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5月 > 神话破灭 价值所归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5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神话破灭 价值所归

2009-07-24    编辑:[杜晓蓓]

香港苏富比2009年春拍落幕了,其中由多项中国书画专辑(包括“撷芳叠綵──香港苏富比叁十五年书画精选”、“重要私人收藏齐白石精品”等19、20世纪名家佳作共计250件拍品,最终以129,775,500港元成交,几近预先估价的两倍,总成交率按件数计算为89.2%,按总成交金额计算为95.5%。这业绩与三个多月前即2008年12月2日佳士得香港“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上拍作品239件,成交量为169件,成交率为71%的业绩相比,显示出了一定程度的稳步反弹。虽说幅度不是很高,但也证明了有远见、有品位的买家还是大有人在,而且不因金融风暴的震荡持观望或恐惧的心态。要言之,有学术价值、艺术价值、历史价值的艺术品,不可能因一场金融风暴而变异其固有的艺术价值——虽说其经济(准确地说是投资)价值会因外在因素而出现较大或很大的价格波动,但它还是始终呈现着不断上升的价值走向,所不同的是,不排除因社会动荡和资本危机因素而出现时而波峰高、时而波峰低的现象。再言之,艺术品市场并不是第一次遇上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作为近现代书画版块,任何一支“个股”它都是已故书画家的作品且经历了一定时间的筛选,因而它不可能像金融市场中“三鹿奶粉”那样因有毒害消费者生命的劣迹而永久的消失。

我曾有过这样的阐述:无可回避的是,全球经济因美国次贷危机所带来的动荡,自会严重危及艺术品市场。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还处在洗牌期,不规范的运作方式不可能扭转金融危机所形成的缩水局面,全球的资本流通量不可能会有天外来资。因而,艺术品市场也不可能像能源市场那样能得到政府的资金注入,银行利率的调整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贷款的发放,但这些资金大量流入艺术品市场的可能性是极其有限的。

样的资本格局里,香港苏富比2009年春拍业绩再一次证明买家的理性回归使得市场日趋理性,书画价格必将回归到合乎市场规律的价格体系,以往竞拍或收购的大价位的书画作品也就难以再在市场易手获利,以前的此起彼落频频造出天价“神话”的场面恐难再现。市场的风云变化是以数据来说话的,因此,在此我们有必要大致梳理一下几位近现代书画名家在金融风暴的前、中、后三个时期的拍卖数据,或许能给人们带来一些思考。

我们必须要谈的是林风眠,这位学贯中西将毕生精力都用在油画民族化的改良和中西绘画的调和并取得辉煌成就的一代宗师,其作品在近十年来的艺术品市场的表现一直是处于低端走势,可以毫不讳言地说,在艺术造诣上,他是顶尖级艺术家,而其作品在市场上却是三流的价位。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市场的悲哀?还是林风眠的悲哀?请看以下林风眠作品近两年的拍卖指数:
2007年成交业绩:2007春季上拍65件,成交51件,成交额4196.97万元,成交率78%,均价(元/平方尺)26.8101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6件:《秋林山庄》214.5万元(西泠拍卖)、《荷塘》(镜心)216万元(香港苏富比)、《宝莲灯》(镜心)228万元(香港苏富比)、《闹天宫》(镜心)252万元(香港苏富比)、《静物》(镜心)216万元(香港佳士得)、《紫衣少女》(镜心)280.5万元(北京保利);仅《荷花》突破了300万元,是在北京翰海以313.6万元拍出的。2007年秋拍91件,成交77件,成交额6470.3653万元,成交率85%,均价(元/平方尺)29.6002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6件:《静物》(镜心)216.75万元(香港苏富比)、《立体人物》(镜心)204.75万元(香港苏富比)、《京剧-芦花荡》(木板镜心)240.75万元(香港佳士得)、《宝莲灯》(镜心)212.8万元(北京翰海);逾300万元的有3件:《秋艳》(镜心)384.75万元(香港苏富比)、《盆花》(镜心)324.75万元(香港苏富比)、《宝莲灯》(镜心)312.75万元(香港佳士得)

2008年成交业绩:2008春季上拍42件,成交33件,成交额2313,719万元,成交率79%,均价(元/平方尺)15.765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1件:《美丽的秋晨》235.2万元(北京诚轩),逾300万元的有1件:《人在花丛中》(镜心)313.875万元(香港苏富比)。
2008秋季上拍54件,成交40件,成交额2801.782万元,成交率74%,均价(元/平方尺)24.4636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3件:《琵琶仕女》(镜心)234.08万元(香港苏富比)、《风景》(镜心)297.44万元(香港苏富比)、《秋景》(镜心)235.2万元(朵云轩)。

在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上,林风眠的《夏日花丛中的女人》以326万港元成交、《京剧人物:杨门女将——穆桂英挂帅》以842万港元成交价、《渔获》以1634万港元成交,可谓业绩辉煌,第一次突破了画家个人世界拍卖纪录千万元级别的大关。我以为,这业绩似乎有点姗姗来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1634万元的成交数字,不是喷井、飘红、虚高时期的泡沫,而是金融风暴吹尽狂沙始到金的产物。徐悲鸿的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就像他笔下奋蹄的骏马,真可谓一马当先,叱咤风云,高歌猛进。

2007年秋拍业绩:《课徒画谱》以2070万元成交,《人物课图稿》册页(八十开选四十)以1120万元成交。
在市场上通行以面积计算画的价格的格局里,徐悲鸿的马与齐白石笔下的虾一样,也是按匹来计算价格的。
就近几年徐悲鸿的马拍卖成交价价格来看,一匹马的价格基本维持在100余万到400余万人民币之间,这价格显然不是驰名中外的豪华型宝马轿车可以比拟的。
多年前,南京博物院征集鉴定部的鲁力在某拍卖会上以38万元人民币拿下徐悲鸿的一幅《立马图》,结果,鲁力还没有回到南京,就有别的收藏家提出愿以2倍、甚至3倍的价格要买下那幅《立马图》。
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拍卖市场上徐悲鸿的一匹“马”的成交价格在100余万到400余万人民币之间的近40余幅,较之2006年仅10余件过百万(其中过200万的一幅,过300万的一幅)的拍卖记录升幅度翻了一番。现列举几例如下:(列成表格)
2007年5月11日,《奔马图》估价50–60万元,成交价217.8万元(北京城轩)。
2007年8月19日,《秋风立马图》估价280–380万元,成交价347.2万元(中贸圣佳)。
2007年9月25日,《立马图》估价65-85元,成交价126.5万元(北京保利)。
2007年10月6日,《奔马图》估价85.5-114万港币,成交价160.3125万港币(香港苏富比)。
2007年11月5日,《奔马图》估价58-68万元,成交价235.2万元(中国嘉德)。
2007年11月24日,《奔马图》估价95-142.5万元,成交价267.6625万元(上海崇源)。
2007年11月30日,《奔马图》估价120-150万元,成交价156.8万元;另一幅《天马行空图》估价150–180万元,成交价336万元(北京保利)。
2007年12月1日,《立马图》估价150-180万元,成交价246.4万元(北京保利)。
2007年12月18日,《奔马图》估价120-150万元,成交价165万元(北京九歌)。
2007年12月20日,《柳拂立马图》估价80–120万元,成交价145.6万元(西泠拍卖)。
拍卖成交价格最高的,当属2007年12月8日在北京荣宝拍卖的一幅徐悲鸿作于1948年的《奔马图》,估价就高达250-350万元,最终以高出最高估价近100万元的448万元的价格成交价,创下了徐悲鸿的一匹马有史以来的最高拍卖记录。

2008年秋拍业绩:《奔马》仅分别以530万港元、263.2万元成交。
2009年春拍业绩:《马》(73×53.6cm),估价80至120万港元,以350万港元成交,接近最高估价的三倍。这价格呼应了内地大型徐悲鸿作品展和艺术研讨的氛围。齐白石的作品在拍场上始终是个不倒翁。

金融风暴前的2007年成交业绩一直很平稳,如:2007年春季上拍241件,成交180件,成交额1.767248亿元,成交率75%,均价(元/平方尺)17.6461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3件:《水族小鸡》(十幅镜心)成交价264万元(香港佳士得)、《山村图》(立轴)成交价216万元(香港佳士得)、《世世和平》(镜心)成交价209万元(北京匡时);成交价逾300万元的有2件:《松龄鹤寿》(立轴)成交价302.5万元(北京匡时);成交价逾400万元的有1件:《贝叶草虫》(立轴)成交价480万元(香港佳士得);突破500万元的有2件:《花鸟草虫册》(册页十二开)成交价592万元(香港佳士得)、《绘画集珍》(册页八开)成交价515.2万元(北京翰海)。

2007年秋季上拍365件,成交270件,成交额1.89139967亿元,成交率74%,均价(元/平方尺)20.7056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5件:《花卉》(四屏)成交价240.8万元(中贸圣佳)、《枇杷荔枝》(立轴)212.8万元(中国嘉德)、《紫气横空》(镜心)成交价246.4万元(中国嘉德)、《牡丹》(镜心)成交价235.2万元(中贸圣佳)、《绝岭涧松》(立轴)成交价268.8万元(中贸圣佳);成交价逾300万元的有6件:《富贵长寿》(立轴)成交价312.75万元(香港苏富比)、《中流砥柱》(立轴)成交价348.75万元(香港苏富比)、《写剧图》(立轴)成交价300.75万元(香港苏富比)、《松溪》(立轴)成交价336万元(中国嘉德)、《花果》(四屏)成交价324.8万元(北京匡时)、《三祝图》(立轴)成交价336万元(北京荣宝)。成交价逾400万元的有2件:《花鸟草虫册》(册页十开)成交价440万元(西泠拍卖)、《松鹰》(镜心)成交价425.6万元(北京翰海);突破700万元的有1件:《松鹰图》(立轴)成交价795.2万元(中国嘉德)。

2008年春季上拍272件,成交203件,成交额1.3824965亿元,成交率75%,均价(元/平方尺)18.7899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6件:《山居图》(立轴)成交价224万元(中国嘉德)、《铁拐李》(立轴)成交价212.8万元(北京诚轩)、《高冠》(立轴)成交价296.8万元(北京荣宝)、《布袋和尚》(立轴)成交价203.5875万元(香港佳士得)、《南浦帆影》(立轴)成交价278.3475万元(香港佳士得);成交价逾300万元的有2件:《辛酉山水册》(册页十二开)成交价313.6万元(北京诚轩)、《七雄图》(立轴)成交价336万元(北京翰海);突破600万元的一件:《荷花蜻蜓》(横幅)成交价694.4万元(北京荣宝)。
而在2008年秋季(金融风暴来临之际)上拍179件,成交116件,成交额6197.992万元,成交率65%,均价(元/平方尺)19,6181万元。其中成交价逾200万元的有4件:《贝叶草虫》(立轴)成交价219.52万元(北京华辰)、《烟雨秋山》(立轴)成交价297.44万元(香港佳士得)、《竹圃晴岚》(立轴)成交价268.8万元(朵云轩)、《万竹山居》(立轴)成交价252万元(朵云轩)。无一件突破300万元。

从2008春季到秋季齐白石作品的成交额不仅跌至50%左右,其成交价也难以逃避大幅度缩水的结局。
这次在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齐白石的《花与昆虫》(册页)以362万港元成交、其1927年送赠日本收藏家伊藤的《柴耙》(估价150万至200万港元),最终以302万港元成交,较之2008秋季也算是小阳春了。
傅抱石的作品虽在前些年不断曝出天价,但是,如果梳理一下金融风暴前后的成交业绩,也显示出了很大幅度的下挫。
2007年秋拍业绩:《东山丝竹》(立轴)、《听瀑图》(镜心)分别以2240万元、1624万元成交;《青枫欲赤》以1100万元成交;《兰亭修禊图》(手卷)以2016万元成交。
而在金融风暴的2008年秋拍中,其作品的拍卖指数却出现了令人扼腕的跳水,即:《山阴图》、《蜀山寻仙》分别以314万、92万港元成交、《水阁围棋》也只是以254万港元成交、《渊明沽酒》(立轴)成交价161.28万元、《双瀑图》(镜心)成交价196万元、《松阁观瀑图》(立轴)成交价224万元、《东坡诗意图》(立轴)成交价358.4万元、《溪上清话图》(立轴)成交价548.8万元。

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业绩:傅抱石1943年作品《醉僧图》(立轴),估价320至500万港元,以626万港元成交,上升幅度极为有限。傅抱石昔年不断曝出千万甚是数千万元的神话似乎在悄悄步入破灭期。
李可染与傅抱石是同时期的山水画大家,对中国山水画的发展都有着卓越的贡献。但他的作品在以往的市场表现并不是十分耀眼。2007年是李可染作品直线上升并曝出天价的幸运年,是年是他的百年诞辰,各类型的纪念活动和学术研讨会,是他成为拍场的明星,他的《千岩万壑》(镜心)以900多万元成交、《娄山关词意》(镜心)以1163,3万元成交。其中尤以他的“红色山水画”《万山红遍》表现最为出色,在2007年5月28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的中国近代画拍卖会上以逾3500万港元的高价成交,打破了李可染作品最高成交价的世界纪录同时也成就了他的750891元∕平方尺的最高价位。但在2008年秋拍中,他的《雨余夕阳图》、《漓江长帆》却分别以170万、158万港元成交(此场上拍李可染作品6件,其他4件的成交价均在数十万)、《白毛女》和《孺子牛图》也仅以201.6万元拍出。其跌幅程度是极为悬殊的。

这次在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上,他的《九华山》估价280-400万港元,最后以386万港元成交,也没有显示出强势反弹。

理性地说,以上几位名家的作品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上的成交数据较之以往虽有较大幅度的跌幅,并不是他们的作品在贬值,而是一种合乎市场规律和书画艺术价值规律的必然现象,亦即神话破灭,价值所归。真正的艺术是永恒的,永恒的艺术品,其价值走高也应该是呈稳步上升亦即渐高的走势。如果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反复暴涨的现象,其无疑是操盘手在操纵市场。

诚然,中国书画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文化积淀,更有着代不乏人的钟爱群体,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发展和对外交流的不断深入、扩大,它的前景将是无可限量的。因此,中国的书画市场需要卖家和买家的共同呵护。我相信,经过了这场金融风暴,中国的书画市场会逐步步入一个卖方调整策略,买家、投资者调整心态的时期,诚信的买卖双边关系和合理的价格体系将逐步建立起来。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