梦想一直存在。当走到人生可以转换跑道时,我就直接选择了开画廊,那时台湾画廊崛起。

No :那是什么时候? 80 年代?

耿桂英:1988 年吧,那时进入画廊,因为梦想实现,所以自身潜力都发挥了出来,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我别的工作都没有超过三年,但这个超过20 年了。

No :刚进入的时候顺利吗?当时台湾的画廊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耿桂英:台湾的画廊产业兴旺与否跟台湾经济启动有很大关系。大概是20 年前,股票上万点,那时世界范围内出现了经济泡沫,1988、89、90年艺术市场大繁荣,台湾风行印象派的画。1991 年之后,经济泡沫瞬间停下来,有腰斩的感觉。但是在困难的时候,经得住考验,才会成长。我完全是以一个热情、执著的状态进入这个产业。那时也有很多不错的机会。我在台湾开画廊的时候,跳开了台湾当时的一些游戏规则,把西方那套带到台湾。那时候我们会挖掘美术史上比较重量级的人物,或被遗忘的人。我们也接受大陆。如果发现好的作品,就把他带到台湾。最后证明我们的思考是对的。文化的交流是深远的,应该跳出偏见。

No :所以这是你们画廊的定位。

耿桂英:对。我们沿着美术史在走。那时候我们对中国还没有真正的熟悉,艺术市场还没有起步,尤其是西画这一块,我们是做这一块的整理。我们从西方找一些优秀的中国术家,他的作品中有好的元素,因为他们早期移民海外,最早与西方连接,进入了主流的画廊。我们当初算民族美术史的开拓者,挖掘第一、二、三代的承接,并整理清晰。很多人也支持我,认同我这种观点。

No :你们画廊应该也会接触一些中国当代艺术的各种类型。

耿桂英:有接触,但是比较慢。我会从王怀庆、苏笑柏这些开始接触。我们还是会选择自己能懂的,我们很喜欢有个人风格的艺术家。我也和年轻的艺术家合作,像最近的彭微,那个展览就很成功,崔岫闻也是,很巧这两位都是女性。现在我也试着更多了解中国艺术家,我希望通过更多的观察,选择可以合作的艺术家。每一间画廊会有自己的交往喜好

No :台湾的画廊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类别?

耿桂英:有走本土、雕塑、还有水墨,我是走华人的。互相跨界一下都会很明显。

No :那同一类别的画廊彼此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竞争还是合作?

耿桂英:我觉得如果可以双赢,大家都会结合,当然每一间画廊也会有自己的交往喜好。因为毕竟是同行嘛,我希望台湾的画廊会越来越好,多出现几个一线画廊。这几年台湾画廊的发展非常明显,也是经过近30 年的调整。这次台北的销售增长了两倍

No :今年的艺博会销售,你们的销售好像特别好?

耿桂英:对,今年台北艺博会我们的收入增长了2 倍。

No :这么多?

耿桂英:可能是去年很糟吧。但是好在台湾民众比较重视艺术。台湾很多美术馆的活动都很好,有很多民众习惯去美术馆,看展览。所以在去年,你可以感觉大众对艺术的关注非常多。大家已经把艺术品当成生活里面的必需品了。多年轻人都在观望,而且成长速度很快。据我个人的统计,全亚洲,收藏家密度最高的应该是台湾,尤其是台北市,因为我们东西进的不够卖。

No :你们会去9 月的上海艺博会吗?

耿桂英:会,我每年都去参加。当然第一届是最好的。但是很遗憾,为什么中国跟人家相反,第一届都办的很好,后面越办越不好。台湾是刚开始都不好,后面越来越好。其实博览会不是有钱、有人脉就可以办,只有懂才能办。第一届上海艺博会找的是巴塞尔专家,凭借他在国际上有号召力,非常成功。但是后面马上就产生变革,在北京的博览会也是一样。一次成功,最后产生严重的变革,这个在全世界来讲,就叫中国现象。

No :中国有时候不太按规范出招。

耿桂英:对。我们在北京开画廊,还是因为我们重视国家、都市的魅力。这算是慢慢的累计,在北京的画廊基本上以做形象为主,不是以做生意为主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