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收藏2010年1月 > 塑造全新观赏角度——李桓权创作媒介之演变

东方艺术-收藏2010年1月

期刊名称

       《东方艺术收藏》由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先生等美术界和评论界专家人士组成的团体;国际著名设计师安尚秀先生担任视觉总监;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先生担任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杭春晓先生担任执行主编。并拥有一支高素质、专业、高效的采编队伍。

      《东方艺术收藏》2009以”搜罗艺界万象,放眼全球市场;引导理性投资,关注盛世典藏”为旨,倡导艺术融入生活,艺术与财富并驱,真正提升国人审美品质。《东方艺术财经》作为国内极少数定位高端的艺术杂志之一,印制精美,每期发行量由创刊5000册已增至2008年的10000册。拥有覆盖国内25个省市自治区的艺术期刊发行网络。并与各大拍卖公司、画廊、书店合作,保证发行量的持续攀升。承揽国内外广告发行业务,客户涉及珠宝、汽车、家居、化妆品等奢侈品行业,以及拍卖公司、画廊、艺术博览会、画展等艺术机构以及艺术活动。

塑造全新观赏角度——李桓权创作媒介之演变

2010-03-11    编辑:[超级管理员]

李恒权是今年韩国备受关注的年青一辈雕塑家,作品极具个人风格,并为许多艺术爱好者收藏。李恒权生于1974年,2004年毕业于韩国暻园大学,取得环境雕刻学士及硕士地位,199年荣获韩国概念雕刻展优秀奖。2004年参加釜山Eulsookdo公园举办的釜山双年展,2005年参加了分别在首尔市立艺术中心、世宗文化中心及首尔艺术中心举办的联展。2007年在德国杜塞朵夫的Posco艺术中心Anders艺廊举办个展,2008年在首尔贞洞剧院举办个展,2009年在香港举办个展。

BusStopseries

2006年,当李桓权(YiHwanKwon)的作品分别于五月及十一月举行的香港佳士得拍卖中取得意料之外的佳绩,不少收藏家经已开始留意他的动态。对于一位刚于韩国本土艺术界登场数月的年轻艺术家来说,这样优秀的拍卖成绩绝对叫人喜出望外。不过,在备受收藏家关注以前,李的作品早已取得普罗大众的认同。2005年他在首尔市世宗文化会馆外展出《巴士站》(BusStop)时,许多市民均拍下照片上载个人网页,并加上“令人窝心”、“可以嗅到人的气味”以及“叫人感到亲切”等评语。

艺术市场到了2008年后期渐渐降温,自此转趋萧条。有指经济快将复苏,但艺术市场将继续沉寂。尽管如此,李桓权的作品在2008年10月7日于香港进行的首尔拍卖会上仍以高出估价三倍的价格成交。此外,他在同年12月1日至31日举行的个人展览亦吸引了大量观赏者。艺术市场对李桓权作品的兴趣及反应均暗示了其创造丰厚价值的潜能。另一方面,大众对其作品的评语,则是慰藉与复元。

评论家的焦点大多集中于李桓权作品中的扭曲型态与效果,以及在制作过程中所运用的数码科技。「尴尬」及「晕眩」等冲着其扭曲创作而衍生的词汇,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知识论。李桓权所采用的数码科技提供了互动的条件,艺术媒介与观众的关系就在这两者之间出现。通过对两者的观察,李的作品突出了媒介与观赏者的关系。这样的媒介表现了作品的可能性,而观赏者在同一时间则体验到一种安慰。通过对其自2007年以来在媒介上的演变作出观察,这篇文章旨在探讨付予李桓权作品潜能与慰藉的源头。

型式的发展

一般市民、艺术商人以至评论家都将李桓权的创作媒介评为既熟悉又突兀。他创作出来的人像没有任何明确有关年龄、性别或社会角色的资料,这却更易切合所有观赏者的记忆、经验与既存观点。不过,这点很大程度上与大家对人像的传统观点有关。此外,出自李桓权手笔的人像往往被扭曲成过长或过矮过胖的形象,这跟观赏者长久以来的体验实在相差太远,这难免会引起一种尴尬的情绪。但这个差距亦令其作品有别于传统。将相反的属性整合为一,当描写日常生活物事的友善雕塑与李桓权那些给扭曲了的陌生形象产生冲突,观赏者也许会感到晕眩,但李的成功却跟这种自相矛盾的结合不可分割。

大学期间李桓权经已创作形象严重扭转的人像。1998年夏天开始制作,花了一年才完成的作品《Half-seatedMaitreya:Yoonjoo》最终在1999年的韩国人像雕塑展览中赢得杰出大奖。此后至2000年,李桓权将扭曲延伸至其他以Gangji、Minhyeong和Gayeon等朋友为蓝本的作品上。在创作Gangji的时候,李更认定了创作方向,将这些作品归类成一个系列。2005年这概念终于成真,首尔市世宗文化会馆外展出的《巴士站》(BusStop)系列,便成了他首个个人展览。

《巴士站》系列完成于2002至2005年之间,当中包含了形形色色的人物雕塑,例如李桓权的朋友,以及路人、流浪汉、老人等经常现身街头巷尾的人物,渐渐,题材由李桓权身边的朋友延伸至世界各地、各式各样的人物。凭着《巴士站》系列,李桓权专业艺术家的地位终被认定,这亦令他更勇于挑战艺术领域,并冲出自己的工作室。

扭曲的诞生
在2001年一个展览中,李桓权将自己调皮的肖像及联络方法印成卡片。卡片上是李反映在不锈钢管上的样子,其掌心则写有自己的名字及电话号码。只要撕开表层,压缩在卡片内的影像及数据便变得鲜明突出。卡片营造出一种幻觉,艺术家彷佛被吸进那表现自己的空间之中。

李桓权作品的扭曲,与其坚持创造幻想的真实有关。小时候当他观赏电影,他经已想象自己走入电影的空间。当电影大银幕的影像转换到电视画面上,曲化了的影像世界便构成了他日后创作的特征。他的雕塑之所以扭曲,其实源自他对走进影像世界的热切期待。

西部牛仔剧集与中国功夫武术电影的出现,令李的期待更激切。上世纪八十年代,彩色电视引入韩国,电视台经常播放类似的剧集与电影。李桓权对形体扭曲的概念,跟他对童年时代种种回忆与领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特别是当他开始懂得表达自己对家人、朋友以至身边事物如村庄及街道风景等的见解之时。

IDon'tWanttoStudyToday

改变的手段

当李桓权在艺术学院尝试以不同媒介创作时,他重新发现自己对进入影像画面的渴求。他将这种渴求投进三年级时的处女作《Half-seatedMaitreya:Yoonjoo》。他尝试运用数码仪器绘制作品的草图,又从不同角度拍摄同一人像,再将这些照片扫描至计算机经数码改造,最后才打印出来,成为指导创作的设计蓝图。而由2002年开始,数码相机取代了李桓权沿用的菲林相机,进一步缩短了整个创作过程。2006年以后,他更运用3D素描器将影像输入计算机,配以CNC程序进行改造。
李桓权的设计并不局限于平面空间,它们体现出立体的深度。自此,李的作品跟其早期的创作出现明显的分别。在较早期的作品中,影像的转变总离不开纵横轴线,但当使用3D素描器后,李桓权则可随意扭曲创作的形象,近期以重新构置电影场面为概念的作品系列,就是最好的示范。

知识论的机会

李桓权将实物演绎成平面影像的目的,跟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们同中存异。当后者尝试透过幻觉将现世实物表现成二元的平面,李桓权却通过操纵与步骤将平面的幻象变成现实,其计算机屏幕上的影像被引伸到现实,并成为现实的一部分,相反文艺复兴的影像则离不开平面空间,跟观赏者处身的真实空间完全隔开。1884年居斯塔卡耶博特出版了一本名为《UnAutreMonde》(《AnotherWorld》)的插图册,向读者传递了超现实的幻想。当卡耶博特将实物重新演绎成平面画像时,李桓权则将人物图像变成实体,进一步走近其进入录像画面的童年梦想。

卡耶博特的插图册令当时的读者感到意外,情况就有如今时今日李桓权的作品令观赏者感到「晕眩」一样。不过,当今的读者及观赏者大概不会再为平面的画像感到震撼。李桓权的扭曲雕塑则展现于真实空间,不再局限于任何媒体之中。这意味着与真实差天共地的影像竟变成了真实。这样的转变在雕塑艺术中其实不算罕见,雕塑家贾科梅蒂那些拉长了的人物雕塑便是另一种扭曲的表现。不过,贾科梅蒂作品的底座证明其创作仍属雕塑范围,与现实的分野尚算明确。相反李桓权的作品没有任何底座,个中的精髓尽露于其置身的环境中。

纵然李桓权的人像雕塑五官清晰,形体与骨骼的造型亦见完整,性别、年龄甚至社会地位及职业等也有充足的描述,观赏者却仍会被它们弄得尴尬不已。尴尬的原因,是这些作品挑战了大众熟悉的认知系统。换言之,观赏者看到一种有别于他们既有认知的真实。艺评家KohChoog-hwan曾说:「李桓权的作品改变了时空的型态,引导观赏者重新审视自己感知的框架。」这就是指,观赏者之所以感到尴尬,全因他们根据过往经验的记忆与观点,跟一种完全陌生的真实正面撞上了。这样的冲击亦来自解读雕塑本身与理解其环境两者之间的差异。当中的落差继而形成一定的速度。固定实物忽然移动,观赏者亦因而经历了一种不可置信的体验。李桓权扭曲了的影像造成观赏者的尴尬,亦带出一种因为既有经验别于当下现实而引发的冲突。

描述与联想
2006年起,李桓权创作时开始使用3D素描器及CNC程序,其作品媒介亦变得更富联想性:刮风的情景、绝望的苦闷、折射的倒影……新作的视觉效果更加稳固,看上去亦更引人注目,而将实物的表现方式由平面转化为立体,亦令作品易于传达更多复杂、流畅的故事。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