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 [艺术视点]西方青年怎么买艺术品?

[艺术视点]西方青年怎么买艺术品?

2010-09-02    编辑:[周杭瑜]

文/英国《金融时报》撰稿人贾斯珀•珀金斯
译/陶大珉

尽管自经济低迷以来,富有的艺术品投机商已停下扩大藏品的脚步,但位于市场较低端的年轻收藏者却对于研究和购买新的艺术品怀有很大热情。很多特殊机构兴起,帮助那些开始积累藏品的年轻人。

向艺术品收藏者提供教育课程的伦敦机构ContemporaryArtSociety主管保罗•霍布森(PaulHobson)表示:“衰退让一些抱负更为远大的收藏者退出,将当代艺术品视为‘品牌'”。霍布森指出,那些预算较低的人可能更为谨慎的考虑潜在购买机会,但他们仍在购买。他们持续的热情来自于这样一个战略,这种战略对为了快速转手而购买艺术品的做法嗤之以鼻,而是更愿意购买那些他们有着强烈审美情趣的作品,他们计划收藏这些作品数年之久,他们还计划用这些艺术品来装点自己的家,而不是把它们储藏起来。

32岁的收藏者露西•米肯(LucyMeakin)称,她“肯定不得不更为谨慎”,但她最近从股市套现并将其投入她钟爱的艺术品,包括欧普艺术(OpArt)家布雷格特•莱利(BridgetRiley)色彩大胆的几何水粉画,这幅作品就挂在她位于伦敦西区公寓的起居室内。米肯表示,一件作品的“价值”及其对于她个人的吸引力(而非转手价格),这一直是她购买艺术品的推动力。

伦敦HaunchofVenison画廊的交易商查特顿•迪克森(ChattertonDickson)说,较年轻的收藏者已吸取了“有益的教训”:购买时尚作品、快速致富的做法是一项危险的战略。他表示:“人们知道,他们不会在6个月后就把某件艺术品抛弃。”BruinsPrivateCollectionsConsultancy主管安妮林•布鲁因斯(AnnelienBruins)建议收藏新手,要购买那些“在情绪或审美方面打动他们”的艺术品,“你希望得到一些能与你生活在一起的东西”,她补充称,“那些选择他们喜欢的艺术品的买家更有可能做出不错的审美和财务决定。”26岁的艺术品顾问詹姆斯•特雷盖斯科斯(JamesTregaskes)表示,他的客户——都是和他同一代的人——“毕生对于收藏感兴趣”。他表示:“如果有人是快进快出,我不会感兴趣。”

今年3月,特雷盖斯科斯在他位于伦敦西区的公寓开设了一间小画廊。随意的设置——艺术品悬挂在他起居室的电视和沙发旁——吸引了那些希望与他们收藏的艺术品共度的买家。在他首次展示的51件作品——2006级艺术院校毕业生露西•巴罗(LucyBarlow)以色域绘画(Color-FieldPainting)为灵感的绘画作品——中,有四分之三已经以150至1200英镑的定价售出。

特雷盖斯科斯从十几岁就开始有自己的艺术品收藏了,包括格雷森•佩里(GraysonPerry)和克里斯汀•马克雷(ChristianMarclay)的作品。他表示,他没有改变在未来数月购买原始作品的计划。市场更为安静意味着,收藏新手的一个重要障碍——在商业画廊的空白空间被忽视的担忧——被清除了。OutsetContemporaryArtFund创始人坎迪德•格特勒(CandidaGertler)表示,对于进入艺术品市场感兴趣的个人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时机,因为你想提问的人有更多时间与你探讨”。在艺术品市场入门领域竞争的收藏者组织和教育课程仍在吸引新的成员。例如,伦敦组织TheCollective的会员会定期向一个共同基金捐赠,用于购买艺术品,然后在会员间循环。

收藏组织给买家提供了一个以较低财务风险收藏艺术品的机会。TheCollective创始人保罗•坦内(PaulTanner)表示,其会员做出了一个“自觉的决定”,避免为迅速转手购买艺术品,因此“目前的经济低迷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被抛弃”。参观画廊以及分成小组的艺术家工作室,为收藏新手提供了他们自己可能不会拥有的安全感。

TheCollective的藏品包括英国年轻艺术家乔尔吉奥•萨多蒂(GiorgioSadotti)和意大利概念派艺术家弗兰克•B(FrankoB),约一个月后,该组织将在伯明翰创建一个卫星组织,并将在剑桥的WysingArtsCentre为对在那里建立一个小组感兴趣的收藏者主办一次活动。

高端艺术品市场魅力丧失,受此推动,年轻的收藏者们正花更多时间认识新的艺术家,并寻找提供入门知识的组织。霍布森表示:“人们重新回归了批判性思维。”

他补充称,ContemporaryArtSocietyBlood课程的会员——每年支付95英镑,收藏新手就可参观工作室并与收藏机构管理者交谈——仍相当“强势”。格特勒说,Outset的赞助人会加入该组织,参加教育活动,将其作为一种提升生活品质的方式,获得“知识上的刺激”。他估计,其中约60%的赞助人会购买艺术品放在家中。该基金引发了来自潜在新会员的“良好且健康的兴趣”。

特雷盖斯科斯表示,对于较年轻一代收藏者而言,有前途艺术家作品的吸引力将不会消失。他说:“这是一种风险,这是购买无名之辈创作的新艺术品而引发的一种兴奋。”就像查特顿•迪克森也指出的那样,“事实是,以拍卖会一半的价格出售的作品,其质量并不会下降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