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09年4月 > 在矛盾中前进的影像艺术市场

画廊2009年4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在矛盾中前进的影像艺术市场

2009-06-19    编辑:[杜晓蓓]

钝之
尽管2006年秋季北京华辰的第一场影像拍卖专场,猛烈地搅动了中国影像艺术品的市场。此后,专营影像作品的画廊不断出现,一些艺术博览会也纷纷推出有关影像艺术的专题。然而在热闹之后,目前整个影像艺术市场的情形如何呢?

拍卖:寒冬中的希望
华辰的第一个影像专场取得成功并引起艺术界和艺术市场的高度评价和关注之后,国内拍卖公司纷纷跟进,中国嘉德和北京诚轩在此后也陆续开始影像专场,其他拍卖公司则在其油画雕塑专场中增加了影像类的份量。相关拍卖数据显示,2007年是影像艺术拍卖较为风光的一年,三家公司的影像拍卖都取得了较为不俗的表现,并很快形成了各自的经营特点:北京华辰以纪实影像、老照片为主但涵盖了包括当代观念影像在内的所有影像门类的路线;中国嘉德则主打观念摄影,张洹、王庆松等的作品都取得了理想的价位;北京诚轩则在兼顾观念摄影的同时,重点挖掘民国时期的老照片。

但好景不长,正当中国影像艺术拍卖踏入快速发展的道路之际,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动荡迅速挤压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其中对当代艺术品的影响尤为严重,刚刚兴起不久的影像艺术品也无法幸免。在危机爆发之前,北京诚轩在2008年春季拍卖的摄影专场只有28件作品,总成交额仅67万元。到了秋季,则干脆撤销了摄影专场。同样,中国嘉德也在秋拍中取消了摄影专场,尽管该公司当年春拍的“国影像艺术”专场还取得629万的佳绩。只剩华辰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品牌,继续开设影像专场。显然,华辰正在以实际行动兑现当初自己许下的花上几年时间培育中国影像市场的承诺。在08年秋季的这场专场中,华辰依然坚持包括当代影像、记录影像、古董老照片、底片、摄影图书在内的所有影像门类。在整个经济不景的大环境下,其拍卖结果自然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全场推出97件珍贵的历史照片,拍出53件,成交率为55%。成交总额相较于其春拍有明显的缩水。

近两个月结束的一些国际拍卖会上,中国影像作品的表现也不容乐观,作品上拍数量锐减,在国外颇受欢迎并一直有上佳表现的王庆松、张洹等人的作品纷纷流拍,往日的高价也不复出现。

其实,影像拍卖在08年的调整其实还有其内在的原因。由于目前影像作品价格普遍较低(相对于其他每类艺术品而言),往往一场拍卖会下来,整个专场的影像作品的成交总额还比不上一件其他品类的高价位作品的价格。因此,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前提下,影像目前还没很难成为拍卖公司的推介重点,也因此制约了影像拍卖的发展。
即将开始的国内09年春季拍卖,在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甚至金融危机有进一步蔓延的可能性的大环境中,各大拍卖公司在拍卖规模和场次的设置上似乎面临调整的压力。各大拍卖公司原来为了市场占有率而在拍卖规模和场次上无限扩张,不但让买家觉得眼花缭乱,有点厌烦,对其本身来说也有巨大的成本压力。在这种背景下,影像专场的开始似乎就只能寄望于华辰一家了。尽管如此,对于关心影像拍卖的人来说,希望依然存在:影像作品真正成规模进入国内拍卖会的时间并不长,近两三年来除了个别自我炒作之外,整个价格体系相对于当代艺术品来说尚较为理性,因此其在金融海啸中所受的冲击也应该相对较小。目前影像作品的价格与其他门类的艺术品相比,具有很大优势。在当前明显低迷的市道中,影像作品的成交可能性更大。长远来说,这种价格优势使其有较大的成长性。而且,影像作品尤其是记事类和老照片,有着比较好的群众基础。在目前的一些小型拍卖会上,一些老照片依然热卖,就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回归画廊
华辰拍卖首场影像专场的成功,不但引起了拍卖公司跟风,也迅速带动了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影像艺术品经营的兴起。
其实,早在06年华辰秋拍的影像专场之前的2003年4月,国内第一家主要经营影像作品的画廊——百年印象画廊(798PhotoGallery)就已经在798艺术区成立。其艺术总监陈光俊因此也被一些专家称为中国影像艺术市场的第一个吃螃蟹者。该画廊从一开始就显示出很高的专业性,设有专业的黑白暗房,拥有世界最先进的设备,绝大部分展览的照片就是由画廊自己制作的。画廊起初以纪实性的作品为主,后来也引入一些观念性的影像展览。曾代理王世龙、晓庄、解海龙、王文澜、黑明、王彤、李楠等一批国内外摄影家的作品。
华辰拍卖成功之后,在北京、上海等地陆续出现了一批主营影像作品的画廊,至今比较专业的有十几家。这些新成立的影像艺术画廊中有不少是侧重于观念摄影的推广。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坐落在北京草场地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其于2007年6月开幕,由中国当代摄影的重要代表艺术家之一荣荣与日本摄影艺术家映里女士创办,其4600平方米的园区和2500平方米的景观建筑由著名艺术家、建筑师艾未未设计。三影堂致力于成为展示、推广与交流中国当代摄影艺术最专业、最健全、最高水准的平台。该画廊从2008年开始还每年主办“三影堂摄影奖”。此外,在上海和北京两地均有设点的全摄影画廊,其重点也是关注中国当代摄影艺术。一些外国人也开始进入国内分一杯羹,如由来自美国人贺思宇(SteveHarris)在上海开设的m97,和法国人花儿(FloreSassigneux)和陆楠(RomainOegoul)创立的巴黎•北京摄影空间。

除了专业的影像画廊,不少其他画廊也介入影像作品的推介与经营,如香格纳、索卡等,都有代理影像艺术家的作品。

由于拍卖场次和上拍作品数量的限制,拍卖会的容量显然远远无法满足数量众多的影像艺术家对市场的需要。而专业影像画廊的兴起却为影像艺术的展览、推广提供了专业的服务和保障。因此,对于影像艺术家而言,与其挤在拍卖会这一条独木桥上,不如还是回归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加强与画廊的合作。在这一点上,迟鹏的做法是值得大家的重视和借鉴的。

与王庆松、张洹、洪磊等人频频在国内外拍卖会亮相不同,作品同样具有很浓厚的实验性的迟鹏,其作品则很少上拍,他更关注画廊这个一级市场。到目前为止,他的作品在拍卖会仅露过一次面,而且是在国外:在08年9月的纽约苏富比秋季拍卖会的“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上,其《MIRAGE》以1.6万美元成交。在一些艺术家纷纷利用拍卖结果的公开性而借着上拍卖会扬名立万以求最大限度的名利双收的今天,迟鹏对于一级市场的专注就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同时也反映了他对自己作品的信心。

迟鹏的作品在国内拍卖会上从不出现,多多少少影响了他的名气,但却影响不到他在一级市场的表现。
他作品在2004年开始进入市场。那年他第一次到美国完展览,甫一亮相就受到大家的关注,随后前波画廊也帮他做了个展。当时他的作品价位为1,500美金。2005年开始卖得很好,价位逐渐上升,2,000~3,000美金之间,那一年大约卖了接近100多张;后来,北京空白空间、季节画廊都为他做过个展,效果也都非常好,价位一直在保持在30%的递增,目前为7,000~8,000美金。作品一般为10个版,尺寸多数为1.5×1.2M,但尺寸的大小对价格影响不大。他的周围有一批比较固定的朋友和客户,因此,即使在目前相对较为困难的环境中依然有稳定的销售业绩。由此可见,离开了拍卖会,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在画廊中也可以得到稳部的发展,而且这些发展显得更为真实、可靠。

市场在哪?
目前,不论是在拍卖会上,还是在画廊中,影像作品的市场总体上是差强人意。很多影像专业画廊经营困难,举步维艰。因此,拓展市场成为当务之急。

在中国内地,影像艺术品依其各自的特点而拥有不同的市场。一般来说,纪实性的当代作品和老照片,一直较受欢迎。而观念性的作品则有如其他当代艺术一样,能够接受和欣赏的人并不算多。去年参加中国画廊博览会的一些画廊,就普遍反映作品主要靠外国顾客帮衬。目前国内一些当红的影像艺术家的作品,也主要在外国拍卖会上拍卖。如王庆松从06年以来有约40件摄影作品在拍卖会上拍卖,但其中的30件是在境外的拍卖会;张洹的情况也是如此。又如迟鹏,他的作品虽然主要由国内画廊经销,但其客户群体也以外国人为主。而上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都是偏向于观念性的。

相反的,以《大眼睛》出名的解海龙,其作品都是在国内拍卖会上拍的。基于这种情况,画廊和艺术家就必须针对自身的特点去制定相应的策略,以有效地解决作品的出路问题。

但国内毕竟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即使是那些以外国市场为主的当代艺术家,也无法忽视国内市场。那么,出路在哪呢?

首先,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观念性影像作品就像其他当代艺术品一样“想说爱你不容易”。这主要取决于国人长期以来养成的欣赏习惯和审美特点。而要改变这种习惯和特点,就必须通过长期的努力。因此,对于包括观念性影像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来说,培育国人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和兴趣是至关重要的。只有在一定的群众基础之上,才能建筑当代艺术收藏的网络,从而促进市场的发展。

其次,当代艺术品价格一直颇受诟病。影像作品与其他艺术品相比虽然价格偏低,但相对于大多数国人的收入而言,仍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因此,近来陆续有专家呼吁降低作品的价格。我们的看法是,影像作品在艺术市场上毕竟是一个新近才兴起的品种,其在国内的价格应该尽可能适应国情,大家的眼光应该着眼于未来。因此,这就要求艺术家放下身段,画廊让利,共同培育市场。若能如此,影像市场的繁荣就不仅仅是一个梦想。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