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第09期 > 秋拍必死吗?

秋拍必死吗?

2010-08-17    编辑:[周杭瑜]

刘野《小海军》成交价:1344万-保利

2010年的春拍热点无疑还是在古画和近现代书画方面,所有的媒体都因为保利春拍的《砥柱铭》而找到了话题,毕竟是4个多亿,光用蛇皮袋子装钱得多少袋子呀,我和编辑们算计着,同时这件作品在当天的现场也活活拍出了近四十分钟,起拍价格是8000万元,每叫一口便是1000万元,这在过去的拍卖历史上是没有的,台湾媒体会用山谷子打败了鬼谷子赞美《砥柱铭》,当天的现场真的有些夸张,现场完全没有被起拍价格吓倒,你一轮我一轮,但是真正的幕后买家确实没有在现场,电话委托和一位被委托的姐姐轮番举牌,快到3亿的时候,我还和编辑说:“差不多了,准备收拾东西,咱们回家吧!”没想到,举牌仍然在继续中,最终到3.9亿的时候有些停顿,电话委托最终拿到了这件作品,大家都在猜测这件作品是谁这么低调地嚣张拿走了,直到截稿之前,还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就是多次逼问赵旭,他也不肯回答,对于某些网站上探讨的这件作品是被上海某几个公司集体购买的消息,赵旭更是一口否认,到底是谁买的?一定会浮出水面。

对于真正关心这个话题的朋友无非有两个原因:一是出于本能的好奇,二是再次确认市场在好转,送拍的和要买的都要知道会不会有下一轮资金接手,如今到底是不是一个倒手的好时机,《砥柱铭》让大家吃了定心丸,曾经短暂的艺术市场低迷,让我们更对能否有新钱和新人进入市场抱有疑惑和白日梦般的憧憬,现在这是现实了,对于拍卖公司而言秋拍的征件工作可以顺利开始了。暂且不讨论这个神秘的新买家,我们可以从已知的买家中得到一些信号,那就是市场在回暖,但是这种温暖的气候会不会突然变脸,真的不好说,比天气预报难预测得多,不管有没有新钱进入,这些专业的藏家确仍然在买,这个春拍中,这些专业的买家甚至买不到东西了,真是有些出乎意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包铭山,他是张大千《爱痕湖》的强有力竞争者,一直叫到了8000万,但是没有买到,直到接受本刊采访的时候,仍然表达着遗憾之情,因为对手是台湾大藏家林百里,据说他的至爱就是张大千,更何况这件作品是台湾张大千专业户陈筱君送拍的,张大千一直是台湾人的大爱,包老师非常懂得谦让呀!

当然都是江湖上传言,不算负责任的讨论,唯一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伟大的作品,一亿多的价格还有点少呢!让人不得不想起去年秋拍齐白石的《可惜无声》以8000多万成交,买家是高调的自己举牌的刘益谦,当时这个价格已经把媒体吓坏了,凤凰卫视用大篇幅报道这个来自中国内地上海的大买家,2009年的风头绝对没有人能盖过刘益谦夫妇,从香港佳士得到北京保利、嘉德几乎每场的大件都出现他们频频的举牌动作,号称去年花了12个亿购买艺术品的刘益谦夫妇走到哪里,都会有一批业内的跟班,希望能在他们的荷尔蒙上撒把盐,但是明眼的人可以看出这绝对是聪明的夫妇,只买最贵的作品,这意味着风险最小,同时高调地买进,也意味着今后要高调地卖出,果真在上海的红坊艺术区内,他们两口子的画廊已经悄然动工了,虽然2010年的春拍中刘益谦并没有过多地挣抢高价的作品,看起来只是观察市场,有更高的价格出现只会让刘益谦happy,因为比他有钱的人越多,意味着以后他手上的作品将有更多的下家可以选择。

另外一个大买家比起他们都更加低调,那就是叶茂中夫妇,每次见到叶茂中老师都邀约采访,叶老师也总是拒绝,我也无所谓了,每次都用要不要接受本刊采访作为sayhello的开场白,这次保利春拍夜场上,叶茂中也比以往更加高调,坐在赵旭的旁边,势在必得举牌,只为徐悲鸿的《十二生肖》,最终以6000多万拿下,成功得手之后,夫妻俩立即退场在楼下举行小小的庆功宴,叶茂中夫妇应该是更加谨慎的买家,过去的买卖记录单件记录也只是在千万元左右,虽然他们是徐悲鸿的粉丝,但是这次豪掷6000万,可见对于市场的信心,否则以他们的风格,应该不会这么大手笔,希望有天叶老师能够接受我刊的采访。

还有一个买家陈郁,也来自上海,总是在拍卖场上戴一顶帽子,也许是为了低调吧!本次春拍中,他最为亮点的举牌来自对于刘野《小海军》的追逐,他和朋友先是在场中举牌,由于争抢激烈,他和朋友又转战到拍场靠近出口的地方,看起来是买到和买不到都准备随时离开,其实每个买家在场上的肢体表达都非常有意思,估计够得上心理学的经典课程了,1200多万的刘野在近现代书画的热火下,似乎是小儿科,但已经是当代的绝对高价,其它的知名艺术家已经被刘野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拍卖后的第二天就相约刘野以示庆祝,但刘野似乎更愿意显摆自己的新车,一辆咖啡色的宝马一系,非常适合他,希望刘野的高价还能继续延续,让黯淡的当代市场有一点光彩。

其实还有更多的藏家是我们熟悉和不熟悉的,作为媒体,我们确实感受到了更多的人积极准备进入这个市场,尤其是当股票和房市都一塌糊涂的今天,这是一个利好信息还是下一轮泡沫的到来,真是不好说,专业的藏家也有走眼和盲目的时候,新入场的藏家也会随波逐流,加上拍卖公司的技巧战术,谁都可能在那个氛围下癫狂,所以泡沫一定存在,但至少我们看到低迷的市场在抬头,并且市场经过新的一轮调整有了新的趣味,除了热捧古画和近现代书画外,活着的艺术家里,买家更倾向于早期的经典作品,写实又迎来新一轮的购买热潮,同时在日常的市场中,十万元以内的年轻艺术家,只要技术过硬,照样销售良好,可见藏家的层次在逐渐清晰,购买千万级别的作品大概有效藏家为50到100人左右,购买百万级别的作品大概有效藏家有500人左右,其它跃跃欲试的新买家也有差不多500人左右,他们也好像学生一样分为小学生、中学生、高中生,因为级别不同,他们购买的目标和目的也不一样,因此市场渐渐被细分,对于拍卖公司而言这是一可见藏家的层次在逐渐清晰,购买千万级别的作品大概有效藏家为50到100人左右,购买百万级别的作品大概有效藏家有500人左右,其它跃跃欲试的新买家也有差不多500人左右,他们也好像学生一样分为小学生、中学生、高中生,因为级别不同,他们购买的目标和目的也不一样。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