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第09期 > 郑坚定:近现代书画短期套现更快

郑坚定:近现代书画短期套现更快

2010-08-17    编辑:[周杭瑜]

郑坚定绝对是艺术市场的一个大买家,而且,他的购买代表的是他背后的机构,已经超出了个人行为。2009年他们从南到北一路买齐白石,从嘉德买到朵云,从匡时买到保利,2009年的齐白石高潮他们起了很大作用。作为山西买家中的一员,郑先生知道很多山西买家购买的前前后后,包括饭桌上讨论价钱的花絮??都是相当精彩的内容,你不在我们Noart绝对看不到!

开拍前,我就猜到《爱痕湖》会超过《可惜无声》

No:感觉这次春拍,好像钱已经不是钱了,你怎么看?

:今年从南到北每一场的拍卖我都参加了。从东西来讲,虽然过去有1.6亿的吴彬,有1.08亿的曾巩,但是这些东西的份量和这次的比距离还是很大的,像这一次3.9亿落槌的《砥柱铭》,事先我们对这个已经有预测,当时我们在保利的楼下吃晚饭,大家谈到这件作品的时候,我们饭桌上都出3个亿,认为3个亿是最基本的,不一定能买得到手。当时嘉德拍《爱痕湖》的时候,我们有一些买家在饭桌上表示,预计三,四千万拿下,我当时就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张作品比上一次匡时的《瑞士雪山》虽然尺寸小了,但是在艺术感染力各个方面,能够代表张大千的艺术成就,所以我觉得这件作品会超过上一次保利的《可惜无声》。

No:你事先就觉得可能超过《可惜无声》?

:我觉得是有可能的,至少我们饭桌上又一次讨论价格的时候,我跟大家说,我说5000万以上是基础,因为上一次《瑞士雪山》卖到了5000万,从我的个人来讲,这件要高出那件30%,这样才合理。我觉得是作品的艺术性决定了价格。一般人只看到这个价格的高,但是看不到价格背后的作品的意义,我觉得这个价
格是有道理,并且好多作品的价位我认为并没有真正的释放。

No:还没有真正的释放?

:没有。比如王冕,比如一些古代的作品,五千多万的,比我的预估价要低。艺术市场面临三大问题

No:那你觉得今年秋拍应该是一个继续释放的过程了,完全没必要担心?

:今年的走势,我觉得应该是基本明朗,2009是一个转型,2010基本走势还会持续。过分的担心没有必要,但是艺术市场有三大问题,现在没有解决好,第一个是鉴定体系的建立,没有一个中心的鉴定体系,大家众说纷纭;第二个是价格评估体系,完全是各种个人的观点在这,炒作啊,或者是天价啊,没有人去研究价格与价值的关系,还有中国的艺术品和世界的比较,这些都没有;第三个是金融对接,资本市场没有开放。这都是影响中国艺术品继续走强的最致命的三个问题。这些问题现在通过不同的渠道在打通,现在资本市场有一些做基金,我们也在研究这个模式,一直把重心放在研究资本运作的模式这块。

No:你的基金是怎么样的一个运作的方式?

: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现在还处在一个不准备公开的阶段,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方方面面,但是我们理解的是一个全方位的,多面的来建,可以这么理解,直接考虑银行的对接,也考虑私募,也考虑其他的一些形式,也考虑中国现在的这种法律,各种方面都考察,所以,可能慢一些,但是我们希望做好。

No:但是现在还不能说?

:对,这个问题,我的重心可能就是在研究这个模式上比研究艺术品的东西上要下的功夫还要多,是解决根本问题的。我们可以透露的部分就是,首先一定要考虑专家和行家的作用,还有社会环境,要全面来建立一个东西。同时,也考虑科学的各种因素,合理的评估的体系,现在的评估体系的参照性的意义是不大的。现场调整心里价位也未必不对

No:这次春拍这么多高价,你觉得拍场的火爆氛围是不是导致高价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根据拍场氛围做调整是有的,我能感觉到,在拍《砥柱铭》的时候,因为我们事先知道有买家的最高心理价位是3.2亿,当时调到3.4亿的时候就停了,并不是无止境的调高。我觉得这样非理性的东西,在某一些人身上可能会有,但是某一些机构来做事的时候,未必会有。但是这种现场的调整是肯定有的。拍场买东西是一个综合的东西,预估的价格只是一个分析,我觉得适度的调整未必不对,也未必不好,就像你不能用一个钥匙打开所有的锁。

No:对,是这样的。像去年,大家觉得刘益谦买那《可惜无声》花了挺高的价钱,他当时买可能也有拍场氛围的影响,但是如果今年再回过头看,其实他买得是很好,很合适的。

:当时买吴彬和《可惜无声》,都是山西人和他在争,这个我清楚。刘益谦的性格里面有这种因素,我觉得他这个人??他是一个气势投资,而我们是一个价值投资理论,但是这个不能说哪一种对,哪一种好,我觉得各有所长。

No:我们听说《砥柱铭》这件作品被山西首富买了?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这个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近现代书画中短期实现更快

No:你觉得现在买家买东西,有没有什么新的趋势?

:近现代书画永远是在市场的一个注,和古代比较来讲,它中短线实现更快,从市场来看也是这样,好多东西近几年里反复出现,价格每一次飙升,其涨幅一般都超越古代,当然古代也会有偶然性,经常有巨大的变化。古代关键是大家的认识和研究发生变化了,这个东西以前的价值被低估了,或者是没有认识,或者
是认识不足,古画的群体还相对比较专业,不像近现代,大家都认为能看得清楚。但去年秋拍和今年春拍也体现了古代的魅力。出了很多高价位的东西。

No:因为那个更稀缺了。

:资源稀缺,从这次各个拍卖上能够看到,嘉德的这次大拍,精品的东西就极少出现,你看所有的封面,我们也不具体谈了,但是至少说明了高端资源的稀缺。中国的有钱人还欣赏不了当代

No:你会关注油画市场吗?

:我是学油画的,所以我对油画市场一直关注。

No:那你觉得油画市场相对于书画市场是不是太低迷了?我指的是抛开经典油画的当代部分,藏家对这部分当代的关注是很稀少的。

:我觉得这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相关联的,过去对当代的关注度,主要是国外买家,因为中国的审美和文化还没有到这一块。中国目前的审美上是以写实为基础,当然写意也是一种,当代艺术这种过于前卫个性解放的东西还远远的没有被人群接受。你看看我们当代这一批有钱人他们在追求什么?市场的发言权掌握在他们手中。为什么陈逸飞成功?他当时附和了一些富翁和投资人的一种恋旧心理,对旧上海,对一些江南物事的怀旧。很多人虽然有钱了,但并没有经过三代的积累,并没有从心态上追求个性,并没有对艺术进行消费的形态,也没有渴望从艺术中获得自我满足。他们在艺术领域还是一个投资心态,他要趋势,要社会性,要考虑未来。只有大家心里认同了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在中国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从长远来看,对这个社会来说,更多人能接受当代艺术,这一定是好的,因为我们从富到贵,从贵到追求雅,从雅到个性解放,是一种更高的阶段和层次,这一点,我们不太像国外,中国的路还很漫长。

No:我们已经看到市场在不断的发展,就是速度特别快,你觉得这个当中有没有一些隐忧?

:担忧的地方肯定有,一些非理性的东西肯定会在这里头出现,一些价值和价格之间的关系仍然有不够合理化的地方,我们肯定看到了一些隐忧,但是我们觉得它是每一次都在调整,每一个人都在调整自己,每一次投资行为之后,他们也会总结。免责不是一个坏事,买家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No:这次拍卖如果要推荐一件比较难忘的拍品,你会推荐哪个?

:我觉得真正感动我的是《爱痕湖》。

No: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张大千?

:不能说我特别喜欢张大千,但是我觉得《爱痕湖》让人感动,对我具有震撼力。

No:那这次拍卖有没有比较遗憾的,你没有拍到的艺术品?

:有,肯定是有,刚才说的一些印象深刻也许就是。

No:就是像你刚才说的,你买东西的风格就是?

:不要比较,不要比较两个人,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买东西,我觉得作为一个投资行为的对错来讲,还是要用未来来说话的。今天说卖到多少钱,都不能说明什么。等明天这个东西再次出来,得到社会的公认,得到下一个投资人的追捧,从投资来讲才是成功的。

No:因为现在我们还看不清楚明天。

:对,明天你不能预想,这个作品拿出来,谁知道明天是一个什么结果?

No:那你这次春拍的清单你能透露一下吗?

:不能。

No:好的,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拍卖法》当中,不保护买家在拍卖会上买到假货,你觉得这一
点需要被改变吗?

:我觉得这种东西,免责制这种东西,是我们把它过分夸大了,没用,免责不是一个坏事,买家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是一个游戏规则,但拍卖公司应该把这个规则用好,拍卖公司应该做到的是,虽然我是免责的,但也是能正视错误的,我觉得这么理解才对,就好像我敬你,我让你先走,大家在相互敬重中来进行。而不是给自己推脱,这样运作的话,我觉得是对别人的不敬重,这样得到的也会是一个不好的结果。

No:对,对有争议的一些东西,拍卖行应该有针对性的拿出一些解释,这是对藏家的一个服务,他不能直接不管不顾。

:是,我觉得应该加强服务意识,拍卖公司如果一味追求利润,这对艺术市场、对自身都是伤害,像2006的时候,大量的拍品增加,现在也有这种趋势,作品越来越多,最后,2007大家着急了,2008年大家痛苦了,满场看不到人买东西,这个时候着急有什么用啊,我觉得一切都是因果,有因就有果,你今天很用心保护、呵护它,它就会健康,你今天毁灭性的开发,掠夺性的开发,过分的开发,不注意保护,明天也会吃到这个苦果。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