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10年5月 >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70后”当代艺术家漫谈

画廊2010年5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70后”当代艺术家漫谈

2010-06-09    编辑:[杜晓蓓]

70后的我们,有很多的梦想,有的实现了,有的破灭了。
70后的我们,有的出名,有的默默无闻。
70后的我们,挣扎过,彷徨过,还是挺过来了。
70后的我们,退去青春年幼的稚嫩,开始适应社会大家庭。
我们的心里都很清楚,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
亲情的分与合,爱情的分与合,友情的分与合。
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活着?到后来,已经懒得去想活着的意义。
曾为了爱情可以不好好地读书,到后来为了工作可以丢下爱情。
看不惯的事情也就渐渐习惯了,不知道这种习惯是好是坏?
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的梦想应该是什么?
但有一点的是肯定的,不会再做一些年少轻狂的梦了。
——节选自《偷偷老去的70后》

前些年网络上流行的《偷偷老去的“70后”》一诗,据说引起了许多“70后”的共鸣而跟帖无数。人在少年时总爱装酷、扮老成,但哪一天醒来,突然发现两鬓初现秋霜而皱纹已然偷偷爬上眼角时,那一种惆怅,那一份伤感,还真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成熟总是有代价的,必然要惯经风雨直待“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方才“却道天凉好个秋”吧。屈指算来,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艺术家,踏入21世纪第10个年头,年纪都在三十以上的“而立之年”了。对于闺阁红粉而言,30岁是一个槛,此后的人生便只剩下“红颜易老,美人迟暮”的咏叹了,不过对于艺术家来说,30岁却是崭露头角、一展抱负的开端。近些年来,“70后”青年艺术家逐渐摆脱青涩,成为艺术市场中的一股新兴力量,个别艺术家甚至已在拍卖市场上加入了“百万军团”(单幅画价在100万元以上者)。

“60后”、“70后”、“80后”,这三代人无疑构成了我们今天这个社会的最中坚力量,而夹在“60后”、“80后”中间的“70后”艺术家,似乎并不怎么招人待见:“60后”骂其迷茫,“80后”笑其迂腐。每一代人看另一代人总是看不顺眼、爱提意见的,不过,谩骂也罢,揶揄也罢,都只是过过嘴瘾,千万别当真——“80后”不也常常抱怨“官都被‘60后’做去了,爱人都被‘70后’抢去了”吗?因此,这几代人之间的对骂,纯属人民内部矛盾,是艺术家们日益增长的成名需要与稀缺的成名渠道之间的矛盾——这也是当前艺术界的主要矛盾。

当下还有一种流行的观点,每个年代出生的人都有其年代特征与所谓的“集体记忆”,“60后”、“70后”、“80后”的提法,也是由此而来的。不过,这种贴标签的做法并不见得很科学。那些生活在珠三角整天打着电子游戏的“二世祖”和山区的小孩相比,他们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就绝对不可能相同,哪怕他们是同一天出生。现实生活中,造成人与人差别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出生年代,而是出身阶层、所受教育与所处环境。十年,相对于人类历史而言,实在太短。不必说太久远了,就是一百年后的人看今天,他也绝分不清“60后”、“70后”、“80后”究竟有什么差别,在他们看来,无非都是一类人,都是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不了任何实际影响的人——这就好比,今天即使是专门研究清史的专业人士,也很难说得清曾国藩和李鸿章这两位老兄人生观、世界观的不同,是否因为两人年龄相差十二岁所致。

不过话说回来,“70后”艺术家(本文使用这个词,只是表明其年龄段,并无其他含义),他们还是有某些共性的:首先,他们处在一种理想主义远逝、政治色彩淡去、文化选择多元的时代;其次,他们都接受了完整系统的美术教育,他们完成大学学业的时间段,正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教育体制步入正轨与新世纪因为各种因素造成教学质量大滑坡之间的黄金十年。这些画家从美术学院毕业后,经过几年的摸索,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作技法,同时已经显示出一定的个人风格。当然,他们仍处在探索阶段,还没有完全定型。

三十来岁,正是男儿发奋自立的大好时间。据佛经记载,释迦牟尼就是在35岁成佛的。那一年,他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最终一举成功。35岁,该享受的安乐清福都享受过了,该经历的人生苦痛也都经历过了,所以能一超直入,立地成佛。如果这个故事是可信的,那也再次说明30至40岁之间,是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最关键的“冲刺之年”。孔夫子不就老早告诉我们:一个人到了四十岁,还没有成就的话,那也就“斯亦不足畏也”了。那么,处在临界点的“70后”艺术家是否经受得起时代的挑战呢?

在重开国门学习西方文明之后,中国的艺术现状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出现了许多所谓的当代艺术,但现在回过头来看,真正能在艺术史上留下记录的可能不多,将来的人或许将这一类作品作为一种对西方当代艺术的“模仿秀”看待。经过这些烦嚣之后,我们冷静思考,当前真正足以体现我们所处时代面貌的优秀作品并不多,我们呼吁中国应该有自己的当代艺术。70年代出生的这一代艺术家,本应成为中国艺术创作中摆脱“模仿秀”的中坚力量,本应在今后的艺术活动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是,很可惜,我们目前还看不出这种趋势。记得五年前,我和董捷兄合作策划“新改良:70年代艺术家提名展”时,作为同龄人,我当时对于“70后”艺术家是充满期待的,我是这样表述策展主题的:“我们用‘改良’这个主题来组织一次画展,其目的正是希望藉此来延续前人的文脉,使之不因专业的狭隘性而孤立于整个文明之外。当然,此处我们并非持着怀旧的心态来建议回到从前——这已不可能了。正因为不可能了,所以我们对传统、对革新的看法更应该变得通达。”五年过去了,现状只是令我们越来越失望,即使今天“70后”艺术家已经出现所谓“百万军团”。他们虽然得到市场的认可,但并不一定就能得到艺术史的认可,他们的崛起,仅仅是因为时间到了,市场需要一批新人,一个新的卖点,一个30至40岁之间、让买家看着觉得很有升值空间的创作群体,而不是他们真的创造出与时代精神相吻合的语言形式。资本的炒作,总有变焦变糊的一天,高画价正在透支着“70后”艺术家的未来。

我一直认为创新不应以彻底抛弃历史为代价,我们这一代人的代名词也绝不可能只剩下:血腥、暴力、残酷、颓废。如果说过去我们因视野所限而不得不采取“模仿”代替“创作”的立场,但现在是到了该和“模仿”告别的时候了。或许有人认为我的想法过于民族本位思想而显得封闭,但我觉得这种立场还是比较稳健的。“70后”艺术家应该再洒脱一些,摆脱市场因素的制约,摆脱“呀呀学语”的状态,寻找自己的艺术语言,否则只能永远活在“60后”的阴影下面,最终消失在“80后”、“90后”的茫茫人海之中,到那时,揽镜自照,就真的只能长叹一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