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年5月 > 日本当代艺术的回温、发烧到高烧

日本当代艺术的回温、发烧到高烧

2009-05-21    编辑:[杜晓蓓]

从2007年至2009年,身为〈当代艺术新闻〉的记者,连续赴东京看了日本大大小小的博览会、拍卖会与展览会,而4月份东京艺术之旅的所见所闻,格外令我有感而发。

4月3日到5日,在TokyoInternationalForum举行的东京博览会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参展商超过140家。它的总体销售,也是自从日本当代艺术开始受到全亚洲藏家欣赏与热烈收藏以后,最为热卖的一次。根据票务统计,实际参观人次超过5万5千人,金融危机的恐慌与焦虑症,似乎并没有在博览会的销售方面发作,反而比预期理想,有几家画廊,甚至是在开幕的第一天就卖掉墙面上所有的作品,而且据东京博览会总监辛美沙表示,这次从台湾与中国来的收藏家,有很多对于日本画廊而言是新面孔,但是出手非常大方,一次的购买力可能包下整个展位的作品,是为日本画廊缔造年度业绩的推手。在大家叫苦连天的不景气中,规模尚小的日本画廊自然喜上眉梢。光是这个销售现象,就足以说明,日本当代艺术在这一波亚洲艺术的整合中,的确是受到藏家与行家追捧而快速提升了艺术家的名气,也抬高了价格。我好像护士,两年来不断有机会度量日本当代艺术的高温高热。

本次博览会的参观人次非常踊跃,但是画廊展出的作品,普遍缺乏尺寸大、名头大的作品。主要原因是,日本画廊感觉经济情势可能不利大画的销售,所以几乎都走小而美的架上路线。这在商业路线上,其实并没有错。像小山登美夫这样一等一的重要画廊,带的作品是川岛秀明、MarkRyden的小画。不过,日本画廊其实有本钱在博览会就展小作品,主要是年轻日本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具有一定的水平、作工精细,而且作品的价格便宜到让收藏家容易入手。另外,也有几家画廊用有限的展位作的小展览令人印象深刻,比方三潴画廊带了山口蓝的一个大木桶,很多人在外头排队,可以低着头走进去看艺术家在内壁上的画作,不过该件作品开到15万美金的高价,让喜爱山口蓝的藏家还是很犹豫;而ARATANIURANO带了一件加藤泉的大雕塑,是独一无二的版本,也令人驻足,最后这件作品也被人预订;山本现代则是带了新锐艺术家SakoKojima的骨董牙医椅,作品既幽默又邪恶。几个卖得特别好的画廊,像是YukaSasahara的三宅砂织、东京画廊的金田胜一、Unseal的加藤辽子、WadaFineArt的海老原靖与原高史与ShugoArts的金氏彻平。YoshiakiInoue的北川宏人大小件雕塑更是全部售罄,看得出画廊非常欣慰自己培养了一个明星。

很多第一次去日本参观东京艺术博览会的同行问我,为什么没什么国外的画廊来参加呢?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一个博览会本身必须认清两大要素,第一是自己安身立命的价值,第二是如何维持博览会的质量。行家到东京参观,不是来看DamienHirst、Picasso或是AndyWarhol,要看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应该去伦敦、纽约或是巴黎。日本博览会要呈现的是最好的日本当代艺术。日本的内需市场很小,日本国内藏家没有办法负担太高价的大作。很多亚洲的博览会,像是ShContemporary都致力于博览会的国际化,但是作品没那卖掉,那么外国或是西方画廊来了也是徒劳无功,运费、保险费、机票、住宿都会血本无归。当然东京艺术博览会对西方画廊的态度当然非常欢迎,不过有销售才是王道。总监辛美沙甚至说:「美国PaceWildenstein画廊跟我谈过,他们无法在ShContemporary里销售。我跟他们说,这些百万美元的作品带到东京艺博会也难卖,因为日本市场还是太小。」不过,本次博览会的参展率已经算是不错了,规模可能还是历年来最大的一届。当下,全世界的人都在谈金融危机,谁有高昂的心情谈艺术。不过,本届东京艺博会的参展商退出的几乎没有,即使在这种节骨眼,画廊参与度还是颇高。

2009年总有146间画廊参与,只有3家画廊退掉展位。而台湾的收藏家,对日本当代艺术情有独锺。许多画廊与收藏家透过这两年中文媒体的大篇幅报导与拍卖图录的简介,认识了一些日本艺术家,他们对外来艺术的学习力之快,可能在全世界能排前三。不过,这个现象是两年来循序渐进的。2007年底,刚开始跑日本拍卖会时,我记得身边只有极少数行家能正确地念出如川岛秀明、北川宏人、山崎史生、鸿池朋子、加藤泉等艺术家的日文全名;到了2008年,张锐与黄辽原连袂「闹东京」,在博览会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列欢迎,还有电视台全程跟访中国藏家的行踪;到了2009年,大部分在东京碰到的台湾与中国藏家与行家,显然都先做过市场调查,哪一家画廊经营哪一个艺术家,个个都能如数家珍,可见大家都真的有下功夫。而从台湾飞到东京来找日本当代艺术家作展览合作的画廊与行家,更是多得惊人。据观察,台湾画廊有也趣、就在、亚洲、秋刀鱼等,从大陆赴日的有亦安、匡时拍卖行等人。本次大陆与台湾人双双「攻日」的热烈程度,是两年前没有的,人数保守估计是两年前的10倍。
而从几年前就是日本博览会与拍卖会常客的台湾行家J.Chen与MichaelKu,2009年双双在东京博览会各自拥有展位、占有一席之地,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因为他们多年来跟日本交流频繁,在台湾非常努力地推广日本艺术,但是在博览会期间却能各自带着台湾艺术家许唐玮与中国艺术家韦嘉的作品,让日本以外的当代艺术,能在日本发光,这种交流据我的了解真的很少人作过、很匮乏。放眼望去,本届博览会仍是一个中国画廊都没有,所以J.Chen与MichaelKu对于台湾与中国艺术的推荐,相当值得肯定。〈当代艺术新闻〉作为日本艺术市场与展览的报导前导,也特地在东京博览会的TOKIA设了一个展位,是本届博览会唯一有计划对日本艺术圈持续关注、采访的中文媒体。

从2007年至今,日本艺术变得非常热闹了,我在每次往返东京的行程中,见证这一切高频率与高速度的发展。画廊与画廊之间的合作更多了;有些画廊好像默默地在竞赛,看谁能先抢到日本的明日之星。总之,台湾画廊真的好努力,捧红好多日本年轻艺术家,让他们的艺术生涯从起步就有外国人支持,但是说白了,除了小山登美夫经营了一名中国艺术家刘野以外,日本画廊至今只有对外输出日本艺术家的本事,还没有画廊真的敞开胸襟去接纳、经营亚洲其它国家的艺术或是互相交换艺术家的可能性。骨子里,这或许是民族洁癖发挥在艺术交流上的一种极致。这个现象是比较隐匿的,但是绝对是更值得被关注的一个部分。
不过,在2009年的博览会中,日本人开口说「你好」的人多了,台湾人学日语的也多了;这种愈来愈贴近的默契与互动,真是尽在不言中。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