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2009年8月 > 胡志明小道

当代艺术与投资2009年8月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胡志明小道

2009-09-27    编辑:[杜晓蓓]

“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DuongTruongSon)”项目经过近两年的准备,已于2009年7月启动。与长征计划历史上的各个运动型的大型项目一样,胡志明小道是一个隐喻,不局限于孤立的历史、地理、文化和意识形态场域,这个为时两年的计划将以艺术为出发点和实践工具,成为中国、越南、柬埔寨和老挝以及国际思想界和艺术界人士(如视觉艺术家、作家、历史学家、电影制作人、演员、艺术机构,以及对一地区历史文化感兴趣的国际人士)来共同审视历史和当下的共通性,以及基于这种共通性所散发开的多种立场和观点。计划涉及多元的艺术创造和知识生产,组织和传播的方式,它的第一阶段,是将于2009年7月在北京长征空间进行的“长征教育”。

“长征教育”是长征计划从2009年开始,每年都将持续进行的一个项目,每年它的主题都将发展变化,作为项目的第一期,2009年的长征教育借用“胡志明小道”这个独特历史隐喻为讨论出发点,建立起一个行进中的教育实践体系,这个教育的实践不是知识的传授,而是一种知识生产结构的建立—展览和作品在里面是不重要的,意义来自于参与者在这个过程中表达他们的公共经验,以此构成关系网络、个人参与实践的身体体验、项目产生的文本和项目发掘的资料的连接。这种新型的艺术项目生产方式通过尝试和鼓励兼具批判性讨论、策展、艺术创作、写作实践的相互教/学来共构。因此,所谓“教育”的主体时刻发生着变化,每个参与者于其中,自我和社会被放在更大的地区历史、国际关系、政治文化关系中被审视。正式和非正式的讲座、论坛、历史和当代影片放映、视觉作品、表演、文字资料都将在项目过程中产生、分享、被记录下来,并在每一个可能成为胡志明小道延伸的“教育课堂”里被传播和展示。

主要话题Keytopics:
1.地理疆域和国界线是怎样通过图像和文字化而脱离其现实的面貌?
HowAreGeographiesBorder-linedbyImagesandTextsThatBecomeTheirOwnFictionsBearingNoRelationtoActualTerritory?
通过审视记录某一历史事件的图像,分析其怎样通过便于流传或诉诸于记忆等方式来解释或记录已经或正在发生的事实。好莱坞电影、记者通讯、小说、时尚作品、艺术家作品成为历史存活于一代代人群记忆中的载体。这些产品的创造者——视觉生产者怎样完成这个基于某一历史事实的转换过程,并且不断在各自的领域形成对这一视觉化过程的超越?这些图像生产者怎样成为文化意识迁移和流动的忠实记录者?这个问题可以围绕在国际上广泛流传的、代表某一历史时刻的图像,或者主流历史中的影响大众对‘胡志明小道’这段历史理解的图片和文字记录。

2.作为心理策略的政治游戏
PoliticalGamesasPsychologicalStrategy
策略法则是人类生存的必要手段。然而,因策略而产生的计划和方式总或多或少带有策略制定者的个人色彩和利益,从而偏离整体需求。当我们审视这些记录人类发展历程的视觉成果时,需要谨记对它们的大多数判断都基于各自利益群体对事实和数字的控制。策略通常由精英、财富和文化名人阶层和个人所掌控,然而也有来自于弱势群体的情况。历史策略遗留在人心灵上的心理烙印的例子有哪些?历史中的策略怎样影响今天的‘游戏’?如政治人物讽刺画或肯德基和UncleHo(东南亚快餐连锁)之间,亦如最近中国和越南之间在南沙群岛的争端,还有越南政府对文化活动的审查。

3.宣传或推广
PropagandaorPromotion
‘宣传’在词典里的解释是:传播思想/信息/谣言,以帮助或伤害一个机构、人、或宗旨,‘宣传’的思想掌控色彩可以和资本主义的‘推广’或‘推销’形成对比。语言(文字或视觉语言)是怎样成为一组具有推广意味的代码?‘宣传’作为一个带有浓郁社会主义特色的,用于说服人的工具,全球资本市场难道没有在独裁或推广与其利益驱动有关的理念、事实或虚拟吗?言论自由是怎样被变换中的互动关系减弱或加强?文化资本是怎样通过语言被建构在本土模式上,那语言是不是‘宣传’的工具?信息的传播无法避免在过程中被歪曲;我们害怕被误解或被强势言论压倒,从而避免与主流声音发生对抗,这种消极态度对艺术创造群体有着怎样的限制?

4.当代艺术与隐性空间
DisguisedSpace:Anti-mappingoftheContemporaryArtLandscape
一个策略的成功通常取决于它在某一空间里的隐蔽性,换句话说,就是它需要在熟知的体系外来运作,从而建立起一种隐性空间。越南胡志明小道的成功是建立在巨大人力牺牲基础上的隐形道路,它达到了跨越不稳定的国界的战时物资运输。胡志明小道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该地区当代文化周旋于种种限制条件下独特生存之道的隐喻。国际观众怎样才能更好地参与到这种独特的工作方式中,同时为当地社团提供更多国际合作机会,进而促进该地区自身社会和文化偏见与创伤的愈合?

长征教育第一站:胡志明小道

“事实上,教育的一部分功能就是帮助我们逃离,不是逃离我们身处其中的时代,而是逃脱时代对我们的理智与情感的束缚。”
——艾略特(T.S.Eliot)

“全球性的文化翻译复合体似乎已在不知不觉中植入到了艺术中去,而这一文化间的调和为潜在的包罗万象的讨论打下了基础。”
——R.M.Buergel.

“亚洲文化的内部交流让我们摆脱了所谓的‘中国文化’或是‘日本文化’的窠臼,让我们直接接触到了现实世界中人们的日常生活。通过这种对实际关系所定立的契约,通过文化内外之间方言的交流,我们可以超越‘我们’和‘他们’之间的界限,不管这个界限是被划分为二元的、三元的还是更多元。”
——汪晖

长征计划在本月正式启动了“长征教育”第一期,来自胡志明市、河内、金边、纽约、首尔、杭州和北京的11位参与者一同开展“教育”。长征教育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计划,它批判性地讨论了当代艺术、艺术作品以及展现了艺术生产过程并将之历史化的艺术体系这三者之间关系。这批年轻艺术家、策展人、作家和艺术行政人员罕见地齐聚一堂,集中讨论“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DuongTruongSon)”项目。这一项目的构思始于2008年初,经过调研和发展阶段,以长征空间为基地的这个教育项目是‘小道’计划的第一站。作为“胡志明小道”项目的首个策展“思想库”,11位跨越艺术创作,策划,研究领域的参与者在一个月的驻地教育中集中讨论胡志明小道所提供的语境,如何使艺术作品的创造过程和话语空间相关联。由胡志明小道的创作语境激发出的四个关键主题将提供一个出发点,它让艺术家重新思考怎样才可以让话语景观更清晰可见。这四个主题分别是:“地理疆域和国界线是怎样通过图像和文字化而脱离其现实的面貌?”,“作为心理策略的政治游戏”,“宣传或推广”,“隐性空间与当代艺术”。一批中国艺术家与策展人亦被作为特邀嘉宾参与到讨论当中,他们包括陈劭雄、梁硕、邱志杰、冯梦波、董钧、汪建伟、高士明、邢丹文、张慧、姚嘉善、DavidSpalding和JosefNg。

“胡志明小道((DuongTruongSon))”(2008-2010)计划的目标是反思中国、越南、柬埔寨与老挝之间在社会与情感上的潜在共通性,剖析基于这种共通性的多种立场和观点。胡志明小道曾在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时期(1954-1975)被用作战时物资流通道,由各国边境间错综复杂的通道组成。这一特殊地区是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时期两大社会主义阵营(中国和苏联)的策略交锋点。中国支持越南的决定是毛泽东提出的“团结大众抗击帝国主义(如:美国)势力侵犯国家边界”的行动之一。这一决策不仅表明中国对越南革命势力的支持,同时也刺激了毛泽东在中国国内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胡志明小道((DuongTruongSon))”计划的目的是分析这条作为多样化通途的小道所留给我们的隐喻,让我们对更大范围内的国际化社会思潮、社会策略与社会干预运动进行最为恰当的比较。

要对胡志明小道的悠久历史有初步的理解,就有必要了解越南在早期的一系列朝代中与中国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联系,在这段时期,越南的独立主权不断地经受考验。最终,在19世纪末期法国占领了越南,建立了交趾支那(CochinChina)地区,掌控了整个湄公河三角洲地区。随后,越南更沦为日本和美国政治野心的牺牲品(间接受控于中俄两国)。追溯到更久远的历史,忽必烈企图在十三世纪攻入越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越南占领了柬埔寨人民共和国;在文化和学术交流方面,越南陈(Cham)朝时期与中国结成君臣关系,后来也发生了很多文化交流历史事件;直到今天,有的文化交流仍然被假想为道德优越感所导致的彼此间的文化隔阂。

艺术可以客观地重新解读这些历史事件,从而让我们更好地直面、缓和乃至改变对历史的误解吗?怎样更富创造性地消除文化社会共同体的疑虑,建立起新的没有心理与社会偏见的身份认同和利益同盟?在历史上,中越两国的知识交流、商贸往来和思维碰撞又是如何创造、拥护或是贬低相互之间的形象的?视觉艺术作品、地图、文本以及不胜枚举的材料对这些历史事件有着不同的解读,为两国的比较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参考。

“胡志明小道((DuongTruongSon))”计划的目标是建立起一个行进中的实践体系,实践的价值在于参与者相互之间的理解和意见交换。这不但是一个艺术创作的过程,而且是超越以产生艺术品为单一目的的过程。项目的目标是摈弃项目参与者所带有的社会角色(艺术家、策展人、作家、批评家、历史学家、学生)之间的差别,通过流动中的“驻地教育”形式,艺术实践和历史史实被杂糅后一同上路,去探寻社会意识的重新觉醒。这个项目从7月的北京驻地创作计划开始,随后将会进行一系列讨论胡志明小道的论坛。这些讨论可以是从柬埔寨的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出发,沿湄公河而下的一次实体旅行;也可以在胡志明市立美术大学(HoChiMinhCityUniversityofFineArts)的课堂上发生;可以出现在北京“长征空间”的网页上;在一个柬埔寨艺术家的家里进行;又或是通过博客在网上发布。这个项目将为艺术创作提供自由发挥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新的作品、新的文本、新的关系将会被呈现与记录。它的目的是创造出一种新的知识产生方式,这种新型的策展活动会面临本土语境的考验。而在集体创作艺术作品的过程中,历史则会发出多元的声音。早期的长征计划强调自身的价值在于流动与变通。胡志明小道(DuongTruongSon)”项目让我们更好地理解空间在重温记忆时的重要性,是“长征计划”日益受到中国当代艺术制度化的冲击之时,重新点燃长征计划的核心价值的一次大胆尝试。

胡志明小道项目正是在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尤为脆弱的时刻发展起来的,中国当代艺术长期以来努力而表面化地与国际艺术市场接轨,而常规的国际艺术市场的运作模式正日益衰落,可是艺术市场长久以来却制约了艺术生产与艺术展览的需求与方法论。这种关系是值得反思和质疑的。过去数十年,中国艺术的成就无疑得益于那些大量的资金的流动而发展迅速,然而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艺术市场已经把中国当代艺术的雄心消磨殆尽,在缺乏潜在批判的模式中运作。缺乏分析性的评论仅是关注艺术的审美功能,盲目地在社会主体中孕育出文化的概念,又或是尚未成名的艺术家在寻求自身团体认同之前,先找到了海外(西方)策展人或是艺术机构展出他们的艺术作品这条成名的捷径。所有这些因素都关系到中国当代艺术是否会得到发展并受到国际认可。

在过去两年,长征计划与长征空间双线并进的方式充满了矛盾,长征工作更多倾斜于以长征空间这么个展览和市场推广为主导的实体工作,而作为策展学术平台的长征计划的工作有所减弱。在2008年,长征空间举办了展望、林天苗、杨少斌、徐震的个展,基本上都是建立于中国本地艺术生态为需求的大制作,亟需注意的是本土艺术家逐渐把长征仅仅理解为长征空间这么一个做展览用的好“空间”,把它当作实现展览和制作的机构,尽管这种想法合情合理,但也忽略了长征计划还在进行中,需要中国艺术家参与到对艺术的开放性的不停止的探索,对权威进行质问,参与到项目进行过程中的思想交流中。然而这些游离于主流的艺术中心的探索、质问与交流的活动(比如在延川县进行的“长征计划——延川小学剪纸教育计划”和在横滨、奥克兰实施的“长征计划——唐人街”)等具有长征计划的核心价值并且更具批判性的已经完成的工作,虽然在国际上更多地获得国际策展人与艺术评论家的关注,在中国本土反而不太被理解和重视。

要澄清长征计划和长征空间之间的作为策展计划和展览空间之间的差异和动机之间的矛盾和我们在实践与理论的需求,要理解本土艺术生态与国际艺术生态在需求上的差异,我们就得回顾长征建立的初衷。正如卢杰所说:必须谨记“长征计划”最初对国际展览体系的批判(包括双年展、三年展、艺术博览会,正在崛起的“艺术家/策展人”奇观),还是我们继续长征的力度所在。

“从历史上的长征演化出来的这种工作模式不仅为我们提供了讨论的主题,更是批判当代主流艺术展览文化的一次荷枪实弹的演练。中国当代艺术依然处于初级阶段,尚在建立自己的体系的过程之中,但是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与西方当代艺术的比较与竞争,正在全心全意地建立一套以主流展览与双年展为基础的体系。我们必须从全球艺术层次结构来考虑中国当代艺术体系的建构问题,并需要对处于边缘地区的非主流艺术的处境保持敏感和尊重。”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