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经2009年5月 > 张兰:十年前一场拍卖我个人起码能收30-50%

艺术财经2009年5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四川省文联,四川省美术协会
社长  : 黄启国
出版  : 现代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东城根上街2号
联系电话: 86-10-51660686
电子邮箱:
广告:51arts@sina.com LL1001@hotmail.com 
投稿:artvalue@gmail.com arts@vip.sina.com
网址  : www.artvalue.com.cn
主编 :顾维洁 
副主编 :舒文峰 
编辑总监:袁鸿蕙 
主任编辑:严冰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9-5233
国内统一刊号: CN51-1582/J
邮发代号  : 82-274
国内定价  : RMB 20元
刊期    : 月刊

 

张兰:十年前一场拍卖我个人起码能收30-50%

2009-05-15    编辑:[杜晓蓓]

[艺术财经专稿]

“对于我来说,只要喜欢的,就没有价格的上限,往往势在必得”、“收藏当代艺术,我个人的喜好会占主导地位,自己喜欢是唯一的标准”——这些听似霸气和非理性的话,都出自张兰之口。在中国藏家中,张兰是较早接触西方当代艺术的一位,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不仅成为她的第一次收藏,甚至也影响了她的观念,在她创业过程中,就体现出了一种颠覆性的思维方式。对于张兰式的收藏,外界有不同的反应,有人说那是一种屯家做法,有人说那是没有传承的表现……我们不主张众口一词,但我们还是喜欢从口述的历史中收集一个藏家的前后始末。

儿子说我拍《新三峡移民》是在显摆

用现在的话讲,张兰的姥姥是个大房地产商。当时前门一带的地全是她姥姥家的,凭借殷实的家底,这个家族当年收藏了数量可观的瓷器、老家具等古玩藏品。张兰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一个很大的青花瓷鱼缸:“我记得特清楚,有时我手一搅水,感觉那鱼缸上的瓷鱼都在动,活灵活现。这种鱼缸如果留到现在,我估计得上千万。”
到了张兰父亲这一辈,家里收藏的字画多起来。张兰的父亲当年喜欢写写画画,张大千、黄胄、李可染……都是张家的座上常客,张兰当时统统管他们叫爷爷。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张兰家下放,一切收藏化为零,然而张兰认为艺术的熏陶在她身上发生了作用,让她一直以来都对艺术品有着纯粹的爱好。
按照张兰的想法,她希望自己的收藏能够得到传承,让子孙后代像当年的自己一样得到艺术的熏陶:“拿我儿子汪小菲来说,我拍刘小东那幅画(《新三峡移民》)的时候,他觉得特别羞愧,没脸见人。因为我拍了最高价,他觉得别人会说你妈是在显摆自己有钱。但是,我在一点一点地影响他,现在他虽然不像我一样收藏艺术品,却逐渐比较理解我所做的事情了。”

要收就收尖子的作品

张兰的第一次收藏,收的是安迪•沃霍尔。那时她在加拿大表姐开的画廊打工,开始接触和了解西方当代艺术。张兰回忆说:“那个时候(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的当代艺术氛围还不怎么样,但在国外,画廊的生意非常好,就跟咱们现在的798一样,很多华人都买艺术品,那种收藏氛围比咱们国内提前了二十年。我自己是比较喜欢后现代的作品,但当时也没有太多实力,回国就忙着创业了。但我一直关注历届的画廊博览会,而且很早就接触拍卖。差不多十年前,我的藏品50%都是在拍卖会上买的,当时拍品的价格也很低,有时候一场拍卖会,我个人起码能收30-50%的拍品。就是那个时候我收藏了很多。”

张兰委婉地拒绝给自己的收藏划分时期,她的理由是她的收藏是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满足自己的喜好,没有特别的系统和讲究,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她收的一定要是艺术尖子的艺术品。不过,张兰也表示接下来的收藏可能会更多地关注影像、雕塑等板块,她的理由非常一致:她现在开始喜欢影像、雕塑等艺术品了。

我一举牌就是我的了

让张兰说一说自己最喜欢的藏品,她说难以取舍,因为每一件都很喜欢。在她看来,收藏绝非刻意,而是缘分。
有一次,保利拍卖方力钧1986年的一幅自画像。那天晚上有朋友给张兰打电话,问她:“今天保利有拍卖,你不过来看看?”当时已经开始拍了,张兰手边正好有一本当天拍卖的图录,她便翻开来看,看到方力钧的自画像,便问朋友方力钧的那个拍了没,对方回答快了,张兰又追问一句,大概还有多长时间,答曰半小时左右,张兰合上图录,说了句:“行,我过去!”到了拍卖现场,正好赶上方力钧那幅自画像开拍,她就举牌,那件作品就是她的了。

还有一回,在英国,张兰去白立方,正好看到达敏•赫斯特的一件作品,看到就喜欢上了,喜欢上了就订了货——收藏有这么简单吗?在张兰看来就是这么简单。

用钱换艺术品是一大幸事

对于艺术家,张兰十分尊重,她觉得在目前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艺术家承受的压力太大,炒作、拍卖、市场,所有的因素都在干扰艺术家的创作,信息的高度流通,把艺术家忽悠上、忽悠下,而艺术家的创作智慧实际上应该是跟外界无关的。

对于国内的收藏家,张兰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不管是投资也好,收藏也好,我觉得国内的藏家为中国艺术作出了特有的贡献。艺术能够改变世界,当中国的艺术家在世界上有地位了,中国才真正在世界上有地位。”

对于收藏,张兰说:“收藏艺术品就像生命的延续,钱是没有生命的,艺术品是有生命的,用没有生命的东西换来有生命的东西,我觉得是人生一大幸事。”

事实上,此次采访,记者给张兰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觉得自己是藏家吗?
张兰首先哈哈大笑,然后很认真地给自己下定义:“我觉得我理解的藏家和投资者是两个概念,一旦我认定了一个艺术家,买了他的作品,是不会抛的,会跟着这个艺术家去成长,并影响我的很多方面,包括我做企业。同时我也认为,收藏就像做投资一样需要眼光,要选一个有潜力的艺术家。”

提及目前的金融危机,张兰认为这倒是促使她去买东西了,因为泡沫去了一些,价位也比较合理。一句话,她还是在受自己的爱好驱动而继续购买艺术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