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新闻2009年5月 > 日本:毕竟是个小国

日本:毕竟是个小国

2009-05-21    编辑:[杜晓蓓]

为了解日本当代艺术发展,这几年不断赴日本,透过展览、博览会、媒体和拍卖场观察,心中有了比较明确的看法。结论是:日本毕竟是个小国。虽然日本有一亿多人口,也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国民的气度与自信却呈现小国、小民的心态,尤其在艺术创作上,只能做出精致的小艺术,看不到霸气十足、磅礡不畏的壮观艺术作品;至于日本老百姓自信心更弱,不仅还未走出二战战败阴影,十年来的泡沫经济压力依然存在社会的每一角落,如今又受欧美金融海啸冲击,日本境内更见悲观气氛。

当然,没有那个国家愿意承认它是一个小国,或甘愿做一个小国,日本更不例外。但最近日本著名作家五本宽之却在影响巨大的《中央公论》月刊上撰文告诫,日本要摒弃大国的想法,做好当一个小国的思想准备。他认为,日本不一定要当大国,承担大国的责任,只要学习欧洲的西班牙、芬兰国家,偏安一隅,成为一个受世界尊敬的小国即可。小国论,开始在日本舆论界发烧。

过去,日本自认可以成为一个大国,在明治维新或是二战时喊出的「亚洲共荣圈」,都曾有过这种想法与企图,只是几次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二战后到1990年以前,日本又找到了最理想的国家形态,在美国的强大军事力量保障其国家安全下,日本凭借产业优势向美国和全世界出口别国无法竞争的产品,制造业出口为日本社会带来富裕和稳定的就业,并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次的大国自信来自于做傲人的经济。然而,1990年后,日本却受经济泡沫冲击至今一蹶不振,在经济衰退的背后,紧随的是严重的社会问题,例如老龄化、生产力的下降,一个类似英国、北欧开发国家的通病,在日本称为「平成萧条」现象至今仍然困扰着日本。

最近,日本舆论的「小国论」,除来「平成萧条」现象外,更多还来自于中国的崛起压力。面对中国的快速崛起,原本自认是亚洲老大的日本,又开始回到老二的心理。国际媒体不断对中国自2007年经济规模已超越德国,成为全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目前日本还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是美国),但预料在2050年时中国的GDP规模将大于日本的七倍报导与推测,对仍然沉稳的日本政治决策者或是日本人,无疑是一大冲击。对世界所有国家来说,军事大国、政治大国是经济大国后必然的追求,但当经济大国褪色后,日本人的优越感开始动摇。在过去的历史中,日本在遭遇困境的时候,最容易产生悲观心态,这是日本特殊的国民性格。今次日本深陷「平成萧条」未有脱困迹象之际,又要面对中国的崛起,自认是亚洲老大的日本,悲观落寞的心态又再次出现,才有最近五本宽之「小国论」舆论的产生。

当代艺术的存在,在于反映当下社会的现象;它就像一面镜子,除了美丽、还照映出最隐私、不愿意被人察觉的一面。要了解现今日本社会和国民心里,观察日本当代艺术面貌是最好的方式。石田彻也、荒木经惟、山本麻友香等日本知名艺术家作品,不都在描绘一个人处于社会的孤独与无奈,尤其自杀的石田彻也画作,更不时出现一个人独处于狭小空间,但却要背负家族与社会成功继承的压力,自悲自怜无助。这让人想到台湾最近一部电影「海角七号」,描写一位日本在台老师,因日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不得不放弃台湾爱恋的人,回到日本本土的那种无力与无奈。三十年过去了,日本好不容易在经济发展上再找到自信,但随后又被经济泡沫严重打击。战败的阴影还未复苏的经济,如今又要面对中国的崛起,日本人的心理真是闷到极点,但又能如何?。

一直想做老大,但始终无法如愿。前有美国、后有中国,偷袭珍珠港后的日本,遭到了强烈的报复;这次面对中国,又应如何?会再次以偷袭珍珠港的方式挑战中国,还是开始学会做老二了。

不管日本接下来用什么方式证明它在亚洲或是世界地位,但就当代艺术的表现,日本毕竟还是个小国。因为它没有能做出磅礡气势作品的蔡国强、没有颠覆中国文字传统的徐冰、没有面对死亡威胁却做出有如天籁的陈箴。虽然日本当代艺术家相当优秀,创作思考很细微,但依然无法走出经济萧条和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信心的不足。在当代艺术表现上,日本的确不是个大国,它没有做为一个老大,那种无畏、敢于承担、勇于开创的勇气。只有出现小国、小民的创作情结,这或许是日本当代艺术及日本国家的宿命。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