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第10期 > 欧贤政:我是最早在台湾开画廊的

欧贤政:我是最早在台湾开画廊的

2010-10-08    编辑:[周杭瑜]

核心内容: 欧先生真的是非常好的人,我想他代理的艺术家都能体会到他待人的温暖和真诚。他说,“我只代理自己熟悉的艺术家,每一代台湾艺术家我们都会找出他们的精英,我喜欢和艺术家建立良好的关系。比如当时我早上三点就起床,和画家杨三郎去看日出写生。他画的时候突然下大雨,我就帮他撑了一个小时的伞。我喜欢跟艺术家有一点革命感情。”

台湾艺术卤肉饭 卤肉B餐- 画廊

文_ 张怀心 图片提供_ 印象画廊

纽约的一次经历让我决定开画廊

No :你最初是怎么开始做起这个画廊呢?

欧贤政:我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到世界各地去看艺术博览会了。那时台湾的艺术市场都还没发展起来,但我觉得台湾有不错的文化,就有开画廊的想法,那时大概是1987 年。

No :你以前是学美术的吗?

欧贤政:不是,我在台湾读的商学院的。

No :那你就是喜欢艺术是吧?

欧贤政:我喜欢,我算台湾第一代的画廊。那时去纽约,一个美国人问我,你们台湾的油画市场怎么样?那时是1986 年左右,台湾只有两三家很小的画廊, 名的画家价格也很便宜,这些后来都涨了好几倍了。

我的立场是把台湾本土艺术传承好

No :那很早了。

欧贤政:对,那时候台湾的画家现在被称为前辈画家,之后的一代叫中生
代,像大陆的罗中立。下一代就是台湾的黄明德,是比较关注当代的。因为我的画廊在台湾,我会站在台湾的立场放眼世界,艺术品都会有代代相承的,所以我的立场就是把台湾本土艺术承前启后的连接做好。每一代台湾艺术家我们都会找出他们的精英,我喜欢和艺术家建立良好的关系。比如当时我早上三点就起床,和画家杨三郎去看日出写生。他画的时候突然下大雨,我就帮他撑了一个小时的伞。我喜欢跟艺术家有一点革命感情,这样可以长期观察艺术家的变化,不熟的艺术家我都没有经营。画廊应该和艺术家是融合的,产销分工。艺术家认真的创作,帮他推销,我给他更大的平台。我用长线的眼光去关注艺术家,和他们培养起类似撑伞这样的革命感情,这就是我们经营画廊的理念。

No :这样可以和艺术家一起成长。

欧贤政:对,我就可以观察他。如果到中国大陆就不一定了,毕竟距离远。

No :不同的画廊收的画是不一样的,新一代的画廊不断出现,每个人的切入点都不同。你们的切入点是什么?

欧贤政:我的看法是,艺术家如果是有价值的,我们就会介入。像朱铭,我们从1990 合作到现在,我很了解他的整个成长过程,有这样的基础上,我觉得我会对艺术品有更深的了解,把我的观念传输给我的藏家,这样既对艺术家负责,也对藏家负责。

去北京每次都感觉不一样

No :你们计划参加台湾之外的博览会吗?

欧贤政:有这样的计划,或许再过一阵子会。我也正在考虑参加北京或上海的博览会。本来今年要去北京参加王一涵的CIGE,她说要给我最好的位置,但最后还是没去。我很早就去过中国,去过上海两、三次,北京有五、六次。但是很奇怪,每次去感觉都是完全不同的,每一次去看程昕东画廊的观看感受也是不同的,变化真让人目不暇接。

No :对,国内的发展都是飞速的。

欧贤政:北京的这种发展变化速度在世界上也找不到案例。我感觉北京是申奥成功之后,上演了三级跳。我觉得两岸会越来越融合,说不定会水乳交融,或许未来六年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应该顺应这种趋势。很早以前,我也买过两三次大陆画家的作品。我买过杨少斌、刘炜的作品。

No :那个升值幅度应该是特别大的。

欧贤政:对啊,现在至少50 倍。但我还是喜欢跟艺术家长期的合作观察。我觉得如果以后再成熟点,也会去北京或上海。

No :去那边开画廊吗?

欧贤政:也有可能。

No :这样就能经常接触当地艺术家,了解一些年轻艺术家。

欧贤政:对,很好玩。我觉得跟他们一起喝酒、聊天很好玩。

No :对,这样的氛围特别活跃。

欧贤政:也可以进行文化交流,也可以代理一个中国艺术家。

No :中国年轻艺术家。

我不喜欢冒险性

欧贤政:对,我喜欢的工作方针是,要等到成熟的时机。我不喜欢冒险性的,特别是现在中国艺术市场那么火。我看太多这样的情况了,所以不会贸然行事。

No :你们的画廊在经营过程当中有经历过危机的时候吗?

欧贤政:画廊是长久经营,我们从推动长线的观点去看市场,用长线来看一定会有机会的。虽然也会有困难的时候,像这两年金融海啸,经济不景气,但如果这时候画廊有经济实力介入,仍然是有机会的。我以前第一次卖赵无极的作品《120 号》,已经卖到一千多万台币,那是二十几年前,一千多万台币很高。后来经济不好,《120 号》从1400 万跌到台币200 多万,我就又把这件作品买回来了。当时还买了一些别的赵无极和朱德群的作品。这以后经济好起来,又卖了一些。我觉得艺术用很长线的观点去思考,一定会有机会。我觉得我们画廊一直以来都是稳健型的。我看见以前我经营的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像这次台北艺博我们带来的一张,那时以一万美金卖给一个藏家。这个藏家收藏了14 年,这次又拿出来卖,卖了差不多14万。看到我们的藏家用合适的价格买到好的作品,看到他们的珍藏品越来越有价值,这是我最高兴的。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