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8月 > 李苦禅雄鹰画辨伪--著名书画鉴定家唐健钧专访

李苦禅雄鹰画辨伪--著名书画鉴定家唐健钧专访

2009-12-09    编辑:[杜晓蓓]

李苦禅画鹰爱鹰,存世的鹰画很多,一般说来,一位画家同一题材的作品数量较多就会影响市场价位,而李苦禅的鹰画却是个特例。在拍卖市场上,李苦禅的鹰画价格逐年走高,令人称奇。在李苦禅拍卖成交价格位居前十位的画作中,共有六幅以雄鹰为主要绘写对象,其中1973年所作的《英姿飒爽》更以319万元的高价位居第一。为何李苦禅的鹰画能够获得人们的青睐,他笔下的雄鹰有着怎样的特点?本刊记者近日走访了著名书画鉴定家唐健钧先生。

雄鹰畅怀苦禅心

鉴宝:为何李苦禅以鹰作为自己主要的绘写对象?
唐健钧:李苦禅写意花鸟的主要题材是鹰、鹭等大黑鸟。他曾说:"虾、小鸡、蟹都是齐老师常画的,早已创出了自家面貌,若再跟着画,就脱不开他,创不出来了。"因此,从题材上他有意识的区别于老师,选取了与老师不同的绘写对象。可见作为齐白石的学生,李苦禅没有在老师的身后亦步亦趋,而是学习了齐白石严谨的治学精神,以惊人的胆魄和毅力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

另一方面作为一名艺术家,李苦禅独爱鹰威猛雄健的超凡气质。他曾说:"凡苍鹰、灰鹭、渔鹰、寒鸦、八哥、山雉、沙鸥……常来笔端。而足堪舒意畅怀者当属雄鹰为最也。"为何雄鹰能够使李苦禅舒意畅怀呢?他说:"余一生坎,饱历沧桑风云,至老年才得欣逢盛时……胸中所快,唯期祖国励精图治,奋发振兴!是以笔下雄鹰乃日趋增多,或展于公共场所,或刊于书报,或赠于朋友……时人谓余画鹰尚有时代气息,余不自知,唯愿于鹰之上,多题'远瞻山河壮'之句,鹰当会我意矣!"因此,如果说齐白石笔下的农家风物和南方花木,寄托了白石老人对农家生活的思念,那么李苦禅笔下的雄鹰则体现了他对雄鹰气质的追求,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苦禅雄鹰两点定睛

鉴宝:李苦禅笔下的雄鹰具有怎样的特点?
唐健钧:本着"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原则,李苦禅在创作中不囿于客观形象的羁绊,着重强调自己内心情感的宣泄。他笔下的鹰雄浑霸悍而又不失含蓄,用笔凝练以神取形,着重凸现雄鹰的气势与精神。若把自然界里鹰的照片与李苦禅画中的鹰放在一起,就会看到照片上的鹰黯然失色。具体说来李苦禅笔下的雄鹰有三处极富特色,即:鹰眼、鹰嘴、鹰爪。在鹰眼的处理上,李苦禅大胆突破了前人惯用的"一点定睛"模式,采取了"两点定睛"。鹰眼几近方形,比例增大,用两点墨夹出眼神,使炯炯之光直逼画外。即使沿用"一点定睛",他也往往在眼眶前沿内点成短横形、三角形或月牙状,达到传神的效果。而八大山人、齐白石、徐悲鸿画鹰,眼睛多取圆形,难脱流俗。

《湖边之景》1964年作《俯首松鹰图》1978年作

在鹰嘴上,李苦禅将其演变为方形,且在描绘时用力甚笃,使鹰嘴既有利斧般的神韵,又有钢丝般的弹性。足爪则突现棱角,强调透视和结构,以及笔意的节奏和虚实,使鹰爪具有力度和灵活性。

为了显示雄鹰的雄壮,李苦禅笔下的雄鹰以梯形取形,并且在绘写上,他不依照自然界雄鹰通体黑羽的表象通身用墨,而是用线居中勾出白翅,以彰显大禽鸟的体积感、重量感和黑翎挺实、光泽的质感。李苦禅画鹰时用墨水分比较大,淋漓酣畅,重拙有力。他曾说:"大写意画,只要笔墨效果好,形象不够准,也不算大错。"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每个鹰的塑造上,李苦禅虽然在用笔与造型手段上基本相同,但丝毫没有雷同之感,尽管鹰的姿态各有不同,但都有着不怒自威的凛凛神气。这样的表现方式,在显示较强的视觉冲击力的同时更展现出一种和谐的韵味。

绘鹰用墨分五色

鉴宝:李苦禅的鹰画在用笔和用墨上有何特点?
唐健钧:李苦禅鹰画的用笔得力于他的书法功力,他的鹰都是一笔一笔写出来的。他把书法的线条用于绘画,在雄强的筋骨之中渗入了圆韵的风神。他写鹰笔笔准确,或用侧锋施以大块黑重笔墨,犹如磐石背负羽翼,厚重而雄浑;或中锋细笔勾勒鹰爪,犹如锋利的尖刀装在爪上,随时待命捕食。在用墨上,李苦禅深谙国画用墨之妙,对中国画的墨分五色研究甚透,用之甚熟,曾自许用墨第一。"我有五种墨,前人和《画论》称'墨分五色',就是焦墨、浓墨、淡墨、干淡墨和水墨。我的画中够五个了。"

画家用色容易,用墨难。我们在欣赏李苦禅的画作时,一定要认真观察他的笔墨顺序。他的画干净利落,笔笔清晰,没有任何涂抹的痕迹,笔与笔之间交待得非常清楚。这些都有赖于他的用笔和用墨,以及对物象造型的准确把握。他的用墨干净明亮,杨力舟曾用"纯洁"二字概括他的用墨"苦禅先生的墨,非常纯净……他的焦墨浓而不板滞;淡墨不泡,而且非常透明,淡中有枯墨,枯墨也不干燥,所以苍润古朴,这些词要在苦老的画里去体会。"

鉴宝:李苦禅笔下的雄鹰画作在前后期有着怎样变化?
唐健钧:在李苦禅的一生中,他笔下的鹰也有三变,早年之鹰近师白石老人,远师林良、吕纪,笔墨清劲而繁复。中期之鹰则将个人气质融入于笔墨,雄强而多变。晚期之鹰则达到了人画俱老的境界,雄厚而单纯。
整体说来,早期李苦禅所画的鹰还没有摆脱客观物象的束缚,画的气魄不够。后来,随着他不断地实践,以及反复观察与鹰同类的鹫、雕等猛禽,抓住它们的共同特点,将他们的形象结合起来,又不断的提炼夸张和变形,最终形成了雄强而富有生气的李家之鹰。李苦禅曾说"余笔下之鹰,已将鹫、鹰、隼之属合于一体,显其神魄处着意夸张之,无益处毅然舍弃之。"

苦禅鹰画可见西画痕迹

鉴宝:为何李苦禅能在鹰画的创作上取得极高的成就?
唐健钧:李苦禅的艺术之所以能够创宗开派,完全得益于学养丰厚与兼收并蓄。首先,他有幸随徐悲鸿研习西画,是国立艺专最早一批系统学习西洋绘画的学员;其次,他又是国画宗师齐白石门下的首位入室弟子。这使他能够同时汲取两大画派体系的艺术营养,再加上非凡的艺术天赋,自然能够取得超出常人的成就。

李苦禅的大写意花鸟画,以书法入画,作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融中西技法为一炉。有赖于西画的基础,他笔下的鹰造型结构相当准确,点、线、面的运用都依据物象的结构来进行。他曾说:"我早年是学西画的,从徐悲鸿的炭画课和西画系人体画课中打下了写生的基本功底子,以后学国画时便容易从写生入手,并且非常得力于速写。不过,速写绝不是目的,有不少人在速写上很有功力,却一辈子也画不到宣纸上去。为了留住速写感受,我往往在速写回来之后立即进行笔墨练习,在宣纸上反复琢磨,久而久之,就能用笔墨深入地表现自己的速写体会。"因此李苦禅笔下鹰的头部、背部、羽毛、腹部、颈部的用墨,在重与轻、勾与点、浓与淡、虚与实上十分考究,这使得雄鹰的造型具有立体感,笔墨鲜活又具丰富的质感,实现了李家雄鹰的独特面目。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