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财经2009年4月 > 九朝会 营造中国自主品牌

艺术财经2009年4月

期刊名称

杂志名称: 《艺术财经》
主办机构: 四川省文联,四川省美术协会
社长  : 黄启国
出版  : 现代艺术杂志社
杂志社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东城根上街2号
联系电话: 86-10-51660686
电子邮箱:
广告:51arts@sina.com LL1001@hotmail.com 
投稿:artvalue@gmail.com arts@vip.sina.com
网址  : www.artvalue.com.cn
主编 :顾维洁 
副主编 :舒文峰 
编辑总监:袁鸿蕙 
主任编辑:严冰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009-5233
国内统一刊号: CN51-1582/J
邮发代号  : 82-274
国内定价  : RMB 20元
刊期    : 月刊

 

九朝会 营造中国自主品牌

2009-04-28    编辑:[杜晓蓓]

人物:
蔡明(博洛尼、钛马赫、科宝CEO,九朝会主人)
于天宏(《艺术财经》出版人)
顾维洁(《艺术财经》主编)
地点:北京·九朝会
时间:2009.3.12

【艺术财经杂志专稿】
博洛尼成为中国家居市场的龙头老大之后,蔡明开始了锻造中国自己的世界高端品牌的尝试。如何才能成为被人尊重的焦点角色?品牌文化的构建成为首选的最有效的策略。蔡明将把哪种文化纳入到九朝会的品牌建设中?又将如何把中国文化渗入到九朝会的运营中?九朝会最终会被建成什么模式?本期会客室,我们邀请了九朝会的主人蔡明先生,从筹建者的角度来深入了解九朝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艺术对于品牌的发展功不可没
于天宏:你是什么时间开始涉足当代艺术圈的?
蔡明:我所从事的家居行业属于三大时尚产业之一,所以我的主要精力还是在时尚圈。同时,我对一些实验电影和当代艺术感兴趣。我发现部落文化和当代艺术是时尚设计的灵感源泉,所以就慢慢开始关注当代艺术。我经常去欧洲看家居展览,如果方便也会去看威尼斯双年展、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科隆艺术博览会等艺术展。四年前我筹建了北花园艺术区,开始慢慢进入当代艺术这个圈子。

于天宏:据我的观察,你所从事的家居行业与艺术、设计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蔡明:我关注到的大品牌都与艺术、设计关系密切。三宅一生之所以成为世界品牌,首先因为60年代的日本奥运会,日本的国家文化得到世界的认同。像禅宗、枯山水以及大野洋子这些欧洲人眼中的亚洲代表开始被西方所熟知。借助这样的契机,三宅一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个人哲学,他通过商业化的活动和艺术展览,逐渐将三宅一生发展成具有日本特色的世界级奢侈品。在这个过程中,艺术的切入是功不可没的。

于天宏:很多世界顶级奢侈品的创始人同时都是艺术收藏家。对于注重奢华与设计的知名品牌,他的创始人与艺术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时尚、家居、工业设计还是其他,他们的创始人很多都是大收藏家,像GUCCI、LV的老板都是全球排名前十位的收藏家。这其中还有一层引申意义——他的社会关系脉络中,艺术家、策展人、美术馆长、拍卖行老板的比例可能占到了30%-40%。另外,他们收藏的很多艺术品都被运用到企业的品牌营销之中,这也是现在的一个大趋势。艺术营销占据了高端品牌运营的相当大的比例。

蔡明:我觉得品牌创始人进行艺术收藏是个人化的事情。我对艺术的关注是从设计开始的。有一位设计师在自己的笔记中曾经谈到:面对接二连三的服装展,他需要不断的寻找创新的来源来让保持自己作品的新鲜感与前卫。他的秘诀就是不断去参加当代艺术的展览活动以及考察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部落文化。我们的系统研究也是从这个角度出发:伦敦时装周之所以能够重新崛起,就是因为大量借鉴了当代艺术。伦敦不具备巴黎、米兰、纽约的工业基础和品牌营销优势。但是他依靠自己的创意产业高歌猛进,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巴黎时装周的作品是名为《疯人院》的表演,模特表演的舞台被玻璃包裹,打扮成疯子模样的模特只能在封闭的空间中看到自己的表演而观众则可以正常的欣赏作品,最终玻璃幕墙破碎了,一个非常胖的模特出现在面前,头上戴着一个插着3根呼吸管的面具,表现了被外星人饲养的人类动物的主题。表演结束后,场内很长时间一片寂静,足见表演的震撼力。伦敦时装周就这样凭借富有戏剧性的时装表演吸引了观众的注意,虽然伦敦时装周近几年在悄悄的向商业化转化,但是戏剧化的时装表演仍然是他吸引观众的亮点。这是我对艺术介入其他产业的理解。

于天宏:你们曾经和CIGE联合推出过艺术家居,现在这个系列形成规模了吗?
蔡明:当时比较偶然,我们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阿特赛帝画廊的老板,他们出售一些艺术衍生产品。我们就和他们合作了几款艺术家居,当时有岳敏君的椅子、曾梵志的沙发等等,市场反响倒是很好,是挺大的一个卖点,在CIGE现场就卖出十几套。因为和艺术家合作是一项系统工程,他的魅力不是单品能够展现出来的。现在还没有更多的经历来做这件事,所以就没有进行下去。

于天宏:在像家居这样的高端品牌中,艺术的渗透是否有一个清晰的脉络?
蔡明:国外的设计型酒店餐厅主要针对时尚人士,这是他们的优质消费人群。但在中国却不同,只有经常进行应酬的人群才会进行高档消费。所以我对九朝会当初的定位进行了调整,原来的计划是按照从传统到当代的线索来筹划,呈现一个文人士大夫审美的当代表现。但是现实的情况要求我们必须向传统靠拢。因此九朝会的三楼偏重传统,茶楼会向当代艺术方向靠拢。如果我不考虑经营,就会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来操作九朝会。

艺术品消费任重道远
于天宏:近几年,中国富有人群的家居装饰是否开始对艺术品有所接触,他们的消费观念是否开始向艺术延伸?
蔡明:这是一个微妙的过程,没有很明确的界限。总体来说,因为中国的富裕人群经常出入高档会所,他们对于家居设计、装修和材质的审美有了自己的认识,欣赏水平出现了质的提高。但就艺术品而言,这个过程反而是缓慢的:艺术品收藏纯属收藏,被当作装饰品的仍然是非常便宜的作品。虽然价位在2-3万元的高仿作品开始被慢慢接受,但是还没有出现购买一般原创作品进行装饰的趋势。

于天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蔡明:他们没有太多机会接触这个领域。如果周围的人群都在用艺术品装饰家居,从众心理也会带动他们的消费。另外设计师是最有机会告诉顾客应该这样做的,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意识。我们正在培训我们的设计师,提升他们的素质从而能够引导顾客购买他们需要的艺术品。通过我们的资源脉络,向全国115个城市的高端客户推广艺术品。艺术品消费不是即兴消费,成为一个收藏家需要经过长期的学习培养。这就像我要打造九朝会家居品牌一样,单刀直入是不可行的,我要等到08年奥运之后,中国的品牌哲学成熟了才能走出下一步,这个过程是必须经历的。没有我们这些潜移默化的启蒙是不会有收藏家的,除非是将艺术品当股票来操作。

于天宏:我觉得你在115个城市打造这样的网络,将来你很有条件甚至有一定的责任去推动艺术品被更广泛的受众群认知,也是一个理想的商业模式。对于国外的中产阶级来说,家庭装饰性的艺术品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顾维洁:中国的艺术品消费人群都集中在金字塔的上端,缺乏中产阶级的收藏群落。我们也正在努力去夯实中端市场,从而稳固金字塔的上端。

蔡明:我们必须用艺术来提升品牌价值,同时也会出售历代高仿作品和优秀的现代低价原创作品,扩大金字塔的下端,这会在全国的网络里进行。我们将要在九朝会建立独立的画廊空间,画廊的活动是我们招揽顾客的一个技术手段。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将九朝会定位为特别的地方。在这里客人可以听昆曲,能够看电影,可以借阅书籍,还有画廊的展览、沙龙。同时,还可以品尝美食和茗茶。

文化是九朝会的根本
于天宏
:面对市场,你由一个理想主义者,变成了具有多样化战略思维的人。
蔡明:九朝会基本承载了我们的理想。九朝会的设计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我们从理论上获得了中国的民族自信与文化自信,将艺术附着于我的品牌之上。这就形成了九朝会的哲学——文人士大夫的审美哲学。虽然这个品牌可能会不盈利,但是它对于我的整体运作有好处。
我们之前所做的业务,只是将国外输入的设计产品进行了很好的推广,这就如同一个中国人把意大利歌剧唱的很好。但是外国人只会觉得你很不容易而不会觉得你有多么出众。因此,我们要在中国的文化基础上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高端品牌,原创的才会受人尊敬。

于天宏:九朝会挖掘根源性的文化内涵,将来是否会衍生出新的一系列的会所?
蔡明:首先我是为了打造一个家居产品的世界顶级品牌才建立了会所。拿三宅一生来对比:
首先,1964年日本奥运会之后,日本的国家形象得到提升;其次,日本的枯山水、禅宗、当代艺术家被世界认可;第三,三宅自己的个人哲学,这三个因素造就了三宅一生。我认为我也具备了这几个条件,但是中国传统文化缺少具有现代气息的“升级版”,现在必须以现代的设计水准、国际化的设计手法表现中国的传统文化,这是非常关键的。九朝会承担了这样的责任,它要把文化认同用物化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且与现代中国的生活方式接轨。所以我也选择了昆曲,因为我不仅需要物化的文化,还需要活生生的文化。

于天宏:目前,源于中国本源文化的设计,成功的案例几乎没有。像现在的琉璃工坊在商业发展上可能遇到了巨大的瓶颈,虽然在中国有受众群和知名度,但是却不是全球序列中的重要品牌。你认为应该如何跨过这个门槛,是否需要文化和艺术的深度结合?
蔡明:是的。我首先会搭建一个更大的社会交流平台,将这个平台塑造成一个城市甚至国家的名片或者叫“城市餐厅”。当年的新月派沙龙以及诚品书店是我的重要参考。他们启发我要把这里做成一个沙龙,可以聚集一些人群。这其中有几个关键的环节:在我们这里有个小广场贴着一些经过我们筛选的讲座、聚会、演出信息,而且这不是单向的给予,而是可以互动的栏目,就像一个线下的BBS。人们可以在这里交流信息。另外,我们正在和三联书店和几家台湾的书店商谈举办沙龙的计划。其中,三联书店的前两任总经理董秀玉和沈昌文都可以策划有关文学与诗歌为主题的沙龙30多场,占到了我们全年沙龙数量的三分之一。同时,我还会举办与当代艺术、古玩、宗教有关的一系列沙龙,争取通过一年100场的文化沙龙打造出我们的品牌,形成我们的基础。
于天宏:将来你甚至可以推出九朝会精英图书榜,这与图书销售和宣传没有关系,就是一个类似于纽约书评排行榜的最高级别榜单。这样就可以形成某种指向,成为精英榜的建立发布地和精英榜推荐人群的聚集地。
资料补充

新月派:现代新诗史上一个重要的诗歌流派,受泰戈尔《新月集》影响。该诗派大体上以1927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自1926年春始,以北京的《晨报副刊?诗镌》为阵地,主要成员有闻一多、徐志摩、朱湘、饶孟侃、孙大雨、刘梦苇等。1927年春,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等人创办新月书店,次年又创办《新月》月刊,"新月派"的主要活动转移到上海,这是后期新月派。它以《新月》月刊和1930年创刊的《诗刊》季刊为主要阵地,新加入成员有陈梦家、方玮德、卞之琳等。后期新月派提出了“健康”、“尊严”的原则,坚持的仍是超功利的、自我表现的、贵族化的“纯诗”的立场。

于天宏:你觉得具有这样人文情怀的人,会是有效的消费群吗?
蔡明:这个沙龙跟我的消费群已经脱离了,我们盈利点不在这些人的消费,这些人的消费是我的口碑和传播点,可以吸引其他的人来消费。当然具体的品牌营销也有,包豪斯主张“一切装饰都是罪“,但中国是唯一从理论上讲装饰和结构融合为一体的国家。比如说“斗拱“即是建筑的支撑又是装饰物,从设计学的理论上讲,中国是这个方面的鼻祖。目前还没有人打出这样的旗号,我们想做开先河者从而形成我们的品牌。

于天宏:从饮食、戏剧、空间各个角度展现九朝会的文化内涵?
蔡明: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苏州园林——畅园的影像,把畅园的平面图进行了解构,我用二十几台投影仪营造了一个立体的枯山水。枯山水是由中国人创造的,但是,现在世界上公认是日本的文化,因此我在想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超越他,于是我将他们平面的改为立体的,石头也换一个材质,最后发现视频是最简单的方式。我将做好的枯山水用一个软的视频的形式来创造我们自己的枯山水。我们还有一个小空间来放映一些小电影和纪录片,九朝会不可能与主流大片竞争,所以我也就从小电影切入营造我们自己独特的气氛。

于天宏:可以寻找一些导演的内部看片。陆川就在做《南京、南京》,他一直在寻找一些具有共同爱好的人一起来欣赏,也在寻找合适的地点来放映他的作品。顾长卫也可以慢慢约到。
蔡明:顾长卫和蒋雯丽的家居也是我们装修的,虽然开始没有找我们,但选来选去还是选择了我们。当初我们装修板块才刚刚开始的时候,给雕塑家展望装修,展望对于效果不怎么满意,但是后来他来这里吃饭跟我说,还是会选择我们来装,因为现在装修业务板块已经非常成熟了。

于天宏:你的设计已经具备了影像装置的特点。
蔡明:我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看到了国内很少人能够接触到的汉诺威世博会和2005年日本爱知县世博会,了解到了影像在将来将起重要的作用。

于天宏:今年是你的迸发年,内心深处的艺术家潜质长大了,也开始塑造自己的产业品牌了。
蔡明:九朝会在我的内心里所包含的内容很广泛,将来的产品将包括昆曲、空间艺术、文化交流平台、城市名片等等,然后还有餐饮、烟酒糖茶产品以及高级礼品、家具等等。当然必须走出去,不能局限在这个建筑当中,这里是一个以精神文化为主的领域,并且能够带动我的产品走向世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