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2009年6月 > 蔡志松:凝炼的艺术

艺术与投资2009年6月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蔡志松:凝炼的艺术

2009-06-09    编辑:[杜晓蓓]

《艺术与投资》:蔡老师是从高中开始就从事艺术工作,还是小时候就对雕塑有兴趣?
蔡志松:没有,高中时候开始画素描,接触绘画,1992年考大学考的雕塑系。在画班的时候受到了老师很大的启示。

《艺术与投资》:当初学画的时候很受到大家的肯定么?会常有被肯定的感觉么?
蔡志松:是的,当时的老师觉得我画得还可以。我觉得人不是特别需要被否定。很多人遇到一件事情的时候会首先否定它,然后才接受它,我觉得没必要,可以直接按照自己的思维判断。

《艺术与投资》:当初为什么选择雕塑作为创作语言?
蔡志松:本科时我就开始学雕塑,这么多年也一直都在从事这方面的创作,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艺术与投资》:很多艺术家可能读书的时候也是学的雕塑,但是后期会开始尝试装置等艺术语言,您怎么看?
蔡志松:我觉得这个不用故意尝试。我的作品中比较为人熟知的是《颂》系列,其实除了《颂》系列之外,我还做了很多材料的、观念的作品,表现手段也不都一样。雕塑这种语言足以顺畅的传达我的思想。

《艺术与投资》:我们看到在您的作品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就是利用一些中国元素,结合自身风格来创作。但是反观您学生时期的作品,可以看出与后期的反差还是非常大的。那么,您的后期风格的形成过程是怎么样的?
蔡志松:毕业前,包括毕业后一年的时间我都在做早期的那种风格作品,那是一段学习的过程。后来感觉早先的东西张力不够了,缺少生命力和表现力,懵懵懂懂的开始有这种感觉。然后开始逐渐转向《颂》系列的风格,后期也在不断的完善,直到现在《颂》系列还在继续,已经出了第九件和第十件。后来又做了《风》系列,2003年又做了《雅》系列。

《艺术与投资》:为什么一开始改变就选择了这种风格呢?做了很多的尝试么?
蔡志松:尝试不是很多。虽然我的雕塑属于具象的作品,但是我本身很排斥情节思维。我并不想让大家去揣测我的作品在讲一个什么故事,作品中的人物在干什么,我不喜欢图解式的作品。我认为一件作品的意义可以很宽广,它可以作为一个符号或者一种象征来用,所以我选择了一种更直接的表达方式。

《艺术与投资》:做了这么多年这种风格的作品会感觉有点腻么?
蔡志松:现在感觉有点腻了。但是,每件作品完成之后,那种效果我还是很喜欢,还是会非常兴奋。现在的这件《颂》的第九件作品已经做了一年多了,我也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做完呢,每到这时就会感觉有点腻。因为很多时候雕塑创作的内在的规律、技法等等,是很繁琐、很严格的。

《艺术与投资》:这么长的时间做一件作品,是在修正什么?
蔡志松:如果不从自然形的角度出发,而是从造型的角度出发,那么一件作品的创作涵盖很多要素,形体、空间、量感、影像和体量的比例等。这些要素能在一件作品上表现好,而且它还要传达你的情绪,那难度就比较大了。如果只是要把一个东西做像,那就很容易了,但是这不是我所追求的。所有的要素如何去整齐划一,如何处理好诸多要素之间的关系,并通过这种关系传达情绪与思想,这些就是我需要通过不断修正作品来解决的问题。

《艺术与投资》:您认为您的每件作品都是独立的么?还是以系列为单位?
蔡志松:每件作品我都考虑了它的独立性和完整性,但是整体面貌上的一致性我也有所考虑。

《艺术与投资》:那么,以系列为单位的作品,您想要表达什么,以单件作品为单位您又想传达给观者什么呢?
蔡志松: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在我从初学雕塑的时候就没有被割裂过,在我思想深处“整体”与“局部”是无分别的,整体既是局部,局部也是整体。所以整体看的时候,每一件作品之间也会比较协调。

《艺术与投资》:创作的过程中受到哪些大师的影响?
蔡志松:创作的过程中很少,习作的过程中受到很多人的影响。比如欧洲古风时期的雕塑,古代中美洲的雕塑,古埃及雕塑,古西亚重要的雕塑等等。在我后来的作品中,在造型上都能找到这些区域雕塑的痕迹。我也吸收了中国秦汉时期和北朝时期艺术的风格。

《艺术与投资》:创作对您来说是什么?
蔡志松:是一种自然的流露。我不赞成做创作“硬挤”。创作应该是思想的流露,对某些东西没有感觉,却硬要去做,就没有意思了。

《艺术与投资》:您在创作的过程中会考虑观者的感受么?
蔡志松:艺术的传达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作者的感受应该通过作品传达给观众。很多时候作者的感受和观者的感受是一致的。如果能够达到一致,说明作品的传达手法是很精准的。

《艺术与投资》:您的那件“下跪”的作品被一些人误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蔡志松:那种理解的方式太表面了,我也不想再做解释了。艺术作品不应该这么上纲上线的去诠释。

《艺术与投资》:您的作品得到了广泛的接受和收藏,您的感受如何?
蔡志松:当然还是很开心的。

《艺术与投资》:您在意大众对你的评价么?
蔡志松:当然要在意,但是很多时候没有办法,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即便是说我的作品不好也没问题,因为每个人看事物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艺术与投资》:您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么?
蔡志松:我算是个以艺术为生的人吧,艺术家的称号太高深了。

《艺术与投资》:您觉得艺术家是一个职业,还是什么?
蔡志松:兼而有之吧,如果以艺术为生的话,那当然艺术家也是一个职业了。

《艺术与投资》:当初读书的时候会立志做一个艺术家么?现在真的成为一个被大众普遍接受的艺术家,您的改变是什么?
蔡志松: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的感觉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能只是其他人看待我的视角变化了吧。毕业之后我其实做了一段时间的工程,其实当时的想法就是“艺术拜拜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最让我感觉得心应手的工作还是搞艺术。

《艺术与投资》:除了艺术家,您还想做些别的职业么?
蔡志松:我的好奇心非常小,对其他的职业没什么兴趣。

《艺术与投资》:作为艺术家,您觉得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么?
蔡志松:有一点感觉吧,比如某个区域里的人比较熟悉我,他们就会比较注意我。

《艺术与投资》:做一个艺术家有什么无奈么?
蔡志松:挺累的,想把东西做好是很辛苦的。我总是想把事情赶快做完但总是做不完,属于有活就会拼命干的类型。

《艺术与投资》:您会收藏艺术品么?
蔡志松:有很多时候会有冲动想要买,但是真正买的很少。有些作品跟我的风格差距很大,有的是很有趣,有的是做的非常好,我都会很有兴趣。

《艺术与投资》:这些有趣的作品会给您的创作一些启发么?
蔡志松:当然会有的,每个人都有优点,每个人也都有弱点。还是要不断学习的。

《艺术与投资》:您如何看待雕塑收藏这个行为?
蔡志松:雕塑收藏在我看来对于雕塑作品创作者来说是有积极作用的。因为再好的艺术家也需要支持,作品需要流通,创作也需要成本。一个好的艺术家会被市场所认可,但是不会被市场所左右。

《艺术与投资》:您觉得藏家直接在艺术家手中购买作品,而不经过画廊是件好事情么?
蔡志松:我自己就有很多藏家,他们会直接找我来买,已经成了好朋友,如果画廊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很好的话,艺术家其实也不会愿意直接接触市场。

《艺术与投资》:您会纠正学生想要靠艺术“爆富”的心态么?
蔡志松:我觉得这种心态靠生硬的纠正是不起作用的。最好的方法还是发现学生的不同特点和类型,按照他们的特长去指导他们,而不是把我个人的价值观强加给他们。我会把一个现实告诉给他们。一个艺术家可能作品做的很好,但是他并不是很成功,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可能并不是很好,但是他很成功。一个艺术家成功了不仅仅是作品好坏的问题决定的,它是一个综合因素造成的,这个问题要辨证的去看,全面的去看。

《艺术与投资》: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接触艺术这行,您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对于大众来说,艺术可能并不是必须品,但是对您来说艺术可能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您有没有思考过艺术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
蔡志松:艺术可以解决我的生活问题,这是基础。但是艺术与其他的工作也存在很大的不同之处,它给我带来了精神的释放,情感的宣泄,这是其他工作无法代替的。

《艺术与投资》:钱和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蔡志松:钱本身是个中性的东西,不具备主观意思,谈不上好与坏。区别其实在于一个艺术家如何去看待和使用钱。方向把握得好,钱就会使事物朝好的方向发展,把握得不好,钱可能会毁掉一个艺术家的艺术生命。方向盘在贺驶者手中,汽车驶向何方全由驾驶者决定。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