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经2009年5月 > 张皓铭:80%的藏品已经“过时”

艺术财经2009年5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四川省文联,四川省美术协会
社长  : 黄启国
出版  : 现代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东城根上街2号
联系电话: 86-10-51660686
电子邮箱:
广告:51arts@sina.com LL1001@hotmail.com 
投稿:artvalue@gmail.com arts@vip.sina.com
网址  : www.artvalue.com.cn
主编 :顾维洁 
副主编 :舒文峰 
编辑总监:袁鸿蕙 
主任编辑:严冰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9-5233
国内统一刊号: CN51-1582/J
邮发代号  : 82-274
国内定价  : RMB 20元
刊期    : 月刊

 

张皓铭:80%的藏品已经“过时”

2009-05-15    编辑:[杜晓蓓]

[艺术财经专稿]

张皓铭很高调,经常出现在媒体上,甚至还通过网络与网友互动。

张皓铭很谦虚,虽然手里握着八百余件中国当代艺术品,他还是不敢接受“当代艺术收藏家”的称号,而是把自己定位为“收藏爱好者”。

这位“收藏爱好者”,一边经营着古朴与现代融为一体的有景阁餐厅;一边黄燎原合作,创办了现在画廊。不管是经营餐厅,还是入股画廊,他都在追求完美。现在,有景阁在京城也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现在画廊也成为首家入选有着“艺术界奥斯卡”美誉的巴塞尔艺博会的本土画廊。当然,在艺术收藏尤其是收藏心态上,张皓铭也日臻完美,逐渐从最初的逐利心态沉淀到“艺术之上”的精神世界中去。

用艺术品赚钱,不丢人
张皓铭坦言,他最初进入当代艺术的时候,是因为看到了艺术品是可以用来赚钱的。这也是他为自己购买艺术品找的一个根据。“这个根据可以自欺,也可以欺人。比如我可以对我的家人说,如果这个作品我卖出去,会盈利多少倍。家里人听到这个也会喜笑颜开。虽然,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一个真正的尝试。”

现在,他已经渡过了这个阶段。“用艺术品获取更大的价值回报是无可厚非的,这也是很多人走上艺术收藏道路的一个初衷。但是,初衷会不会成为最后的理想,这就要因人而异。”艺术投资并没有成为张皓铭的最终理想。这也是张皓铭之所以能从众多艺术品购买者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好事人曾给张皓铭藏品进行了估价,市值高达4亿元。张皓铭也认为自己确实有机会从艺术收藏中获得丰厚的回报,“既使在金融危机的今天,如果我把收藏的艺术品跟市场做一次交换,平均起来,百分之百是可以翻一番的。”他也以收藏爱好者的身份,向更多的人宣誓,“投资艺术品一定能赚到钱,只是你对艺术的见解和品味会决定艺术投资的成败。”

现在,张皓铭在心态上已经渡过了艺术投资的阶段,开始追寻艺术之上的精神世界。在这探寻精神世界的道路上,也是非常艰难,也非常考验耐心。“我天天守着这么多作品,但不能当钱花,还得不断的去花钱,这的的确确需要一种耐心和持之以恒的恒心。艺术投资可以根据经济情况和趣味来置换藏品,在调整藏品的同时,也能获得丰厚的回报。不过,艺术收藏就只花钱不赚钱的事情了。”张皓铭现在做的就是“艺术收藏”。

我的80%的藏品已经“过时”
张皓铭经过了数年的收藏,审美趣味也在提高和变化。在他的八百余件藏中,以他现在眼光来看,“80%的作品并不是艺术家的心灵之作,或者说并不代表这个艺术家的最高水平。”但是,他还将继续保留这些作品,而不会出售。“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依我现在的水平,验证了这些作品不一定在未来的艺术史上有好的价值。那我何必现在把这些作品卖出去呢?卖价高了,我对不起买家。卖价低了,我就对不起艺术家,也对不起我自己。何况这些作品对我来说,是我历史进步的见证,也是我记的日记。虽然现在看起来,它很尖锐很稚嫩。”

绕开市场热点搞收藏
张皓铭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所以他也坦言自己并没有能力去从画法上鉴别艺术品的好坏。不过,经过八年的收藏,他也培养出了一种鉴赏艺术品的独特能力,那就是洞察艺术品所蕴涵的社会性和思想性。他现在看到作品,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出作品是否具有时代性和穿透力,是否能纪录艺术家对社会的所思所想。进而,再决定这作品是否值得收藏。
张皓铭一直很关注年轻艺术家。他已经连续赞助了七届中央美院的“学院之光——毕业生优秀作品展”,并且经常会在“学院之光”上购买年轻艺术家的优秀作品。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在他的收藏体系中,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高。除了购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外,他现在也还关注成熟艺术家的作品,但并不是在市场上热卖的作品类型。
此外,张皓铭的收藏方向发生了转变。他之前收藏的多是架上作品,现在他越来越多的关注装置、照片、VIDEO。收藏的范围也不再局限于中国,日本、印度、韩国和欧美也都进入他了的视角。总体来看,他是绕开了市场的热点。所以,双年展比艺博会对他有吸引力。

传承还是捐赠,取决于女儿
张皓铭也是一位对家庭负责任的藏家,家庭也影响了他的藏品的最终归向。现在,他已经为自己的藏品确定好了最终归宿。如果他五岁的女儿长大后,能成为一个艺术爱好者,想把继续保存这些艺术品,他就把这些作品传承给他女儿。如果他女儿不愿意继承这些艺术品,张皓铭就会以他女儿的名义把这些藏品捐给公益事业。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张皓铭说得也很直白。“为什么不能由我自己捐助呢?因为这里面有家庭方面的原因。我家人已经反复跟我说过,如果我收藏就是为了捐出去,那我就别收藏了,因为这是我对家庭其他成员的一种不尊重。我拿着整个家庭的钱买艺术品,然后以我的名义捐了出去,我做这件光彩的事情,那我置家庭其他成员于何顾?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比较可喜的是,他的女儿很喜欢艺术,画画几乎是他的第一爱好。“虽然他还很小,但很懂得保护艺术。”

Q:你对个人藏品的最终归向有什么打算?
A:我在公开场合曾多次表示我已经做好把藏品带回中国的准备——我本想给一个主要的艺术机构或艺术学校,因为他们才能吸引大量的中国观众,以使中国观众了解他们目前还不了解的自己国家的当代艺术。但是,迄今我还没有收到过中国公共艺术机构的暗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除此之外,我现在还没有别的打算。虽然现在很多国际艺术机构如MOMA、泰特美术馆都对我的藏品产生了很大兴趣,并且邀请我做他们的国际艺术顾问,其目的自然是想要我的这些藏品。但是,我为什么要把这些藏品放在他们那里呢?在法国或者其他地方,我们可以容易的看到当地的艺术发展历程的收藏和展示,我希望在中国也能看到类似的。现在,中国缺少这个。

Q:随着经济危机的加深,海外的美术馆有没有出现文化保护主义,转变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态度?
A:我并不认为这是文化保护主义。当钱少的时候,他们肯定首先会支持本国艺术家,因为这些钱,都是来自他们自己的国家。

Q:你如何看待中国当代艺术的前景?
A: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完全掌握的艺术家的手中,他们必须做好的作品。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