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6月 > 陈半丁山水画真伪对照

陈半丁山水画真伪对照

2009-07-03    编辑:[杜晓蓓]

中国山水画追求田园情趣,远离尘世,远离喧嚣,其境界以可住、可赏、可游、可品为标准,表现的并不是自然的真山水,而是作者心中的自然--世外桃源。受传统文化的影响,陈半丁的山水画也按照以上标准,追求高雅超逸的境界,而仿冒的伪作,在逸趣方面,往往比陈半丁差很远。


山水仿

隔浦群山

山水画辩伪

陈半丁的山水与花卉一样,一生临古不辍,现存的几幅仿古临本,大约作于30岁前后。他临罗聘山水,树石见古厚之气;摹汤将军之笔,细腻从容;拟元人《赤壁怀古》,气象古雅。此时期他通临赵孟、程松圆、郭熙、唐寅、易元吉等,获其笔,取其韵。嗣后着重法大涤子石涛法笔,1908年临《清湘山水册》,能得其神韵,而且是按原题款通临,可以乱真。陈半丁20世纪30年代所作《浔阳琵琶》,是以大涤子之法写之,"略师清湘之意",用笔净爽清健,墨色苍润酣畅,深得石涛境界。

20世纪30年代,是半丁山水画的整合期,基本特征以石涛风格为基调,又融诸家之所长,汇于自家心得。40年代以后,陈半丁山水画的自我风貌已成,以《山水四条屏》为代表的一批作品,把山水画的风格基调固定下来。通过不同样式的组合形式,使树木、屋舍、亭桥、小道、云水相互交错,掩映重叠,远近取势,或高远,或平远。画面严谨质实,笔墨深沉而厚重,墨色秀润而华滋。着色以花青、赭石为主调,明净中透出深秀,坚实中透出飘逸。可以说半丁的山水画,卓然不群,是百年来的顶尖山水名家之一。近年来,他的山水画价位直线上升,伪仿者接踵而至,有的已将原稿直接复制来蒙骗收藏者。

《山水》(图1)直接复制于陈半丁的《隔浦群山》(图2)。只是在皴法和点苔的细微处上差别较大。色彩的运用上,真品用花青多于赭石,而复制品则是偏向赭石色,没有半丁山水之清秀感。仿品敷色狂燥,在题款上没有抄录原题款,而是选了另一句诗:"竹木森森阴绿苔",与画面不大合拍--画面中没有画竹枝。仿品署乙酉1945年,半丁1945年前的山水较为疏朗松秀,水面较宽阔,画面中的密林长树比60年代要少很多。60年代以后半丁的山水,更多地体现出深邃幽静、崇山峻岭、古树密茂、深山养气的风貌,完全脱离了以前的程式化,信手拈来,称得上是既写真实山水,又写心境理想的画风。仿品在署款时间与风格上,与历史上陈半丁画风的发展有较大差异。

山水仿

观涛图仿

另有两幅仿品,其一《山水》(图3)105×33厘米,从风格看似半丁山水,应为按原本临摹,其题款的字数较多,而一般的仿品很少多题字,因为款字是最容易被识破的。其二《观涛图》(图4)137×32厘米,这件作品是拟造之作,首先,陈半丁很少画卷云皴,而此作则用大卷云皴;其次,陈半丁很少画壁仞千尺的绝崖峭壁,而该画中有大片绝崖峭壁;第三,从未见到陈半丁画山不见山头的,而此画的中的山,就不见山头;其四,作为传统的守护者,陈半丁的题款永远写在画面的留白外,而此画的款是题在山石上的,有悖陈半丁的一贯做法;其五,半丁先生没有画过汹涌的水浪;其六,该画款识书法的水平与陈半丁的真实水平差别太大。现在有些造假者,缺乏职业道德,不论伪作的风格对否,只要有名就往画面上署,蒙一些刚入道的小买家。

书法辨伪

陈半丁一生以画家行世,无意书法,故单独的书法作品不多。半丁在20世纪30年代以前,还不时写几个书法扇面,后来就只能在其画的题款上见到他的书法了。半丁的书法初学缶翁,例如楷书《佛语》扇页,以晋唐人写经为本,带有较重的隶魏风韵。20年代中期以前,他恪守缶翁书风,如《牡丹图轴》(图5)款,以篆入行,中锋行笔,字形变化不大,字字错落参差,字势右高左低,气势连贯,风格雄浑古朴。

牡丹图轴款

艺林月刊


20年代后期,半丁逐渐脱离缶翁书风,靠近"二王"的帖派。1931年的《艺林月刊》(图6)即是完全帖味。之后,半丁勤奋学习米南宫的《苕溪诗卷》、《方圆庵记》二帖,此后书中便流露出畅快迅疾的墨迹,欹侧有致,潇洒流畅。其后,半丁在临习徐青藤花卉时,兼习书法。青藤书有"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之称,半丁习之,在米与青藤间游刃,中侧锋兼用,迅疾刷字,四面出锋,张扬风气,摇曳生姿。60年代前后,半丁的字迹中又见到黄庭坚的神韵,流露出宽博从容的意趣,用笔虽然以欹侧为主,但有含敛,绵丽之致。外观灿烂多姿、内蕴平和萧散。此时,半丁已到人书俱老时,其书法笔未到而意已至,形不全而意已全。从陈半丁书法的真伪鉴定上,我们不难发现,要想作书法家的伪品是非常难的事,故而现在伪画占到赝品书画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假书法的数量相对较少。

陈半丁的篆刻水平极高,今日知者不多,是因为被其画名所掩。半丁曾刊有一印"印不让人",从中不难看出他对自己篆刻的自负。郑逸梅在《艺林散叶》中谈到:"陈半丁能刻印,其自用印极佳,甚至有超过其师吴昌硕者",这一评价并非过誉。陈半丁在上海随缶翁治印,入北京后其基础已扎实,金城也工篆刻,为吴昌硕治印,半丁竟把金城为吴昌硕刻的印磨去重刻,可见他很是自负的。半丁与缶翁也有一些合治之印,缶翁篆、半丁刊,如"静山无恙"(图7)。

半丁治印以古印(秦汉印),缶翁、让翁三家为基,通过自己的熔炼,独成家法。1926年所制"国泰年丰"一印,边款用行草书,切冲并用,信手落刀,行云流水,游刃有余,最近百年来能臻此境者实为不多。半丁先生的篆刻创作,时至九十岁还未停刀。这枚"哂翁天成"(图8)为1965年所作,此印冲切结合,迟涩拙重,味淳而貌古,大道天成,已臻化境。当下市场中,仿半丁印者不多,因为印的需求亦少,如见到半丁印章,则以真的为多。

历年署款识真

陈半丁画作中的署款有时段性,我们找到一定的规律,就会事半功倍。如果一幅1915年前的画作署款半丁老人,并钤盖半丁老人印,就值得怀疑了,因为他是在1915年才刻用"半丁老人"印章。

1920年以前的作品,用金农体署款是正确的。

"山阴陈"和"陈"的署款,多为1930年以前作品所用。

"半丁陈"的署款三十到四十年代的作品中较多。

"半丁老人"为30年代以后常用。半丁的隶书学郑,同时以隶书署款者基本为真。

1937年至1951年的作品中有"五亩之园"落款。
20世纪40年代有"半野老陈年"的署款方式。

上世纪,50年代后,用"半丁老人年,稽山半老,半丁老人年八十有一",送人的画作中有署款"半丁弟年八十有一"者。
从未见作品中有"半丁老人陈年"的款。

这些落款形式,要辨别准确,还要看其书画精神,只有掌握其精神实质,才能准确无误地判断真伪。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