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7月 > 西周青铜食器纹饰辨伪谈--著名文物鉴定家丁孟专访

西周青铜食器纹饰辨伪谈--著名文物鉴定家丁孟专访

2009-12-08    编辑:[杜晓蓓]

丁孟简历:1960年生,现任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副主任,金石组组长,研究馆员。10余年中,一直从事故宫博物院院藏青铜器的征集、展览、研究、鉴定工作。参加了对国内数省市考古发掘青铜器的考察,研究了古代青铜器的发展、流行的时代背景、古代青铜器体系的演变,青铜器的仿古与作伪等问题。发表过数十篇论文。主要著作有:《铜镜鉴定》、《故宫藏青铜器》、《中国青铜器真伪识别》、《丁孟谈青铜器》、《香炉》等专著。

编者按:在上期栏目中曾与故宫博物院著名青铜鉴定研究专家丁孟先生进行一次关于西周青铜食器历史发展、时代特征和器物形制方面的访谈,大量精美的西周青铜食器不仅让读者领略了数千年前青铜食器的时代风貌和艺术特征,也使我们对当时西周崇尚礼制的社会风气有了一定的了解。当下市场青铜食器数量不多但仍有不少伪作仿品出现,故本刊记者对丁孟先生再次进行深度访问,探究西周青铜食器的纹饰特点、辨伪方法和当下市场淘宝方方面面的情况,以飨读者。

故宫博物院藏西周晚期重环纹簋

纹饰是器物最有特色的地方,也是当时人们审美取向和艺术欣赏的着重体现,历朝青铜器的纹饰也随着青铜器自身的演变发展而变化,西周青铜食器的纹饰也有如此变化。

西周食器早期纹饰仍对称分布

鉴宝:西周食器早期纹饰布局和雕刻是继承商代晚期的吗?

丁孟:确是如此,西周早期青铜器花纹图案多采用对称式,即以等分面的中轴或扉棱为装饰的中线,花纹由左右向中心聚集,形成对称,具有稳定的效果。另外,还有连续纹样,这种纹样,头尾相接,连续展示,富有规律性。至于纹饰的雕刻一般采用平雕和浮雕的手法,以地纹衬托主体纹的形式,形成主次效果,有的还采用了高浮雕,将兽角突出器体之外,以增加立体感。此时流行通体满花和"三层花",所谓"三层花"就是既有地纹,又有主纹,同时在主纹上重叠刻花,它层次分明,繁缛富丽。

故宫博物院藏西周早期扁足鼎

鉴宝:西周早期食器的花纹主要那些较有特色?
丁孟:西周早期的花纹种类与商代晚期差不多,主要有兽面纹、乳钉纹、龙纹、凤鸟纹、夔纹和圆涡纹,以及直纹、联珠纹、蜗体象纹、蝉纹、蛇纹、象纹、牛纹、兔纹等纹样。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象纹及蜗体象纹。象纹:《吕氏春秋•古东》:"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遂以师逐之,至于江南。"《吕氏春秋•慎势》:"周鼎著象,为其理之通也。"新中国成立前,前安阳侯家庄曾发现过象的遗骸,有的考古学家推测商代的黄河流域有象生存。青铜器纹饰中的象通常表现象的侧面特征。这显然是工匠们长期对自然界动物形象的深入观察,加上高超的铸造工艺技巧,才能铸出自然写实,生动逼真的象的形象来。在青铜食器中,这种平雕象纹主要出现在簋上。

蜗体象纹:它是西周早期最富特征的纹饰,从不见于商器,是周人的创造,时间性非常强,仅流行于武成二世。此纹饰不突出象的整体,而是着重勾画象首,上卷的长鼻,头部突出长牙,可以说刻意求繁,但繁而不乱,象首表现细腻,其造型结实形象清晰。而象身用线十分简练,蜗旋纹概括了象的庞大身躯,如果把头比作浓墨重彩,身则是铁线勾勒。两者的"形"具有同样的明确性,但却有不同的虚实。这类纹样一般见于西周早期的青铜器上,如武王时代的天亡簋。它存在时间短,西周中期青铜器上已不见。

西周中期凤鸟纹逐渐增多装饰艺术简洁明快

鉴宝:青铜食器上的纹饰开始发生大的变化是从西周中期开始,具体体在现哪些方面?

丁孟:西周中期开始,青铜器装饰艺术转向质朴无华,以简洁明快为时尚。西周中期纹饰的特点为:以连续式构图代替了传统的对称式构图,繁缛富丽的满身花纹向简洁明快的条带状花的发展。条带状的二方连续的布局最多,通体满花的现象较少,这使得图案产生简洁活泼的效果,当然,这种变革是意识形态变化在青铜器艺术上的一种反映。这个时期雕刻的表现手法以平雕为主,浮雕减少,但在一些器耳、盖钮和附饰上却使用了圆雕的动物形象。这也是断代西周中期青铜器的一大特点。

兽面纹迅速衰落,大都不再作为主题花纹,而退居到鼎、鬲、的次要部位,用作主体花纹的兽面也都经过简化和变形,躯体分解,甚至有的兽目蜕化成两个小圈,丧失了兽目存在的意义。凤鸟纹逐渐兴起,鸟纹在周初已经得到发展,从过去的带状配饰转变成主体花纹,自昭王以后,流行长冠分尾式长体鸟纹,以及回顾式花冠分尾和鸡体花冠分尾大凤鸟。这种大凤鸟体丰羽满,冠翎如绶带飘垂,一般都作为主题花纹施于尊、簋的腹、盖、方座上,两两相对,十分美观。还有与夔纹相结合的"夔凤纹",鸟体夔身或夔首鸟身,多饰在中晚期编钟的鼓部。

此期最流行重环纹、瓦纹和窃曲纹,窃曲纹是一种带状的横向或纵向勾曲粗线组成的图案。而之前大量出现的象生动物纹样如虎、牛、象、龟、蝉、鱼等不再使用。

重环纹:重环纹是由多个重环组成环带。它的基本特征是一长方形的环,一端为半圆形,一端为内凹出角,整体略呈椭圆形,环有一重、两重、三重。它除了作为单一纹饰装饰在铜器上外,有时也与其它纹饰相配出现。盛行于西周中后期。

故宫博物院藏西周早期方座簋

窃曲纹:它的基本特点是由两端回钩的或"S"形的线条组成扁长图案,中间常填以目形纹。形似兽体而不辨首尾,估计源于卷曲的一首双尾的龙,只是后来图案化了。《吕氏春秋•适威》称"周鼎有窃曲,状甚长,上下皆曲,以见极之败也。"意思是说这种纹饰表示了事物发展过了头,就要向反面转化。盛行于西周中后期,春称战国时仍沿用。

瓦纹:由平行的凹槽组成,形成一排排抑瓦。常饰在器物的腹与颈上。始见于殷墟晚期,盛行于西周中晚期。

西周中期后段最流行的纹饰还有兽体卷曲纹,兽目交连纹和鳞纹。兽体卷曲纹一般C形和S形粗线卷曲,有的相互攀连,有的相互交叠,有的分体变形。兽目交连是由两兽的头部或尾部上下相接,连接处有一兽目,整体呈S形。鳞纹有连续式、重叠式、并列式数种。

西周晚期纹饰呆板单调

鉴宝:西周晚期食器上的动物纹饰似有所减少,纹饰的艺术感也不如之前早中期?

丁孟:没错,这时期的雷纹蜕化,鸟纹销声匿迹,立体动物附饰也不发达。占有绝对优势的是波曲纹、变形兽面纹,兽体卷曲纹和鳞纹这种变形抽象的纹饰。此外还有弦纹、双头夔纹和蟠蛇纹等。总之,晚期纹饰呆板、单调,其艺术欣赏价值已远逊于商末周初。

波曲纹又称为回环纹或环带纹,形状像条抖起的带子,似波浪起伏状,在波曲的空间常填以眉形及口形纹样,常饰于鼎、壶等大器上,气势宏伟。盛行于西周中、后期。著名的大克鼎,虢季子白盘等均施此类纹饰,它的出现完全取代了西周初期兽面纹的地位。

鳞纹形状似鱼鳞,饰在器物上时常是上下几层重迭出现,繁密的鳞片满布于整器,线条较粗犷。也在单层出现,如簋的圈足部分。

鉴宝:对于西周青铜食器的辨伪在器形纹饰需要注意那些问题?

丁孟:从器形看,由于西周时期的青铜食器制作方法同夏、商时期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都是陶范制作,且一器一范,手工制作,这样就不能铸造出相同的陶范,所以,在西周时期也是没有完全相同的青铜器造型,如果在市场上看到两件一模一样的青铜器,肯定有一件是伪器,或者两件皆伪。
从纹饰看,由于同夏、商时代一样为陶范铸成,一范一器,几乎没有完全相同纹饰或刻痕的青铜器,除了个别用单范铸造成器的有相同的纹饰,不过这样的纹饰在西周时期很少见。前面我们介绍过西周青铜食器的形制和纹饰特点,这种基本功对于收藏者和投资者来说一定要掌握好,多去博物馆和专业机构看真品。

鉴宝:如何看待西周青铜食器上的铭文书体?

丁孟:辨伪西周青铜食器,应重点把握西周各时期青铜食器上的铭文字体,如果西周中晚期的食器上出现西周早期铭文书体,或者早期食器铭文上出现了中期流行的"玉箸体",那么这件青铜器很可能就有问题,故对铭文书体的把握对于辨伪有重要的意义。

西周早期的书体有明显的波磔,笔道首尾出锋,清劲隽美,结构严谨,行款有序。笔画较浑厚、凝重,有的笔画中间粗肥,而首尾出尖,笔捺皆有波折。所有这些均与商金文近同。此时期还流行一种风格质朴的书体,结体不用肥笔,不露或少露锋芒。食器中的天王簋和利簋铭文都是其代表作品。

发展到西周中期穆王之时,字体比较接近波磔体,并且保留着肥体和手尾出锋的现象,但早期那种雄奇的风格已经消失,恭王之世出现了"玉箸体",字体端庄无波捺,两头平齐似圆箸,这种书体在中期后段十分流行。
西周晚期铭文书体是大篆最为成熟的形态。字体优美,结构和谐,书写便捷,笔道圆润,著名的毛公鼎铭文就是这种书体的代表,宣王之世的虢季子白盘铭文,书法刚劲,笔边匀称,纵横成行,字体皇茂隽,应该就是籀文。

故宫博物院藏西周中期师鬲

鉴宝:现在许多机构和藏家用不同的方式到国外购买流失在海外的国宝,其中有大量的青铜器。在海外淘宝的过程中,有什么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吗?

丁孟:你说的这个现象现在确实很普遍,我想给大家提个醒,在海外淘宝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赝品的存在,特别是大家不熟悉的民国时期赝品。

在民国时期,外国人纷纷来华,他们对中国古代的青铜器有着特殊的"爱好",这使得大量古文物流往国外。由于青铜器价格昂贵,仿古作伪之风在当时也达到高潮。此时青铜器的仿制多有仿本,加之技术设备也较过去先进,古铜名匠的作伪手法已日趋精湛,制作得相当逼真。民国仿造多迎合外国人的喜好,古青铜器由于合金成分含量有差别,加上埋藏铜器的地质环境不同,因此器物表面呈现的锈蚀颜色也就不一样。古玩商在长期的经营中掌握了洋人喜欢的颜色,因此仿制时不仅注意器物造型、纹饰的把握准确,而且在后期器物表面作旧时,也充分考虑外国人的喜好。由于外国人喜欢"黑漆古"和"绿漆古",当时青铜器作旧手段,开始采用化学方法。当时采取的方法主要是用"酸",乌梅、山楂、米醋等浸泡,从效果看这些做法起到作用。其实,使用的化学方法作伪,铜器外观上看起来光鲜、漂亮,但色调不自然,可对于外行人来说,过去和现在它都具有很大欺骗性。

举例来说,民国时期有个仿制青铜器的高手叫王德山,上个世纪80年代去世的。我看到他曾仿制的一件"□父乙"鼎,其花纹、铭文都是刻的,非常逼真,此鼎的锈就是用醋、石灰、盐水调和颜色整体浸泡,然后埋入1米深的地下,过三、四年后,自身便生出一层锈来。这件鼎锈色发乌,不亮。据王德山讲当时仿造的不只这一件,而是多达十件,其中大部分被卖到了国外。所以说国内机构也好和藏家也好,在购买流失到海外的青铜器时,需要慎重,特别注意辨别真伪。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