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5月 > 郭齐:绢上的呼吸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5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郭齐:绢上的呼吸

2009-07-24    编辑:[杜晓蓓]

常想起慕尼黑艺术学院楼道里的鸽子,它们总是在那里,终日在这个对它们来说荒芜的地方寻找着什么,也许它们穿梭于这个冰冷的建筑当中并不是为了找寻温饱,也像我们一样在限制中找寻一种绝对的精神自由。当然,倘若在撒哈拉沙漠上空飞行那么久,充满身体的一定不是自由,而是对死亡的追逐。所以生命不能承受无限的自由,而艺术需要绝对的自由。所以艺术都是错的,陈列橱窗里的“艺术品”都是对的,因为它们不残酷。当然对与错,好与坏的讨论在艺术当中已经结束了,现在重要的是它的真相。(郭齐)

与德国的结缘
记者:当时为什么选择德国呢?
郭齐:我和大多数出国的人不太一样,没有想我一定要留在德国,一定要怎么样。我是去了之后很巧合,当时和一位朋友参加画展,当时认识了一位教授,我很想和他交流,想让他看看我的作品,就用仅有的英语水平和他交流。其实我也很想出国留学,找到真正的艺术,在国内我从小就画画,从附中画到美院,感觉我的人生不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中国的教育还是有一定缺陷的,当代的一些前沿的东西我们是不知道的,必定有些东西不是从中国开始的,所以后来留在了德国。

记者:你觉得在德国学习和在中国学习的最大差异是什么?
郭齐:差异很大,自从根我的教授SeanScully学习,我才真正的知道了怎么做一个艺术家,一个艺术家应该是怎么样的,怎么去做艺术,而不是怎么画画,国内教你的是怎么画画,怎么完成作业,在国内你要完成学校应该完成的任务。

绢上作品的诞生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这个系列的,第一展览是在那里呢,当时的反响如何?
郭齐:绢上这个系列其实我从很早就开始想要画的,只是很难控制,这是很冒险的一件事情。对于画画的人来说,我比较习惯称画画的,你要把你的作品画的很复杂是件容易的事,如果你要把他画的很简单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的作品第一次出现应该是在学院展上,在学院里年展是每年最大的一个庆典,所有学生和教授都非常关注这个展,当时我的作品也在,多数反映还是很惊讶的,怎么能这么巧妙的运用中西方的东西,他们都亲自鼓励我,应该继续努力。

记者:怎么想到用绢呢?而且我感觉你对水墨很敏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郭齐:我最早用过皮纸,但是有些问题皮纸解决不了,后来我也尝试过绢以外的很多材料,都是有一些效果实现不了,至今允许我选择最好的材料只有绢了。我从小就画油画,从没画过水墨,对于你所说的水墨元素,可能是一种中国人的敏感。

不想受关注?
记者:现在80年代的艺术家,通常出现的绘画都是与卡通有关联,算得上现在的潮流了,你是怎样想的?因为从你的作品中我几乎找不到这类因素?是反潮流吗?
郭齐:我认为这和心态有关系吧,现在这个时代,在中国社会这个变化之下,时尚、动感、节奏很快,在中国人的生活状态我只能代表我的圈子,卡通一族也是很流行的,是这个时代的经典。但我更愿意做一些不被大家所关注的那一部分,我也不是反潮流,其实我不想被关注,也不是说不想,每一个画画的人来说他需要被关注,至少一定程度上受关注,如果一点不被关注那就说明他很失败,但我不是一个非常需要被关注的人,至少我没有去追求,我期望我可以安安静静的画画,好的天气喝喝茶,晒晒太阳。

记者:对于现在的经济危机形式下,很多艺术家会关注这个话题来进行创作,你有没有想到运用此方面呢?
郭齐:我的绘画和市场没有关系,现在所呈现的作品基本上是我2008年以前的作品,我不知道我怎么样去炒作,或者作一些商业的事情。我有一个认识的朋友,有一次她就问我,你在中国很了解中国的行情,相对知道的多一点,你觉得画成什么样的作品比较好卖,或者作那一方面的比较有搞头,我很认真的想了一分钟,我非常诚恳的告诉他,我要是知道我就去做了,我真不知道。

瓷器与抽象
记者:现在有没有筹备新的创作,不知道能不能透露一些?
郭齐:我现在作一批瓷器上的创作,我从景德镇的官窑作坊,是一个官窑世家,我定制一些特制的瓷器,我现在正在尝试,还是我这样的元素,但形式是不一样的。虽然载体不一样,但绢和瓷器都是我们中国很有代表的东西,还是有一些关联的。我对咱们中国的传统东西还是很有感觉的。我还有一些装置,也不是传统的大型装置,以绘画为装置的,还在筹备中。

记者:那好很期待你新的作品,希望下次你的个展中可以见到。
郭齐:好的,谢谢!

郭齐,1980年生于中国内蒙古,2003年毕业中央美院后去德国留学,2007年毕业于慕尼黑造型艺术学院绘画系,一个具有东方气质的女性,通过在德国学习,利用东方传统的绢和西方抽象主义相结合绘画,她在德国的教授SeanScully这样评价她,“作品虽然是抽象画,但是给人的感觉像是中国的水墨长卷。能通过图像画出其背后的含义,是非常重要。她的画很有诗意,而且极为真实”。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