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第09期 > 祈文杰:最容易盲目的就是新买家

祈文杰:最容易盲目的就是新买家

2010-08-17    编辑:[周杭瑜]

张大千《风景》-佳士得

新买家出的价钱更厉害

NO:今年很多新入场的买家表现特别活跃,他们出的价钱是不是已经对老买家构成了压力?

祁文杰:市场现在非常活跃,而且确实很多新的买家进场,有时候,他们出的价比老买家出的价还更厉害。但有一些新入场的买家没有什么概念,打个比方,以前刚入场的十万八万买一张齐白石,现在他们一出手就一百万,可能在我们心目中,这些作品大概值五十、六十万左右,可是他们一锤就到一百万了。

NO:这些新买家好像更愿意去专场买一些东西,这会让专场的东西产生一些虚高吧?

祁文杰:我觉得这是一个怪的现象,比如一批作品都是一个藏家出来的,他们对这些作品就更有信心,比如说一张画卖十万块,他可能愿意出二十、三十万去买同一藏家的东西。这个就反应了有些新的买家,他们在这方面不是很了解很成熟,盲目的去追求一些同一上款,同一藏家的东西。

NO:因为他们觉得这是比较容易能把握的一种方式。

祁文杰:对,一批东西在某个专场上都卖得非常高,但打散之后你将来再拿出来还值不值这个钱呢?我认为是很不值得的。一些新买家,他们也是心里很虚的,就是太害怕怎么怎么,主要还是听别人说,所以还是要加强自己的理解力和眼光去买东西,这样会比较理性一点。

NO:你觉得现在的书画市场有没有炒作的成分在里面?

祁文杰:是有一些的,能感觉到有一些人为的因素在里面,这是一个资本社会,一个经济发展的过程。所以,我觉得新的买家更需要了解里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找一些可信的人去了解一下,这样比较安全。

太多人想买《爱痕湖》

NO:今年张大千拍出了几个很高的价格,你觉得都是比较合理的价位吗?

祁文杰:我不能说不合理,当然在我来说涨得太快了,可是这也可能是因为人家眼光就是比我好,这个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肯定。如果他将来又赚了一倍,到时候你再问我,我会很肯定说,2010年6月份他花这么多钱买这个肯定是很对的,但如果它掉下来了,这就是两回事,可是我觉得长远来说也是对的,肯定是对的,比如张大千的《爱痕湖》是我很喜欢的,如果是几千万我也想买,可是还是买不到的,这个价格上扬得太厉害了,但冷静来想,一些中间档位的作品,我们可以说这张画价钱高了,价钱低了,但一些顶尖的东西,你不能说它的价钱对与不对。看完拍卖,你才知道原来已经有人达到这个眼光,达到这个胆量,达到这个经济能力去买这个东西了,这个反而是给我们一个参考,让我们应该去学习,原来这个市场比我们想象还快。

NO:这次好像很多藏家都特别喜欢张大千这件作品,没买到的,都成遗憾了。

祁文杰:对,之前大家对泼彩的接受度没有那么高,大部分人还觉得,张大千因为最后是眼睛有问题了,他不能画,所以才创出泼彩,所以很多人觉得是泼出来的,没有什么笔墨在里边的,就是一个大写意的东西,跟以前的张大千简直没的比。我反而认为,他作为一个画家,到他那个地位了,那个年纪了,他还去创作泼彩,他就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去创造,在眼睛不好的时候,张大千能变化,而且变化的出来的人家看了都觉得好,所以我觉得他很高的,他能用泼彩然后加一点笔法下去,或者是一些小屋子,一个小树,小桥,小船什么的,就变成很另类看法的画了。

NO:今年的《爱痕湖》比去年的瑞士雪山贵了一倍,而且比上次那张小。

祁文杰:如果拿两张比较我还是喜欢爱痕湖的,因为我喜欢它的用色,上次匡时那张,它的特点就是大,它能赢爱痕湖就是因为它尺寸大,可是《瑞士雪山》和《爱痕湖》相比就有点黑乎乎的。

NO:蓝色部分好像要比《爱痕湖》的少一些。

祁文杰:对,如果两张是同时出来,同一个场子卖,这个比较就很特殊了,不过我猜也是《爱痕湖》应该高一点,如果是我,我有这个钱要买一张,我会买《爱痕湖》,虽然它比较小,可是它漂亮,还有一个原因,《爱痕湖》是放过张大千的家里,这也是其中吸引人的一个原因,张大千自己画那么多,他把这张放在他家里,这也是一个价值。但回过头来说,只要打开画面,我不理它以前是谁收藏过,《瑞士雪山》和《爱痕湖》,我就要爱痕湖了。

NO:这次拍的《砥柱铭》你也在场吧,你觉得最后的价钱合理吗?

祁文杰:这件作品是艺术加上文物的价值,所以我觉得不能说它是一个不合理的价钱,但也有人说几个亿去买一个纸什么的,我觉得这个是他不懂。不能这样说,因为有历史价值的艺术品都是和国家的国力成正比的,大家也看到中国的经济在全世界都处于领导的地位,所以,它的空间还是很大,现在国内很多人的财富是非常不得了的。所以,对他们来说,花几亿去买回一个那么重要的北宋文物都是没问题的。当然我希望也是落在我们中国人的手上,不要在外国,这也是有一点我们中国人的情结在里面。所以,我很佩服他们很有眼光,还有胆量花这笔钱,我很乐意看到这个情况,因为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在世界历史上是很令人骄傲的,我们香港人对这个东西也是感兴趣的一群。香港人的追求差得太远

NO:香港有钱人也很多,但好像没看看到香港的买家在买这些大件作品。

祁文杰:我觉得在大陆和台湾的人们对文物的追求,比我们香港更厉害,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追求远远比香港人多,香港人的追求差得太远了,我们自己都觉得惭愧,我很有这种感受,香港有钱的人确实很多,但为什么没有香港人去买这个东西,很可惜,他们太不了解。

NO:现在书画在市场上特别受重视,除了书画,你关注当代部分吗?

祁文杰:当代里面也有一些我觉得很可爱的,比如我喜欢刘野的东西,我觉得他有一种很可爱的感受,我自己一张都没买,因为以前错过了,早年想买可是没买,当然如果从投资来说,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是按比例,我十年前买一张齐白石,到现在也不错,可是如果买刘野,可能他比齐白石还多一倍。
我个人的看法,为什么近现代这一块被大家重视,因为近现代它有根有据,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李可染等等这些大画家,都是这一百年来挑选出来,大家已经肯定了这个东西。我自己愿意花多一点钱去买近现代,就是觉得近现代我比较肯定,而且他们真的有功夫,而且中国的水墨是全世界没有的,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东西。比如齐白石的线条,你都能看出他的功力非凡。为什么几十年后的今天,还没有人比齐白石画的好呢?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他的功力是后无来者的。我觉得中国画是文学性很高的一个东西,跟当代是两回事。当代还没有经过历史的考验,这个投机成分高一点,它在过往五年之间涨幅太快,而且刚刚金融风暴的时候它又掉下来太快,这个有点让人觉得不踏实。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