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2009年8月 > 万隆艺术空间

当代艺术与投资2009年8月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万隆艺术空间

2009-12-02    编辑:[杜晓蓓]

对我来说,写点儿关于SelasarSunaryo艺术空间(SSAS)的东西并不容易。主要的障碍当然来自内部——过去七年,我一直亲身参与所有SSAS的活动,现在要写起来可能无法做到“客观”。我对SSAS的记忆与这个机构关系太深,想说的东西也太多。但我仍然想把它写出来。这篇文章最多只能算我在任职期间个人笔记的一些片断。我希望,我写的东西有一天能在SSAS策展工作过程方面起到一定参考价值。毕竟,SSAS的运作模式与大多数画廊和美术馆采用的管理流程大相径庭。SSAS开创了一种独特的管理系统,能有效应对印度尼西亚艺术界的各种具体情况。
2001年晴朗的一天,我怀着各种疑惑开始了在SSAS的工作。当时我脑子里装着许多问题:SSAS这么重要的机构怎么敢把策展工作交给我这样一个“新手”?那时,我的策展经验非常有限。我研究生毕业不久,刚开始对艺术展览策划的种种曲折产生兴趣。我参与过的展览数量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但随着时间流逝,我的疑惑慢慢消散了。除了SSAS的老板/总监Sunaryo对我的信任,同事间的紧密合作、工作中的家庭气氛都使得我们遇到的许多挑战一个个迎刃而解。任何项目中出现的问题都要通过大家一起讨论,共同解决。SSAS随机应变的管理体系让我受益颇丰,而且在开发项目理念、实现想法的过程中我也享有充分自由。
作为SSAS策展人,我的首要任务是创造适于各种背景的公众群体参与的艺术项目。项目规划包含两类:特别项目和普通项目。SSAS的普通项目主要是针对Sunaryo和其他印尼艺术家作品的永久馆藏展。特别以及临时项目每年大概有十个左右,包括展览、演出、电影放映和论坛/研讨会;一般临时的艺术展览占多数(一年大概四到五个展)。以上项目之间会有一些小规模的讨论会,比如策展人或艺术家对谈和主题研讨会等。

每年的项目计划书都由我亲自递交给策展委员会。该委员会相当于一个控制和确认的机构,同时也负责对过去一段时间的项目做出评估。把SSAS打造成一个文化中心的想法由JimSupangkat2003年在DPK会议上首次提出。当时的决议是,SSAS不应只是一个艺术空间,还应该积极举办电影、建筑、文学、音乐、戏剧和舞蹈方面的活动。作为从美术院校毕业的研究生,我一开始真的觉得这个任务太艰巨了。

这些挑战常常以“自发管理”的形式出现,我们每年收到的大多数提案都没有局限在美术领域。SSAS经常收到不同类型的音乐活动和演出提案(如印尼民歌、独立流行乐、电子乐、朋克硬核、实验音乐)。SSAS类型多样的设备以及独特的建筑风格——特别是圆形剧场——显然间接为许多活动策划带去了灵感。国外文化中心在SSAS开展活动的兴趣和热情也相对较高。策展委员会的成员大都是艺术领域的专家和从业者,他们在项目的质量控制和内容选择上都给予了我极大帮助。

我在SSAS工作期间,也从Sunaryo本人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不光从他的工作,还包括他的生活信条。Sunaryo在创作过程中,常常利用震惊和对比来达到和谐与平衡,同时还能创造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将停滞不前的状态和无聊的整齐划一全部消解掉。对Sunaryo来说,和谐与平衡不仅是美学原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作为总监,他经常指引我采取必要步骤,使多种多样的活动仍然保持“完整”一致的形象。不知是不是巧合,Sunaryo的精神气质在SSAS项目中体现最明显的就是他的慷慨大方。Sunaryo完全理解印度尼西亚的公众需要一个代表空间为他们组织艺术活动。过去十多年间,他在这些项目上所作的努力绝不可小视。但他从未指望过获得任何回报,只是一心想建立一个能给人带来灵感和力量的创意空间,或者至少如他本人所说,“??为社区带来些积极的东西。”

对我来说,SSAS不仅仅是我赚钱谋生的地方,而更像一个“家”。作为策展人,我感觉我是在这里“出生”的。SSAS让我能够自由发展有关“理想的”艺术策展实践的想法。而作为“自学成才的策展人”,我对“策展实践”的理解也因在SSAS的工作经验得到进一步加深。策展人不仅是一个为展览写前言的人,也不仅是把作品放进展厅的人。的确,每个策展人都有权定义自己的角色和工作方式,但在印度尼西亚——到今天为止仍然缺乏艺术策展的学术教育体系——人们对“策展人”模式化看法实在太多了,很多人简单地把策展人和画廊赞助人或艺术家等同起来。我非常感谢SSAS让我能够远离这样一概而论的模式化身份定义。

通过在SSAS的各种具体实践,我最终能够拿出自己的策展人定义,内容如下:
•不同“乐器和乐谱”的“指挥者”,这样艺术作品才不会只是“制造噪音”,而还能够“合唱歌曲”,创造一种更大更全的乐曲,但同时又不牺牲每种作品原来的声音;
•“催化剂”,尤其当艺术或生活整体上变得平淡、重复,或遇到阻塞和停滞从而需要重振活力的时候;
•“战略家”,就像足球俱乐部经理,在事态发展完全超出原计划时必须努力寻找新的对策;
•“作家”,必须时常沉思并为艺术家提供出色的展览概念;
•“协作者”,促进艺术家或兄弟机构与策展人所在机构共同合作;
上述单子还能加上若干身份和比喻,比如“官员”、“外交官”、“图书管理员”等等。

SSAS每年至少举办四场艺术展。展览可以通过提案采选由外部机构赞助,也可以由我们自己策划并提供资金。就后者而言,我的责任就是进行研究,并形成自己的想法。直到在SSAS工作第三年,我一直对理想的策展程序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做好“独立”展览。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想到SSAS当然应该首先满足“本地”社区的需求。2006年的“万隆新生态”(BandungNewEmergence)展就是对我上述策展理念的一次实现。该展览同时也是为了消除万隆“无艺术家”的错误神话。因此,我们也计划把这场展览做成两年一度的固定活动,使其成为SSAS的标志之一。

截至2006年,SSAS观众数量出人意料地增长到每年3万人。空间虽然远离市中心,但位置显然不成为障碍。观众数量的增加足以证明SSAS已成为一个属于大众的“集体空间”。


AgungHujatnikajennong:万隆SelasarSunaryo艺术空间策展人。
www.selasarsunaryo.com

历史简介BriefIntroduction
SelasarSunaryo艺术空间(SSAS)的前身为Sunaryo开放式艺术空间(SelasarSeniSunaryo),致力于支持印度尼西亚的本土艺术发展。作为非盈利性的艺术空间,SSAS在当代印尼的艺术与文化界具有标志性的作用。
空间于1994年成立,1998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在成立初期(1998-2002),SelasarSunaryo艺术空间为举办艺术展览进行了一系列的革新并添置了一批展览设备,策划了多个大型展览与艺术表演活动。作为向公众免费开放的空间,SSAS欢迎社区中的各个团体进行最为广泛的交流。SSAS不仅为公众提供免费的艺术欣赏的机会,同时也关注艺术教育,并为一些优秀的艺术项目与构想提供支持。
使命Mission

SelasarSunaryo艺术空间的宗旨是:
•支持印度尼西亚的艺术与文化发展,建设可持续的文化基础设施;
•为公众提供参与文化活动、艺术展览与艺术教育项目的机会;
•成为资源整合的中心,提供印度尼西亚以及国际上的相关艺术资讯;
•收藏与研究印尼当代艺术发展的领军人物Sunaryo的艺术作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