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5月 > 无需悲观,但也不容乐观

东方艺术-财经2009年5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东方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出版:北京今日美术馆东方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13号楼二层今日美术馆
•联系电话:010-58760011转639
•传真:010-58760069
•电子邮箱:artcissy@126.com
•主编及编委情况:主编:张子康 执行主编:杭春晓 责任编辑:崔君霞
•办刊宗旨:《东方艺术》系列刊物以卓尔不群的品质、优雅的阅读感受,和国内最强艺术财经分析阵容的实力,打造第一本为高端阶层服务的艺术类系列杂志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5—9733
•国内统一刊号:CN41—1206/J
•邮发代号:36—18
•国内定价:RMB48元
•国外定价:
•港台定价:
•刊期:双月刊
•期刊登证情况:

无需悲观,但也不容乐观

2009-07-24    编辑:[杜晓蓓]

从2005年开始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神话,随着全球金融海啸的到来而迅速低落。画廊停业、艺术区租金下降、艺术家工作室转租等萧条讯息接踵而来,危机感令人谈论当代艺术时小心翼翼,不复几年来的高歌猛进。但另一种论调也随之而生,这种论调认为,因为市场泡沫的消除,当代艺术的春天也将来临。

这种论调的合理性,是在与近年来的泡沫化市场相比照中产生的。炒作起来的泡沫化市场,让当代艺术成为投资的热点,一时间泥沙俱下,学术价值欠缺或不高的作品屡拍高价,甚至占据市场价格的高标。在这种市场风向标的暗示下,大批投机分子涌入来分一杯羹,让当代艺术界以市场价格而非学术价值为中心。这种风潮让当代艺术界人心浮动,无心于严谨的学术建构,纷纷投身于市场的热浪之中,从艺术批评到艺术创作概莫能外。于是,当市场热潮回落后,艺术界又将重返良性的学术建构与推进之中。

但果真如此吗?首先,学术建构与推进,是长期而艰辛的缓慢累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够来去急速的只能是炒作化的市场。在泡沫化市场期间学术堕落的话,市场萧条期学术也不可能迅速上升。其次,真正与泡沫化市场休戚与共的,是泡沫化的艺术,对于长期坚守的艺术家或批评家来说,学术推进本来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市场的泡沫与否,其实与他们关系不大。只有那些浑水摸鱼者,才会在水落石出后纷纷逃逸。再次,泡沫化市场其实并非全然没有可取之处,在投资当代艺术的热潮中,高水准的艺术也得到了一定的良性机会,尤其是某些多年坚守却无人问津的边缘性实验艺术。艺术市场的低落,让这些艺术也失去了一些被支持的机会,虽然这种机会本来就不多,而且在多年来缺少支持的状况下他们依然一路坚持了下来。

但泡沫化市场的低落,对中国当代艺术而言,确实是一个重新调整的契机。从1970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一直以社会、文化批判为主流,但忽略或回避了自我批判。而且,当代艺术自身的问题,也没有充分展示出来。但当这个乱头粗服的搅局者也一朝得宠而获得“成功”后,它自身的种种症候也迅速而全面地显露了出来。问题显露的越明显,对它的认识也会越清楚。所以,泡沫化市场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终于迎来了它的自我反思和批判期。

从政治对抗、文化启蒙到犬儒式调侃、平面化嬉戏、历经后殖民引诱、市场软化和政治招安,中国当代艺术的三十年终于历经了较为全面的“磨难”。当有了这种自我反思与批判的态度,中国当代艺术才有可能拥有更为健康、成熟的态度,也才可能为真正饱满、自足的多元生态创造适宜的环境。所以,还不能盲目乐观地认为市场萧条后中国当代艺术就能迎来它的春天,只能说市场萧条给了它一个重写自身的机会。而这种重写,不应再是对样式、方法的重写(如同这几年来的痛责符号型绘画、大脸画),因为任何领域都有滥竽充数者的投机空隙,也都有进行良性建构者的深入空间,对于前者而言,市场的萧条,只是让他们进入蛰伏期或寻找新的可乘之机而已。重要的是进行深思熟虑后的学术价值观的推进或重写,否则,在火爆或萧条期都不会有本质性的改变。而这种推进或重写,是漫长而艰辛的过程,期待它在短短几年内一蹴而就,谈何容易!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