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NOART2010年3月 > 艾轩 我下辈子还画写实

艾轩 我下辈子还画写实

2010-05-26    编辑:[杜晓蓓]

就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写实画派五周年特展”上,我的思绪又被拉回了写实绘画中,再次对这种“不合时宜”的绘画方式肃然起敬。从该组织的介
绍上不难看出,艾轩一直都是这个队伍的骨干核心老大哥,绝对算台柱儿。在百度百科上输入艾轩两个字,得到的更是长长的履历,众多国家级美术
展览都与他有关。而随着当代艺术的异军突起,写实高手们迎来了挑战,开朗的艾轩坚信“写实不会消失”。在大多群众心里,还是更乐意将艾轩这些人尊称为画家,或许对于老百姓,谁画得像才是最终标准。我最喜欢艾轩的《荒原》,那个藏族女孩的孤独眼神深深感动着我。说了这么多有恭维之嫌的话,但我内心的尊重永远是真诚的。

写实一直很稳妥

N0:当时你们为什么要成立中国写实画派?
艾:当时说得比现在严重多了,有人说写实画派不成了。大概是2002年,我们成立了中国写实画派(最早叫北京写实画派,后于2005年更名)。成立这个组织主要是希望能自己做一些事情,一起做一些展览。

N0:现在很多藏家开始关注写实绘画,是不是代表了这些收藏家的审美回归?
艾:这是市场的反应,和审美回归没有关系。写实绘画一直都是最适合大众审美的。藏家看到大量的当代艺术品,还是会觉得写实比较稳妥,并不是今年才被关注。写实绘画被人关注是一贯的,进入市场以来,更是一直被关注。早期是被西方关注,并没有什么中国人关注。当年来国内找画的有香港的张颂仁、印尼的郭瑞腾,还有尤伦斯等人,尤伦斯买得第一张中国油画就是我的。这几年,写实油画始终没有飙那么高,也没有那么低,它一直处在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但是写实能攀多高呢?目前看来也就陈逸飞、靳尚谊高了,吴冠中也很高,但是其他人并没有太高,都是比较平稳,也没有太大变化。

N0:通常会把你们称为体制内艺术家,作为体制内艺术家是过得比这些人很安全,或者说很稳定。
艾:确实是体制内艺术家,但那三、四千块钱工资有什么用呢!体制内只是一个头衔,但艺术创作还是很个人,很自由的。

N0:很多展览不邀请写实画家参加,你觉得这公平吗?
艾:不公平。但这没关系,因为我们可以自己组织一些展览,自己去做一些事情。这样也给大众带来了欣赏写实绘画的机会。我们可以自己做些展览,没有人帮我们做展览。我们自己成立组织,自己办展览。当代这个词很临时

N0:你怎么看当代艺术?
艾:当代这个词儿就是临时性的词儿,它本来就不靠谱。艺术今天是当代的,到明天它就不是当代的吗?写实绘画也是当代艺术,这个词儿不能这么理解。

NO:有人说过,写实画家是每平方尺最贵的画家,你同意吗?
艾:写实绘画画起来需要很长时间,艺术家创作的量也是有限的。如果是吴冠中的画,在拍卖市场上一张画卖几百万,肯定他每平方尺是最贵的。

NO:随着照相技术的不断发展,写实画派会不会消失?
艾:有人断言过,但是也要看到欧洲写实绘画的领域的突破。最早相机诞生的时候,有人便说写实绘画会消失,随着时间的发展,写实绘画并没有消失,而且在中国还很好。绘画颜色的鲜艳与质感,是相机永远代替不了的。

NO:你关注现在比较年轻的写实画家吗?
艾:现在也有一些画写实的年轻人,但好多小青年都喜欢玩卡通,美院招几千个学生,却培养不出来几个写实画得好的。

NO:你现在每年大概画多少张画?
艾:五、六张吧。包括大幅的,我今年画了一张大画,但上岁数以后,在中国像我这岁数的人,画这么深入,几乎不多了,很多原来画写实也都拐弯不画了。

NO:上了岁数之后,画画会不会更耗费体力?
艾:耗费体力、耗费眼睛,我眼睛又不好,为什么还要画这玩意呢?还是因为喜欢写实绘画,我想我下辈子还画写实。

NO:写实画派的最大的买家是国家,你怎么看?

艾:非常不靠谱。恰恰相反,写实油画主要收藏不是国家。有多少艺术家的代表作品,给了美术馆之后,几乎没什么机会陈列展出。如果一件作品的命运是被存放起来不被展出,这样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