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2009年8月 > 暧昧晦涩的观察:韩磊的摄影作品

艺术与投资2009年8月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暧昧晦涩的观察:韩磊的摄影作品

2009-12-21    编辑:[杜晓蓓]

韩磊,1967年生于河南开封,1989年自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艺术系毕业,当了3年《现代摄影》美术编辑后,越发觉得自己想要去做更纯粹的事情,于是,成就了目前我们所看到的一系列作品。

在这些包含着日常生活中的静物、风景与人物肖像作品里,我们感受不到喧嚣与嘈杂的情绪,一切日常生活的场景被包含在一种浓郁、晦涩的情绪中,对此我们可以姑且称之为暧昧的不确定感。在尝试去分析或者品味这份感受的同时,时间的维度正在延伸,而这正是韩磊作品中,另外一种欣赏的乐趣——随着时间的流动,对于韩磊的作品的感受,只会更加馥郁,仿佛就是在赏玩一种常见却又奇异的事物,这种别样感正是韩磊在观察生活里的细节时所得到的体会。而在与不同的画廊合作与磨合的经验中,此次在玛吉画廊的个展,凭借着玛吉画廊专业的事务经验和良好的展览水准,对韩磊来说都会是一次美好的合作关系。

现在特意采访韩磊,目的是请艺术家本人自己来说说这种作品当中这种说不清楚的艺术情境。

韩磊:我学的是设计,其实设计完全是实用艺术,要和很多机构打交道,客人打交道。但是我觉得我还是不太适合和太多的人去打交道,所以最后我抓住了我自己性格的一面,做设计。设计本身我很喜欢,它是另外一种思维方式。我从大学期间就发现摄影观察的方式特别适合我对现实的一种判断、把握运用过来的一种媒介。摄影是特别适合我去做的一件事情。因为是什么呢?就是我比较喜欢去看一些不是那么通常,大家不很容易注意到的东西,现实里的东西。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比较边缘化的生存方式,比较异类的一种的东西,我对这些东西往往有特别强的好奇心。这种东西,能够带给我一种直接的心理上的一种反应。而这种心理上的反应不一定是好的反应,不一定让你感到很愉快。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的作品本身呈现出来的东西,肯定和愉快是没有关系的,肯定也是和欢天喜地、喜悦是没有关系的。

视觉的这种形象,往往就是有时候我拍照片没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情况。因为摄影,现在大多数在现实当中,在我们理解的摄影范畴,摄影文化的范畴之内,大多数人会理解摄影是有着鲜明的纪实意义、纪实特点的艺术或者是艺术形式。对我来说,摄影从头到尾,我就没有想到我要用照相机去记录一些什么,因为我不认为我记录的东西一定会对什么产生意义,积极的意义。因为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记录本身就带有一种使命感。像我们通常说的报道摄影家,纪录摄影家这类的东西。因为摄影,我觉得是什么?镜头拍下来的东西可以是各种各样的。比如我们两个同时拿一台相机出现在某一个地方,可能我们两个关注的东西非常不一样。你看到的我未必能看到,我看到的你又未必能看见。所以说,我觉得摄影对我来说最能够触动我的就是我能够拿照相机非常敏锐地去捕捉到一些我感兴趣的东西。但是我感兴趣的东西,未必是大多数人感兴趣的东西。而且从刚开始来讲,我没有给摄影强加一种使命感的意义在那儿。就是说我拍的照片,我不要让它一定为社会,为什么东西产生什么多元的影响或者是多大的意义在里面,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刚开始,有一些人对我的摄影有一种误读。

比如早期我拍了很多黑白照片,我觉得黑白照片也算是我旅行的一个部分,那个“旅行照片”的一部分,就像一个作家在写“旅行日记”。比如说我走了一些小城镇等等。我觉得我对旅行本身没有太大的兴趣,尤其是到风光秀丽的地方,我没有太大的热情。但是那个时候之所以我拿相机那样走,本身它更大的意义在哪儿?后来我想到了是什么,我觉得在那样的环境下,1989年以后到九几年,尤其是上个世纪90年代,我觉得那段时间中国的状况,整个社会的状况,那个时候尤其在小城镇反应出人精神的面貌,那种精神面貌反馈在一个人的形象上面,我说的这个形象不只是一个面部的形象,就是他整体的一种行为模式、方式,包括穿衣、打扮、举止,这所有的形象,我觉得都有一种很暧昧、很晦涩的一个状况。我觉得我那个时候旅行,我喜欢观察人。我比较喜欢到一个小地方,我看到这些人,男人、女人,我看到他们在这样的特定社会现实当中和这样的一个时代当中,他们对现实所能反馈过来的一种影响。就是反应在他们身上行为上的影响和形象上的影响,我喜欢反应这个。

事实上,那个时代不管走到哪儿,大多数人都会看到和“贫穷”有关,和“苦难”有关。事实上我对贫穷和苦难反映在摄影里面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我没有这样的兴趣,否则我到农村直接去反映贫穷算了。但事实上我对这个没有任何的兴趣,这是我拍照片的一个初衷,这样的初衷是什么?我觉得摄影让我感觉到更可靠的捕捉的东西是心理层面的东西。这个心理,它不仅仅是人的心理部分,整个社会的部分。因为我觉得反应在人身上的行为,他每天换一件什么衣服,每天什么样的打扮,用什么样的化妆品,反应在整个社会上也是。在那种情况下,比如你走到一个地方,就会突然发现一个怪物的东西出现了。就在这个现实当中,一个建筑或者说某一个东西,人产生想象力的那种东西,可能就会发现,你不去旅游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所以说你在走到另外一个地方,你就会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奇迹一样的东西出现了。这个东西,它就像人一样,就是一个现实的面貌,就像反应在人的穿衣、打扮一样,和人一样,今天可能突发奇想穿这个,明天穿那个。但是这个东西,就像我们今天所说的“山寨”的东西,这个词用在中国是太有意思不过的了。而且我觉得从80年代往今天这个年代走的过程里面,因为是通过我个人的眼睛在看,哪怕我眼睛不用看,它直接就反馈到我的相机镜头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个特别大的“山寨”的奇迹。
所以对我来说,为什么有一些人会提出来你找模特为什么喜欢选那种大家并不认为她是多美的,或者你选择这个环境,你拍照片,也总让人感觉到这里面有一点点潜在的不安定的因素在里面,或者是很诙谐、滑稽的东西在里面。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是置身在一个非常矛盾的环境当中。在今天你不能让我心态有一个绝对的平衡点在那儿。所以既然我采用拿起照相机拍摄的方式,我更愿意看到、拍下来,或者说用照相机去演绎出来我所看到现实这样的一种不确定,不安分和现实里面很混杂、很暧昧、很尴尬的一种因素。这种因素能够通过什么产生出来?你去看我的作品,你看不到我在作品里延伸多么庞大复杂的方式,其实我拍的题材也是非常谨慎的。我始终不愿意离开这些题材。一、就是肖像。二、就是现实的场景(风景)。三、就是静物。其实这在古典艺术里面是最普通的。我始终想抓住这三点去阐释一些东西,这对我来说足够了。因为什么?这三个是视觉最基本的东西。

对我来说,我可能更多地是希望借助摄影去表达我非常微妙的一种心理上的不确定感的东西。因为摄影还有一点就是非常方便。虽然我拍照片并不方便,我拍一张照片并不方便,当然旅游照片除外。但是对我来说,它仍然是一个比较便捷的方式。因为从你开始有一个想法,到你脑子里形成一个画面,只是需要一个时间把这个人找到,把这个场面安排好了,然后把它表达出来而已,这些都是技术上的环节。但是说到底,它对我来说仍然是比较简单的一种方式。我觉得这种心理的环节,我们提到像变魔术、变戏法,对我来说既然是和魔术和戏法,因为摄影,尤其像我以前在暗房里做照片,我始终都觉得我是在变魔术。为什么这个东西到了盆子里显影就出来了,它本身就是一个魔术。因为很多技术层面、方法层面上的东西,有时候会带来一种心理感受上的能量。所以说摄影,因为我拍了很多年,这么多年我始终对它有这样的一种认识。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