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9月 > 关山月红梅画真伪对照

关山月红梅画真伪对照

2010-01-04    编辑:[杜晓蓓]

关山月不论画巨幅还是画小品,不论为国家还是为朋友作画,都非常认真,多年来他创作梅花无数,为人们认可和称道。然而市场经济大门一开,不法分子乘虚而入,在喜爱关山月画作的藏家和爱好者缺乏鉴赏知识的时候,让满天红梅片片飞舞,一时真赝难辨。


图1梅花伪


数日前,一位朋友拿来一张关山月的《梅花》(图1),乍一看很唬人,整个画面气势与真迹颇为相似,但定眼细观差距不小。首先是树干的用墨,墨多的地方,不是浓墨厚重,而是虚得发死。枝干被雪掩盖没有边廓,小枝末梢画得柔弱,枝干杂乱无度,花朵缺乏层次感。落款柔弱无力,不符合关山月的书写规律。

图2国香赞


画梅花看似简单,实则很难,与写书法有同工之妙,没有深厚的功力是很难达到一定高度的。古今擅长画梅花的人都是很有造诣的画家或学者,他们集一生之力体会梅花的精神,表现梅花的气概,正如元代王冕所说:"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1987年关山月为人民大会堂创作了巨幅国画《国香赞》(图2),老梅横斜,枝干粗壮,墨色浓淡相宜,厚重润泽,梅枝铮铮铁骨,坚韧无比,错落有致,避让得当,红梅与黄梅交相辉映,两边的高山流水更衬托出一种宏阔的大气势。《国香赞》题款行草书"铁骨傲冰雪,幽香透国魂"。关山月认为"画梅须通梅性情,写梅须具梅骨气"。因此,他在画梅时完全将自己的生命融入梅花之中,而仿品往往没有这种韵味。

图3红梅伪

《红梅》102×33厘米,(图3),梅的躯干交待不清,层次混乱,梅枝弱而乏力,缺少关梅的铁骨铮铮,是用笔描出来,而不是写出来的--关梅有篆遗韵,中锋行笔,韵致十足。同时,此画梅的色彩红中偏粉紫,关梅则多用朱砂、大红,使之稍偏浅黄。总之关山月的梅花每幅色彩都不一样,花开有前后左右,梅开有大小,开时有长短,受光有明暗等因素,故而色彩变化多端,鉴真关键要看精神。

图4清香铁骨梅傲雪伪

《清香铁骨梅傲雪》97×62厘米图4),此作曾出版在《关山月画集》中,该幅是照原样描摹,左下躯干交待不清,枯笔乱皴无序,墨色呆滞,枝干明显是描的,底色发灰,淡墨为之,关先生很少有此种涂抹。落款"丁卯岁冬"四字,与其它字关系不协调。

图5红梅伪
《红梅》136×69厘米(图5),四尺宣横式,此件作品没有原型,故画得有些乱,与关山月红梅水平差距较大,首先梅的躯干非常乱,左下两个大黑疙瘩不知是怎么画成的。其次,右下长枝上方施以断断续续的淡墨不知何意,看不出是雪景,并且在转折处再度用淡墨笔画,使人费解,梅枝仅左边两条有点姿态,其余枝条则有王雪涛画作的飘洒姿态。整幅作品的题款书法信手写来,全是作伪者本人手迹,没有一笔与关山月相近,此幅作品只是借关山月大名一用。

图6老梅又报一年春伪
《老梅又报一年春》68×44厘米(图6),梅干墨色单调,梅枝屈伸无度,尤其是上边的部分左抹右拐,有失法度。梅花色彩不艳,嫩枝软而乏力,书法侧锋迅急不稳。《梅竹图》89×34厘米(图7),此图纵势梅花向上,竹枝向下,相互连接,构图取半圆,从构图原则与视觉效果都不妥。梅干局促,梅枝束而不放,仅一枝长而弱,竹枝不似关山月肥粗枝叶,变得细碎而修长,与关竹相去甚远。题款的书法较差,尤其是左上的"竹韵幽香系梅魂",谈不上笔墨精神。

图7梅竹图伪


除梅花外,关山月喜爱画的植物还有红棉树,这也是他画作的另一主要题材,如《红棉》、《红棉飞花》、《岭南春色》、《九十年代第一春》,后两件作品是以红棉衬春色。《红棉翠竹》、《春暖南粤》写出了红棉花的火热,也写出了岭南特有的精神。他画的《红棉喜鹊》140.5×70厘米(图8),却被人复制了,如(图9)《喜上眉梢》,尺寸变为136×43厘米,文不对题,眉的谐音为梅花,并非红棉花。所题书款细而弱,非关山月字迹。另有岭南佳景《丹荔图》137×46(图10),也被复制了,改名为《荔枝》83×35厘米(图11)。除了题款内容没变,其他都发生了变化。

图11荔枝伪


我们分析真伪,辨别是非,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关山月及其作品,让经典贴近我们的生活,体会大师的人格魅力和对艺术的探索精神,正如他在《赏梅》中写到"写梅每忆少年时,疏影暗香最费思。冒雨赏花诚乐事,新枝老树令人痴"。从这首诗中,我们不难体会到关山月对梅花精神煞费苦心追求。1976年,关山月在《关于画梅》一文中说道:"题材愈老愈要创新,所作愈多愈要创新。我希望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在突出个人风格和表现时代精神的前提下,今天的中国文人画,会有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这又何止厚望于画梅花!"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