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刊首页 > 艺术与投资2009年3月 > 奉命于危难之间“上海当代”新任总监秦思源专访

艺术与投资2009年3月

期刊名称

《当代艺术与投资》&《艺术与投资》杂志社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电话:010-59789041
传真:010-59789041
邮编:100015
邮寄信箱:100015-87信箱
编辑信箱:cnysytz@yahoo.com.cn
网站:www.ai-magazine.cn

广告总监:白瑶
广告热线: 13911531909 / 010-59789530-857
广告信箱:iloveartbaiyao@126.com

广告代理  ADVERTISEMENT AGENTS
上海佰思伯乐广告有限公司
Shanghai Bestpro Advertising Co., Ltd.
Tel: 021-63010499


征订信息

一、邮局汇款
邮购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100015-87信箱
邮编:100015
发行信箱:cnysytz@yahoo.com.cn
征订热线:010-59789531-618
传真:010-59789041

二、银行汇款
开户名称:北京伊德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开  户  行:北京银行酒仙桥支行
帐  号:01090332000120109057940

定价  PRICE
CNY10  HKD50  USD15  NT120
每月1日出版  Published in 1st per month


主管主办:内蒙古日报社
社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1号
出版人  高平   邱晨枫
总编 夏季风
副总编  左靖  卢迎华(特邀)
执行主编  董冰峰
编辑/记者  常旭阳、王昱臣、 谷静
设计总监  黄立慧
美术编辑  齐学芮  灿飞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3-9341
国内统一刊号  CN15-1078/Z
广告许可证号  1500004000260
法律顾问 戴和平(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奉命于危难之间“上海当代”新任总监秦思源专访

2009-03-23    编辑:[杜晓蓓]

在上海的主要工作集中在“上海当代”开幕前的三个月,在这之前,秦思源也会时不时地到上海和团队开会。因为时间的原因,在上海做这个专访的时,他走马上任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发布,笔者有机会第一时间与这位“奉命于危难之间”的总监进行比较深入的交流。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找我”

《艺术与投资》:你最早得知要担任“上海当代”总监是什么时候?担任这个职务是不是下了很大决心?
秦思源:大概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博洛尼亚会展集团开始和我接触,谈了好几次。当时我没有马上答应,有一个慢慢了解的过程,可能他们也找过不同的人谈。做一个博览会肯定不容易,我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商业体系和平台,做事情的专业程度等。不是因为感觉自己多重要,而是做一件事情要了解双方立场,才合作得比较愉快。后来发现他们的平台很大,全球有80多个各种各样的博览会,专业性和管理经验方面都没有问题,而且还有更为长远的打算。最重要的是,知道他们做事情是有原则和规则的。以前我也想做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会担心能不能做成。对于规模小的活动来说,是做得好坏的问题;规模到一定程度就是能不能做成。“上海当代”的规模庞大,细节多,大部分我从来没有面对过的。博洛尼亚会展集团的做事和管理很理智,团队效率高,对博览会的运行很熟悉,这让我以前的很多担忧都化解了。今年1月份我和博洛尼亚会展集团正式签了两届的合同。

《艺术与投资》:你觉得主办方为什么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秦思源:刚开始接触时,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们知不知道我没做过博览会,没介入过商业体系。他们完全知道我的简历,因为这个我才觉得可以往下谈。他们不是不会做博览会,而是要找好学术方向和突破点。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要找另外一种思维方式,重点做艺术内容和学术,因为钱不好挣。但学术的说法要有行动来证明,第一个行动就是找我这样身份的人做事情。把这个平台的成功与失败交给我,说明他们为了学术敢冒险。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沉重的责任,因为我做事情一贯比较认真,不喜欢乱来。以前的洛伦佐和皮埃尔,是在艺术博览会领域级别、成就最高的。“上海当代”的主办方考虑的从长远看,需要更了解中国国情、做事方式和语言文化的人,架起西方艺术界和中国的桥梁。从我的角度看,不是因为我比别人强,可能是他们找的因素恰好集合在我身上。所以他们找我,已经不是高低、强弱的问题,而是适合想找的人的个各种要求。所以在他们准确地说出这些理由时,我觉得比较靠谱。问题已经不在于能否合作,而是要共同面临一些实际的困难。

“上海当代”的亚太定位没有变

《艺术与投资》:请你做总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主办方希望让“上海当代”更中国?
秦思源:“上海当代”的定位是国际博览会,但在上海做必定跟中国本土有更多的关系。“上海当代”的学术定位依然是亚太艺术,搭建一个以亚洲艺术为主的国际化的交易平台。其运营在中国,跟中国画廊和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更紧密,并但不意味要做中国艺术的博览会。

《艺术与投资》:在经济危机中,“上海当代”如何处理与竞争对手,尤其是5月举行的香港国际艺术博览会之间的关系?
秦思源:应该是一种良性的竞争,我想他们会有同样的想法。我不想说香港的博览会不好在哪里,他们很专业,不在中国本土,不受中国政府一些规定的限制,这是一种优势。我们在中国内地,经济有更长远的实力,这是我们的优势。上海有这么多画廊和艺术机构,文化环境比较成熟,这也是香港没有的。既然各有各的优势,在经济好与不好的一年一年的比较中,画廊会选择跟谁合作。“上海当代”必须要努力,依靠学术质量吸引更多高水平的收藏家,通过优势把劣势掩盖掉,达到画廊不和我们合作会觉得可惜的程度。

《艺术与投资》:藏家和成交是画廊最为看重的,也是博览会在竞争中制胜的法宝,“上海当代”在这方面有哪些举措?
秦思源:在经济危机中,合作应该是最基本的出发点。我们希望跟不同的美术馆、机构合作,主要在收藏家这方面,通过不同的合作方式让他们把收藏家请过来看这博览会。而画廊租60平米以上的展位,我们也给他们的收藏家提供五星级饭店。我们还会直接请一些重点的收藏家,吃住行会全包,我没办法说出藏家的数量不是几个人,肯定是几十人或上百人,具体的要看计划。即便有这么多的措施,如果我们博览会的质量不好,一点效果也没有。所以博览会的学术质量必须高,艺术机构、画廊等的活动联成一片,把上海变成一个很热闹的地方。今年秋天只有一个上海当代,会是秋季当代艺术的凝聚点。

经济危机中大家更要抱团

《艺术与投资》:如何保证“上海当代”的学术质量?
秦思源:学术上我要把合作变成主要因素,请汪建伟他们三个人在学术上做事情。在“发现”这个板块会找更灵活的方式去,可能会跟建筑师合作,三个策展人最实际的工作是选艺术家和画廊,做出一个展览。这个展览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准,但是一个商业行为。艺术家的数量还不知道,肯定会是20个以上,这不是一个主题性质的展览,相互之间的呼应关系由策展人来找。虽然没有限制一定要是新作品,但因为是要卖的,老作品恐怕很难借出来参与展出。

《艺术与投资》:对于画廊展位部分有哪些调整?会降低价格吸引画廊吗?
秦思源:针对画廊和收藏家的部分是我工作的主要内容。一个博览会最忌讳的是降价,尤其我们相信“上海当代”是有质量的博览会,唯一在中国大陆的国际性的博览会,有信心做得很好。面对画廊的展位面积分别为30、60和90平米,大概有一百多个。在经济危机下对画廊的政策会有优惠,是有原则的优惠:比如租得越大价格越低;订得早会有一定的折扣。我们明白画廊的难处,优惠基于互相考虑,希望建立稳定与长期的合作。
↓在“平台”这个板块,会有一些比较小的展位,费用便宜很多,提供给一些资金没有那么多的画廊。因为摊位小,所以最多只能展两个艺术家最近前两年的作品,希望通过这种硬性的规定保证质量。一些相关的政策我们都已经发给画廊了,申请将截止到3月底。

《艺术与投资》:2008年的“上海当代”成交并不理想,你拿什么说服画廊在经济危机中再次到来?
秦思源:这方面是有些不利影响。但要清楚的是,中国包括亚洲是一个新的艺术市场,很不稳定。2007年无论是亚洲的,还是欧美的画廊成交都是很好的,所以他们就都来了。2008年莫名其妙地就不是那么好,很难说为什么的。但也因为不稳定,就不能把一届的成交太当回事。
↓经济危机下要抱团合作不能放弃。别人凭什么和你抱团?就看应该做的努力有没有做。我们做出努力,该付出的都付出。我们需要努力与收藏家进行准确的沟通,并逐渐培养新的收藏家。每个不同的收藏家有自己的担忧与心理状态,需要有不一样的方式。让他们知道“上海当代”的想法是有活力的,不是单纯的商业行为,而是有更多可能性的商业行为。

《艺术与投资》:在现场的经济环境下,主办方对于你的有盈利方面的要求吗?
秦思源:主办方不要求经济上打平或者盈利,他们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知道为了保证长期经济上的成功这两年要投资。长期挣钱的博览会才是靠谱的博览会,“上海当代”现在才是第三届,在这么不好的经济下,如果他们说一定不能赔钱,我不会跟他们合作。事实上,全世界行业的大公司在赔钱的时候更要做产品研发,其实他们的态度是一样的。无论对于我还是主办方来说,这都是一次考验。

返回本期期刊文章列表