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8月 > 李苦禅画价报复性上涨一触即发

李苦禅画价报复性上涨一触即发

2009-12-09    编辑:[杜晓蓓]

李苦禅大师的艺术成就已是举世公认,其为人为艺,早在生前就获得了世人的景仰。今年是李苦禅先生诞辰110周年,按以前的惯例,各大拍卖公司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时机,都会趁机炒作。但今年也是张大千诞辰110周年,刚刚过去的2009年春拍证明,各拍卖公司都把重心偏向了张大千。业内人士认为,相较20世纪其他绘画大师的画价,李苦禅画作的价格明显偏低,随着今年一系列纪念活动的开展,李苦禅画价必将迎来新一轮涨势。


《芭蕉鹭鸶》(赤头鹭)1981年作

市场走势稳步攀升

李苦禅一生创作颇丰,存世作品很多,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进入海外拍卖市场,市场价格不低,1990年他的24开《花鸟册》(各14×19.5厘米)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5.4万元成交。1993年在北京拍卖市场上,他的《松鹰图》(327×150厘米)以17.05万元成交。1994年他的《红荷》在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9.35万元成交。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市场上工细类的名家作品开始走强,相反,大写意画家的作品逐渐受冷落。为此,许多藏家一度对李苦禅这类大写意作品的市场前景表示担忧,更有人说港台、东南亚地区的收藏家认为其名字不够吉利,影响了作品的价位和销路。

2002年是李苦禅大师作品的市场令人欣喜的一年。有118件作品上拍,成交了100件,成交额达到了466.8万元。其中,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单场上拍的作品有17幅之多(其中一幅与其他画家合作),而且全部成交,并且有14幅高于估价成交。其中一幅尺寸仅为68.5厘米×33.5厘米的《鹰》,创出6.05万元人民币的成交纪录;价格最高的一幅为《远瞩》,估价3万至3.5万元人民币,最终以11.2万元成交,高出估价3倍之多。同年在北京中贸圣佳春拍会上,共推出李苦禅作品18件,成交了17件。其中底价为3.8万元的《远瞩山河壮》立轴,以翻了将近两倍的7.48万元成交;底价为8万元人民币的《英明远韵》,经过17次竞拍后以17.6万元成交。更有1964年为北京国际书店所作的《双鹰》立轴,于北京嘉德的秋季拍卖会上,以187万元(含佣金)成交。

令人倍感欣慰的是2003年的情况更为良好,有104件作品参拍,成交了79件,成交额达到了684.86万元,平均市价为1.4329万元每平尺,对比以往,单价的提高很是明显。2004年上拍了176件,成交142件,成交额达到了1336.13万元。年成交额突破了千万元,每平尺达到了2.5328万元。从成交量和平尺价两方面来看,都有了很大的涨幅。2005年的整体情况更有很大的改变,上拍了207件作品,成交181件,其中作于1973年的《英姿飒爽》(277x306厘米)立轴,于北京中贸圣佳春季拍卖会上以319万元的价格成交。此外,还有作于1977年的《松鹰图》(390厘米x143厘米),于天津文物公司的秋季拍卖会上以1045万元成交;《远瞻山河壮》(90x176厘米)横幅,以154万元于中鸿信国际拍卖公司的拍卖会上成交。成交总额达到了3284.84万元,每平尺的平均价位为4.0324万元。

2008年春季上拍67件,成交53件,成交额995.34万元,秋季上拍48件,成交38件,成交额449.598万元,春秋两季的成交率均为79%。今年为李苦禅诞辰110周年,其上拍作品相对较多,仅春季就有106件作品上拍,有83件作品成交,成交额达1121.23万元。

依照雅昌网提供的近现代国画指数排名来看,从2000年至今,李苦禅共有1175作品上拍,总成交额为10643.46万元,成交率为78%。按照中国近现代国画个人当前成交总额排名,苦禅排名第七位。可见李苦禅的书画已成为海内外拍卖行的热门拍品,随着中国书画在海内外市场上走出了一轮上升行情,李苦禅颇受各路藏家的青睐和追捧,成交价在数十万元的作品大幅增加,后市其作品有望继续走红书画市场。只要有他的精品亮相拍场,不少藏家会踊跃竞投,互不相让,志在必得。

画价远低于艺术成就

如果单纯的看其个人纵向涨势,而忽略了横向的比较,可能就失去其参考意义。因为李苦禅大师的作品市场只是整个艺术市场大环境的一部分。应当看到,李苦禅的作品单位价格与20世纪其周年他大师的作品单位价格相比,仍然还是很低的,他目前的单位价格在28,163元/平尺,与李可染、傅抱石、陆俨少、潘天寿、黄胄、钱松等大师的单位价格相比则低了许多。目前李可染的单位价格是418,472元/平尺,潘天寿的单位价格是394,299元/平尺,傅抱石的单位价格是374,508元/平尺,陆俨少的单位价格是69,872元/平尺,钱松的单位价格是97,862元/平尺,黄胄的单位价格是36,031元/平尺,张大千的单位价格是111,719元/平尺。

可见李苦禅大师与20世纪的其他大师相比,可谓极低,有的相差数十倍,甚至20倍之多,即使按他2005年秋季所创的单位平均价52,227元/平尺来计算,也还是相差甚远。尽管李苦禅的总成交额不低,但平均的尺幅交流价相比其他大师名家,可谓极低却是显而易见的。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像张大千、陆俨少、傅抱石、黄胄、李可染等大师都有代表作品,并曾经多次创造过中国画拍卖成交纪录和该大师的典型市值。他们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作品,也都是以精品力作来带动市场的,而李苦禅大师出现在拍卖市场的作品,鲜有可以大幅度带动市场的精品力作,更多的是些馈赠友人或者平素练笔的习作。

另外,其他大师们创造拍卖成交纪录的作品,更多的是小写意、山水题材的作品,而苦禅大师的作品则主要是以大写意花鸟画为内容的作品,这种技法与题材决定了那些附庸风雅或专事投资者,很难接受具有更高艺术感的大写意人文精神画作,这就不同程度的影响了李苦禅作品的市场拍卖。

深得白石老人嘉许

中国画的美学境界,历来就有精神内涵、格调趣味、笔墨语言、形制样式、世俗附会等多个层次。千百年来,能打通所有关节并自由表达的齐白石是第一人,所以他拥有广泛的收藏群体。李苦禅在自1923年(24周岁)拜齐白石为师起,一直是老人的得意门生,也是中国绘画中大写意精神的真正传人。白石老人曾多次在他的作品上题跋。尤以"英也夺我心","英也过我""雪个先生无此超纵,白石老人无此肝胆"等话语深为世人熟知。白石老人所说的是精神气格,笔墨语言等方面的内容,这也是能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同潘天寿形成"南潘北李"、双峰并峙的重要元素。但在形制内容方面,李苦禅选择的是朴、诚、黑、厚。而这种美学境界,可以得到学术上的嘉誉,却难得到很多收藏群体的理解,甚至在学术界也曾"扬潘抑李"。白石老人以有这样的弟子而倍感欣慰,收藏界却未能给予应有的关注。

收藏李苦禅大师作品的藏家,主要是对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和文化精神有较深修养,并深爱李苦禅大师作品的群体。这个群体里面主要是个体藏家,企业行为的藏家,相对收藏其他大师作品的群体而言,可谓极少。这是一个拥有相对较高文化品味和美学修养的群体,但也是一个资金相对较少的群体。这个群体的收藏行为相对理智,但也难以进行大规模的资金集积,进行投资炒作。同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李苦禅大师的大幅精品几乎都在国家各大单位陈列、展出,除了少数属于国有资产流失情况外,拍卖市场上很难出现可以大幅度拉动市场的大件精品。李苦禅大师生前曾多次向国家行政机构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捐献或无偿绘制精品力作。

《双渔鹰》1973年作《初霁图》1977年作


作为苦禅大师的家属、子女,由于秉承父辈"爱国至上"的价值观,早已将大师的巨幅、大幅等最精的代表作数百件捐献给国家。所以,既无"大规模商业炒作"的可能,也从来没有炒作设想。皆任"自然为道"去旁观市场。李苦禅大师的拳拳之心,在他的行动中得以完美展现,在他后人的行动中得以"薪火相传",这是大师之幸,亦是国家之幸。作为投资、收藏者,经济利益、艺术价值、人格力量等多种因素,不可不察。

由此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李苦禅的收藏群体和关注度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拓展,其后市的升值潜力自不待言。写意花鸟独步天下

总之,李苦禅先生是我国当代杰出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在大师行列里面属于绩优股。他的作品继承了中国画的优良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扬州画派、吴昌硕、齐白石等前辈的技法,并融中西技法于一炉,渗透古法又能独辟蹊径,在花鸟大写意绘画方面发展出了自己独到的特色。李苦禅先生笔下的花鸟世界,浑厚、平实而妙得天趣。他经常以松、竹、梅、兰、菊、石、荷花、八哥、鸬鹚以及雄鹰等等作为题材作画。他用自己独到的审美观点与丰富的表现手法,创造出许多形神兼备、千姿百态的艺术形象。他笔下的花鸟,既有一定写实的成分,但又不是对自然物象纯客观的描摹,而是高度凝练之后的再创造。在看似随意中蕴含着朴拙之气,在自然含蓄中蕴含着阳刚之气,他的运笔线条如行云流水,苍劲朴拙,笔法凝练简约,却意趣盎然。笔墨纵逸豪放、雄健磅礴。他驾驭笔墨的能力,驾驭写意技巧的能力是惊人的。对于他来说,画幅越大就越能自由挥洒。他的作品尤其到了晚年,愈加返朴归真,雄健苍劲,笔墨挥洒中已经达到了"笔简意繁"的艺术境界。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也可以看出,李苦禅大师的作品拥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基础面宽广,藏家关注的拓展空间也较大,与当代名家不可同日而语。将来的市场,稳中上升,后劲十足,若有精品力作的出现,市场将大有可观。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