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当代艺术与投资2009年3月 > 近期对艺术相关问题的思考

当代艺术与投资2009年3月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唐哲  13621224324  邮箱tangzhe2008@gmail.com

广告代理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 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近期对艺术相关问题的思考

2009-03-27    编辑:[杜晓蓓]

1、“人民之手”

我认为“人民”整体上是有思想的,当然这种思想是我想象出来的,因为这些图像最初是由人民创作出来的。在这种意义上说,我是借助于人民之手来表达我的想法,在其中我努力排除掉我作为艺术家个人的想法。

其实我是努力排除掉我非常私人的感受,而努力去表达一个公共的、人民的概念。而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人民到底在想什么,这只是我的假设。我努力隐去艺术家的身份,希望自己和人民想同样一个问题。但事实上不一定是这样,我也不知道。

2、“冷战美学”

我只知道,“冷战美学”对现在的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其实我等于通过“冷战美学”这样一个思想,把自己整个的艺术道路贯穿起来了。我知道,我对艺术所能做的只能如此了,我不可能改变什么。当我思考到“冷战美学”这种事情的时候,我是很兴奋的,我知道我找到了我内心最真实的东西,这个东西伴随我走过童年、青年,同时这里也包含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好多人都说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实在我看来,这个世界其实没有变化,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外在的一些样式上可能改变了,但是骨子里这个世界和原来是一样的。所以我现在发现,冷战这个问题,其实原来那颗种子在今天不但没有死亡,反而已经又在发芽、又在长大,就像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一切都是如此。当然,冷战时期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人对这个世界的种种想象、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今天虽然没有事实地、全面地发生,但是我们一直在等待。其实这种等待是更加可怕的,因为它随时都可能发生。这种潜在的、最本质的根源就是我们彼此所受的教育太不同了,所以导致了我们彼此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其他民族的看法太不同了。

记得在小的时候,我去参观博物馆,看一个关于“人的进化的历史”的展览,从猿到人的演变的介绍。通常展览分几个阶段,介绍人是怎么样演变的,这种教育功能带有了一种有效性,就像把一个教科书立体化。其实我这个“冷战美学”的展览想做成这样的样式,极其具有普适性,一看就可以看得懂,甚至可以说就像有人在讲解。当敌人投射原子弹之后,我们是怎样来保护自己,然后我们怎么反击。其实我想完成这样的样式,就是教科书的概念。

当时的宣传画表述的是这样的情境,你走在路上、走在田野里,当敌人投射原子弹了,你看到远处的光,你要背对着光,趴在地上,用手捂头,避免原子弹对你的伤害,其实这是用教科书的方式告诉人们怎么避免战争、保护自己。我想,当人们看到这个展览的时候,如果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那样是最好的了,要让人们有这样一种感觉。所以我在作品中努力不改变什么,就像教课书里所描述的情境、所描绘出来的造型,我要很忠实地把这件事情还原出来,我想,最好它不像一个艺术的展览。我有时候感觉,太像艺术的艺术,在我看来是没有力量的,所以我让我这个“冷战美学”的展览做得不像艺术。当然这是很难的,因为人们看的时候仍然会认为王广义是艺术家,所以当然它是艺术。

这是我的一个态度,我很不喜欢太像艺术的艺术,因为太像艺术的艺术太容易审美化。而被审美化的艺术,是没有尊严的。

艺术家确实要有一个对艺术的态度,因为艺术家的态度和他的出发点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我的“冷战美学”可能会做很久,而且我现在越做越发现,在这个框架下有很多需要我做的东西。其实每个艺术家在他艺术成长的过程中都会出现很多节点,当一个新的节点已经打开之后,他有很多工作要做。我有时甚至很庆幸的是,这个世界的格局似乎也正像我所想象的那样慢慢在发生,虽然我不希望这个世界如此,但确实这个世界慢慢发生的,正像我所想象的冷战美学一样。我们作为艺术界的人,我们在讨论艺术的问题。我想,在这个世界的很多很多角落里,很多政治家、各国的政治家他们也在想一些问题。这又是一件让我高兴的事情。这些政治家在角落里谈论的问题、想的问题,似乎正在证实艺术家存在的意义。

我的很多作品都用一些已有的印刷品进行再加工、创作,这些原创性的艺术和后来的复制品、印刷品之间的关系是很复杂的。

但重要的一点是一个转换的关系。艺术家通过转换,把原来那个东西的意义放大了,甚至也可能是扭曲了。

3、关于艺术、政治、敌人

作为艺术家,我不关心作为政治的艺术,我只关心作为艺术的政治。政治是我艺术创作的一个源泉。因为这个世界的好多政治问题,包括我们自己国家的政治问题会激活我的艺术创作。但同时,我知道那些激活艺术家思想的事情又是一个没有事实真相的和政治有关的谜团。

所有的事情都是没有真相的,真相是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甚至包括人的起源。大家都认为人是进化过来的,可是这是否是真相呢?而且这个进化的过程我们不知道。这对我们所有人构成一个巨大的谜,也是一个巨大的动力。我们可能恨某个人,或者恨某个国家、某个种族,其实彼此都没有一个最本质的理由,因为是没有真相的,有的只是对某一个微小的事情的反映。这是很政治的问题,包括每个国家是如何划分的,某块土地是这个国家,某块土地是那个国家,它最初的原因是什么,我们不知道。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