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鉴宝2009年6月 > 京津画派:中期调整不改上升趋势

京津画派:中期调整不改上升趋势

2009-06-30    编辑:[杜晓蓓]

在近现代中国画流传的区域和流派中,以上海的"海派",广东的"岭南派"和北京、天津地区形成的"京津画派"最为著名。其中"京津画派"以"精研古法、博采新知"为宗旨,对推动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齐白石、陈半丁、溥儒、于非、徐燕荪,这些如今已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从20世纪初期开始,就一直活跃在中国的画坛上。尽管他们来自天南海北,画风也不尽相同,但由于他们主要的生活和创作都集中在北京、天津两地,因此,人们习惯上把他们统称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京津画派"。

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国内艺术品拍卖的兴起,"京津画派"画家的作品以不可阻挡的势头,进入到各种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中,并在近10年的时间里,一直引领着近现代绘画的市场行情,成为拍卖市场的风向标。据雅昌网京津画派70指数,从2000年至今,其拍卖价位呈一路上升趋势。尽管在2005年的强劲拉升之后有所下滑,但从总体来看,京津画派的指数曲线还是一直处在上升通道之中的。业内人士分析,京津画派具备极好的地域优势,在中国画市场日趋活跃的今天,必定会受到市场与藏家越来越多的重视与青睐。

香港佳士得2006年秋拍于非《柯竹翠羽》立轴38.4万港元成交

京派收藏空间广阔

相对于海派和岭南派而言"京派"在近现代画史上,一直被认为是保守势力的大本营。诚然,清末民初的北京,居住了一大批传统派的画家,但在时代思潮的变革中,北京画坛也在发生着演化。

北京作为金代以来的政治文化中心,聚集了一大批画家,也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但清代中期以来,清代的院画,清代皇家的审美趣味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一是董其昌、四王,旧称"南宗"的文人山水画为皇家所赏,直到民国初年,王石谷的山水,仍是京城里的一大收藏热点;其二是西方画家郎世宁等一批人成为皇室御用画派的代表人物,他们受命作中国画,出现了中西融合的新体,马晋、刘奎龄都受其影响。民国初年,五四运动的爆发,新文化运动的倡导,并没有减弱北京文玩书画市场的繁兴。相反倒是清宫旧藏的流失,文物考古的新热,使以琉璃厂为中心的市场异常活跃。五四运动虽然对文人画发起了强烈的冲击和批判,但齐聚在北京的文人以陈师曾为代表,逆潮流般地再度举起了文人画复兴的大旗,稳定了文人画的阵脚,也稳定了收藏家的审美选择。当然,对文人画的审美、收藏选择也顺应了文人画的现代性转换。

另外的一大批传统派画家,如以金城、周肇祥为首的中国画学研究会以及湖社的一大批画家,在传统基础上融合归纳,既"精研古法",也"博采新知",逐渐形成自家面目,对传承和发扬传统中国画艺术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北京的这批画家并不仅限于为市场提供作品,基本上都在各大学、各画会任教,学风普遍比较扎实。如胡佩衡、秦仲文、萧俊贤、萧谦中等山水画家,徐燕荪等人物画家,前述人物之外的姚茫父、王雪涛、于非、叶恭绰等花鸟画家,他们在1949年之前都有很精彩的表现。

大幅度融合西画的画家,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北京并不风顺,如林风眠、徐悲鸿、蒋兆和等人,都曾遇有争议。但他们在画史上的位置和独特贡献同样是今人值得重视的。

天津书画务实稳进

和北京相比,天津可算是个年轻的城市。但在近代史上,天津却是工商大埠,是最早开发的城市之一,与上海、广州共为沿海三大重镇和历史文化名城。欧美的科技文化随着外国资本和侨民的舶来而如潮水般的涌入,对天津的固有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转折性的影响,在文化格局上形成南北兼容,中西合璧,雅俗荟萃的文化景观。

天津画界以职业画家为主体,较少有江南文人的偏见,西方写实技法的可取之处及与传统绘画的微妙差异,给予他们新奇的刺激。晚清以来的天津,地方画家对西洋画法的兴趣,成为天津画坛的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题材则较多地集中于花卉一门,显著特点是打破传统文人的雅俗观,在"西学为用"方面,与北京画家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天津绘画在"租界文化"和本土文化相互抗衡与融会中形成了新的格局,固守传统画风的画家和融中西为一炉的画家共同推动了天津画坛的进步,并且逐渐形成规模,确立其主流的风格与地位。可以说津派绘画自诞生以来,便在时代铺设的巨大背景下,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俱进,绘画作品的内容体现着鲜明的时代性和社会性。

作为艺术品投资领域中的重要部分,"津派书画"的价位仍属于最具潜力逐年看涨的区域,相对于"海派书画"的起落震荡,"津派书画"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务实稳进的发展路线,它的投资价值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京津画派前景光明

目前国内艺术品拍卖中,书画作品成交情况明显好于瓷器、玉器、杂项拍品,中国书画诱人的升值潜力吸引了更多收藏者进入书画收藏领域,收藏群体不断扩大。与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相比,可进入市场流通的传世精品毕竟有限;大师级领军人物的优秀作品又并非一般收藏者经济实力所能企及;大部分藏家只能退而求其次。京津画派画家传统功力深厚、画风严谨、价位适中,其中多数人进入市场多年,已经具有明确稳定的市场定位,相当数量作品流传有绪,价位看涨,是书画收藏最佳投资选择。

在市场需求不断上涨,拍卖市场日渐红火的今天,对京津画派中一些被人淡忘的画家更有待进一步发现与认识。除齐白石、李可染这些价格稳定的大师级的作品以外,陈少梅、刘奎龄是京津画派成员中价位提升幅度较大的画家。中青年画家诸如霍春阳、贾广健等亦具有较深的增长潜力,从雅昌网京津画派70指数中可以看出,近期霍春阳的价格指数比上季增长了262%,位列增长最快的京津画家之榜首,可见其实力一斑。

北京荣宝2006年春拍田世光《梅花双喜》立轴16.5万元成交

一些评论家认为,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绘画已经如涸辙之鱼,失去了特定社会环境这一赖以生存的水源。与当代书画家群体中存在的浮躁、迷惘相比,活跃于20世纪上半叶的京津画派作品中透射出的"精研古法、博采新知"的艺术主张,和承上启下的艺术造诣愈显珍贵。多数画家的优秀作品与艺术成就早为社会认知,已是盖棺论定,政治倾向、社会地位对画家及其作品的影响已逐渐淡化,与当代画家相比更是脱去了宣传炒作中障眼的包装与泡沫成分。京津画派大量优秀作品传承宋元优秀传统,又能融合各流派,继往开来,在历史变革中记录了传统绘画的发展、进化,更凸显出珍贵的学术意义,在艺术品市场迅速发展的形势下,其升值前景自不待言。

注:数据源于雅昌艺术网,截至日期2009年5月17日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