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经2009年4月 > TEFAF在告诉我们些什么?

艺术财经2009年4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四川省文联,四川省美术协会
社长  : 黄启国
出版  : 现代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东城根上街2号
联系电话: 86-10-51660686
电子邮箱:
广告:51arts@sina.com LL1001@hotmail.com 
投稿:artvalue@gmail.com arts@vip.sina.com
网址  : www.artvalue.com.cn
主编 :顾维洁 
副主编 :舒文峰 
编辑总监:袁鸿蕙 
主任编辑:严冰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9-5233
国内统一刊号: CN51-1582/J
邮发代号  : 82-274
国内定价  : RMB 20元
刊期    : 月刊

 

TEFAF在告诉我们些什么?

2009-04-28    编辑:[杜晓蓓]

【艺术财经杂志专稿】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下,3月12日TEFAF在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如期开幕。虽然天空飘着细雨,但从当天上午10点左右开始人潮逐渐聚拢并涌进了展厅。12点左右展会的入口处已经排起了等待入场的长龙,而这些人无疑都是大有来历的,很多人都是刚下私人飞机就直接从马斯特里赫特的亚琛机场赶来参加展会特意安排的“收藏家专场”的。到了下午2点左右展厅各处都散布着重量级的收藏家,其中包括来自卡塔尔王室的阿里艾尔塔尼、来自法国的大卫·威尔(MichelDavid-Weill)以及来自美国纽约的麦克·菲西(MarkFisch)。或许由于处于金融危机中心的缘故,有关媒体经统计后指出“来自美国的藏家数量要略逊于2008年”,但是代表机构收藏力量的纽约大都会、洛杉矶盖蒂美术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哈佛瓦兹沃斯博物馆和波士顿艺术馆的收藏专家则无一缺席。5点左右TEFAF的展馆已经是人头攒动,而当开幕酒会正式开始之后则各位嘉宾一边参观一边尽情痛饮香槟,而整个展场的餐饮区也已经是座无虚席。

TEFAF2009的参展商来自15个国家,总数达到了创纪录的239家。即便有一些著名展商缺席了本届展会,像美国的阿奎维拉(Acquavella)、RichardGrayandBarbaraMathes和伦敦的LeslieWaddington,但是这些空缺很快就被等候多时的其它参展商瓜分一空,纽约的HansP.KrausJr.画廊就是“幸运”的一员,画廊负责人克劳斯这样说道,“我们等待进入这个博览会已经5年了,所以我们带来了很多具有历史代表性的作品,从塔尔波特的作品到现代摄影起步时的史蒂格利兹和史戴切恩的作品。”

除了对“幸运”的陶醉者之外,很多参展商不惜成本的举动的确有点孤注一掷的味道,“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展位费、艺术品运费、工作人员吃住费用,所有这些加起来能够花费掉他们成千上百的美元。”然而2月份法国佳士得伊夫圣洛朗专场拍卖的骄人业绩似乎对整个市场起到了提振的作用,纽约的参展商理查德也这样认为:“伊夫圣洛朗的拍卖明显给市场带来了信心,虽然人们的荷包还是很羞涩,就算有点钱的人也在担心美元、欧元、英镑的不断贬值,不知道该把钱用在哪里,所以他们来买了艺术品了。”纽约时报的卡罗尔·福格甚至以一个展会的细节来说明伊夫圣洛朗的专场拍卖对本届TEFAF的古董交易影响:“在经历了一次这样的世纪性拍卖之后,在博览会上看见一对来自德国不来梅某家画廊的德国金茶托就不足为奇了。它们最初的用途是用来装糖的,该画廊负责人说多年前他把这对茶托卖给了圣洛朗,上个月他刚把这对茶托拍卖回来,现在他的要价是87.9万美元。”

纽约时报的卡罗尔·福格显然感受到了现场的乐观情绪,因为在她看来“12日早晨大部分参展商的面部表情都很放松”。即便缺乏准确的成交额记录,但是对陆续公布的成交汇总还是传达出了一些明确的信息:

1、作品质量决定交易。苏富比拍卖公司的子画廊诺特曼推出了荷兰巴洛克时期画家GabrielMetsu的《进餐的老妇人》,“这件作品来自一位荷兰藏家,该画家作品在市场上极为罕见”,开幕当天就以460万美元成交,买家是美国波士顿金融家IkevanOtterloo。一个首次参展的美国纽约曼哈顿画廊以45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巴斯奎特的《无题》(1982年创作)。买家是来自伦敦的劳伦斯·格拉夫,一位珠宝大亨。劳伦斯·格拉夫是一位出了名的巴斯奎特的“粉丝”,他对于“无题”系列的作品非常钟爱,2007年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他曾经以73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舒格·雷·罗宾逊》,是巴斯奎特同年同系列的作品。对于劳伦斯·格拉夫而言,一方面目前的价格已经变得相对合理,一方面对巴斯奎特的个人喜爱使得他无法忽略这样重要的作品。

2、价格对交易也至关重要。参展商VandeWeghe无疑采取了降价销售的方式,“我的价格是很诱人的,这些画在6个月前要贵的多,现在让买家感觉自己买得很划算是非常重要的。”在这种营销策略下,12日上午开展不久他就已经卖出2件毕加索的画作。

3、销售变得更加困难了。纽约SperoneWestwater画廊负责人安杰拉(AngelaWestwater)这样说道,“我们卖的所有作品都要经过比去年更多的讨价还价”,同样为了降低买家的花费,他将雕塑家EvanPenny和荷兰画家JanWorst成系列的作品拆开来进行销售,结果这些作品被销售一空。

4、参展商手中的资源变得宽裕了。很多参展商承认很多展品来自那些急需现金的客户们。KarstenGreve画廊在瑞士、德国和法国都有自己的画廊,这次画廊展出了方塔纳(LucioFontana)的一组水彩作品(60年代创作),售价62万美元,“之前我把它们卖给了一个美国收藏家,但他现在没钱了,我又把画买了回来”,格里夫如是说,“我总觉得这些作品最终还是会被美术馆收藏的。”

5、美国的画廊希望在欧洲找到大客户。纽约的参展商MarkBrady是抱着“我们需要欧洲的大客户”的目的首次来到TEFAF的。他的展位上有一张亨利?卢梭的作品《农人劳作》(FarminLesLandes),亨利?卢梭在19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共创作了3张作品构成一个系列,“现在其中的两张作品已经进入了美术馆的收藏,这是唯一可以市场交易的作品。”这件作品60多年以来一直为一位葡萄牙收藏家所收藏,目前售价为125万美元。

6、老大师作品行情稳定。在伦敦、慕尼黑经营古典大师绘画的画廊波恩·海米尔·克劳奇(Berheimer-Colnaghi)以500万欧元价格售出鲁本斯的《有胡子的男人半身像》,,该画廊负责人科诺表示:“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在未来的两三年内将会经受通货膨胀,所以人们都在寻找能够把钱放到安全的地方。”而荷兰诺特曼画廊的负责人威廉姆也认为“人们仍普遍认为古代大师绘画是一个稳定的投资。”同样巴黎的Haboldt&CO.第一天就卖出了5件作品。范·哈夫藤画廊在博览会刚刚开始一会儿就卖出了3件作品,1件作品被预订,其中17世纪荷兰艺术家马腾·瑞克特的一件风景画以80万欧元卖给了一位欧洲收藏家,画廊负责人大卫·道格拉斯表示:“伊夫·圣·洛朗拍卖的成功看来确实为市场带来了一些积极效应,这又让人们充分认识到艺术品的保值增值的作用,尤其是老大师的作品销售情况与去年差不多。”

7、现代艺术品的价格略有下降,画商们的定价也更加现实。例如经营德国表现主义绘画的参展商表示:“德国表现主义是一个稳定的市场,尽管我们有些客户流失了,但我们大部分的客户都没有受到经济危机得太大影响,今年在这家博览会我觉得生意和往年没有太大不同。”但2009这位参展商已经将作品价格整体降低了20%。伦敦参展商理查德·纳盖带来的是埃贡·希勒的作品,这件作品定价850万欧元,远低于去年1,100万欧元的定价。

8、摄影与设计正成为新的市场增长。除了劳伦斯·格拉夫以350万美元收购巴斯奎特的作品之外,刚刚参加完纽约军械库博览会的豪斯&沃斯画廊带来的路易斯·布尔乔亚的雕塑也卖出了3件,每件的价格为100万美元。但是当代艺术品在马斯特里赫特的销售没有以往火爆了。而TEFAF新推出的“20世纪的设计”展区则很叫好,另外摄影参展商也比2008年数量增多,这不仅是TEFAF对以当代著称的巴塞尔艺博会的竞争态度,也顺应了摄影与设计市场的发展趋势。而这些作品相对的低价无疑刺激了市场需求,并成为2009新的交易增长点。

从整体上看,TEFAF2009给市场还是带来了积极的信息,尤其该博览会主打的大师绘画成为了交易的亮点,这也说明藏家或者是投资者开始转向那些艺术价值更加稳定的古代经典艺术品,它们可能才是藏家和投资者在现在的经济大气候下的最佳选择。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