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画廊2009年6月 > 风景这边独好:2009科隆艺博会

画廊2009年6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画廊》
·主办机构: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社长  : 徐南铁
·出版  : 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
·杂志社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景路汇苑街17号
·联系电话: (020)22131512
·传真  : (020)34114312
·电子邮箱: HL

风景这边独好:2009科隆艺博会

2009-06-17    编辑:[杜晓蓓]

从法兰克福乘坐ICE高速列车,穿越连绵不断的绿色原野和山丘,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科隆。四月的科隆,没有迈阿密刺眼的阳光和耀眼的拉丁色彩,也不像纽约那般炫目冷峻,一切都那么温和、宁静和悠闲。

科隆位于莱茵河畔,早在古罗马时期就是欧洲主要商贸集散地。如今,其贸易传统依然享誉全球,每年有40多个国际性专业博览会在此举办,其中25个行会展在世界上首屈一指。1967年,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家艺术博览会——科隆艺博会。第一届科隆艺博会由18家德国画廊所组成﹐至1980年代,科隆艺博会进入鼎盛时期﹐参展商超过400家,那时候﹐巴塞尔艺博会还处于下风。尔后,由于经营不当﹐其国际地位渐渐被巴塞尔等几家超级艺博会所取代,近来几届更是每況愈下。去年,新任总监丹尼尔•哈格(DanielHug)临危受命,上任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志在削减参展商,提高展览品质,效果如何?而去年开始横扫全球的这场经济危机,已经令很多艺博会不堪负荷,科隆艺博会能否为业界带来一丝丝复苏的曙光?

经济危机之下,百业凋零,艺术市场更不能幸免,自去年至今的所有艺博会,几乎无一不受到冲击,有些甚至正在考虑明年是否继续办下去。然而,对于科隆艺博会来说,金融危机似乎不算是件坏事。曾经因“古而老”而饱受非议的科隆艺博会,如今却被普遍称赞为“老而弥坚”;曾经因本土化而为业界垢病,如今也因其本土化而显得“根基牢固”。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过去几年伦敦和迈阿密因国际化而大出风头,如今却因全球化危机而大受冲击,而本土市场牢固的科隆艺博会,在这场危机中反倒信步闲庭。无论是销售业绩还是业界的评价,刚刚结束的科隆艺博会的表现可圈可点。

看点一:数字和现场
本届报名参展商共500多家,最终入选180家,淘汰率和竞争性相当高,总监丹尼尔•哈格没有食言,去年他就宣布把参展商从过去的230家减少到180家。180家画廊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以德国本土画廊为主,计105家。另外60家来自欧洲其他国家,12家来自美国,3家来自亚洲。观众超过5万6千人次,媒体记者超过1500人,较往年为多。

由于精兵简政,展览质量有所提高,新的团队为科隆艺博会注入新鲜的血液和动力,不少在过去几年流失的大牌画廊,如伦敦的AnnelyJuda和德国的HansMayer、MichaleWerner等也踊跃回归。开幕会引来了不少大收藏家:如本土的IngvildGoetz,ChritianBoros,WilhelmSchuermann和FriezeFalckenberg纷纷到场,还有来自美国迈阿密的Rubelles夫妇,英国Zabludowicz夫妇以及比利时的Cooremans也现身艺博会。

正如科隆画商GiselCaptian所说,“今年,所有的一切都更为精确和专注”。展场被清晰地分为两大区域。11厅二楼是现代和战后艺术展区;三楼为当代艺术展区;此外,还专门开设了新项目雕塑展区。值得一提的是,当代艺术展区为不同类型的画廊开辟了不同的展示空间。“开放的空间”(OpenSpace)为年轻画廊提供赞助展台,价格比其他展区明显低很多。正如组织者的口号“回归基础(Backtothebasic)”﹐人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组委会希望提高艺术质量的意愿。

现场除了藏家﹑策展人﹑艺术家等业界人士之外﹐很多学生和当地居民也前来参观。跟他们聊天﹐才知道这个艺博会已经成为当地每年一度的传统文化节日﹐很多居民每年必到﹐不少观众更是从较远的城市或周边邻国专程前来参观。对于参展画廊的减少﹐观众大多持欢迎的态度﹐认为作品质量更高﹐而较小的规模更适合艺术欣赏。他们对于中国画廊展出的作品很感兴趣﹐并表示希望看到和了解更多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看点二:销售大增
许多画廊主表示新一届的艺博会相当成功,气氛浓厚,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开幕式当晚,Lohrl画廊已卖出20多件作品,接下来5天又成交了40多件作品。来自柏林的Fahnenman画廊更是供不应求,不得不换了3次墙上的展品。在经济衰退、艺术市场停滞的情形下,战后和现代艺术作品还是相对坚挺的。波普艺术领军人物TomWesselman的作品依然热门,他的“RedEnding”以450,000欧元成交;德国重量级抽象表现主义大师ErnstWilhelm的“SprialinBlue”卖了335,000欧元,另外四张草图卖了158,000欧元。

在二楼的现代艺术区转一圈,大多数画廊对本届艺博会的组织非常满意。EdithWahlandt画廊主表示,“每个参展商都为这个艺博会而兴奋。”那当然,他带来的KunoGonschior﹑KatherinaHinsberg等艺术家的作品都卖得差不多了。来自意大利米兰的Grossetti画廊主BrunoGrossetti表示很高兴又回到科隆艺博会。这家意大利老牌画廊的经营已经跨越了三代人,曾是科隆艺博会老顾客﹐由于对前任总监管理不力、方向模糊的不满而中断参展3年时间。出于对新任总监的信赖,今年,他们又回来了。问起销售业绩,他的兴奋都写在脸上。事实上,很多现代艺术区参展商都是一脸满意的表情。BrunoGrossetti强调,参加科隆艺博会是因为这里的历史,当地有着庞大的收藏市场和悠久的文化传统,收藏家和美术馆水平相当高。他将建议更多的意大利同行参加这个展览。

三楼当代艺术区划分为“开放的空间”(OpenSpace)、“艺术新星”(NewContemporaries)、“艺术新阵地”(NewPositions)和“艺术学园”(ArtCampus)。来自柏林的AlexanderOchs画廊,在北京草场地的分支机构叫空白空间,他们带来几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杨少斌的作品在第一天已卖出,引起很多买家的关注。
今年,摄影和纸上作品明显增多,成交量也相当不错。BrigitteSchenk画廊的MarilynManson的纸上作品以3万欧元成交﹐其代言的阿拉伯艺术家TarekAl-Ghoussein的系列摄影作品也得到买家的青睐。当UrsulaWalbrol以3万5千欧元售出SimonLewis的纸上绘画时﹐画廊主不无兴奋的表示:“这真是个好的开始。”他认为本届艺博会数量精简了,质量提升了,优势也显示了出来。

来自科隆、柏林的ChristianNagel画廊展出了青年艺术家JuliaHorstmann个展,吸引了很多媒体和买家的关注。Julia是本届艺博会奥迪青年艺术家奖得主。其中三件作品很快成交。很多收藏家和策展人喜欢在三楼寻找有潜力的艺术家。如来自自纽约Broadway1602画廊的艺术家BabetteMangolte的作品就被当地的美术馆所收藏。
当然﹐从来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来自意大利的AlessandrodeMarch画廊成立于2003年﹐今年入选“新当代展览项目”﹐销售业绩平平。不过画廊主表示能参加展览﹐多露面已属不易﹐本来对于成交量就没敢抱太大的期望﹐尤其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来自纽约的Rental画廊也遭遇同样的困境﹐但他们表示收获还是很大的﹐因为接触了很多藏家和策展人。

看点三:展馆内的新人新势力
2005年艺博会开始设立“开放的空间”,今年已经是它的五周年庆典,名为“五年的激情”(FiveYearsofPassion)。这里摒弃了传统艺博会“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整齐划分,而是按照每个艺术家的作品特点,用不规则的黑色木板墙面来分隔出展示空间,随意地散置在展厅的各个角落,观众仿佛进入了一个用玩具积木搭建的小迷宫,可以在一个个新奇有趣的作品之间来回穿梭,看不懂也可以询问在旁边守摊的艺术家本人。实际上,整个OpenSpace的空间设置本来就是一件巨大的装置艺术。“开放的空间”以一种更为开放的、实验性的姿态向市场展示出更多元化的可能性,也为学术讨论创造了平台。今年,艺术科隆和德国联邦画廊及出版物协会(BVDG)再度联手,将原本的“艺术新星”(NewTalents)展区改造成新的“艺术新阵地”,继续为推广青年艺术家而努力。参展画廊可以向评委会推荐一个年轻艺术家,评委后审核通过后,画廊将在展位旁边免费获得额外的25平方米去做这位艺术家的推广展示。在此还不可不提在艺术科隆新登场的一个重要奖项——“奥迪艺术奖”(AudiArtAwardforNewPositions),获奖者由专业的评审团从“艺术新阵地”的参展艺术家选出,今年的优胜者是来自ChristianNagel画廊的JuliaHorstmann,她的奖品包括在科隆替代空间(CologneArtothek)做个人展览,同时也会获得出版展览图录的资金。

一般来说,艺博会费用高昂的入场券往往会将一些刚成立不久,资本实力还不够雄厚的画廊拒之门外,而艺术科隆就针对这种现象,专门为成立不足五年的年轻画廊量身定做了名为“艺术新星”的展示平台,给他们带来一个和众多国际著名画廊同台献艺的好机会。经过评委会的严格审核,入选画廊将很大的折扣优惠,只须支付4,880欧元(加上17%税),就可以获得一个30平方米的展位。这个单元的设置理念很受年轻人喜欢,因为艺博会最直接的任务就是给画廊提供一个良好的交流和交易平台,促进画廊业的发展。而艺术科隆的确做到了从画廊业的“娃娃”抓起,愿意和大家一起成长,在这里可以看出组织者是多么的用心。

“艺术学园”是科隆多媒体艺术学院(KHM)为艺术科隆增添的亮丽一笔:今年的主题为“交流、对话和多元化的展示形式”,来自KHM的学生也邀请了来自其他国际艺术学院的老朋友共同参与。他们用奇异的眼光在平凡的生活中发掘出很多不平凡的东西,引人思考。这些作品实际上并不像一般画廊里展示的那么精致完整,有些还是像半成品般简陋,但他们的创意含金量却很高,因为不需要考虑市场因素,学生们都是天马行空地做,展现了许多新鲜的创作意念,实验性很强,观众们都看得啧啧称奇。

看点四:ArtCologne外围展秘密行动!一切在漆黑中进行——
今年艺术科隆的另一个亮点是,引进了3月在美国红火一时的“夜博会”{DarkFair)。这里的开放时间是下午6点到午夜12点,真是名副其实的“夜”!推开厚厚的幕布进入展会,立刻两眼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啊!这里真的很黑啊!好害怕!”前面一个女生的尖叫。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小记才隐约看到这个迷宫般的现场设置:展位由黑色的墙面划分,各个画廊要不干脆展示荧光材质的作品,要不就用煤油灯、羊油蜡烛,或是手动电筒来照明。据此,艺博会的创办人之一Scott介绍说,这个展区的理念是“杜绝使用一切电器”。不知道是不是黑暗的环境更能引起人的思维迸发,在这里,你会发现发亮的金鱼缸也能成为独特的作品展示空间,桌面上有一叠点燃了却永远也不会消失的陶瓷钞票,一个全身白色的幽灵在拼命画着自画像,如果走累了还可以找个美国高级灵媒帮你算算命……这个夜博会,彻底打破了人们对艺博会的传统概念——谁说艺博会一定要在一个灯火通明,间隔整齐的大展馆举行呢!这里天天都有朗诵会、实验短片播映会、DJ音乐等,与其说是博览会,它更像是艺术家和观众的一个大Party。逛累了一天“日博会”的观众,只要在展馆门前的轻轨站搭两站路,就能到达这里,和艺术家一起party一下,再豪饮一番科隆著名的啤酒,也是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呢。

无论是销售业绩﹑参观人数还是现场气氛﹐科隆艺博会都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在金融危机的横扫之下,去年至今的艺术市场风声鹤唳,而科隆何以独善其身?或许,科隆艺博会现象给我们一个反省的契机——真正的艺术收藏市场,是培育出来的,不是炒出来的。过去几年,很多贪婪的华尔街投资者,亚洲、俄罗斯的资本新贵,都把艺术市场当作证券交易所。在这场经济危机的冲击下,这些人有的身家劲蚀,有的如过街老鼠,而少了这些VIP身影的艺博会,销售业绩大幅下降。相反,长期以来很当地化的科隆,却拥有一批忠实的、资深的收藏家客户和数量庞大的观众。科隆艺博会总监丹尼尔•哈格认为近年来艺术市场的过度膨胀是由纽约和伦敦那些风险投资者的投资行为所造成的,不过这些人不会出现在科隆艺博会上。德国画廊协会会长KlausGerritFriese表示全球性经济衰退对国际艺术市场影响最大,所以他认为更应利用科隆原有的基础,进一步发掘本地收藏家。很多画廊更是表示前来科隆参加艺博会,就是看中德国的收藏传统和美术馆的素质。

每当出口市场受到打击时,大家都把精力放在“扩大内需”上面,然而问题是,长期以来,业界是否花了足够的精力在本土市场的培养上。就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而言,目前买家还是国外藏家为主,如何培育国内市场,仍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