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8月 > 吴作人动物画真伪对照

吴作人动物画真伪对照

2009-12-10    编辑:[杜晓蓓]

牦牛是吴作人独特的艺术语言,他那种奋发向上,勇往直前的精神在牦牛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画的牦牛,前腿稳健,牛首下埋作向前,后脚健起,全部的力都在颈部和前骨上,有不可阻挡之势。



图1犛奔



图2齐奋进


我们先欣赏两幅真迹。《犛奔》(图1)98×92厘米,1979年作,环境为西域浩瀚的大漠,远处的牛群用小点墨大写意的手法描绘,让你看到了沙天相接下,牛群被遮掩的情景。几个小藏包,反映生活的情趣,牦牛的用笔很巧妙--先用淡墨画出,再用浓墨破之,头部留白,反衬其黑,尾巴直立,体现精神。《齐奋进》(图2)75.5×51厘米,作于1978年,这段时间,吴作人对牦牛的创作达到了高峰,都是以大写意的笔触刻画牦牛的奋进精神,简洁的几笔就能将神态准确地描绘于纸上,不能不让人佩服。仿品伪品就相去甚远了。下面就几件仿品分析。


图3奔伪

《犛奔》(图3),137×68厘米,此作无题名,绘三头牦牛向前奔驰。这件仿品中牦牛的眼睛是败笔,二头黑色牦牛看不见眼睛,淡色的牦牛眼睛也是两块黑墨,因为没有白色相衬,所以看不到神彩。吴作人画牦牛的鼻子时,像把叉,基本上成45°角,有时也能见到单出的画法,叉上是块小黑斑,惟妙惟肖。而此仿品的鼻子是两条垂直的短线,不好看。这件仿品的淡色牛尾太臃太虚,没有精神,牛腿看上去很粗大,但没有粗壮有力之感。吴作人很少有没题名的作品。此作落款却漏字:"一九七年作人写……"这种错误太低级。为了使假画变成真的,作伪者又搬来了个"证明人"--启功先生的题跋附其右,殊不知,这一题跋,没有一笔像启先生所书。整幅作品完全在拟造。


图4廖廓任奔驰伪


《寥廓任奔驰》(图4),110×66厘米,款为"一九七九年作人",此作虽然处理好了牛鼻子,但在用淡墨上不懂加色,显得苍白。在画牛角时,两角根部相接,这是吴作人画中所没有的。在画牛身的淡墨时,仿制者找不到好的方法,画得墨色紊乱,驴唇不对马口。还有就是牦牛的脚,与身体脱节,应该在墨未干时就画脚,这样才不会分离。书法题名是描出来的,没有一点精神。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