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年5月 > 我不推出艺术明星 我只推出艺术家

我不推出艺术明星 我只推出艺术家

2009-05-22    编辑:[杜晓蓓]

北京偏锋新艺术空间王新友
约访当天,王新友出现前所未有的迟到现象!「偏锋」的员工,个个在我面前强作镇静,但眉宇之间深深锁着不解与发窘,显然大家都对自己家「员外」出现这般脱序行为有点不知该如何向我说起。但,我倒是第一次见着王新友的每位员工都能直接拨他的手机号,而且都把手边工作停下来;非常有礼貌陪在我旁边,连我催促他们回去工作,眼前这些人就是丝毫不为所动。后来,我才知道;王新友为了自己上个行程延误而晚到,还和员工深深抱歉;因为让他们在我面前挺没脸的!而,这种共同体恤与承担公司荣誉的作法,也就是「偏锋」的精神之一。

王新友的偏锋新艺术空间,这阵子在北京格外红火,甚至已经被预言将会是下一波诠释7080新世代艺术家的最佳画廊。

只是,偏锋所选的艺术家恰巧就如同画廊的名称一样,极端避开现有市场规制,艺术家的作品没有华丽的糖衣、取宠的青春伤害、绚烂的荧光色、故作痴呆的大头脸、黏稠滴流的非人非兽,王新友所罗置的艺术家尽管作品特质迥异,但却都拥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绘画性与手工性。但,我则帮王新友加了另一个共通点,那就是现代思维的人文气息。到底是王新友选择了偏锋的艺术表现?亦或是;走偏锋路线的艺术家选择了王新友呢?听王新友讲偏锋,着实是初春的一桩乐事。

偏锋是在2006年五月注册、六月正式成立,当初设立的处所在北京索家村、草场地。2009年3月19日偏锋正式入驻798。王新友的本业是高科技的软件开发,拥有五家子公司、一百多位管理干部,一点也没有与艺术发生直接性关系。但是他之所以如此热爱艺术,与父亲在60年代文革之后,因为家境开始转好而收藏画作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我记得,1977年;那年我应该是11、12岁吧!由于大哥家添了小孩,因此那天家里的人就拿了钱,要我自己去外头买东西吃。我拿了钱,则跑到书店去,正巧看到一本《黄冑新疆速写集》,兴奋买了下来,回到家之后就开始跟着瞎画了起来,这是我接触艺术最具有关键性的经验」。「青少年时期,严格讲,我应该是所谓的文艺青年,我参加当时哈尔滨一个演出队,演出队隔壁正是东北的第一家画廊「松花江画廊」,我常常在排练休息的时候,跑到画廊去看老师傅裱画,老师傅一点也不为忤,久了之后;偶而还会差遣我去帮他打打饭、买买东西。有一回,老师傅为了答谢我,竟然送给我王雪涛、黄冑的画。你知道吗?那种心理的激动莫名,到现在我都很难忘记。黄冑!这不也是父亲收藏的画作的艺术家吗?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倾心开始投入对艺术的认识,甚至后来也开始作收藏。2003年以前,我都是定居在哈尔滨,但遇到拍卖的时候,就会到北京来参加,但那个时候买的都是以古美术作品为主,非典过后;古美术的作品市场价格飙升,我也未必都能买得起。但也就是03、04年这期间,也开始接触颜文梁、陈逸飞、王沂东的油画,并且也认识了宋琨、王光乐、章剑??年轻艺术家,我开始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满足于买,私心里,我想自己创设画廊」。

王新友在艺术方面的训练,因为是先从古美术开始,所以当他开始制定自己画廊方向的时候,就很明确有只推出艺术家而不推出艺术明星的概念,企业经营中的核心竞争力与产品附加值,更是他希望透过艺术品传递出来的讯息。所谓的核心竞争力,指的是艺术家有别于潮流性的艺术表现;所谓产品附加值,指的则是他手中的艺术家一年创作量根本不可能超过20件,这当中涉及到王新友倾力要推动的有好品行艺术家,就能产生负责任的艺术作品。因此,王新友手中的艺术家几乎鲜少是北京常见跑趴的艺术跳蚤,搞人际是一流;搞艺术则嘛嘛地。王新友与一位艺术家合作,通常会有一至二年磨合期,才有可能见诸于合约的签署。他在选艺术家的条件上,则会从四个项目来观察:一、持续的创作能力,二、是否有储备知识的能力,三、技术要扎实,四、坦然面对艺术。王新友认为,偏锋与每位艺术家合作都是建立在紧密的相互性上,这也是一种责任,不仅是对艺术家的要求,更也回到对工作人员的要求,同样都在严密的体制下来做规范,王新友希望画廊能够照应的是艺术家,而不是艺术家某个阶段的创作。而画廊的工作人员就应该有更专业的态度提现出来,这样就能得到艺术家、收藏家的尊重。一旦连画廊的工作人员都能获得好的尊重,其实也就说明这家画廊在内部规范上的严谨。

我问王新友,当北京众多画廊显得如此花俏,自己会不会感觉到孤单呢?他哈哈大笑地说:不会,一点也不会。「我曾经告诉自己,画廊现在并不是我拿来赚钱的工具,但却是我的事业」。他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出现的井喷现象,与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邓小平所讲的一句话有极大关系。那个时候邓小平说,不管黑猫、白猫,会抓耗子就是好猫。这句话,鼓励中国社会每个人都卯起来追求私利,想尽各种方法只为达到利益。当代艺术如此红火,本质上并不是这个社会选择了艺术,尤其是国家的经济利益根本还没有关注到当代艺术身上,再加上中国画廊缺少规范性,自然就会呈现极度不安全。「可是,危机不是问题,画廊应该有控制风险的能力,这也就是确定自己的体系价值的重要性。我常鼓励自己;也许现在偏锋才刚要起步,但我让自己以十年时间来说一件事,以时间来换空间,这总能会被大家看明白偏锋所要做的事吧」。我很喜欢王新友告诉我的一句话,他说「中国当代艺术生态只有冬天的心态,没有冬天的市场」。这话讲得理直气壮,也不卑不亢,却也多少道尽北京新世代艺术经理人不同的心理视野。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