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年5月 > 林风眠——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名家专辑

林风眠——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名家专辑

2009-05-21    编辑:[杜晓蓓]

持续三年亢奋不已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终因过度炒作及全球金融风暴冲击深陷崩盘局面,目前只有耐心等待美术价值与市场乖离的厘清,以期中国当代美术史的尘埃落定。相对于当代艺术,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似乎早已清楚排序,只是过去这段时间被吵杂的当代艺术所掩盖,成了没有声音却含金量十足的老辈画家群。

〈当代艺术新闻〉一向认为,艺术市场根源来自于美术史的价值,没有美术史价值的艺术品再怎么炒作,终究无法在美术历史长河中站稳脚根,成为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品。因此,针对二十世纪的老辈画家群,本刊将不定期编辑制作【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大师】专辑,回顾历年拍卖市场行情,并探索老辈画家群曾经出现拍卖的重要作品,以促使市场回归美术史价值和理性发展的正常轨道。

油画罕见
拍卖来源主要来自50、60年代西方驻华使节

就〈拍卖年鉴〉数据库汇整出林风眠历年油画拍卖纪录来看,林风眠油画可说是少之又少,当然不仅是林风眠,几乎所有从欧欧洲、日本留学归国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大师传世的油画作品都不多,这是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的普遍现象。或因油画原料取得不易、还是因为中国传统美术根源太过深厚,回到中国本土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大师最终创作终究还是回到有数千年文化传承的中国水墨这条路上,说明中西美术史根源与传承还是存在基因上的不同。

2009年4月6日,林风眠一幅创作于50至60年代的油画〈渔获〉于香港苏富比拍场,以1,634万港元成交,写下林风眠个人油画拍卖成交最高纪录;同场拍卖,还有林风眠其它4件京剧主题油画也全数以高价拍出,同时跻身林风眠历年油画拍卖成交纪录的前十大排行,此刻林风眠画作行情逆势上扬,除为全球金融风暴后的中国艺术拍卖市场带来振奋外,更大大提升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大师作品市场的能见度。

回顾历年来林风眠油画拍卖成交,不难发现油画多集中在几个特定主题,其中以京剧题材最多。2009年香港苏富比4月春拍能一口气征集到4幅京剧题材的油画,主要还是得力于挪威苏富比拍卖公司办事处的协助,他们取得了二十世纪50、60年代挪威驻中国上海总领事海勒夫妇MonsieurandMadameHelle一批重要林风眠收藏。根据海勒夫妇的回忆,他们两人初抵上海,因语言隔膜感到孤独,故延师学习中文和书画,经友人介绍与曾经留学法国的林风眠认识、并到过南昌路53号寓所相谈甚欢,并对其画艺一见倾心收藏多幅林风眠画作。1966年底,海勒夫妇奉调返国,行囊中少不了林风眠画作;这些画作相伴近半世纪后,目前海勒夫妇年近九秩、隐居法国乡间,收藏最后交香港苏富比拍卖拍卖处理,油画共4幅、水墨3幅(2009年春季中国书画拍卖编号216-218),这7幅画作拍卖成交都比预估价高出好几倍。4幅油画旧藏拍卖成交,分别是〈京剧人物:杨门女将-穆桂英挂帅〉以8,420,000港元成交;〈京剧人物:盗御马〉以5,540,000港元成交;〈京剧人物:杨门女将〉以5,060,000港元成交;〈京剧人物:秋江〉以5,540,000港元成交。这或许是当初出使上海、随意收藏林风眠画作的海勒夫妇意料之外的,可见艺术收藏的确需要相当时间的最后验证。

京剧系列
反复研究画面形式构成

林风眠京剧系列作品构图多是二人,少见的三人构图,只有今次海勒夫妇所提供的这幅〈京剧人物:杨门女将-穆桂英挂帅〉是三人构图,在物以稀为贵的心理下,原本预估价150万至200万港元的作品,开拍即冲高到842万港元,高出其它京剧人物系列作品甚多,可见市场对三人构图林风眠京剧系列作品早有认知。
根据《拍卖年鉴》提供数据显示,历年林风眠京剧主题油画拍卖作品共有14件,这些作品主要以中国京剧中的人物为造型,例如白蛇传、秋江、连环套、鱼肠剑、霸王别姬,在构图和主题上,有很高的重复性,其中以「白蛇传」为主题的油画,尺寸几乎一模一样,画中所绘的两个人物姿态和造型也几乎相同,唯有某些细节如持剑与否、衣服的飘带、侧脸的角度、服饰图纹和色彩略有落差;此外,收录拍品成交中,「秋江」和「霸王别姬」主题也有同样情况,有些画作甚至只有服饰线条稍微的不同,相似度极高,这是林风眠京剧油画作品的一大特色。

「京剧系列」主题是最容易观察出林风眠油画起伏的标的。2000年在香港佳士得一件〈京剧人物—秋江〉成交价为87万港元;〈秋江〉作品到了2007年却变成420万港元;同题材作品到了今年春拍,更以554万港元成交。不过将近10年的时间,价格飙涨6倍。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它等主题上——2004年的〈白蛇传〉300多万港元,两年之后的2005年涨到将近600万港元;2004年的〈霸王别姬〉230多万港元,一年之后的2005年就翻身成为325.6万港元。

透过同一主题、同一构图的反复创作,林风眠锻炼的是他对于绘画造型的精确掌握,透过一次次对细节的「微调」,显现出他对于画面视觉构成的高度要求,同样的钻研讲究,在奉行现代主义的中外大师艺术生涯中,屡见不鲜,例如莫内、塞尚、毕加索等都有类似情况的系列作品。就如同他在1950年所言:「时间和空间的矛盾在旧戏里容易得到解决。像毕加索有时解决物体都折迭在一个平面上一样。我用一种方法,就是看了旧戏以后,把一场一场的故事人物,也一个一个折迭在画面上。我的目的不是追求物体和人物的体积感,而是追求综合的连续感。」林风眠试图将戏曲的连续时间,压缩在平面的二度空间,作为一种绘画概念上的研究,主题只是他实践这套理论的框架,追求形与色的更多形式可能,使得他在创作中出现不少主题重复但画面略有不同的多件油画,而也因为他将西方的绘画概念与东方的京剧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面貌。

高价集中在特定主题
农渔村丰收主题呼应时代背景

相对于京剧系列作品,林风眠渔获或玉米田丰收油画创作便显得复杂许多,不仅构图复杂、人物众多,且反复运用赴欧洲学习的立体派分割画面处理构图,可说是林风眠油画题材最难得、且珍贵的作品,二十年来这类题材油画作品至今出现拍卖只有5幅渔获、1幅玉米田丰收,可见林风眠油画作品及丰收题材作品的稀罕。

今春香港苏富比以1,634万港元成交的〈渔获〉是目前渔获题材最高价者;其它还有四幅。一幅是1994年10月30日香港佳士得以97万港元拍卖成交的〈渔村丰收〉,这是最早出现拍卖场上的渔获作品;一幅是2003年7月6日香港佳士得以3,983,750港元拍卖成交〈渔获〉作品(此幅作品曾在1996年4月14日台北苏富比以313万台币拍卖成交);一幅是1992年3月22日台北苏富比以264万台币拍卖成交的〈渔市〉。这些画作都是以渔村劳动丰收的多人场景为主题,虽然在构图上略有不同,但基本元素如渔船、风帆、工作的渔妇、紧密的构图和色彩等却多有雷同之处。至于王米田丰收图只有2002年10月27年日香港佳士得〈丰收图〉,以5,354,100港元拍卖成交。画作风格与构图虽然与渔获类似,只是把渔村主题换为农村农作物丰收的情景。关于渔村和农村的丰收主题,来自于林风眠在1950年代中期,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政策,亲身体验农村生活后所发展出的系列主题;1958年林风眠参加中国美术协会的下乡锻炼,深入郊区川沙县的蔬菜生产队,当时同行的还有吴大羽和关良等艺术家。

除了渔村、农村丰收与京剧主题受到市场欢迎外,追踪历年拍卖林风眠难得作品还有以写实笔触创作的〈织布女〉,是1997年在台北佳士得拍出,成交价为6,540,000港元;及1994年11月7日一幅描绘林风眠杭州故居外围的〈风景〉以33万人民币成交的难得作品;还有一幅更早在1991年9月在香港佳士得拍出的〈裸女〉,虽然当时成交价仅以65万港元,但因是唯一留下受欧洲野兽派大师马蒂斯影响的油画,这些都是林风眠一生创作相当稀有和难得的精品代表作。

油画价格稳定上涨
2009年行情暴冲

过去林风眠油画作品行情起伏不大,尤其早在1991、1992年时的拍卖成交,还不到百万港元,以2003年7月6日香港佳士得以3,983,750港元拍卖成交的〈渔获〉作品为例,此幅作品曾在1996年4月14日台北苏富比拍卖时,只要313万台币拍卖成交,8年后,这件作品再度拍卖已是当初价钱的五倍;但到了今年春拍,香港苏富比同样题材的渔村丰收作品拍卖成交已要1634万港元,是1996年的十六倍(13年)、2003年的四倍(5年)。
林风眠作品价格出现了大幅的成长是在2005年5月,原因来自于那一年香港佳士得取得一批(油画3件、水墨4件)欧洲私人家族收藏。这批收藏源于1960年一位欧洲珊瑚号船长,这次船长在往返亚洲及西太平洋任务时,透过英国驻上海使馆人员,结识了林风眠并收藏他的画作。这批收藏三幅油画,有二幅京剧人物、一幅枫林山村,三幅画作都以500万港元以上高价拍出。尤其,〈山村〉以728.8万港元成交,创下当年林风眠油画拍卖的最高价。此后,林风眠的另一波价格高峰就出现在2009年,香港苏富比「海勒夫妇收藏」专拍中的4件拍品全数上榜,成交额共是4,090万港元,香港苏富比该场拍卖的全场总成交金额为9,269万港元,说是林风眠的撑起了那场「廿世纪中国艺术」的半边天实不为过。

拍卖场上,林风眠油画作品多来自50、60年代驻华或旅华的外侨
例如2005年香港佳士得一位欧洲珊瑚号船长提供的7件收藏(3件油画、4件水墨)、2009年海勒夫妇提供(4件油画、3幅水墨)外,还有以1,634万港元成交的〈渔获〉是来自1960年丹麦驻中国北京大使毕德森Petersen收藏。几次重要拍卖拍品多来自西方驻华或旅华收藏家,说明林风眠赴欧洲学习的资历、外语能力和中西兼融的绘画题材容易被外国收藏家接受;至于林风眠油画为何留在中国境内不多、且中国收藏家少有林风眠油画的原因或许也在此。
拍卖场上出现的林风眠另外一个枫林与屋舍主题作品,因市场对拍品真伪有意见,成交价波动很大。例如1996年台北苏富比的〈秋山红树〉拍出236万台币,同场另件尺寸稍小的〈林中景色〉则以更便宜的82.8万台币易主;2001年,林风眠一件以油画木板创作的作品,在中国嘉德即以38.5万人民币成交;时序来到2005年的香港佳士得春拍,一幅尺幅相去不远、但创作年代在40、50年代的〈山村〉则拍出728.8万港元的高价,成为该主题的油画中最高价,说明市场对枫林与屋舍主题油画作品存有较多的怀疑。至于荷塘题材油画也曾经出现拍卖场,经与专家讨论后,本专辑暂时不收录此类题材油画作品,待日后对林风眠油画有更深入研究后再作论定。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